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

巴黎潮店Colette为什么能酷20年

Colette联合创始人Sarah Andelman | 图片来源:Fe Pinheiro为BoF提供
明年会是Colette的20周年庆,Sarah Andelman与BoF独家进行对话,分享这间巴黎时装周朝圣商店的根源与发展。

法国巴黎——在巴黎,你不难看到有人手里拿着带有两个相互交叠钴蓝色圆点的白色购物袋。这不单纯是携带物品的购物袋,它暗示这个人买到了代表当下的文化指向,可能有点刻奇,但终究是很酷。“有人觉得这代表了母亲和女儿,”巴黎精品店科莱特(Colette)联合创始人Sarah Andelman说起她这家商店的著名logo,揭开了logo背后的谜底:这个两个圆点代表着她与母亲Colette Rousseaux,她们在1997年以母亲的名字命名这家位于圣奥诺雷(Rue Saint-Honoré)路上的商店。

此后,Andelman通过在全球搜罗有趣物品来做生意:贯穿多个创意领域,产品组合中可见相互冲突的品味,有高端有低端,有纪念品小饰品也有超奢华高级成衣与当代艺术作品,有艺术书籍与杂志,甚至还有最近科技产品。这还不完全能概括科莱特包罗广泛的产品种类。商店楼高三层,空间共计8000平方英尺,不仅是时装世界名副其实的风向标,更是整个流行文化的指南,该平台上演小众胶片相机回归、独家设计球鞋的发布以及高级珠宝揭幕。明年三月Andelman的商店就走进第20个年头,但本季的巴黎时装周,科莱特依旧是季节性时装受众的朝圣地,繁忙依旧。

“那时候,巴黎已经不是最最时髦的中心了,正好我们也有机会到其它地方去,搜罗我们在这里没有的产品,”Andelman谈起这间属于她家族所有并经营的商店初期发展情况时说道。看来该店创办初衷即是对外界的好奇也是对巴黎的无奈,但在2015年科莱特获得共计3100多万欧元营收。“我们希望把所有这些产品都放在一起,我们始终遵循的原则是‘风尚、设计、艺术、美食’,所有要有一个商店、一间画廊和一家餐厅,都是全天开放。在当时的巴黎,你几乎没可能在下午3点找到餐馆吃上午饭!所以我们希望改变那种状况。”

她们做到了。母亲和女儿共同创造了全球最经典的概念商店之一,其做法被竞争对手在全球范围内复制并重复出现,但没有哪家店能原样复制出,这些工作与居住在巴黎第一区核心位置的品味仲裁者的时代流行文化触觉。“打一开始,我们就有将来自年轻设计师与知名大品牌的产品组合放置。我们每周都会改变橱窗,你看看就知道啦!这到现在都是满成功的,”Andelman继续,并坦言起步时简短涉足了物品设计与装潢领域。

20年过去了,在科莱特繁忙至极的产品发布日程与独家联名合作,恐怕唯一不变的就是他们的不断创新,始终是四季不变吸引游客与本地居民的好去处,他们都明白每次进入商店或访问其网站都能找到点新玩意儿。“我可以说我们能够在同一时间、同一楼层摆上多达20000种不同产品,”Andelman估计道,数着摆着琳琅满目小玩意儿的货架——你能看到雪球、复古糖果、外观难以识别的耳机、小众眼镜品牌与香氛蜡烛。

“我得说,我实在太佩服Colette女士与Sarah了,”本周展示完毕其为Chanel设计2017春夏高级成衣系列的Karl Lagerfeld说道,“这是我唯一会去的商店,因为她们店里的东西,你在别的地方都找不到。我在那里买过手表、电话、珠宝——基本什么都在那里买!她们发明了他人难以复制的成功公式,因为世界上只有一个Colette和Colette女士,而且Sarah将200%的精力投入到店里。”

Inside Colette | Source: Colette

科莱特的女装陈列区域 | 图片来源:科莱特

尽管科莱特一楼基本相当于来往巴黎游客的纪念品购买站,亦有售价高达五位数的手表或Vertu手机,楼上的时装空间则是完全不同,假人模特与货架展示着精挑细选的高级成衣。从创办之初,该店总能看到街头潮流与日本设计师产品(Comme des Garçons是科莱特首批挑选的品牌之一,该店也是Undercover、Sacai与其它东京品牌的忠实客户),但Andelman坚持认为如今该店的产品选择涵盖很广。“我们试图在店内创造出来自不同国家的产品组合。除了有很多日本设计师的产品,来自法国、意大利和英国设计师的产品也很多,”她说。

