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

当下时尚和奢侈品界10大最值得并购的品牌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随着产业增速放缓,时装界巨头们正将目光投向以收购驱动的增长方式。BoF为你指出最具价值的收购目标。

英国伦敦——某某品牌要换设计师的传言在时尚界永远不缺。但现在还有另一种传言主宰了新闻头条:由于面对正在放缓的市场,业内最大的数家企业为求扩张正将目光转至企业并购,不管是Burberry拒绝多项收购洽谈,还是路威酩轩集团(LVMH)否认其已收购Supreme,Coach追求收购Kate Spade的传言亦甚嚣尘上。

奢侈品行业规模最大的企业集团最有可能通过兼并与收购推动增长。“并购领域最活跃的公司当然是奢侈品集团,”桑福德·伯恩斯坦(Sanford C. Bernstein)高级分析师Mario Ortelli表示,“这些集团已经创造好了资本支出周期,并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业务迭代,所以他们无法在有机增长方面投入太多。”去年,Ortelli向BoF表示历峰集团(Richemont)与路威酩轩都有能力进行价值超100亿欧元的收购。

Coach参与并购也很积极,在2015年1月收购Stuart Weitzman后,更希望将自身打造成一家美国多品牌时尚企业集团。Coach首席执行官Victor Luis曾表示:“我们相信,蔻驰集团(Coach Inc.)能比Coach品牌更大……我们优先考虑的事,就是利用Coach品牌拥有的专业知识打造伟大的品牌,而Coach做得尤为出色的就是在国际和国内发展品牌。”

巴黎银行证券部(Exane BNP Paribas)奢侈品业务负责人Luca Solca表示:“Coach这样的市场竞争者开始在并购上进行投入,可能因为他们认为自身核心业务已经成熟。并购就成为了让自由现金流开始运作并提高平均增长途径之一。”

通常而言,并购主要是规模更大、融资更优的企业购买高潜力品牌控股权,并利用其深厚资本、国际运营专业知识、现有支持网络加速其发展。但买家必须十分谨慎,避免现有业务受损,时机决定了一切。事实上,最具吸引力的收购对象是传统而言处于发展阶段、不再需要继续大量投资在品牌定位与客户获取、价格依旧有吸引力的品牌。”

Ortelli说:“但就今日市场而言,收购更实际的东西,比收购仅有品牌的东西,更有吸引力。”

“品牌会衰落并消亡,但如果公司能够建造出这样平台,能从额外目标中提取有意义的成本协同效应,那么他们就能开辟增长途径,无论是他们设计的手袋能不能恰好击中趋势循环,”对冲基金Armistice Capital创始人Stephen Boyd补充说,“说到什么才是好的并购目标,通常而言其分销与显著的成本节省之间存在差距,计算起来将会远超想象。”

在当前快速变化的世界中,并购还能为买家提供机会,快速开启自身业务未能满足的新兴消费者需求。比如路威酩轩去年收购了德国高端行李箱制造商Rimowa,以及近期的小众香氛品牌Francois Francis Kurkdjian。二者均能对该集团现有的资产进行补充,获得了不断扩张的快速增长类别的集团定位。

运动服这样的品类能够适用吗?“目前有两大时尚界趋势十分明确:一是服装休闲化;另一个就是运动装。因此对大集团来说,任何能在这两个趋势中树立标志性地位的公司,都将是很有兴趣的收购目标,”Ortelli说。

那么,有哪些公司已经成为了时尚界最大竞争者的目标呢?BoF进行内部研究分析,并与多位行业专家交流,确定出以下十大时尚并购目标。

Acne Studios — 创立于1997年 — 营收2.15亿美元

该品牌来自斯德哥尔摩,拥有强大品牌标识,将斯堪的纳维亚风格与新鲜的街头美学融为一体。Acne的产品定价低于传统奢侈品牌,为奢侈品集团提供核心业务之外挖掘新市场的机会。尽管Acne Studio在2006年出售其少数股权,但品牌零售扩张完全有机,仅通过业务产生的现金流融资,这点令人印象深刻。目前该品牌主要在全球范围内的主要百货公司,零售网络包括在13个国家运营的50家门店。但Acne上一财政年度该品牌营收仅低于2亿欧元,属于增长潜力高的小企业。

