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装周报道

上海时装周报道 | 建立新秩序,规划新格局

上海时装周新天地主秀场 | 图片来源:上海时装周
本届上海时装周落下帷幕。Labelhood掷地有声的年轻设计师集体展示让上海离成为国际时装之都迈进了一大步。而时装周的其他环节还亟待将现有平台的潜力完全释放,建立真正的国际影响力。

中国上海——十月中下旬的上海,桂花飘香,无论是繁忙的新天地主秀场,还是人潮涌动的外滩源Labelhood,这股清香伴随着奔波看秀的人群。有趣的是,本届上海时装周的宣传用色暗绿与橙黄恰好与桂花一致。此番独特的嗅觉体验,隐然成为了上海时装周令人欢喜的标志之一。

与这份显然自得的幽香相比,本季上海时装周日程甚是繁忙,众多行业人士都表示分身乏术,许多人甚至几乎无法完整参与到主办方举办的活动中,可谓丰富中的遗憾。在过去一周的上海时装周报道中,无论是展示形式的优劣品牌风格的清浊男装创意的爆发面料质感的强调,BoF对此次上海时装周的最大看点Labelhood做出了地毯式的详尽报道,并对新天地几场重点发布会进行了评论。

不得不承认,两个平台上所展示的品牌,依然有着不小的鸿沟。前者创意满满,从展示形式、品牌叙述到产品质量都在国际中上水平,但规模较小,市场认知不够广泛,商业前景还亟待市场检验;而后者中的许多时装品牌则资本雄厚,坐拥市场,却缺乏入时的语言和设计去包装品牌,在创意和时髦度上亟待加强。

无疑,这样的鸿沟是中国时装市场呈现割裂态势的一贯面貌。可有意思的是,这一季在上海时装周上出却出现了两个体系之间搭建沟通桥梁、甚至是结合双方优势互补的可能。王汁(Uma Wang)和鄂尔多斯旗下的高端线1436在Labelhood合作推出的系列就寻得了完美的平衡。而市场上像周翔宇(Xander Zhou)和海澜之家以及Steven Tai和例外这样的合作,也在帮助双方实现共赢。拥有市场话语权的品牌和拥有媒体话语权的设计师终须合作,才能互相成就,往更好的方向发展。

MODE上海服装服饰展主会场内部| 图片来源:上海时装周

MODE上海服装服饰展主会场内部| 图片来源:上海时装周

经过短短两年发展便已进入阶段性成熟期的的展场(Showroom)和展会(Tradeshow)产业在这一季进入了差异化竞争的阶段。BoF此前曾就Tube Showroom扩容,开辟男装专场,进行了报道。这间Showroom虽然规模不大,但如今却掌握了众多最为优质的年轻设计师品牌资源。这一季,将销售搬到这里的KKtP设计师金奇洛(Kim)告诉BoF:这里的买手更具针对性,对开拓市场更有效率。

而这一季新冒出的Not Showroom也坐拥一部分优质的设计师资源,在未来大有可为。这一季,其代理销售的品牌有没边Boundless(张达)、Haizhen Wang(王海震)、Hiuman(周晓雯)、Samuel Gui Yang(杨桂东)、Yirantian(郭一然天)、1436 x Uma Wang以及产品质量和成熟度都颇为亮眼的新品牌Pronounce(李雨山和周俊)。

而针对更广泛商业市场的上海时装周的官方展会Mode上海服装服饰展在越界•世博园主会场则以体量取胜,超过6000人到访,其中渠道买家占到了总体人数的近一半,较上一季增长了8%。观展买手更较上一季增长了27%。其分会场The Hub和Ontimeshow则分别吸引了逾2000和2800名专业观众前往观展。

Not Showroom内部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Not Showroom内部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但Mode主会场也因体量过大,导致许多产品同质化较为严重,反而是一些韩国的101 Global Showroom、日本的Xin Tokyo和欧美品牌集合Showroom CLFA等国家划分的设计师展厅中,有众多值得一观的品牌:日本的Bodysong面料独特、轮廓前卫;意大利的配饰品牌Laurafed和HyMyBag设计极具原创性,工艺也较为精湛。

其中,中国设计师苏五口推出的“Purlicue:抄袭系列The Fake”则是其中的最大亮点。这位设计师在微博上表示“整个系列的衣服都是抄袭其他品牌的,衣服不重要,吊牌重要。这个系列的吊牌是制作衣服的纸样,这个系列唯一自己设计的衣服就是这个吊牌,但是没有被生产出来,买家可以模仿这个纸样吊牌抄袭出一件衣服。”无论这是否是噱头,衣服本身的完成度就其所在的街牌市场中来说,十分不错。概念的把控和执行也相当完善。

Mode的分会场Ontimeshow则推出名为Room Room的空间,将临时店、生活方式、艺术展览等元素融入其中,为前来参观的专业观众给予启发,引导他们该如何更好的布置自己的零售空间。此外,他们也开辟了较好的位置给创意上较有趣的品牌展示。可惜由于本季优质年轻设计师资源已被集中,Ontimeshow在人才方面有所流失,整体质量有所下降,需要在未来找到自己更加精准的定位。