就街头品牌实力而言,科莱特无疑是最早拥抱奢华时装与前卫街头风格美学的商店之一。Andelman说她是分开购入这两大品类并看着二者慢慢融合的。“Virgil Abloh还没创办Off-White之前,我们就开始与他合作了。还有OAMC的Luke Meier,那时候他刚从Supreme过来。还有Hood By Air这一波设计师也是。从某个时刻开始,你把他们放在一楼已经没意义了,于是他们的产品都开始与设计师品牌产品共处一室。”

“很简单,Sarah与Colette就是鼎力支持有创意的东西。她们不问品牌出处。这就是为什么‘街头奢华风’出现的时候,她们也不用改变模式。因为这就是她们一直在做的,”Meier表示,他初创的男装品牌也出现在科莱特的设计师区域,与Raf Simons、Valentino和Dior Homme放在一起。

尽管街拍镜头下的Andelman日常生活中偏爱A字裙、球鞋、装饰图案T恤或飞行员夹克,这对她为Colette挑选产品的方式影响不大。她选择的是每一季令她感到最强的时尚讯息。“我去看很多很多的系列,通过不同角度的思考来完成我的选择,每件衣服都与其它的衣服是匹配的,”Andelman谈及她将众多不同品牌选货时的方式:Azzedine Alaïa、Thom Browne、Vetements、Erdem、Olympia Le Tan、Christopher Kane……这些品牌风格上差异可以很大。

“我们与百货公司不一样,没有专属的品牌角落或货架,但我们尽最大努力尊重每位设计师的个性,”她接着说,“在科莱特,我们希望将展示设计性强烈的单品的同时平衡商业选择,但这不多见,而且我永远都会选那些最基本的东西。你总得有些具有吸引力的细节,能脱颖而出的、使其与众不同的特点、能让我们想买的特点。”

“我很幸运,能有自由地不断随着一个个时装季发展。我认识很多设计师,与其中一些设计师是朋友,所以我知道他们在某个时间点上会锁住某种风格,但我还是认为时尚就是不断地去改变,我会对那些能够一次次重新塑造自己的设计师们喝彩,“她补充道。有时,寻找新事物会意外发展成“超常规”的买手方式。众所周知的是,科莱特买货品牌选择广,但各个品牌进货数量则比较精,而非传统方法那样,所有品类都选用某品牌的产品。“其实没什么规律。如果某季我只喜欢这个系列的三件外套,因为这个原因而不进,并告诉品牌我们下次再来是很遗憾的。但同时,我们与那些能反映出他们愿景的设计师之间,也是相互尊重的。有时候人们上网看,以为我只买了两件产品。但可能其它都已经卖完了呢!”

Photographer Arthur Elgort's work exhibited in Colette | Source: Colette

眼下在科莱特展出的摄影师Arthur Elgort作品展 | 图片来源:科莱特

网购和社交媒体崛起也始终善待科莱特。该店在线营收以20%的势头稳步上升,显著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科莱特还在其官方Instagram账号拥有超过82.2万关注者,并通过该平台发布最新产品信息。眼尖的粉丝会发现这一帐户也是直接切中跳动的巴黎品味之心:你会看到@colette上传了一双来自Louis Vuitton鞋履设计师Fabrizio Viti首个系列的雏菊网格铆钉粗跟靴,两只来自Henry Holland的标语iPhone手机壳,还有美国摄影师Arthur Elgort的经典摄影作品,本周该摄影师的首个巴黎展览就受到Andelman的邀请在科莱特店内举办。

确实如此,科莱特因其充满活力的文化活动持续散发吸引力。“它为巴黎这座‘光之城’带来了光”,声音设计师与时装圈最爱的DJ Michel Gaubert也在科莱特卖出不少混音带了:“科莱特一直在做的,就是源源不断搜寻新事物和新观念,但同时在合适的时候将旧事物又带回来,”他总结到。从全天候可用餐的Water Bar(作为新项目,作家、“Manger”美食博客博主Mimi Thorisson即将来接管餐厅厨房),到新书签售与现场音乐会,再到球鞋文化小组讨论,科莱特是真正“在发生的”的文化景观的枢纽,保证了该店维持忙碌的热闹景象并不断向外传播,就像充溢着整个空间的、由调香公司奇华顿(Givaudan)专门设计的无花果味香氛从店内散开到街头。

2012年重新创办了15周年游乐园并在2013年“甜蜜16岁”派对的科莱特,在计划将于明年3月举办的20周年庆典又是什么样的呢?Andelman守口如瓶。但她如此擅长合作,又对时代精神有着神秘感知测量方式,我们可以肯定那必将成为2017年春季不可错过(也很适合发Instagram)的时刻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