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与分析

BoF独家 | 揭晓上海时装周最大看点Labelhood

BoF于今天独家披露,本次上海时装周期间举办的Labelhood展示设计名单,并揭晓其详细的铺排计划。

中国上海——BoF于今天独家披露,本次上海时装周期间举办的Labelhood展示设计名单。其中包括了13个中国女装设计品牌、2个设计师联名系列,以及将在“GQ中国男装日”展示的10个中国男装设计品牌。他们中的6位将在当日角逐伦敦男装周走秀的机会。

此次,Labelhood共收到了近80位设计师与品牌的申请。在经过了包括《GQ Style》中国版执行主编兼《GQ 智族》时装总监崔丹、上海时装周组委会副秘书长吕晓磊、洛杉矶著名买手店H. Lorenzo创始人Lorenzo Hadar、Attila&Co.创始人Andreina Longhi及《Numero 大都市》主编梁家俊(Karchun Leung)在内的5位组成的专业评审委员会的讨论后,该25个品牌最终敲定。

据Labelhood的联合创办者、多品牌买手店棟梁联合创始人刘馨遐(Tasha Liu)介绍,每位评审的审核工作都是独立完成,中间不存在任何意见交换。有意思的是,最终几位评审整合所得的名单重合度高达80%至90%。对于有争议的名额,组委会根据评审的选择票数高低决定最终名单。在审核标准方面,除了看重品牌的原创性、个人风格和新鲜的灵感来源外,品牌的完成度和商业性也占到了重要的比例。

“以往看年轻设计师作品,更多着重的是原创性,但随着社交媒体的发展迅速,作为一名年轻设计师来说,受潮流趋势影响实在无可避免的,”梁家俊表示:“所以我现在更关注的,是他们能怎样把灵魂及潮流进行转化。我认为在当下这一刻,这个能力非常重要,这样才能产生自己的设计语言。”

围绕着Labelhood这一季的主题“和而不同”,评委们希望借助这个平台展现百花齐放,各成体系的年轻设计师的最新作品。刘馨遐告诉BoF:“虽然不敢说,我们有一天可以像1980年代的日本设计师群体,或者1990年代的安特卫普设计师群体那样影响世界的时装格局,但不可否认,这是存在我们心中的一个念想,唯有“和”在一起,才是全面而圆融地反映当下最真实的景况,并作出反应。”此外,她还表示希望设计师们可借助这个平台在市场中指定新的秩序,并打造更好的环境。

Samuel Gui Yang, Tommy Zhong & Shushu/Tong的2017春夏系列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Samuel Gui Yang, Tommy Zhong & Shushu/Tong的2017春夏系列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此次Labelhood从上一季的3天拓展至了4天,发布会的场次也相应增加到了18场,以动态展示(Presentation)为核心,以静态展示(Exhibiition)为辅助。其中第3天,将会是GQ男装日,共有10个男装品牌参与其中。

将继续进行动态展示的设计师品牌包括了王天墨墨(Museum of Friendship)、郭一然天(Yirantian),以及Fiona Lau和Kain Picken创立的Ffixxed Studios。新加入的设计师品牌则包括了陈安琪(Angel Chen)、雷留树和蒋雨桐的Shushu/Tong、钟嘉琦(Tommy Zhong)、裴颖(Yingpei Studio)、云稀(Sara Yun)、杨桂东(Samuel Guì Yang)和陈序之(Xu Zhi)。

眼下正在举办的米兰时装周上,Xu Zhi、Tommy Zhong和Shushu/Tong正代表中国入选了这一季意大利版《Vogue》与意大利时装协会联合举办的、仅有14位设计师参与的Fashion Hub Market展会。而杨桂东则毕业于中央圣马丁艺术与设计学院时装硕士专业,他曾与设计师万一方联合研发现已被四处拷贝的鞋底发光运动鞋。虽然这几位设计师在行业内已具有了一定知名度,但均未在国内正式举办过任何正式发布。此次Labelhood将会是他们与大众建立联系的首个窗口。

BoF 500成员、时装设计师王汁(Uma Wang)则将在Labelhood的最后一天揭晓她为鄂尔多斯羊绒集团旗下高端品牌1436的合作系列,其主题为“羊绒的再定义”。此外,长作棟梁还将展示其与国际羊毛局(Woolmark Company)合作推出的胶囊系列。这间同样为BoF 500成员的零售商推荐了Boundless没边、Banxiaoxue(班晓雪)、Yirantian、Babyghost(黄悄然)、Xu Zhi和Shushu/Tong这六个品牌,以羊毛来阐释“旅行”的主题。

