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

米兰家具展上,那些奢华大牌都做了点什么?

loewe在米兰家具展的装置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在米兰家具展,时尚与设计的杂交品种琳琅满目,有意义,也没有意义。

意大利米兰——米兰设计周的国际家具展(Salone del Mobile)于上周日闭幕,再次办出了势不可挡的气势。在家具展期间举办的表演、展览、特别项目、装置、派对、晚餐以及为家具橱窗揭幕举办的鸡尾酒会等活动,数量之巨令人难以想象。不为人知或是相对不为人知的城中去处突然得到曝光,米兰的都市肌理被激活,开始搏动,坦白来说近乎神奇。米兰是一座美妙的欧洲都市,当僵硬得到柔化,冰冷的举止变得害羞可亲,她低调的美真正散发出了光芒。米兰家具展将一切都聚集起来:那些秘密花园,还有被人遗忘的角落,在开放短短数日后又再度湮没无闻。

卡地亚(Cartier)占领了一整个充满极左翼政治记忆的车库,这座镀金车库由艺术家Desi Santiago构思设计。施华洛世奇则将自己的工坊里物品,摆进了米兰最令人惊艳的豪华府邸克雷斯皮宫(Palazzo Crespi)。此外还有一点与时尚界不同的是,设计界的活动同时将大门对专业人士与公众敞开,所以总体给人印象总有点活泼混乱。全部都想看完那是不可能,但这本身就是米兰家具展的观点:只要选择你想要“突击”的街区就好——比如特别令人惊叹的5 Vie在Gorani宫殿策划的Foyer Gorani展览。在街上迷路,在走走停停中探索,寻宝的感觉才是真刺激。

Louis Vuitton在米兰家具展的装置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话虽如此,在这段鼓励人们任性畅游的短短数日,想在视觉的狂轰乱炸中找寻意义所在,你得找到一条线索。我选择的观展角度是“最广义的时尚”,不仅因为时尚与设计越来越相互融合、品牌向家具等其它家居用品等品类扩展,事实还是:“时尚”二字代表的心态是我们拥有的最犀利工具,去破译当代世界及其超速发展的、健忘的、极度肤浅的逻辑。时尚对其它语言进行采样的倾向,时尚对其它领域天生的、嗜血般的渴求,以及时尚能将几乎所有一切变为醒目视觉效果的能力,正是对当下的完美定义。

我们生活的这个时代可谓是时髦得很强烈,因为从娱乐到政治,风格能在一切事物上烙下痕迹的处事方式与个人标记,风格才是王道。设计亦如此。实际上,米兰最有意思的事,尽管与时尚没有直接关系,但本身就极度时髦。设计也与时尚很相似,原本散乱四处的时尚参照与胡乱搭配的造型已取代了真正的原创设计。本季米兰家具展的焦点,似乎已从单件家具建立起来的僵硬且终极冷酷的含义,转变为其所在氛围中一切迷人事物的总和。

Dimore Studio工作室神童主创、时尚界宠儿Britt Moran和Emiliano Salci,就以折衷得很美妙的迷人方式继续创作。这与Martina Mondadori负责主编的《Cabana》杂志品味一致。尽管该杂志带有黄金时代的生活方式杂志《Nest》的浓重痕迹,算不得100%原创,但其正在编排的步调则用当代世界对直白且稀缺、光鲜且过度装饰的事物以出人意料的组合手法,彰显某种怀旧的折衷主义贵族品味。想想Alessandro Michele在Gucci创造的令人陶醉的拼贴你就明白了。Mondadori这回在阿特拉尼之家(Casa degli Atellani)构造出气氛美妙的一场漫步,带领观众探看米兰最优秀风尚创者的世界。多数人都是生活富裕,人脉通达,决不搞什么地下或先锋风格吧?肯定是的,毕竟这是意大利。最终,我们再度目睹了意大利的品味迭代,一种国际化、可识别的意大利品味。

Missoni在米兰家具展的装置展览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更为明显的是,米兰家具展上冠以时尚品牌的家具产品众多。时装设计师去做家居用品并“入侵”设计周,似乎是最合乎逻辑也最平庸的品牌延展方式。这绝对称不上最新,但也绝对是最好做营销且最受市场驱动的一种。这要回溯1980年代,尤其是1980年代的意大利:突然之间,一夜暴富的客户的也膨胀出了巨大的消费欲求,他们想要的更多。椅子、毛巾、浴室瓷砖,只要上面带有闪亮清晰设计师名字就行。今天的新兴市场同样也胃口庞大。“新钱阶级”以及“半新钱阶级”的富裕消费者们,喜欢的是一张带有醒目黄铜标识的丝绒椅,Fendi设计的皮草台灯,满布Dolce & Gabbana西西里艳阳图案的Smeg厨具,或是一组时髦漂亮的Armani沙发配灯。

