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

谁塑造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日系风格”?

造型:Kanako B. Koga,摄影:Rene Habermacher,模特:福岛莉拉(Rila Fukushima)| 图片来源:Vogue Uomo
BoF为您介绍那些藏在日本时装幕后的神秘造型师。

日本东京——服部昌孝(Masataka Hattori)很明白,他的品味不像别人那样捕捉到了时代精神,他自己也不怕这么说。“直接说吧,我只信我自己。只要我觉得好,就一定是好的,”这位强硬得不可思议的男人,其带有丰富感官色彩的造型,是前段时间落下帷幕的东京亚马逊时装周(Amazon Fashion Week TOKYO)的亮点。

服部为设计师山岸慎平(Shinpei Yamagishi)的个人品牌Bed J.W. Ford打造的T台造型,展现出不落俗套的优雅。当下在东京的时装天桥,充斥着某种带有“通情达理”时装美学的品牌——这与其它正在上演竞争激烈的亚洲城市,比如韩国首尔与印度尼西亚雅加达呈现的设计完全相反,重任落在了服部这样的造型师身上,去保持日本时装的特有眼光,并在全球时装界建立相关度。

Sacai的顾问创意总监源马大辅(Daisuke Gemma)表示,日本造型师尤其擅长协调造型,因为标准也被公众抬高了:“他们混搭衣服的方式独一无二,因为在日本,就算是走在街上的普通人,穿衣打扮都自成风格,我们的造型师就是受到他们的影响。”

但尽管“日系风格”举世闻名,但外界却对日本造型师知之甚少。他们几乎不像设计师同胞那样享受国际瞩目。这实在是令人好奇,因为他们也因为自己醉心于手工艺而闻名于世。

也许更重要的是,一些日本造型师推动了历史上重要的造型风格运动。还有更多日本造型师正在不断推动创意边界,国际时装界将会感到惊讶与欣慰——如果有更多人知道他们是谁的话。

Kumiko Iijima, December 2016 | Source: Soen magazine

造型出自饭岛久美子(Kumiko Iijima),2016年12月刊 | 图片来源:《装苑》杂志(So-En Magazine)

从Bowie到Cutie

高桥靖子(Yacco Takahashi)被认为是日本最早的专业造型师之一,因其与设计师山本宽斋(Kansai Yamamoto)的合作闻名, 他们共同在1970年代中期创造了英国音乐人大卫·鲍伊(David Bowie)“Ziggy Stardust”时期独具异国风情、雌雄同体的造型。

在日本生活与工作的韩裔设计师Sonya Park,是日本品牌Arts & Science的创始人,通常被赞誉为与祐真朋树(Tomoki Sukezane)等业内顶级男装造型师共同在1990年代将日本造型风格推至巅峰,设计师北村信彦(Nobuhiko Kitamura)创办的Hysteric Glamour正是当时大受欢迎的品牌之一。

日本主流时装界最初并未看好Park的造型功力,更早之前她的美学风格便在《Cutie》这类杂志中捕捉到日本街头新崛起的能量,如今她在西方被广泛认为是“卡哇伊”时尚背后的造型师推手。

造型师伏见京子(Kyoko Fushimi),曾因日本涩谷街道上演“快闪”发布会而声名鹊起的先锋设计师团体The Happening背后的策划者。她的灵感也来自Park,为身边的日本本土人才喝彩。

“Sonya Park与日本摄影师本间隆(Takashi Honma)合作,开始启用更多日本模特。 她避开国际品牌,推广日本设计师设计的日式服装,并以此在日本创造了街头风格。“

再无他处比原宿更能容纳火花迸射的各类日本时装造型极端了。各种装饰过度的亚文化给原宿带来了难以摆脱的“时尚麦加”之声誉。

他们对时尚的直觉与西方极度不同。在西方,时尚更多与性感、与身体有关,这里并非如此。

从里原宿(Ura-Hara)街拍到全身堆叠甜美彩色装饰的”Decora“风格爱好践行者,日本造型师均对其赋予真义。比如吉原美娜子(Minako “Milly” Yoshihara),创造了日本视觉系(Visual Kei)美学的多数风格基础。通过为影响力极大的1990年代视觉系乐团置装造型,一种以波普/哥特风格、雌雄同体的风格为中心的亚文化得以诞生。

