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

年轻设计师们,日本想欢迎你们前来就业

设计师之手 | 图片来源: Shutterstock
面对老龄化加重与人口负增长现实,日本政府如今希望放宽外国人才招聘来解决劳动力短缺问题。但是想要在日本时尚业工作,现实障碍是否大于机遇呢?

日本东京——这份工作,对年轻的毕业生与经验丰富的设计师来说可谓求之不得。进入Comme des Garçons、Sacai或任何一家日本小众崇拜街头潮牌设计工作室工作,能让Ellie Connor-Phillips非常兴奋。

“有机会能在日本做设计师的话,我一定会拼命申请。日本时尚界有太多的东西吸引我了,”Connor-Phillips是一位在伦敦学男装设计的学生:“能在那里工作,简直就是荣耀。”

尽管设计工作室的空缺还没有像目前这么炙手可热,但Connor-Phillips在日本居住生活和工作的机会可能会明显好转。近日,日本政府据报道承诺要简化、清晰化外国技术专家与熟练技术工作者的招聘途径,转变正在开展中。

“根据目前日本法律,拥有‘设计师’职位的外国人可以在日合法工作,但现在移民指导政策还相当模糊,亟需改变,”日本经济产业省(METI)创意产业部副主任Shigeru Furuichi表示。

Furuichi正努力给本国引入更多时尚设计师,提升本国知名但略显“自我封闭”的时尚产业的国际化程度。但他同样表示,要实现这一点需要击破日本移民政策中多个灰色地带,说服雇主开始考虑聘请外国员工。

日本徘徊在巨大变化的边缘。

他表示:“从法律角度看,时尚企业目前是可以为外国员工申请取得工作签证的,但由于移民政策尚不准确,很多时候企业方面认为这些程序复杂难搞,就会避免出现这样的情况。”

埋下“不定时炸弹”的人口问题

去年世界经济论坛强调了这一严峻事实:过去5年期间,日本人口缩小100万人,加剧该国业已急剧增加的劳动力赤字,而日本的移民与国籍法向来又十分严格。

日本正徘徊在巨大变化的边缘:2020年奥林匹克运动会将在东京开幕,为已经负担沉重的现行制度增添压力。人口老龄化、出生率不断下降、全国范围的劳动力短缺,日本面临的压力越来越大,要从其它地方开始引入更多的工作者。

在员工招聘问题上,零售商亦是首当其冲。上月,百货连锁店Lumine因员工短缺被迫缩短营业时间,提前30分钟结束12家门店营业,同时还要担心夜班可能会让更多人对零售工作望而却步。

但由于国内不断涌入中国内地与台湾富裕游客寻求时尚美妆产品,会说中文的员工在日本奢华商业街区缺口很大。去年,日本化妆品巨头资生堂(Shiseido)据报雇用了8名外国员工——创下历史新高;自2012年以来,为佳丽宝(Kanebo)工作的中国员工数量已经翻了4番(尽管基数很小)。

据日本最大的英文报纸《日本时报》(The Japan Times),短短8年之间,在日工作的外国人数量近乎翻倍:从2008年的48.6万人增长至2015年的90.8万人。尽管2016年在日工作的外国人就已超100万人,但这一比例就拥有1.27亿人口的日本而言依旧很低。

对梦想能在日本找到工作的创意人士来说,保持谨慎乐观态度是有道理的。日本政府进行相关立法辩论并起草法案的同时,该国亦有大型企业已经走在前端。

日本零售巨头优衣库(Uniqlo)已建立系统支持其日本设计工作室聘用外国员工,并设立专门团队吸引全球相关院校与机构的年轻设计人才,包括伦敦的中央圣马丁艺术设计学院。

“员工被聘用后,我们鼓励他们在企业内部转岗流动,一般来说他们能在集团内位于不同国家的公司流动,其中就包括日本,”优衣库一位官方发言人表示,“所以考虑到我们聘用人才的全球化方式,我们不太认为……劳动力短缺问题会给我们带来太大影响。”

