情报

Fashion Now: 独立设计师展示领航者

Fashion Now 2015春夏发布现场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在Fashion Now于北京银河Soho举办2015年秋冬时装发布会之际,BoF带你走进这个中国时装产业自生繁盛的独立设计师展示平台。

中国北京—在梅赛德斯奔驰中国国际时装周与上海时装周之间,还有着一个中国时装从业者自发组织,名为Fashion Now时尚现场的时装发布活动。

参与此次发布的设计师包括在中国已经小有名气的于惋宁、欧敏捷、王在实,刚获得国际羊毛大家亚洲区冠军的设计组合朱威特&林潇馨,新晋设计师华嘉、马凯、王紫珊、赵晗羽和资深设计师邹游。他们将在银河Soho这个十分具有未来感设计风格的建筑中,以时装秀或静态展的形式向来自中国各地的主流时装媒体及买手展示自己新一季的创作成果。

自2013年秋季到现在,Fashion Now这样一个仅仅拥有2名创始人、6名固定员工、不到十人的临时幕后制作人员的团队,已经连续4季为14个设计师品牌举办过时装秀,并打理着其中一部分品牌的日常公关维护工作。它不仅成为了中国第一个独立于官方时装周的“卫星式”设计师推广平台,将创意输送至中国各大媒体面前,更拥有中国本土高水准的制作团队。

创始人江伊岚曾任《Vogue服饰与美容》杂志时装专题总监。合伙创始人马思思也曾与江伊岚共事,担任杂志制作人。Fashion Now的主要秀场导演肖耀辉来自现代传播,负责时尚视频新媒体iFashion的内容制作。《时尚芭莎》杂志时装造型总监范晓牧则为部分设计师的发布会担任造型创意。肖耀辉与范晓牧所在的公司领导皆表示,只要不违背行业规则,对自己的员工参与到Fashion Now的运作都表示支持。

此外,他们还带来了龙腾精英模特经纪公司的模特资源以及业内资深的妆发造型团队,甚至请到了于聪等新锐时尚摄影师为设计师们拍摄后台与秀上上的图片,甚至是产品目录,以用于日后的公关宣传。

为什么在中国,会有这样一群实时尚编辑,在百忙之中给自己再添加这样一个庞大的任务?除了他们之外,难道没有其他人能做这件事情了吗?

肖耀辉称他们这群人为“insider”(“从业者”),而不是简单的把自己的角色局限于“时尚编辑”。“其实在国外有很多类似这样的平台,比如伦敦的Fashion East,都是由一些insider开办的。Net-A-Porter.com在当时也很新鲜,它的创始人Natalie Massenet也来自媒体背景。”他告诉BoF。

肖耀辉平日性格温和,但只要站在秀场上就会变成一个非常严厉的指挥者。“我这种强势是基于一定理由的,我能说服你,而且我不想废话。”他说道。从2007年开始,他帮助设计师周翔宇(Xander Zhou)制作了其在国内的大部分时装秀。2012年,他随例外(Exception de Mixmind)团队赴伦敦参与中国大使馆的文化交流项目,有机会与伦敦当地的秀场制作团队合作,学习到了国际化的专业秀导流程。回国后,他为设计师高杨(Simon Gao)制作的时装秀一度帮助其形成了人们心中“仙风道骨”的品牌形象。

“高杨的这场秀给了我很大的信心,让我觉得我可以继续做秀导这件事情。”直到今天,肖耀辉充当着Fashion Now每一季时装秀上最重要的角色,同时还以他敏锐的审美眼光填补了国内“模特选角总监”这一职能的空白。

另一方面,在Fashion Now开办之后不到半年的时间里,位于上海的本土设计师集合买手店“栋梁”就在上海时装周期间开办了“栋梁一日”,连续两季为其经营的独立设计师举办时装秀。时尚媒体人林剑所牵头开办的Showroom“时·堂”也同时在上海时装周期间招揽着来自国内和国外买手和媒体的关注。三者做的东西很不一样,但是难免会被拿来比较。

“我们只是做Branding,但在零售、市场、物流、生产等环节,是要靠他们(设计师)去摸索,去学,去建立自己的系统的。”肖耀辉如此对比Fashion Now与其他两个平台。

栋梁作为买手店,其一切扶持设计师的行为,无论是公关活动还是举办大型时装秀,都是为了拉动自身店铺的销售。而“时·堂”则更加明确地瞄准了零售环节,将设计师与订单收入直接挂钩。与之相比,Fashion Now则专注于设计师作品的视觉呈现,用秀场的体验、高水准的视觉形象和日常公关维护,为设计师的工作锦上添花。