Burberry — 创立于1907年 — 营收25.1亿英镑

尽管领导层不稳、产品市场需求渐冷,Burberry在数字领域展现出的技能水平使其依旧成为路威酩轩颇感兴趣的收购目标,因为在这一领域,路威酩轩目前依旧落后,依旧努力通过其任命前Apple高层Ian Rogers为首席数字官等措施努力追赶。另外鉴于市面缺乏其它英国奢侈大牌,Burberry的英国血统依旧成为品牌独特定位,将获得较高溢价。

在前路威酩轩集团旗下品牌Céline与Givenchy成功掌舵的Marco Gobbetti加入Burberry担任首席执行官后,有关Burberry或将成为前者潜在收购目标的传言才开始兴起。另外,路威酩轩集团独立董事、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Bernard Arnault长期商业助理Albert Frère,通过Groupe Bruxelles Lambert SA投资公司收购Burberry的3%股份,进一步拓展两家公司之间的对话进程。

最后还有Coach与Burberry洽谈的相关报道,最早在2016年10月见于报端。Luca Solca彼时向BoF表示:“如果Coach和Burberry要合并,那不过是将两者问题合并起来。纵观奢侈品企业并购史,兼并不会帮助品牌恢复吸引力与渴望度,面对品牌动力不足下降希望提升成本效率,往往不过是觉得,‘有动作总好过没动作’罢了。”所以,这种可能性或许已被排除。

Canada Goose — 创立于1957年 — 营收2.19亿美元

据彭博社(Bloomberg’s)的Alex Barinka表示,尽管该加拿大外套专业品牌在2017年3月首次公开募股上市后,估值在20亿美元左右、股价上涨近40%,其扩张“依旧相对年轻”。该公司已成功创造出常青款时装产品郊狼皮草派克风衣,在媒体、意见领袖与消费者建立了强烈吸引力。

确实如此,投资人与分析师都对该品牌在强劲业绩数字中展现的高增长潜力充满信心。据其上市章程,截至2016年3月31日的财年中,Canada Goose创造了2.908亿加币营收,过去3年的年复合增长率(CAGR)高达38%,净收入在上一财年达2650万加币,同期增长率达196%。

如今Canada Goose已上市,其原本的私募投资方贝恩资本(Bain Capital)已全身而退,理论上讲,奢侈品大集团对其发出主动收购要约、用重金收购进入其下一发展阶段将更加容易。问题是,大集团愿不愿意出高于品牌股价的溢价进行收购,打动Canada Goose股东出售其股份。

Kate Spade — 创立于1993年 — 营收14亿美元

就结构上讲,Kate Spade能为Coach等公司带来明显协同效应,不少分析师认为很快就能听到Coach收购该品牌的消息。2016年,Kate Spade净销售额达14亿美元,调整后的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已达2.59亿美元。

结合出货渠道与材料采购订单或能增加利润率,蔻驰集团或将重新调整业绩不佳的Coach零售地,支持Kate Spade的国际零售扩张并削减成本。

“Kate Spade之所在美国的部分原因,主要因为这是一个美国品牌。目前Kate Spade 80%销售额来自美国境内。因此,如果未来买家能像Coach这样,在中国以及世界其它地区拥有基础设施与专业知识,Kate Spade只要将其插入现有平台就能即刻开始销售,”Boyd说。但在效率和成本节约上最有吸引力的可能是因为两家企业总部均设在纽约,一般及行政开支上更易产生协同效应。

分析师表示,最有可能加入与Coach竞争的Michael Kors依旧有机会,可用其股票对Kate Spade进行收购——但众人更期待看到的还是Coach并购成功。

Lululemon — 创立于1998年 — 营收23亿美元

对目前蓬勃发展的运动服市场有兴趣的所有人,Lululemon如此纯粹的单一品类市场玩家都不容错过。尽管该品牌近期表现不佳,但拥有强大高端品牌打造资质、拥有在渗透率不足的国际市场(尤其是正在经历激动人心运动装崛起的中国市场)扩张品牌方面拥有经验的买家,会看到以具有吸引力的价格收购该公司的价值。2015年,Nike和Under Armour成为其潜在买家。

Lululemon首先发掘了在瑜伽与普拉提等流行健身运动对生活方式的影响趋势。但尽管品牌快速增长,表现却不稳定,近年出现大幅收入下滑。今年3月,Lululemon股价暴跌近23%。

