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Op-Ed | 时装产业才不需要文化挪用

左图:Gucci 2018早春度假系列 右图:奥运冠军Diane Dixon身着Dapper Dan | 图片来源:InDigital.tv、DapperDanOfHarlem.com
Darío Calmese认为:呼吁文化挪用并不能抹掉创意行业的门槛,只是让手握分销权和话语权的人们做好引用来源注释。

美国纽约——在Gucci 2018年早春度假系列发布后不久,也是在这个栏目,我们发布了一篇题为“为什么时装产业离不开文化挪用”的评论,以回应社交媒体上大量抨击设计师Alessandro Michele参考早期Daniel “Dapper Dan”进行创作。这篇文章似乎辩护了时尚为谋利对黑人文化动不动就借用是没错的。把社交媒体上敢于发表评论的网友看做是“键盘侠”,作者对文化挪用的善意辩护变成了自说自话。

据熟悉Dapper Dan的线人称,他和Gucci在大秀之前没有过接触;随着大秀的发布,他与时尚界的其他人一同发现,自己的作品已被数十亿美元的意大利时装屋所引用。反对声潮前,也没有在任何地方找到对Dapper Dan“致敬”的影子,和把Dap奉为于波切提利、提香齐名的大师这一呼吁相去甚远,仔细研究该系列的评论认为事实恰恰相反。

凭借像Guccy,Guccify Yourself和Guccification这样的口号,仿冒商品简直贯穿了整个系列。在我看来,不由Dapper Dan自己做主就被纳入这个“文艺复兴”主题的系列里,最好的情况是被当做仿冒商品,最坏的情况那就是被当成设计师的讽刺了。

Gucci欠Dapper Dan一个说法这种观念是错误的。Dap的创意来自于许多从事创意行业的黑人都会有的角度:在一个本没有考虑他们的社会系统中谋求空间。推动Dapper Dan走上尝试将奢侈品品牌字母图案用丝网印刷放上皮革产品这样的路子,正是因为他要在Harlem开店,而这些大品牌拒绝卖东西给他。听上去气愤又沮丧,但总归是一个骗子,他开发出的这种技巧,让他的客户们看上去如他们自己所想的那样奢华。

如果有谁真的热衷,可以将盗版视为创作过程的重要组成部分,预示未来(Dapper Dan 13年前让Louis Vuitton在品牌推出自己的prêt-à-porter系列之前就能被穿上身)。在某种程度上所有的设计都是可以预见的,盗版和走私则意味着表示产品没有完全满足市场需求。音乐行业在哪里没有Napster?没有了程序员去给iPhone“越狱”,这台手机也不会为我们所知。曾经违法现在合法化了,允许用户破解产品的全部潜力。然而,Dapper Dan并不仅仅在做盗版或者打样。那是缝纫版的爵士乐,分解又重装已有的元素,重新理解之后化为无穷的样式。

此外,呼吁文化挪用并不能抹掉创意行业的门槛,只是让手握话语权和产品分销权的人们做好引用来源注释。世界是广阔的,信息是自由的,但是没有妥善引用的占有,就会抹去文化的参与感。为什么?因为高位上手握控制权的人们把持着话语权,已经更为重要的,产品的分销。

例如,荷兰蜡布——与西非最相关的充满活力的印刷布料,实际上是荷兰人挪用了了印度尼西亚蜡染印花,后来在殖民时期被非洲人占用。从技术上讲,非洲人已经把不是自己的文化创造性地表达为自己的。然而,虽然西非人在普及,但许多顶级面料品牌仍然在荷兰生产,使得那些从荷兰人的面料中获利最多的品牌,一直使用这种名不副实的技术。用来讲故事和做分销。

是的,Gucci 2017年早秋造势活动中,Glen Luchford的精美镜头(致意马里摄影师Seydou Keita和MalickSidibé)很重要;看着别人在装点得精致的空间里,等于放出了一些份额把自己代入幻想;一直以来对有色人种的展示几乎没有获得支持。然而,人们不得不怀疑——类似于荷兰蜡印刷的经济现象—— 在这种情况下谁将从使用黑人形象中获利?正如想要“升华”造势活动一样,从资本主义中提取利他主义太难了。

时尚不需要文化挪用。时尚需要弄清楚为什么把自己变得百无聊赖……它需要意识到,它也从殖民主义心理中获利,从一滩荒漠中找到的种子结不出好果。Gucci的执行团队如果能有这次大秀一半的天马行空(并没有),这种失礼也就不会老是发生了。

Darío Calmese是位于纽约的摄影师,视觉总监和作家。

本文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The Business of Fashion的立场。

如何向Op-Ed投稿:The Business of Fashion 接受针对各种话题的时论。投稿人应保证稿件独家性,不可同时投给The Business of Fashion之外的媒体,字数控制请尽可能控制在1500-2000字左右(当然文章字数原则上不受限制)。请将来稿发至china@businessoffashion.com,并在邮件主题写明“Op-Ed”。鉴于我们将收到的稿件数量众多,若您的文章未被采纳,很遗憾我们无法回复邮件进行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