这招很奏效。扩张的市场无疑是迎合了某种需求,在商业上取得成功,但这里是米兰设计周,是设计创新的最前沿,因此从更纯粹的设计角度看这不算很有意义。简单来说,时装公司呈现的是只有家具,以及当前流行的品味与风格,另一个区别则是把品牌名字印在其上,并不真正推动设计疆界。

米兰家具展上的爱彼迎(Air BnB)| 图片来源: Cristian Castelnuovo

以此为框架,看到Diesel、Fendi、Armani这样一些品牌开始主张在家具设计融入更明确、更有主见的观点且同时瞄准并非仅是热爱时尚的客户群体,这自然也很有意思。在Diesel的家居品牌Diesel Living,特别值得注意的是产品上不再出现Logo,也没有任何带有摇滚或是带有先锋违抗感的痕迹。品牌家具部门创意总监Andrea Rosso与其父Renzo Rosso共同努力,与意大利最负盛名的公司合作,研发设计了一整个系列能轻而易举脱颖而出、设计精良、令人渴望的产品,从厨房用具到床上用品,每个品类都做到了最好。

阿玛尼之家(Armani Casa)也进化成为完整的设计主张。本季,Armani先生在米兰开设了全新阿玛尼之家旗舰店,地点选颇妙:店址前身是撑起意大利现代主义支柱的经典商店De Padova,位于威尼斯大街(Corso Venezia)与圣多米安诺大街(Via San Damiano)交汇处。De Padova宽敞的空间改造出相当典型的Armani风格,放入充满异国情调、时髦但最终又很温暖的家具。流失掉的或许是De Padova庞大空间里的浮夸气质。这里展示的物件太多,更严谨的编辑能帮助改变这点。

更仅限于圈内人所知的家具设计方式,浮现出现在时装品牌的更高梯队。Hermès的家具始终打磨得一丝不苟,也始终能够达成自己目标;而Louis Vuitton仍继续推出旅行家居系列Objets Nomades,与整个设计业界不同领域的优秀创作者研发作品;在Loewe,Jonathan Anderson早已采用的策展方式已自然延伸到家具,本季则是曲线、极简主义风格椅子以及带有皮革细节的陶瓷碗具,但带有轻微超现实主义色彩的靠垫以及钩针编织人形轮廓偷走了风头。所有这一切,都以Anderson特有的方式呈现,俏皮又趣怪。

阿玛尼之家米兰旗舰店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但要说能用家具作为延伸来巩固品牌价值观,没人能比Rick Owens更胜一筹。他设计的椅子、餐具以及眼镜奢华到极致,全然达到原始风貌,切切实实地构成了这个时装界最独特、最持久的美学之一的品牌的坚实支柱。诡异的是,德国鞋类品牌Birkenstock本季将产品范围延展至床具,像是强化了Fussbett凉鞋那种提供最终极舒适度的概念——延伸到了床上。

米兰家具展一个有趣侧面是,能看到某些品牌何以用松散抽象的方式发挥该场合优势,标记出平静温和的艺术水域。Antonio Marras的装置运用了一系列老旧睡衣,围绕着Campana兄弟构思的特殊灯具,场面诗意又忧郁,也是最最纯粹的Marras;迷人天真的家具为Marni的游乐场营造了活泼气氛,这些家具产自哥伦比亚,亦反映出Marni骨子里的多元文化艺术气质。

但不管如何,所有这些手法仅是用以美其名的展示,魅力依旧浮与表面。本届米兰家具展真正推动进步价值观的一系列分支项目,旨在提供能运用在家具和服装上的新解决方案。从Luca Agnizio对废弃碳纤维的再利用,到Giovanni Bonotto以再生PET纱线制成的面料,可持续续发展似乎很快将带有一种全新的未来感——这不再是玩花样,是真正与我们息息相关。这足以影响我们所有人的生活。而其他的呢?不过是在漂亮房间里,摆上一些漂亮家具之类的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