Patagonia — 创立于1973年 — 预计营收:7亿美元

除了将可持续发展实践纳入业务“数十年”的增长潜力之外,该品牌还能为大型企业集团带来可持续发展领域的丰富专业知识。Patagonia首席执行官Rose Marcario表示:“我们生活的这个星球资源越来越少,大量的原始材料不是时时都有。 所以你必须现在就开始努力弄清楚,要如何解决这些问题。”

作为在循环经济为原则的私营公司,Patagonia不太算是显而易见的收购目标,要说服公司拥有者对外出售并不容易。但该因其在外套领域的环保奢侈品定位,成为了分析师眼中颇具吸引力的目标。此外加上目前市场对运动服饰偏爱,以及尤为切题的环保消费主义趋势,该品牌的吸引力已经超越时尚。

Puma —创立于1948年 — 营收:10亿欧元

开云集团(Kering)不仅是潜在的买家——也是潜在的卖家。开云董事长Francois Henri Pinault在2017年4月12日决定从退出Puma董事会,进一步强化了市场对Puma即将出售的猜测。Solca在2016年12月将此品牌描述为“走上了更为光明的轨道”,其2017年第1季度结果显示销售额同比增长15%,达到10亿欧元。正因如此,Puma提高其对2017年的盈利预测,股价上涨5%以上,达到近10年来最高水平。

尽管开云此前收购Puma被认为开启了新一代生活方式品牌战略的开端,但Solca表示:“但Puma和开云旗下奢侈品牌投资组合之间产生的‘协同效应’从不在预期之内。”收购该品牌以来,开云引入了明星蕾哈娜(Rihanna)担任其Fenty系列设计师的形式,聘请新管理团队、购买许可证并改善分销。潜在买家或有兴趣在该品牌新轨迹刚开始时进行收购。

Salvatore Ferragamo — 创立于1927年 — 营收 €7.1亿欧元

作为为数不多的不受全球三大奢侈品企业集团控制的伟大意大利家族企业之一,Salvatore Ferregamo对开云或路威酩轩来说均为难得的商机:在增加鞋履领域大量收入同时,不使其现有时装与皮具业务陷入困境。在分销、材料采购甚至制造生产也将产生重要的协同效应。

Ferragamo品牌本身,也为增长提供了非常强大的基础。Luca Solca曾在《为什么说“睡美人”Salvatore Ferragamo即将苏醒?》一文中总结道,“在中国,该品牌享有知名度与渴望度;在法国是市场需求最旺盛的三大品牌之一;在美国,产品渴望度超越了其它竞争对手。”

Solca还在今年2月分析该品牌发展战略时写道:“该公司的平台非常强大,但要缩小与行业领导者在品牌知名度与渴望度之间的差距还需努力。”随着2015年以来品牌销售增势放缓,除了行业巨头,还有谁能给Ferragamo指导前路?

Supreme — 创立于1994年 — 预计营收未知

Kim Jones今年1月在巴黎男装周时装天桥上揭幕Louis Vuitton X Supreme 联乘合作,更多传媒纷纷猜测该法国时装屋对后者的收购。如果不是更大交易的一部分,为何这两家各自拥有如此珍贵品牌的企业会突然同意进行如此密切的合作呢?又或者,至少因为这就是人们喜闻乐见的景象。

尽管路威酩轩事后否认正对Supreme进行收购,有着“街头潮牌界的Chanel”之称的Supreme,无疑是显而易见的并购好目标。该品牌在北美、亚洲与欧洲市场共仅有10家门店,除Dover Street Market之外尚无批发业务,增长机会巨大。尽管全球扩张对Supreme品牌存在的本身带来某种程度的挑战(品牌要如何继续扩张但不稀释本地制造的小众崇拜光环?),就其潜在目标而言,Supreme确实至尊无上。

Tiffany — 创立于1837年 — 营收40亿美元

法国巴黎银行证券部一份名为《昙花一现:美国奢侈品的崛起与堕落》(The Meteoric Rise & Fall of American Luxury)的报告中提及Tiffany,认为其“强大的品牌资产”与“欧洲奢侈品商业模式”,与其它“获得昙花一现的成功后惊人地陨落”的美国时尚与奢侈品牌区隔开来,因此也能成为开云与LVMH的主要收购对象。要收购市场估值近78亿美元的Tiffany,代价并不便宜;尽管Tiffany在最近周期内在为股东创造价值上遇到困难,但还有其它创造价值的商机尚未开发,包括开发品牌腕表产品、对分拆银饰与高级珠宝零售模式等。

Tamison O’Connor贡献了本文的调查研究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