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与分析

每日速报 | 央视315曝Nike Zoom Air气垫鞋没有气垫、阿里首席平台治理官谈打假、Jil Sander设计师离任

Nike | Source: Shutterstock
“每日速报”是BoF时装商业评论在2017年推出的全新栏目,为您汇总国内外时装、纺织、商业、零售和科技相关领域资讯,助您即刻掌握每日要闻,拓宽眼界、与时俱进。

阿里首席平台治理官谈打假:如何做到“杀无赦”?

2015年12月,阿里巴巴组建平台治理部,负责阿里旗下各电商平台的规则、知识产权保护、打假、信用炒作等管理事宜,任命副首席财务官郑俊芳兼任首席平台治理官,并新增成为集团合伙人。郑俊芳于2016年7月1日卸任副首席财务官,全力投入到打假中。马云给郑俊芳赐号“灭绝师太”,要求她对于平台假货问题“杀无赦、斩立决”。用马云自己的话说,“没有一件假货是我们生产的,没有一件假货我们不想让它们下架”。300元的高仿LV手袋和菲拉格慕皮鞋背后,是数十年来中国制造业在全球生产价值链底端快速膨胀投下的阴影。郑俊芳任务艰巨:既要打击假货、与知识产权权利人重建信任,也要保护阿里赖以生存的数百万中小卖家的利益。(消息来源:商业周刊中文版

央视315曝光:Nike Zoom Air气垫鞋没有气垫

2017年央视315晚会在北京举行,央视曝光耐克zoom air气垫鞋没有气垫。2016年4月,NIKE篮球官方微博发布了一条消息,NBA球星科比布莱恩特,2008年北京奥运会夺冠时所穿的一双NIKE篮球鞋复刻版,将限量发售。南京的郎先生成为了这次销售中幸运的中签者,以每双1499元的价格,抢到了两双。NIKE在中文官网上宣称,这款鞋后跟带有NIKE拥有专利的zoom air气垫。然而,郎先生穿上这双鞋,上了球场,就觉得有点不对劲。(消息来源:中央电视台)

奢侈手机Vertu又被卖,接盘的是土耳其富豪

诺基亚曾靠Vertu打入了奢侈品手机市场,在衰落后于2012年将Vertu卖给了瑞典私募股权机构EQT VI,当时的交易价格约为1.75亿英镑。至此,诺基亚持有Vertu 10%的股份。Vertu的新买家是土耳其商人哈坎·乌赞旗下的投资公司Baferton,交易金额为5000万英镑。乌赞家族在土耳其颇具实力,掌管着Uzan Group集团,旗下资产包括一家银行、几座发电厂、几家广播公司和一家名为Telsim的移动通讯运营商。(消息来源:第一财经周刊

Jil Sander设计师Rodolfo Paglialunga离任

Rodolfo Paglialunga与Jil Sander在3月15日宣布结束为期三年的合作关系。Rodolfo Paglialunga在今日发布的一份声明中表示:“与Jil Sander内部每一位员工的合作都令我倍感欣喜,而能够为品牌的历史积淀贡献一份心力亦让我感到欣慰。”Jil Sander隶属于日本奢侈品集团Onward Luxury Group。Paglialunga在任期内并未能像Raf Simons那般,让品牌成为众人讨论的话题。(消息来源:品牌)

安踏押宝定制业务

依靠大众化市场起家,并成为首个营收过百亿的体育运动品牌安踏,瞄准了跑鞋的个性化定制市场。3月1日,安踏开始推出球鞋定制服务,成为第一个尝试这一业务的国产体育品牌。在3月12日的定制鞋ANTAUNI发布会现场,安踏品牌管理中心高级总监朱敏捷解释了名字由来,“UNI”是UNIQUE的缩写,音译“由你”。他还提到说:“‘特别’对当下年轻人显得特别重要。因此这不仅是一款商品,而是一种体验,一个平台。体验是营销最核心的一部分。”鞋履领域早有定制的概念。2004年NIKE个性化运动鞋销售额便已接近6亿美元,一些鞋类电商平台甚至推出过更全面的定制服务,国内也有不少尝鲜者,似乎品牌都将消费升级的概念押宝在个性化这件事上。(消息来源:服饰绘

