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与分析 时装周报道

BoF时装周报道 | Chanel:太空已是最后阵地

Source:
T型台上矗立了一支看上去极为真实的巨大火箭,Lagerfeld以此给人们带来了震惊和敬畏。遗憾的是,他没能给人们带来与其相衬的系列。

法国巴黎——这是个不断更新的笑话。为了给品牌笼罩神圣光环,Chanel已经在巴黎大皇宫里建过机场航站楼、餐馆、超市,横跨欧洲大陆运来过冰川和森林,用飞机将一群群人送去远方。如今,Karl Lagerfeld的最后防线只剩下太空了。

提醒一下:这可不是为了他自己。他说自己对胶囊型空间有幽闭恐惧症。太空对他来说更像是灵感,因为他是这个时代的鉴赏家。法国民众现在很迷的是,目前身处国际空间站的法国宇航员托马斯·佩斯凯(Thomas Pesquet)。

再者说,会去花时间反思事物状态的人,有谁不渴望现在就能体会一下远离这个世界呢?“目前确实不是什么很棒的状态,”Lagerfeld也同意。太空不仅是最后的阵地,也是最棒的逃遁空间。

所以T型台上矗立了一支看上去极为真实的巨大火箭。Gabrielle Chanel空间局对此太空探测器进行赞助。火箭代号为PAP-AH-17/18(成衣-秋冬-17/18)。Karl表示,这花费了6个月时间打造。他当然不是Elon Musk,但我们还是能期待花费了如此多时间与金钱(你懂的)之后惊艳起飞。我们也看到了。在发布会结束时,这玩意儿以非常令人信服的响声与愤怒之势朝天空飞去。

也不奇怪能看到观众高高举起了手机。这个世上到处都是奇迹,但也正如Lagerfeld所说的那样:“人们越来越糟糕了,他们只是盯着屏幕看。他们看不到这个世界。我都不知道他们看不看得到太空。”

所以他给人们带来了震惊和敬畏。但是太遗憾了,他没能给人们带来与其相衬的系列。“对今天来说,这些衣服都很现代,”Lagerfeld说,“这和1960年代那种幼稚的衣服没关系,那时候我们还以为我们上了月球就得穿白色呢。”

设计出现代感的关键,放在过去或许是复杂的直立领或看改造成迷你裙的裙裤,但Lagerfeld说“如果你要骑自行车的话”,就还是得穿回长裤。他对自己对实用性的强调印象深刻。“就算我们飞到太空,我本人还是最脚踏实地的那个人。”但像往常一样,在此之外还是有太多太多的因素了。

要么你要如何开始对Karl Lagerfeld这种肆意挥霍编辑呢?这根本就是“吃力不讨好”的定义,部分原因在于有种“过多”的东西紧紧抱住了那些吸引人的概念,比如闪光的粗花呢(“认为只有去夜店的时候才会穿闪亮的衣服已经是很过时的观念,”Lagerfeld说。)这是些边缘缀有珍珠的更为华丽的装扮。银色的太空风格单品与宇航员印花就是另一个故事了,字面意义都未达成。

Elton John的《Rocket Man》在火箭PAP-AH-17/18升空时响起。在其降落着陆时响起的是Kraftwerk的电子摇篮曲《Ohm Sweet Ohm》。太忧郁了。“不不不,忧郁不是我的专长,”Lagerfeld不屑道,“现在我们要做的,是下一个了。”

他说自己知道要做什么,要去哪里做。只是不肯说。

点击此处,查看完整秀场图片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