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

东京文化服装学院教学的秘密

文化服装学院 | 图片来源:Dan Bailey为BoF独家提供
从山本耀司到渡边淳弥,日本文化服装学院培育出世界上最知名的先锋前卫设计师。BoF独家披露该校独特的时装办学方式。

日本东京——30年前,日本势力似乎在一夜之间席卷时装界。在这个国度里,和服直到二战结束时还是全民标准着装,战后几年内,制服又占据了压倒性地位,但之后一批具有高度创新精神的设计师开始涌现,他们的地位不断上升,最终成为巴黎时装周的常青树。

1971年,高田贤三(Kenzo Takada)扛起了这股潮流的领军大旗,他打通东西文化,糅合新兴的亚洲轮廓与欧洲民间传说。十年后,Comme des Garçons的川久保玲(Rei Kawakubo)与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崛起:时装秀中涂着苍白面色的模特、好似精神病人围裹床单的无形状黑色罩袍,让当年的时装记者惊吓连连。这也是第一次,女装设计的呈现不再将女性预设为“性对象”。

从小筱弘子(Hiroko Koshino)、渡边淳弥(Junya Watanabe)到Undercover的高桥盾(Jun Takahashi)与Facetasm的落合宏理(Hiromichi Ochiai),一波波进步设计师层出不穷。除了拥有前卫形状、高科技面料与激进独特的时装哲学,这些设计师还有共同的根源:都曾在位于东京的文化服装学院(Bunka Fashion College)接受教育。

Bunka Fashion College | Photo: Dan Bailey for BoF

文化服装学院 | 图片来源:Dan Bailey为BoF独家提供

文化服装学院20层高的教学大楼由水泥浇灌,矗立在东京经典另类的街区新宿区(Shinjuku)。这桩平实纯粹的灰色建筑所在位置正好处于新宿区东西部交界,新宿西已被办公楼与东京最为密集的摩天大楼聚合区占领,新宿东则是被霓虹等点亮的夜店区与四散的红灯区——亦是1960年代的遗留产物,当时东京的学生激进派分子、艺术家、作家和政治活跃分子就在此狭路相逢。

仅用“学习场所”来形容文化服装学院是不恰当的。有间教室看起来竟然就像一间内科病房:墙上挂着残疾儿童的照片,人体解剖标注图解放在一列人台旁边。这不是普通的。每年,文化服装学院都按照每位学生的尺寸数据制作人台,得以反映出全班的平均体貌。与全球其它地方艺术院校所用的标准尺寸Dritz人台相比,这些人台更能反映普通人的身材。

“做任何设计之前,学生必须要清楚了解人体形状与人体运动方式,”文化时装研究生院(Bunka Fashion Graduate University)系主任兼文化服装学院校长小杉早苗(Sanae Kosugi)教授解释道。小杉曾经是山本耀司的同窗,也是渡边淳弥的老师,在这所学校已度过了35年生涯。“不管学生们是来学时尚设计还是时尚商务的,每一个人都首先要把这一课学好。熟悉并了解人体是十分重要的。”

文化服装学院与其它时装院校在时尚教学上有着诸多不同之处,人台不过是其中一点。学校前身是并木伊三郎(Isaburo Namiki)于1923年创建的裁缝学校,办校初衷是担心大量涌入日本国门的流行西式剪裁将取代日本传统和服的剪裁。他希望学生们能将包括工艺、可持续性、社会贡献度与自我表达在内的五大核心价值理念代代传承。

Bunka Fashion College | Photo: Dan Bailey for BoF

东京文化服装学院 | 图片来源:Dan Bailey为BoF独家提供

但相互合作是最为关键的一点。“让学生们明白时装不仅关乎衣服,而是如何与他人共同合作,这点最为重要。不管是在时尚产业还是这个世界上,没人能单枪匹马成事。”小杉说,“作为教学的一部分,我们希望[学生们]能积极思考服装的制作。不仅是为那些‘好看的’人制作服装,还要为老人、孩子们和身体不便的人士制作服装。要去思考:我们应该怎样使他们的生活更美好?”

这似乎与传统的时装院校教育不尽相同,但文化服装学院这般强调全体发展的观点,其实源于日本文化的根本价值观以及每代人躬身实践的两个重要理念:对达到“开悟”(Satori)并“不断精进”(Kaizen)的持续动力。

“这不仅是在文化服装学院。日本整个教育系统从根本上就完全不同,文化服装学院不过呈现了其中最为寻常的状态。”常居东京的造型师与时装记者Misha Janette说道,她于2007年毕业自该校。“学校要求我们追求完美,我们得一遍遍地把针脚缝制好,确认每一毫米都不出错。而且直到最近,日本学生课余兼职才不会被视作违法行为。老师总是希望学生能将全部时间用在精进技术而非课余活动上。”