Boy Vending Machine设计师梁桓Lerry | 图片来源:Tianwei Zhang

Boy Vending Machine设计师梁桓Lerry Liang| 图片来源:Tianwei Zhang

在Ontimeshow唯一值得关注的新品牌是男性贩卖机(Boy Vending Machine)。设计师梁桓(Lerry Liang)目前是中国美术学院的大四学生。第一次参加展会的他带来了9个以虚构角色为出发点的作品。在品牌的微信公众号中,设计师表示该品牌是一间“贩卖现实与幻想的男装公司”并“以男装为载体,去讽刺亚洲社会的现实。” 设计师为这些角色创作的服装除了反映了每个人的状态外,不失当下年轻的质感,设计细节和做工也颇为考究,值得持续观察。

在上海,除了时装周官方的展会之外,已经形成了一年两度的订货季生态,甚至非官方活动亦遍地开花。时装周组委会副秘书长吕晓磊女士告诉BoF:“这一季,许多时尚类的供应商由于太多活动,器械设备都紧张了。此外,时装周主要活动场地周边的商业进一步被带动,包括新天地、外滩源、800秀常德路周边餐饮商业销售得到了明显提升。”

时装评论人林剑创立的时堂Showroom虽把场地搬到了新天地时尚的车库,但这并没能阻挡买手前往此处订货的热情。国内较为成功的商业品牌几乎都选择在这里进行展示。此外,其还与《智族GQ》合作成立GQ Showroom,带来Sankuanz、Sean Suen、Chuang Qu以及Uma Wang的男装线,起到了零售终端呈现的示范作用。而毛继鸿的YNOT Showroom则结合电影艺术,通过展会、ASVOFF时装电影展映、论坛相结合的形式,把人流带向其上海的大本营衡山和集。一直扎根北京的Fashion Now也将他们的Showroom搬到了上海,在永嘉路上的一处画廊中向来自四面八方的买手展示了北京最有趣的时装集合。

Feng Chen Wang自己举办的Showroom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Feng Chen Wang自己举办的Showroom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拥有一定经济基础的设计师则选择在上海单独举办Showroom。欧敏捷(Ricostru)将自己新天地时尚的店铺转变成订货场所。设计师告诉BoF:单独订货不仅能让买手更好的选货,还有北京的VIP专程飞来上海进行订货。王逢陈(Feng Chen Wang)则将恒隆广场后面的一个老洋房的二楼变成了其品牌的办公室兼Showroom。

“上海时装周更大的一个功效,就是要做量。把所有的全都铺开,把良性生态延续下去,在这个很大的量里面,你才会说哪个特别优秀,或者哪个特别有创意,哪个是商业价值最大,才可以适应市场去生存,才能让买手店和希望转型买手制的百货业有更符合自己定位的产品选择,”吕晓磊说道。

在过去两年的发展和蜕变后,新的秩序和格局正在上海形成。然而,在整体繁荣的大环境下,更要求未来从设计师到展会再到时装周组委会找准各自定位,更深层次地解国际时装产业的运行规则,在每一个环节上加强编辑和筛选。仅是把上海时装周看做一个展示,或者卖货买货的平台的观念经已过时。

在上海时装周机遇四伏。吕晓磊告诉BoF:“此次在Mode,每一家参展的Showroom都表示有口头意向订单,比上一季情况更好。买手也越来越多了,买手店业态出现,对整个商业引起了一个比较好的作用。”在组委会的长期的建议和推动下,百联集团参与了此次观秀观展,其董事会秘书兼战略规划中心高级副总监赵陈斌表示:百联集团将会在其旗下的门店里开辟超过500平方米的空间,尝试自组买手店,采用买手制的方式买货,自己组建产品。

Ontimeshow里Room Room中的KKtP零时店 | 图片来源:Tianwei Zhang

Ontimeshow里Room Room中的KKtP零时店 | 图片来源:Tianwei Zhang

随着零售环境的更新变化,Showroom机构的组织者们则需更加细分的去找自己的定位,要媒体话语权还是要市场体量?瞄准白手起家人群,还是财富积累下培养的新贵人群?做国际出口,还是深耕本地?设计师则要考虑,产品走精品买手店,还是通过渠道走量?SKU是货海战术还是精挑细选?“每一个设计师,走的方向未必是一样的。但只要是在这个行业里面,为这个行业做出一些东西出来吗,我们都要认可,”她继续说道。

在未来,时装周还将尝试以时尚周末为主题的面向大众时尚品质体验的活动。“不要拘于时装周的模式,”吕晓磊表示道。她有感于那些会从黄牛手上购买秀票的普通观众,“他们对这个行业感兴趣的人。为什么不把这这些人吸引过来呢?”今年的Labelhood和时尚周末就给予了普通大众接触、感知时尚世界的机会。如今的时装周不再是完全B2B的平台活动,也开始对消费者端也加以影响和教育,通过打通整个时装产业链,来凸显时装周的平台作用。

最后稍显遗憾的是,除了亮点频出的Labelhood、展会及活动之外,此次上海时装周主秀场除了吉承(Ji Cheng)等几个品牌一直在上海时装周进行发布之外,缺乏强有力的,能与其绑定联想的大型商业品牌。若能持续地将如今急求转型的国产时装品牌集中到该秀场上,并将其订货会也纳入整个上海时装周的日程或是规划体系,上海时装周还将能获得比现在大许多倍的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