前日本版《Vogue》杂志员工饭岛久美子(Kumiko Iijima)也是东京的知名人物,因为她是歌手卡莉怪妞(Kyary Pamyu Pamyu)的夸张原宿甜蜜糖果造型。饭岛的女门徒相泽树(Miki Aizawa)传承了这种“彩虹”精神,也是十分成功的造型师,现与品牌Punyus密切合作——这个活泼喜人的“棉花糖女孩”品牌由加码尺寸模特、喜剧演员渡边直美(Naomi Watanabe)创办。

“饭岛与相泽在拍摄时装的时候会用到很多道具,推广了这种波普少女风格(shojo)。当卡莉怪妞来到了原宿,一切都完美了,”双语时装博客“东京时尚日记”(Tokyo Fashion Diaries)的创始人Misha Janette表示。

Styling by Masataka Hattori | Source: Eyes Cream magazine

造型出自服部昌孝 | 图片来源:《Eyes Cream》杂志

“他们发挥的是所谓‘装苑风格’(So-En style,以文化服装学院创刊的日本时装杂志《装苑》命名),也就是带有很多层次、专注于宽大廓形的风格。他们对时尚的直觉与西方如此不同。在西方,时尚更多与性感、与身体有关,这里并非如此……你可能会看到年轻女孩们穿得就像老奶奶那样。你得用童话来把你的故事推广出去。”

造型创意 vs 品牌政策

这种日本造型界丰富多彩的美学,往往令人惊讶地与日本相对保守的主流时尚产业相矛盾。让不少日本创意人士感到沮丧的原因常常是高端时装品牌订立的条条框框。尽管这在其它多数市场并不罕见,但在日本或许尤为严苛。

“作为造型师,我相信我的设计是要通过混搭高端品牌、街头潮牌、二手古董服装等等,调动所有一切制造形象,但是日本杂志在这上面的政策很严格。多数高端品牌要求你拍摄全套造型,也不能与其它品牌搭配出现,”Nicola Formichetti创办的日本当代时装刊物《Free》的时装总监、模特水原希子(Kiko Mizuhara)造型师渡边峻(Shan Watanabe)表示。

“有这样的限制,我觉得很可惜,也觉得压力很大。年轻人对高端品牌单品的正面完整照片没兴趣。这也不能吸引他们,因为反正他们也买不起一整套高端品牌的衣服啊,”渡边峻补充道,并表示他对多层次中性造型以及Toga、G.V.G.V.和Kapital等日本本土品牌的喜爱。

认为这种品牌协议会扼杀创意的人们已经转战他国。《TANK》杂志高级时装编辑Nobuko Tannawa在20多岁时移居伦敦,她说:“想在伦敦开启时尚事业,是因为日本的杂多数很商业化。《The Face》、《i-D》这样的欧洲杂志更像是要传达文化讯息,成为一种表现形式,但多数日本杂志看起来基本就是物质至上消费者们的商品目录。”

身兼知名摄影师、顶尖造型师、品牌专家、时装设计师数职的日本人熊谷隆志(Takashi Kumagai)表示赞同:“希望工作自由度更高的日本造型师都出国了。”他提到的是均在巴黎开拓了成功事业的造型师Kanako B. Koga和水谷美香(Mika Mizutani)。还包括过去10年在纽约居住、并为Robert Geller等品牌工作的《Commons & Sense》杂志前时装编辑竹中祐二(Yuji Takenaka)。

“我承认,我喜欢那些在国际上工作的日本造型师,”熊谷说,“他们把世界变成了自己的舞台。但每一位日本造型师的独特性,蕴藏在他们对服装历史与背景的深刻了解之中。某种程度上,他们就像是匠人。在日本做造型师,或许更好去理解这个概念的是方式是描述性的:更注重衣服,而非注重最终的成片。”

Styling by Shun Watanabe | Source: Nylon Japan

造型出自渡边峻 | 图片来源:日本版《Nylon》杂志

工作一丝不苟,是不少经已成名的日本造型师们的共同品质。过去两个时装季里,始终在为Uniqlo U创造广告造型的Kanako B. Koga就将其标志性风格注入品牌个性。

在Uniqlo U 2017春夏系列广告中,其中一枚镜头对准了站在尘土飞扬田径场上的模特。图像风格柔美,看起来很舒服,但最终亦是花费3天时间完成。“我与品牌的艺术总监紧密合作,研究身体的律动,研究出怎样才能用12张图做出很棒的色彩组合,”她说。