“我确实不是勤奋求学的好学生,”日本时装品牌Kolor的设计师阿部润一坦承道,他同样毕业自文化服装学院。“在学校,每位学生都在不断面临充满挑战性的任务与工作,但这对我来说,这最终都是极好的训练。”没错,阿部润一在追随渡边淳弥五年之后,于2014年创立了Kolor,其核心正是剪裁、面料与对细节的极度关注。品牌成立之初已经吸引了全球领先的零售商与批发商的关注,其贩售名单包括Mr Porter、Farfetch、连卡佛(Lane Crawford)、MatchesFashion.com与The Corner。

Students at Bunka Fashion College | Photo: Dan Bailey for BoF

文化服装学院的学生们 | 图片来源:Dan Bailey为BoF独家提供

文化服装学院的历史可划分成三个时代。“起初,文化服装学院招收的学生希望能为自己或家人量体制衣;然后,学校配培育出了高田贤三和山本耀司这样的学生;”小杉教授表示,指的是1980年代经济泡沫破裂后,全球品牌萎靡不振,新崛起的独立品牌对日本的青年文化产生了极大的吸引力。“现在,我们教授学生要如何支持时装产业。我们教育新人,来支持老人。”

让学校闻名于世的原因还包括将学生送入全日本顶级时装公司工作。“我们有很多学生毕业后为Yohji Yamamoto或Issey Miyake工作,”小杉教授高兴地表示,“其实Issey Miyake的首席设计师宫前义之(Yoshiyuki Miyamae)也是我们的毕业生。”

但对国际学生来说,在文化服装学院学习确实是不小的挑战,该校20%的学生都从海外招收。

“我们要谈论的日本社会是高度同质化的社会。我需要作出决定,究竟要不要学习并接受日本人的做事方式。”来自华盛顿的Janette表示。

“当我打定主意要来这所学校的时候,很难找到关于该校的信息,我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搜集这些信息。所有的信息都是日文写就,学校里也没有用英语授课的班级。”来自加拿大渥太华的Daphne Mohajer Va Pesaran表示,她毕业于文化时尚研究生院,现在是常居东京的设计师、作家和教师。“如今学校里会说英文的教职工也多了,文化服装学院也有了更多的国际学生。”

“我们认为对学生来说,精通日文要比精通英文更重要,”谈起今年入学的600位国际学生时,小杉教授表示,“我们亦无计划在未来开设英文授课的研究生项目。所有学生都要学习日文。不过文化学园大学(Bunka Gakuen University)也有使用英文教学的研究生项目。”

小杉提及的这一项目是“全球时装专攻”(Global Fashion Concentration),该项目的时装设计高级课程正是由Mohajer Va Pesaran负责教学。“这是文化学园首个全英文教学研究生项目,”Mohajer Va Pesaran说道,她亦同时坦言:“课程目前规模很小。我们第一年只有六七个学生。”文化学园也有与国外时装院校合作的交流生项目,合作院校包括伦敦的中央圣马丁时装设计学院(Central Saint Martins)、诺丁汉特伦特大学(Nottingham Trent University)与纽约的帕森斯设计学院(Parsons)。明年该校还将与欧洲工商管理学院INSEAD合作增开双学位项目。

Xanadu boutique in Tokyo | Source: Courtesy

位于东京的Xanadu精品店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文化服装学院仍旧是培育优秀人才的摇篮,过去十年间仍源源不断送出新生代日本设计师。毕业生落合宏理于2007年创立的品牌Facetasm,因强烈的先锋前卫实验风格,在巴黎与东京的秀场中吸引众多关注;而津森千里(Tsumori Chisato)将自己的同名品牌Tsumori Chisato于2003年带至巴黎发展,发展出带有西式味道的实用主义风格。

最近走入时装界关注焦点的,是刚于2015年创办同名品牌大月壮士(Soshi Otsuki),他自该校毕业后便被提名2015年LVMH青年设计大奖。在2015秋冬梅赛德斯-奔驰东京时装周上,他还作为“东京新力量”(Tokyo New Age)的一员进行了发布,并参与了英国时装协会于伦敦举办的国际时装展示(International Fashion Showcase )。

也并非所有学生将来都会成为时装设计师。2002届毕业生本桥达郎(Tatsuro Motohashi)在新宿区的娱乐购物街区开设了精品店Xanadu。“在学校,我们学习缝纫技艺与时装史;现在我与顾客、设计师沟通时也会用到这些知识,”本桥说道,他的同学也在这个竞争激烈的产业中扮演着其它角色。“不少担任造型师与编辑的同学也常来我店里购物。”

每次时装季,本桥都会在母校找寻适合入驻精品店的新设计师和系列。“我们已经购入[新近毕业生]Luciole Jean Pierre的设计,他擅长设计带有美丽廓形的衬衫;还有丹治基浩(Motohiro Tanji)那些技艺惊人的针织产品。”

最终,小杉教授解释了为何文化服装学院的毕业生们喜欢留在日本或为日本公司工作:“西方毕业生可能会认为在大企业工作更有面子,但对日本学生来说,让世界了解日本最重要。这就是为什么他们选择在日本品牌工作,帮助日本公司不断成长。”

您认为是什么成就了高品质、高回报的时装教育?若希望查看完整的时装教育现状特别报道,包括首个全球时装教育学院排行榜,请点击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