“随着中国时尚产业的迅速发展,如今已经有很多机构积极支持本土新锐设计师。但我觉得Fashion Now项目之所以能够脱颖而出在于他们更富有专业精神。” 《Vogue服饰与美容》编辑总监张宇(Angelica Cheung)告诉BoF: “他们虽不是这方面规模最大的组织,但无论是制作、造型或活动的呈现,他们在质量上都是领先的。”

高标准意味着高成本,目前Fashion Now还没有明确的盈利模式,但是个中参与者的行业资源与热情让很多人向他们伸出了援手。

“每个设计师交一些钱,我们自己再去谈一些场地的赞助。”江伊岚告诉BoF:“耀辉和晓牧会带来一些音乐、模特、妆发的资源。”

龙腾精英模特经纪公司的总经理田晓龙就曾经在与《Harper’s Bazaar时尚芭莎》杂志的采访中谈到过他对Fashion Now这些“身无分文”的设计师的态度:“我的原则是能帮就帮,你能给我多少钱,我就给你多大的支持。人家今天是小设计师,可是你怎么知道人家以后不会发展成大品牌呢?”

2013年,江伊岚离开《Vogue服饰与美容》。在时尚媒体工作了十余年的她,发现中国缺少一个能将真正具有才华的年轻设计师送到真正有效的时尚媒体和买手面前的平台。虽然全国各地都不乏各类时装周活动,但它们大多带着浓厚的官方或商业色彩,门槛极高,收费昂贵,且并不能带给新锐设计师他们所需要的资源。于是,她向马思思提出了建立公司的想法。一个是深耕产业十余年的编辑,一个是擅长沟通和执行的制片人,两个人一拍即合,先是在上海为她们所熟悉的独立设计师欧敏捷和于惋宁举办时装秀。

“他们真的很努力去了解这些年轻设计师:他们具体的需求,品牌的设计理念,想要表达什么。当下的中国设计师并不缺乏支持他们的体系,但还是很缺乏像Fashion Now提供的如此高品质的协助。” 张宇告诉BoF。

直到现在,Fashion Now仍然维持着小本经营的规模,大部分收益来自于与设计师签下的日常公关维护合约,而其价格要明显低于市面上那些主要服务于国外大品牌的公关公司。

“我们不拒绝钱,但是我们要耐心等待一个能理解我们的人。”江伊岚说道。不光是她,马思思和肖耀辉都提到过“志趣相投”对于合作的重要性,无论是面对设计师还是投资方。在这个不少时尚媒体人都在互联网思维的推动下开始搞手机应用、创业、拉投资的今天,江伊岚却因为无法达成价值观上的认同而将双手捧着大笔资金的热情投资者关在门外。

“我们这个年代是IPO、上市、投资、空手套白狼、再投资……击鼓传花,泡沫破在谁手里谁就跳楼。所以这种模式是不可能套到我们这种没有钱在里面转的事业里的,我们不是一个钱滚钱的游戏。”她说道。

对于Fashion Now团队中的每一个人来说,最大的成就感仍然来自见证设计师的成长。与Fashion Now合作了三季的时装设计师王在实告诉BoF:“他们(Fashion Now)了解独立设计师,知晓设计师们的状态,以专业的态度对待每个细节,能有一个这样的团队在并肩作战是令人高兴的。”

“中国在飞速发展,但没有人致力于把某个产业的链条做完整,只是在自己的点上努力赚钱。我们只是填补了链条上的一个空缺,但从设计师、面料商和其他各个环节仍然需要大家的努力。”马思思如此形容Fashion Now在中国时尚产业中的角色。

现在,除了日常公关活动和定期举办时装秀之外,江伊岚和肖耀辉正在试图与买手建立更多联系。

“巴黎时装周的时候你们可能看不到我去参加那么多秀,其实那些时候我都在见Showroom的人,看看能不能把我们的设计师送到它们那里去。” 肖耀辉说道。

至于为何迟迟没有加入开showroom的大军,江伊岚有她的观点。

“这个体系(买手制)现在在中国还没有建立起来。中国的店大部分都标榜自己是‘独立设计师集成店’,但在风格上没有自己独特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这些买手店会希望设计师给他们独家出售,只要发现某个设计师在别的店也出售了,他们就会很焦虑。这其实对设计师很不好。现在全国那么多Showroom其实还是Tradeshow的形式。Showroom是要帮设计师接订单,调整货品结构,给出很多反馈的。现在整个产业体系都不成熟。我上一季也试了一下Showroom的形式但是我觉得不成熟,没法做。”她解释道。

或许把时尚这项事业中每一步发展的决定权握在设计师和“insider”的手中,而不被钱或权所裹挟,才会迸发出真正令人激动的创意。

“小众的就让它小众下去,被该关注的人关注到。” 江伊岚用这句话总结了她对于Fashion Now的期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