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

再造衣银行:一个了不起的创意,一门严肃的生意

再造衣银行后台花絮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设计师张娜向BoF披露了她创立“再造衣银行”的心路历程以及背后的商业逻辑。

中国上海——从繁华喧嚣的南京西路拐入泰兴路,穿过热闹的吴江路步行街,远远就看到一块写着“张园”的牌匾挂在拱形门上,这里是有着“海上第一名园”之称张园的所在地。如今,这座建于1882年的私家花园成了令人意想不到的创意园区,100多幢石库门建筑被完好地保存了下来,有些被升级改造为餐厅、酒吧和咖啡店,虽和南京西路仅几步之遥,氛围却有着天壤之别。

2016年11月30日,这个创意园区迎来了一场特别的时装秀,设计师张娜创立的“再造衣银行”(Reclothing Bank)在国内举办了首场发布。有意思的是,这场以“重生”为主题发布,不同于张娜个人品牌FAKE NATOO的时装作品,制衣面料均来源于人们捐出的旧衣和品牌库存。某种意义上来说,它们和新的张园一样,通过升级再造焕发出新的活力,得到了“重生”。

设计师张娜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设计师张娜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在这个快速消费的年代,潮流更迭的速度也变得越来越快,上一秒被抢购一空的爆款,下一秒就沦为无人问津的过时货,甚至可能变成废弃面料被用来制作廉价拖把。身为一名独立设计师,张娜扪心自问:“我设计这些衣服,价值是什么?”有一天她萌生出一个想法:不如试着改造它们,拿材料来做些有趣的实验,看看旧衣服到底能变成什么?就这样,2010年,“再造衣银行”诞生了。

升级改造旧衣,让它们循环再生成为新的时尚,是张娜创办这个项目的初衷。她说:“我不是反对消费,而是反对浪费,同时也给自己多一种对待过去的选择。”在张娜看来,每一件衣服都代表一个时代,而设计是可以连接人的过去、现在和未来的一个媒介,她希望这些旧衣既能满足人们追求时尚和情感方面的需求,又能达到循环利用,减少消费行为所带来的浪费。

这个项目从北京开始。当时,她的朋友祥子在五道营胡同开了家公益商店,专注二手旧衣和老物件买卖。祥子带着张娜来到他收集旧衣的地方——皮村,一个位于北京东五环和东六环之间的城乡接合部。这里聚居了大量的外来务工者,为了帮助他们,北京工友之家开设了同心互惠社区,让下岗女工将回收的旧衣进行拆分处理。

DSC_7474

连衣裙改造自日本旧和服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张娜告诉BoF:“她们将一件旧衣服拆分剪成拖把,能拿到5块钱,一个月下来赚不了多少。祥子想到聘请这些女工,将旧衣服拼成新布料,我们给的报酬30元一米,比原来高出很多。”两人一拍即合,张娜挑选旧衣,祥子组织下岗女工进行旧衣清洗、消毒和分拆,拼成新面料后运至上海,由张娜进行解构和重组,设计成新衣服,再放在祥子的店铺出售。

第一批产品是拼布大衣,由于拼出的面料不尽相同,每一件大衣也各具特色,当时一共做了30件,除了张娜自己留下的一件外,其余销售一空。前来购买的顾客中有热爱二手衣的文艺人,也有白领精英,他们大多对主流时尚品牌感到厌倦,渴望用独一无二的设计来表达自己的价值观。祥子和张娜将销售所得的 10% 用来建立基金,帮助女工进行职业培训,剩余的两人按比例分红,这是“再造衣银行”初步的商业模式。

在欧美、日本等国家,人们对于二手衣物的接纳度很高,购买古董衣成为一种被追捧的时尚方式,二手产业也颇具规模。吸引消费者的并非二手衣低廉的价格,而是其背后衍生出的生活时尚态度及个人风格的体现。但在中国,情况却恰恰相反,大部分消费者排斥二手物品。除去卫生方面的担忧,花钱去买别人穿过的旧衣服,是让他们觉得没面子,甚至不吉利的事情,这样固有的传统思维让祥子的二手公益商店难以维生。加上当时市面上没有更多再造衣品牌,单靠张娜一家支撑,店铺供货严重不足,而“再造衣银行”原始的设计生产方式十分消耗精力和成本,也让专注于FAKE NATOO起步阶段的张娜无暇投入更多。种种原因,导致祥子的这间店铺在两年后不得不关门结业,“再造衣银行”的销售也因此暂停。

再造衣银行发布现场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再造衣银行发布现场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尽管如此,张娜没有停止对这个项目的投入和思考。她不希望给这些再造衣贴上绿色标签,打情感牌说服消费者来买。“时尚的再造升级,成功与否根本在于产品,我希望客人先喜欢上我的设计,然后才是理念认同。”不仅如此,她还意识到若想要让“再造衣银行”持续有机地存活下去,除了设计方面增加时髦度和实用性,能否批量生产也是一个需要被考虑的重要因素。于是,她利用设计和管理FAKE NATOO之外的空暇时间,不断研究旧衣改造的可持续商业模式。