机遇与挑战

日本高级时装屋要招揽新人也有自己的障碍。时尚咨询公司Kleinstein首席执行官兼创始人Yusuke Koishi是Comme des Garcons的前规划主管,如今继续与川久保玲(Rei Kawakubo)本人及其团队合作。类似Comme des Garcons这般高门槛的企业基本不受劳动力短缺问题的困扰,他表示:“Comme des Garçons和Yohji Yamamoto这样的企业竞争是非常激烈的。”尽管要能找打会说日文的外国员工并不简单,但并非是不可能的。

Koishi表示,要在这样等级的企业担任设计师,不具备日文语言能力将寸步难行:“在设计或生产等创意层面,出于与制造商、子公司沟通的需要,没有学过日文就无法完成这些工作,除非你真的是特别有才或是有能力提供很独特的东西。这些企业的职位对所有人都是开放的,但真正的难题是如何存活下来,你需要很具体的技能才会脱颖而出。”

他提到的例子是意大利设计师Ennio Capasa,他在效力Yohji Yamamoto两年后成立了Costume National公司。但他同时也承认这已经是30多年前的事了,这样的情况已经越来越少。

日本市场中的文化障碍与特点或许说明了这点,尽管外国设计师能为公司带来新鲜想法,但或许也不如同时代日本人那样精准地捕捉时代精神。连续地获得成功,需要对日本市场有深刻了解并能以日本消费者的角度思考购物体验,这对年轻的“外人”毕业生来说要求绝对不低。

日本公司有内部晋升的传统,这点也会造成障碍,在高级职位上或许会减少向外招聘人才的可能。Furuichi说,“比如在Beams这样的时尚公司,员工在被设计团队聘用前通常要在门店工作满三到四年,但这在现行移民政策框架内这是不可能的,外国员工的职位必须在申请时就得是‘设计师’,这在日本时尚界是不现实的。我们目前正在为此努力,希望将来能以另外的方式聘请外国员工。不仅是设计师,我们也希望能为制作人与造型师争取可行的新规。”

H3O时尚局(H3O Fashion Bureau)是一家东京罕见的由“外国人”创办的时尚公司。总监Jason Lee Coates介绍道,他在日本没法找到工作的情况下创办了这家公关、销售与分销公司。“我和在日本杂志工作的人们聊天的时候,他们总会笑我不会说日语。最后我去了迪拜工作,然后再回到日本创办H3O。”尽管面前困难重重,Coates表示外国人在日本也有优势:“这就是我们与众不同的地方,买手被外国元素吸引了,才会来到我的展厅。”

但真正的难题是如何存活下来,你需要很具体的技能才会脱颖而出。

有些日本企业才刚刚萌生要招聘外国员工的想法。位于东京原宿核心地带的的青年时尚百货公司La Foret去年招募其第一批海外实习生。La Foret首席执行官兼总裁Nobuo Arakawa做出此番决定,原因在于希望更多了解全球市场。他说:“实习生们通过对其它零售商进行调研,以外国消费者的眼光来比较优劣。”

对于La Foret这样国际消费者必到之处的百货公司来说,Arakawa不会希望丢失拥有外国视角的优势:“我希望聘请外国人,了解哪些品牌是外国消费者会喜爱的。为了刺激我们品牌的发展,我们必须要扩大对更多外国市场情况的了解,所以聘请外国员工、与外国人合作就越来越重要。”

换句话说,如果外国人扮演的是合作角色,能帮助日本企业拉近与国际市场以及消费者之间的诸多差距,那么会更有可能在日本成功申请工作。由于日本与西方在商业文化、语言、市场情报等方面区别迥异,西方人在日求职时也拥有特殊优势。

“对西方求职者来说,能在日本成功就业的最佳办法就是成为沟通的窗口,”Koishi表示,“当员工能为企业提供与西方世界进行沟通的联系人或门户,他们就具有了很大优势。”尽管这些“窗口”在当前日本还很少见,但至少也在慢慢打开了。

延伸阅读:

谁塑造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日系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