佛罗伦萨小镇Maurizio Lupi:奥特莱斯容量低于扩张规模

奥特莱斯行业进入中国15年后迎来白热化阶段。奥莱的出现虽然确实能在一定时间内给零售商带来可观的收益,但随着全国范围内奥莱的无序发展和企业间的反复博弈,中国奥莱行业从业者正面临尖锐的供需矛盾和巨大的竞争压力。市场规模有限,入局者却越来越多,奥莱接下来怎么玩?佛罗伦萨小镇及RDM Asia董事总经理鲁墨睿(Maurizio Lupi)表示,虽然中国奥莱门店数量已超300家,但未来,中国奥莱市场大约仅可容纳200家专业奥莱运营机构。此外,短期内疯狂开店的扩张模式毫无意义,奥莱更应该提供的是优质体验。(消息来源:北京商报

Peter Lindbergh谈天赋、美学和Instagram

Peter Lindbergh是那些你可以永远讨论的人之一。这位七十几岁的摄影师的生活和作品实在太丰富了。他帮助建立了超模时代,他颠覆了对美的阐释,他重新定义了时尚摄影。作为时尚权威的40年里,已经没有什么是未曾尝试过的了。能达到如此成就,很多人可能会选择放松,开始享受人生了。Peter却没有。随着在德国 Düsseldorf 的新展览,和新书发行,也是时候为伟大的 Peter 庆祝了。当他在柏林签售的时候,Peter Lindbergh分享了他的成功,以及困惑。(消息来源:i-D

& Other Stories进军亚洲市场,第一家店开在首尔

3月8日,H&M的姐妹品牌& Other Stories在韩国首尔著名的奢侈品购物区狎鸥亭开出了其在亚洲的第一家门店。占地660平米的三层楼零售空间规模对于一家旗舰店来说,不算太大,但& Other Stories把品牌全球首家“礼品站”和生活方式类产品的首发均放在了该店,也算是为首尔旗舰店正了名。而在3月17日,& Other Stories还将在临近首尔的京畿道河南市河南星空购物中心开出在亚洲的第二家店。品牌对于亚洲市场特别是韩国市场的重视程度之高可见一斑。(消息来源:界面新闻

永辉服装商行计划推4-5个自有品牌

永辉服装商行计划推出4-5个自有品牌,对标ZARA的拿典,对标无印良品和宜家的DD尚品以及童装品牌TUTU,并于下月在重庆南坪万达永辉率先亮相。许多永辉同仁都对永辉服装区域货架上摆放的“F2C”小牌子熟悉不过了,从工厂直达消费者,意味着去掉中间环节以及更低的价格。然而,永辉服装商行不讲F2C模式了,现在倡导的是SPA模式。SPA为自有品牌服饰专营商店,是一种企业全程参与商品设计、企划、生产、物流、销售等产业环节的一体化商业模式。SPA模式以用户需求为导向,通过纵向整合供应链来实现对市场的快速反应。(消息来源:联商网

高昂的价格糟心的售后,奢侈品只换不退

高昂的价格,糟心的售后,这已成为众多消费者购买奢侈品的真实购物体验。本来作为质量保证的奢侈品,如今却在国内屡屡曝出产品质量问题;销售产品的门店不仅无法在第一时间为消费者解决产品问题,还故意设置门槛,不断降低消费者售后体验。国内外售后服务差异政策,也成为影响奢侈品牌在国内声誉的一个重要因素。(消息来源:新华社

H&M等国际品牌被查不合格

近日,上海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发布上海国检局开展不合格进口服装3·15集中销毁活动公告。目前,相关的不合格进口服装已被销毁,涉及货值812万美元,相关不合格服装品牌涉及H&M、GUESS、A&F、ESPRIT、彪马等。据上海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统计,近年来上海口岸纺织类消费品进口量年均增速超过5%。2016年,上海口岸共检出品质不合格进口服装1459批,货值812万美元,不合格率6%,其中涉及销毁退运637批。公告显示,此次销毁的服装为2016年8月份至今在空港和外高桥口岸查获的部分不合格商品,共涉及102批次,总计约10.5万件,货值约38.4万美元。不合格项目主要涉及色牢度、pH值、甲醛超标等等。(消息来源:财经网

北京服装学院2017届毕业设计展开幕

3月14日,当日,一场“时尚成衣”专场秀拉开了北京服装学院2017届毕业设计展暨北服时装周的帷幕。此次毕业设计展共有7场时装发布会和一个作品展,涵盖服装与服饰设计专业的女装、男装、传承、针织、运动五个方向的服装设计作品、服装表演专业的模特秀及传播学专业的毕业设计作品展。(消息来源: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