“1436 x Uma Wang的合作展示很有可能成为一个中国传统服装业与中国设计师之间的合作里程碑,”刘馨遐说告诉BoF,并称中国民族品牌形象层面的变革,会为年轻设计师提供新的发展机遇。而陈序之则表示,与国际羊毛局的合作,让他接触到了美丽诺酷羊毛( Cool Wool)这种又柔软又透气的材质,直接“促进了Xu Zhi对夏季更加实穿的产品的研发。”

在动态展示举行的同时,外滩源每天还将举办设计师静态展示发布会。这次Labelhood的场地从原来的一处发展到六处。除了上一届的真光广学大楼外,此处附近的中实大楼、易城太酷·新天安堂、哈密大楼、协进大楼和圆明园公寓也将投入使用,将Hood(社群)这个概念首次街区化。而静态展示就位于协进大楼、真光广学大楼和圆明园公寓里。宋晓琳(WMWM)、谭凤仪(Fengyi Tan)和黄婉冰(Wanbing Huang)将分别在十月12、12和15号展示他们的最新系列。

Wanbing Huang以自闭症影片为灵感而设计的系列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Wanbing Huang以自闭症影片为灵感而设计的系列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梁家俊对黄婉冰的展示表示期待:“她让我看到一些可能性,可能因为近年看得太多从产品出发的设计师,框架会比较多,而Wanbing Huang的设计语言有点不一样,而且作为产品看来完成度也不错。” 这位目前扔就读于中央圣马丁女装本科专业的广州女生表示她参展系列的出发点源自比利时先锋导演Oliver Smolders描述自闭症儿童的短片《Seuls》。并“采用手工立体刺绣、古法编织和创新的马尾毛环状蕾丝面料去诠释影片中自闭儿童一系列的无意识的重复动作。” 设计师告诉BoF。

在GQ中国男装日上,周晓雯(Hiuman)、张运鸿(Wan Hung)、陈鹏(Chen Peng)、周师墨和温雅的Staffonly、林筠苇(Junwei Irene Lin)和李雨山和周俊的品牌Pronounce将届时分别进行展示,并角逐获于2018春夏伦敦男装周期间举办的“GQ China Presents”的展示机会。于此同时,王逢陈(Feng Chen Wang)、上官喆(Sankuanz)、隋建博和徐嘉政联合呈现的Sans Titre和瞿创(Chuang Qu)将在当天以静态展示的方式呈现他们的作品,但并不参与展示机会的角逐。

对于男装日的成型,刘馨遐表示从上一季Labelhood落幕,崔丹就已经和他们开始策划这次的合作。“GQ China Presents”这个伴随伦敦男装周成长的展示窗口成功的将周翔宇(Xander Zhou)、上官喆、孙小峰(Sean Suen)、郭子峰(Kay Kwok)和李东兴(Ximon Lee)输送到国际时装舞台上,与国际互融,也让世界更了解中国。

“在和崔丹的交流中,我深深感受到了他希望将这个项目自源头就和国内市场做更好的落地嫁接的愿望。而第一季Labelhood有一种新生的生命力非常打动他,”她说道:“而对我来说,相比中国女装,一直以来男装市场的发展略有滞后。然而近一两年涌现出很多出色有潜力的男装设计师,也让我们有了信心将此作为一个凝集展现的契机,去发现他们,并有机会借助这个事件将他们送到更大的视野中。”

而崔丹则告诉BoF: “在未有接洽Labelhood前我只是听过栋梁一日,有人持续跟我说栋梁这么理想主义的零售端真是不一般。后来我才搞清楚Labelhood与栋梁以及上海时装周的这些个关系。虽然这是产业一体化的利益链条设定,但毕竟以终端销售渠道为出口,这本身对设计师就是一个再有效不过的行为。毕竟大部分设计师们缺失的不是理想与创意,而是对市场行为的定义与感知。”

“由此Labelhood的出现也是设计师们与市场两方的呼吁,也是设计力量成长假以凭靠的另一座山。与此同时,国内推动设计力量的机构此起彼伏,包括时堂带领出来的Showroom体系,以及Tube给设计师们做的包装行为。使得本土设计力量以及品牌与市场真实有效地发生了关系,并且丰满了产业体系。”他继续说道:“而GQ似乎只是唱响了在外的高歌,将设计师送上高处,但无法顾及他们在高处的存在以及走到平地时的方向。每次设计师对自己的长远发展有疑问的时候,我都觉得有心无力,靠个人行为影响有限,如要盘算着GQ presents未来的面目,那么必须在本土发出声音。”