首先是解决面料。除了从各大旧衣回收公司挑选衣物,与同心互惠社区女工合作进行清洗和再拼布外,她还尝试跟大批量生产成衣的品牌如Lee、Levis等合作,以他们提供的库存面料进行旧衣改造。此外,她也面向公众接受衣物的捐赠,日本一个机构就曾给她捐赠了大批古董和服。

其次是解决产量。为了做到真正的物尽其用,这几年,张娜研发出一种可循环的设计模式:她根据衣物结构的特点,将较常见的旧衣物料如牛仔裤、衬衫等进行标准模式化设计与生产。在她手里,任意两条牛仔裤都可以拼成一件全新的牛仔夹克,任意两件衬衫都可以变为一件新的长款衬衫,还有大衣的改造等等。这些再造衣款式一样,但根据使用的旧衣面料的不同,每一件都具有独特性且能进行一定的量产。

当这两个问题均已妥善解决,FAKE NATOO的发展状态也十分稳定时,张娜觉得时候到了。2015年,她为“再造衣银行”项目成立了工作室,一个样衣师、一个打版师、一个助理加上她自己,全身心地投入到制作中去。

LION4221

该衬衫为可以批量生产的产品,大受买手欢迎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她将再造的衣服分为三个系列,“众 Basic”是标准的成衣系列,即将同类型但不同时代的物料进行模式化设计与生产,如衬衫、牛仔外套等,简单实穿;“乐 Ready To Wear”是创作系列的高级成衣,张娜在尊重材料本身的前提下,重新审视物料的历史和时代,带来具有突破性美学且符合现代穿着的设计,如用和服改造而成的连衣裙;“载 Haute Couture”则是以衣载情的高级定制。她希望挖掘旧衣背后的故事,以再造衣的方式珍藏过往的记忆片段。从身边的朋友开始,她用衣服换故事,比如她曾将两件陪伴着独立音乐人、爵士歌手陈胤希(Jasmine Chen)成长的衣服——来自H&M的条纹西装外套和一件背心裙,改造成了拼接长裙,陈胤希还穿着这条礼服裙登上表演舞台。

今年10月中旬的上海时装周期间,张娜在FAKE NATOO的工作室举办2017春夏系列Showroom,邀请媒体和买手前来参观。在工作室的二楼,全新的“再造衣银行”项目也首次向买手开放。令张娜惊讶的是,Showroom第一天,“再造衣银行”就得到了第一笔现场订单,而之后的下订表现也十分不错,经过挑选,张娜最终确定了四家合作的买手店,分别是深圳的独立设计师买手店苔藓、恋物百货Little thing shop、北京的好白商店和银川的诗楠时尚艺术空间。

“这些订单给了我足够自信,也更加坚定这个项目的可操作性”,张娜决定举办一场发布,让更多人看到旧衣升级再造是如何实现量产与商业化的。

毫无疑问,这场秀相当成功。即使是挑剔的媒体,看到T台上的衣服,最先谈论的不是旧衣,不是环保,而是衣服本身的时髦度和实穿性。这些衣服和品牌成衣一样,拥有不同尺码,定价从1360元的无袖衬衫裙到5960的拼布修身大衣,作为出自设计师之手且每件都独一无二的作品来说,这个价格算是合理。“再造衣银行”还加入了“1%地球税”平台,每销售一件衣服,就捐出营收额的1%用于地球环境保护,并在网站上公开捐助数据。张娜说:“这其中的每一分钱,其实都代表了与我们一样认同‘拒绝浪费,循环使用,时尚重生’的你们。”

LION4464

该时装的部分面料来自设计师Kim捐赠的库存面料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秀结束后,张娜并没有多休息,“再造衣银行”的第一批大货刚刚出炉,正在运往买手店的路上;她马不停蹄地去了几家再生面料工厂,拿了些样品回工作室研究,又加快速度投入到FAKE NATOO 2017秋冬系列的设计和筹备之中。同时经营两个品牌,工作量的增加无法避免,但她表示:“未来我会尽量错开两个品牌的设计和上新时间,FAKE NATOO依然以一年两季的方式推出产品,‘再造衣银行’则以系列为主,所有产品都可以随时补货。”目前“再造衣银行”除了进驻买手店外,还推出了官网和线上店铺,未来张娜也计划开设一家线下实体店,让这些衣服能够被大众看到和喜爱。

一个城市需要不时、有机地升级更新,像张园这样的历史风貌建筑,若没有得到合理的保护和改造,就会丧失其在现代化都市中的功能,最终可能成为一片废墟。在张娜看来,可持续的时尚也是如此,为了环保而环保,可能会造成再次浪费。在我们谈论环保升级时,除了使用有机棉、大麻纤维、再生涤纶等可持续的织物面料外,旧衣改造是很重要的一块。

张娜表示,如果消费者看到一件再造衣,不是先入为主地认为这是一件“旧衣服”,而是被其外观所吸引,进而被环保的概念所感动产生购买欲望,这样既能享受时尚,又能在消费过程中完成对社会环保事业的支持,而环保也才算真正融入了时尚,融入了我们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