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与分析 时装周报道

BoF时装周报道 | Valentino:令人窒息的美

Pierpaolo Piccioli的Valentino在公主们的世界流连忘返,但这些公主可是带刺的玫瑰。

趋势要点:薄透、图形、浪漫主义

法国巴黎——可能的对话。哪位专业研究稀奇古怪的鉴赏家们不会想象两个站在对立极端的人,能一边聊天一边品尝玛奇朵咖啡或痛饮Casamigos龙舌兰? 萨德侯爵(The Marquis de Sade)与小甜甜布兰妮(Britney Spears)?伊丽莎白·泰勒(Elizabeth Taylor)与甘地(Gandhi)?简直是天堂!

Pierpaolo Piccioli在周日下午展示的系列带有某种意图。完全占据本季情绪展示板的,是维多利亚时期事物(珍藏爱人几缕发丝的纪念盒什么的),以及意大利自1980年代初的激进设计团体孟菲斯(Memphis)。孟菲斯坚定地致力于向大众推进波普文化精神,只是大众确实没有买或买不起。

对Piccioli来说这或许很切题,他始终工作在幻想与现实之间的虚幻境地。他以前的创意伙伴Maria Grazia Chiuri去了Dior,而Chiuri在Dior推进的是社会运动。Piccioli依旧在公主们的世界流连忘返。

他的发布会如同童话故事,罩衫与长袍,渗透着故事的不同层次。他最近的灵感主要来自Zandra Rhodes等英国古怪偶像。而本季飘逸流动的分层雪纺里,闪现着Thea Porter(又或是Bill Gibb)。

孟菲斯团体的关键人物Natalie Du Pasquier的面料设计才真正给了Piccioli这些灵感图形。数字、比划着数字的手势、系列的花朵图案、各种图形……非常波普!这就是Piccioli在真实和想象之间的可能对话。

但实话实说吧,并不是全部都很成功。Piccioli的设计中带有一种奇怪的、研究般的距离,没什么热情在。升华后的情色主义是时装界最强大的秘密武器之一,但根本就没在这里出现。Du Pasquier倒是带来了有趣的视觉代码,但削弱了维多利亚风格。死三文鱼粉色与红色的色彩尤其令人失望。Piccioli的细节强迫症在这里真是烂到家了。

但他能给出一个特别的承诺——来聚力,来制造浪漫。有人觉得自己就像是绝对正确的旧教会,所以能自己解释自己的缺点所在,这也是值得称赞的。还有,他的公主们也是带刺的玫瑰。他把纪念品给了她们,同时给了她们死亡的警告,她们身穿的漂亮裙子能让她们很开心地穿段时间,但最终这一切也很快到头。

老天决定加强这种适度的忧郁,所以在发布会期间给秀场所在地所罗门·柴斯尔德公馆(Salomon de Rothschild)送来了一场末日启示般的大雨。但Piccioli创作的令人窒息的美,让我们在时装泡泡里得到安全感,全身也不会被淋湿。

点击此处,查看完整秀场图片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