日本版《Vogue》、《Ginza》等业内领军时装杂志普遍充斥着以实用潮流为主导的时尚小贴士,人们期待日本的造型师能在研究与细节方面再上一层楼。

日本版《Vogue》主编渡边三津子(Mitsuko Watanabe)给出解释:“因为日本时装杂志提供了如此大量的信息,我们的造型师的职责就是通过在造型中运营当前潮流趋势、将时尚错综复杂的发展进程与现时阶段匹配起来,保证整本杂志与时俱进,将这些趋势在视觉上传递给我们的读者。”

谈到与日本版《Vogue》合作的造型师,渡边女士列举了好几位:“理解高端时装全球运作”的Rena Semba;“参与电影与戏服造型设计、服装知识精深故能运用当代与先锋手法做造型”的资深时装编辑北村道子(Michiko Kitamura)、野口强(Tsuyoshi Noguchi)。

渡边女士补充道:“野口是最有名的日本造型师之一。他同时能做男装与女装造型,负责打理大量的日本明星的造型。事实上,不少日本明星最终同意参与拍摄,都是因为知道野口会给负责他们的造型。”

《Kinfolk》杂志创意总监Jey Perie与日本男装品牌Bedwin & The Heartbreakers品牌发展经理曾在2000年代中期与这位日本造型师合作了5年。

但每一位日本造型师的独特性,蕴藏在他们对服装历史与背景的深刻了解之中。某种程度上,他们就像是匠人。

与渡边女士一样,Perie亦认为野口雄带来了强大的创意力量:“我记得他在小众崇拜的街头品牌Wacko Maria与女装零售商Baroque的联乘合作中扮演了重要角色。他拿下了这单生意,做好了造型,给整个项目指明了创意方向。看看造型师如何参与整个项目以及创意过程,是很有意思的。”

对经验的尊重

在日本,深厚的知识积累与工作经验往往比任何炒作都有价值。业内引领流行趋势的杂志不会像其它市场那样,拼了命地想找到下一位热门造型师是谁。最近被任命为编辑总监、监管日本版《i-D》重新推出的浅村和美(Kazam Asamura Hayashi)表示,该杂志最初尝试与新人合作,但很快发现做得最好的还是那些发展更成熟的造型师。

Styling by Yoko Irie for Japanese retailer Beams | Source: Courtesy

(Yoko Irie)为日本零售商Beams做造型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刚开始的时候,我们与不太有经验的造型师合作。他们很好很有活力,但是这还不够。”浅村和美说,还谈到山本茉奈(Mana Yamamoto)、百百千晴(Chiharu Dodo)、一ツ山佳子(Keiko Hitotsuyama)都是知名人物。“这三位的工作都很可持续、有一致性,也都很懂时装。他们清楚自己要找什么样的出版物。”

但也有才华横溢的年轻人才崛起至顶峰。Sacai的源马就提到了两位:长漱哲郎(Tetsuro Nagase,也被称为Giant)、高桥ラムダ(Lambda Takahashi)。

“他们都很有自己的风格。尤其是Lambda,会将Supreme这样的街头品牌与来自伦敦萨维尔街(Savile Row)的Huntsman混搭。我觉得这个很有日本特色,”源马表示。

他还补充道:“这能帮助本土造型师更多与音乐建立联系,能在更多时尚之外的领域玩玩。现在也很难说日本造型与其它国家有多么不同,但总之会让人有这种感觉。”

已为日本版《Nylon》杂志贡献多张封面造型的Yoko Irie,也为该杂志创造闪亮风格的时装大片,捕捉日本年轻一代女性的强硬态度,并与日本零售商Beams合作创造生动的广告形象。日本本土造型师Risa Kato(又称Ribbon)也常为日本版《Nylon》贡献造型,将Vetements等在西方热门的品牌与二手古董运动服或M.Y.O.B等风格粗犷的东京品牌相结合。

服部昌孝的事业也正在起飞。除了时装发布会造型,服部还与《Pen》、《Brutus》与《New Order》等日本杂志合作,此外还负责日本流行品牌Radwimps、Exile的造型。

东京亚马逊时装周的国际关系部总监筱田明子(Akiko Shinoda)认为,服部近期获得的成功来自他直截了当的态度:“服部是用心选择了他要做什么,只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工作。”

尽管筱田也惊讶于日本一些最有天赋的造型师没能在国际市场建立知名度,她并不过分担心。

“无论是不是在国际上出名,他们的工作质量就摆在那里,”她说,“今天这些年轻造型师正为日本时装做出了令人惊艳的作品。这才是最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