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新秀焦聚 | 以色列手袋品牌Complét会成为下一个爆红的Mansur Gavriel吗?

Complét 2017春夏系列广告,出镜模特为音乐人Petite Meller,掌镜摄影师为Michal Chelbin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本期“新秀焦聚”,我们将目光转向品牌Complét,这个来自以色列特拉维夫的配饰品牌拥有走向全球的宏伟志向。

以色列特拉维夫——“对创意产业来说,特拉维夫提供的环境十分有吸引力,真的能够激发出合作,”Emily Whyte Meridor说。这位前摩根大通投行家转型的时装商人两年前从纽约搬到以色列,通过朋友结识了配饰品牌Complét的联合创始人Leonora Fuhrer与Sivan Moshkovitz。2015年7月,她加入这对双人组的新兴业务,为该品牌担任销售与市场总监。

特拉维夫在历史上无疑也留下了作为时尚中心的痕迹——尽管已经有些久远。尤其是上世纪60、70与80年代其泳装设计人才辈出,纺织工业大获成功,该城主办的时装周活动聚集了超过20000位买手与媒体,同时还是也是申卡设计学院(Shenkar Institute of Design)所在的城市——该校是Alber Elbaz与Complét品牌的Fuhrer和Moshkovitz的母校。但在今天,尽管特拉维夫也被视为广义上全球时髦城市之一,但其对年轻独立品牌的增长,提供的机会依旧有限。

Complét凭借其双肩背包与手包在本地市场获得成功,其圆环手柄与数码印花皮革极为独特,在初始阶段通过私人销售与该城少量批发商客户进行创收。

但为实现增长,该品牌需要在全球范围内拓展其存在:“大型的高街零售商统治了特拉维夫,年轻设计师也只能苦苦求生,”在纽约Diane von Furstenberg与巴黎的Kenzo获得最初职业积累的Whyte Meridor说:“零售商不会提前购入系列,和其它城市相比特拉维夫的模式很不一样。”

“这里有着不同的时间表,”品牌创意总监Fuhrer补充道(顺便说一下,她是Hubert de Givenchy的教女):“所有事情都是如此,基本就是‘你现在看到什么就只能买什么’,没有任何提前做好的计划。”

此外,特拉维夫在地理位置上靠近西岸与加沙地带,在各类攻击面前很脆弱。“我们极其容易受到冲突事件的影响,但这也是我们的一个突破点:我们早就意识到,我们无法依赖这里,这里很不稳定,”Fuhrer说。

From left: Sivan Moshkovitz, Leonora Fuhrer and Emily Whyte Meridor | Source: Courtesy

从左到右:Sivan Moshkovitz、Leonora Fuhrer与Emily Whyte Meridor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同时在纽约,手袋领域也诞生了新的轻奢品类,代表品牌为Mansur Gavriel,其淡定奢华的水桶包成为了后经济衰退时期的第一个“it bag”(爆款包袋)。“Mansur Gavriel改写了游戏规则,”Whyte Meridor说,“为独立配饰品牌铺平道路,能牢牢地立足于市场,与大品牌竞争。

从特拉维夫来的Complét,能否再次创造与Mansur Gavriel匹敌的影响力与销售成功?

Whyte Meridor认为,想要在该竞争领域茁壮成长,你需要在三点上对其它品牌构成威胁:“你得有品质、有个人风格、有好的价格点。要结合这三点并通过执行呈现出令人渴望的产品,这很不容易,”她说。

Complét's Helena bucket | Source: Courtesy

Complét的Helena数码印花水桶包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Complét的手袋设计将所有这些特征嫁接成形,结合了挺括的结构与轻松的几何轮廓。控制得宜的季节性色彩组合,采用小牛皮制作,通常带有数码印花与绘画笔触。其价格也处于令人开心的区间,定价为260美元的Alma小袋到定价为875美元的Eve双肩包,该款式深受媒体喜爱并已成为该品牌在其电商网站的最佳畅销品。

但Whyte Meridor在2016年7月加入Complét团队时,品牌的以色列制造商在质量上没有达到标准。“我们希望在国际上获得增长,能与其他设计师平起平坐,但要达到这个目标我们必须得找到能提供同样精良质量的制造商,”该品牌的设计与研发主管Moshkovitz解释说。品牌获得的初轮种子基金10万美元,足够其将制造基地转移至意大利,而如今该品牌的手袋与Mansur Gavriel在同一家工厂进行生产。

加上其电商网站在直面消费者渠道比重加大的改进,这一努力已产生红利。尽管Fuhrer、Moshkovitz和Whyte Meridor拒绝透露营收数字,Complét在过去12个月实现40%年增长率,但似乎尚未达到其目标。

2016年10月,该品牌首次通过批发渠道进军全球市场——出现在巴黎的Boon展厅,吸引了Stylebop女装总监Coco Chan的注意。

“我认为品牌有一个很突出的地方,就是擅长使用色彩与印花,使得Complét能从很多其它系列脱颖而出,”Chan告诉BoF,“当然还有包袋极不寻常的形状。”

Chan评价道,尽管与其它轻奢同行对比也不太公平,但“Complét很适合加入新一代品牌,比如Mansur Gavriel和Manu Atelier,这些是真正专注做500到700英镑价位的品牌。”

尽管如此,Complét背后的女掌门人为,这样的竞争对她们的品牌来说很健康。“我想,这对我们来说蛮好。良性竞争是一件好事。我们希望大家都能共赢,”Moshkovitz说,并补充说Complét的客户想寻找的是能超越普通热门款式的产品。

“我想,我们正在努力忠于自己,”Moshkovitz说,“我们美学不是为所有人准备的,不是那种人见人爱、商业化的设计。”

对Complét的首支广告——2017年春夏系列广告,品牌邀请巴黎音乐人Petite Meller担任出镜模特,掌镜摄影师为拍摄了Dior Homme 2016年秋冬系列广告的Michal Chelbin。

Complét's take on the BoF logo | Source: Courtesy

Complét为BoF设计的Logo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该品牌的Eve双肩背包设计中,位于包袋正面中心的拉链是Complét审美风格的关键元素。品牌在本月的“新秀焦聚”中,为BoF重新设计的logo就在正中间的字母“O”上带有这样的标志性元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