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政治局势乌云笼罩,奢侈品行业应当警惕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地缘政治风险正在上升。Luca Solca为每一位奢侈品高管勾勒出前景中的三大片“乌云”。

英国伦敦——地缘政治风险正在加大。如果特朗普政府倾向保护主义派别越来越得势,全球三大经济体中国、欧盟、美国将会卷入重大贸易纠纷。更加雪上加霜的是,今年将有4个——甚至是4个——欧洲国家将会进行选举,我们无法完全排除“反欧元”势力获得足够支持打消民众对欧元区未来存在合理性疑虑的可能。这些“阴云笼罩”的场景,对奢侈品行业构成明显威胁,但有些企业有着更强的风险适应能力。

中美不和

想象下这个场景:美国正式指责中国操纵货币,对中国货物征收更高进口关税;作为报复,中国严格管制美国在华企业,并加强对美国产品进口关税。那么,这将是迄今为止奢侈品行业头顶最阴沉的乌云,因为可能后果之一便是削弱中国消费者“感觉良好”因素。中国消费者贡献销售额约占全球奢侈品市场三分之一,对任何挫伤其消费信心的因素都会牵动整个行业,无论是否涉及其它国家影响都很深远,因为几乎所有重要的奢侈品公司在中国都有着高度曝光率。看起来最安全、相对在中国曝光最少的品牌是什么?可能是Brunello Cucinelli吧。

美欧争端

由于特朗普新任首席贸易顾问彼得·J·纳瓦罗(Peter Navarro)指责欧元区操纵货币支持德国出口,美国同样也是第二个片影响奢侈品产业的“乌云”。这对倾向保护主义且对德毛衣逆差巨大的现任美国政府来说是个痛点。美国政府或将对欧洲货物征收进口关税,或是更可能征收所谓“边境调整税”(border adjustment tax)。无论采取何种方式,最终结果是消费者将承受更高价格,因为随着销量下滑、利润率遭受冲击,企业试图总会想办法减轻这一额外负担。

受苦的会是谁?对美销售额高但本地制造能力低的公司,比如主要在意大利与中国进行制造的陆逊梯卡(Luxottica)。还包括Brunello Cucinelli与Salvatore Ferragamo。路威酩轩(LVMH)本地的制造业务或能提供缓冲,甚至在美国征收边境调整税后通过出口获得少量好处。

欧元区分裂

将视线拉回欧陆,欧盟核心大国法国和德国都将于今年晚些时候举行大选,西班牙与希腊的早期选举过程也或将拉开帷幕。尽管荷兰选民最近决定让反欧盟、反移民的维尔德斯(Geert Wilders)无缘执政,但该区域内其它反欧党派的势头也在上升。前述4国今年或许难以实现多数政府,但未来依旧可能有力量加强的平台开始成形。欧洲单一货币能否承受民主考验?如果选民对“留在欧盟”说不,奢侈品行业又将承受怎样后果?

一个简单的答案是:不会太糟糕。事实上,资产市场的更大错位将成为购买奢侈品股票的重要机会。首先,奢侈品公司基本上没有债务,所以不会受到银行业与信贷危机的限制。德国和北欧最终将面对货币加强、增长率降低,但这些市场很大程度上与个人奢侈品消费无关。其次,由于货币疲软,南欧或将有机会重新加速,或将能把奢侈品行业两个最重要的欧洲国家需求重新点燃——意大利和法国。

最终,法国和意大利奢侈品公司应能从货币疲软中受益,就像美元长期以来表现得那样;瑞士与英国其企业将在短期内遭受货币走势不利,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其影响将大多趋于中性。这亦是对该行业收购的最好时机,但我仍将看好高质量、结构多样的公司,比如路威酩轩集团、Hermès、陆逊梯卡和历峰集团(Richem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