顺时针方向:李雨山和周俊、林筠苇、陈鹏、张运鸿、周师墨和温雅、周晓雯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顺时针方向:李雨山和周俊、林筠苇、陈鹏、张运鸿、周师墨和温雅、周晓雯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此次参加角逐的6位设计师皆有着海外求学的经历,亦熟悉国际时装产业的操作。而他们也希望借助这个机会,走向国际并让自己的品牌获得更好的发展。而《智族GQ》会给每个设计师在展示上一些基础资金帮助,帮助他们实现自己的表达。周师墨则表示除了资金, “他们也有给我们一些展示上的方向性建议。”

“从伦敦到纽约,甚至回到上海。 跟其他几位设计师比起来,我更新、更年轻,”今年夏天刚从伦敦时装学院毕业的林筠苇就告诉BoF:“我想在勇于犯错的年纪给自己积累一些经验,也希望能得到更多国内外媒体和买手的关。更甚者,是对于我设计事业的资金投入。” 这位年轻的设计师目前研读帕森斯的男装设计硕士专业,她用以参赛的本科毕业系列给评委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此前曾为Craig Green和Nicomede Talavera工作。

谈到为何选择这6位设计师参与角逐,崔丹则表示“选择这些设计师是选择了一个新的设计师体系。当下这一代设计师的综合画面能力很强,并且都有广泛的实际人脉,以及网络关系经营。可谓在画面体系上已经有很完整的包装概念,这对我来说是一个新生代设计师的界面。这意味着仅以设计产品本身来判断一个设计师的优良愈发有局限。即便我本人是非常看重产品完成度以及面料等等细节的表达,但在当下这不妨碍一个设计师只用画面就能经营出一个体面的品牌,是扭曲,也是新解。”

除了比赛和时装展示之外,“GQ中国男装日”当天还会设有showroom和零售端。“我们会以《GQ》的审美体系和趣味标准来建立一个空间,然后再按照GQ的选货标准来归纳设计师的当季作品。”崔丹说道:“Showroom会分两个部分,一部分是“时堂”的大空间,其中会邀请包括Uma Wang、Sankuanz、Sean Suen、Chuang Qu等等设计师的作品;另一部分会在“Tube”,会邀请包括Xander Zhou、Ximon Lee等等设计师的作品。”此外,GQ还将与瞿创和徐炳强(Bing Xu)推出特别合作系列,在现场贩售。

最后,崔丹还表示这次《GQ》整个在包括时装展示、竞赛、以及showroom和零售端的涉入行为,只是《GQ》审美体系再次整合的一个前端作为。接下来还会有更进一步的大动作。

目前各位确定参加展示的设计师已经开始着手前期准备工作。陈序之表示他将在展示现场“模拟公园场景,期望第一次让大家更清楚的看看不同场合下的不同Xu Zhi女性形象。”Pronounce的设计师李雨山则告诉BoF他们的展示将会是Cool Kids的一次聚会,还会有DJ身穿他们的衣服在现场打碟。而Sans Titre和Feng Chen Wang的展示主题则将分别是“Gentlemen of Leisure”(休闲绅士)和“Killing Time Club”(打发时间俱乐部)。

“若要在像Labelhood这样的平台展示,一定要有活力。但请注意,活力的表现方式不一定是像疯子那样浮夸而直白的,”梁家俊对于参加展示的设计师们建议道:“活力代表着你的思考、个性,所以我在跟某些设计师合作时都会想像适合她们的展示方式。是走秀的?舞台的?舞蹈的?或者转化为平面的?很多时候服饰被创作出来后,才是另一个创作的开始。”

BoF对上一季举办的首届Labelhood曾进行了深入细致的报道。这里散发的年轻活力和真实热情在中国这个庞大的国度实属绝无仅有。因此,获得在Labelhood展示的机会,成为了每位中国年轻时装设计师奋力争取的目标。Labelhood的认可,不亚于Fashion Fast和Newgen于之伦敦时装周,CFDA/Vogue Fashion Fund于之纽约时装周。当然,亦有市场评论表示“做Labelhood是赔本赚吆喝”,但该活动对于中国市场时装新秩序的建立和新晋才俊的扶持起到了不可估量的贡献。十年后再看Labelbood,你会发现它会是中国时装走向世界的最有力的幕后推手。

labelhood日程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Labelhood日程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