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

为什么说时装产业离不开“文化挪用”?

Gucci 2018早春度假系列 | 图片来源:Indigital
“挪用”能成为积极的力量,创造文化间交流、丰富所有创意人士可用的表达语汇。

英国伦敦——在这个社交媒体的年代,任何人都能当“键盘侠”,用批评迅速卷入虚拟世界的集法官、陪审团与刽子手于一身的“暴徒”。别的不说了,Chanel的回旋镖?把康朋街31号一把火烧了!Instagram、Facebook有人说模特被虐待了?选角总监的小孩也不用活了!Gucci这回引用了1980年代造假Gucci造出一片天的“Dapper Dan”(真名为Daniel Day)?他们怎么敢哦!Alessandro Michele去死吧!这里是时尚纳粹在开派对好吗!

周一晚上,Gucci在佛罗伦萨举办的2018年早春度假系列发布会结束后,网络世界对看起来明显像是似Dapper Dan当年设计的某造型发起攻击。该造型中包括带有泡泡袖以及带有Louis Vuitton首字母押花皮革与棕色水貂紧身胸衣。有人称Gucci对该造型的发挥“实属可耻”,还有人将其描述为大品牌盗用黑人文化创意。

但事情是这样:如果没有Gucci,今天有人知道Dapper Dan何方神圣吗?Gucci在Dapper Dan发展故事中扮演的角色,与Dapper Dan在Gucci故事中同样重要,Michele对Gucci于Dapper Dan的致敬真诚明白,所有人都能看到。Michele这种上下颠倒、无知真假的感性也与Dapper Dan的DIY气质很契合。再者说,Michele将这一时尚参照织入这场以“文艺复兴”为主题的发布会,意味着将Dapper Dan与作为系列灵感来源的波提切利(Botticelli)和提香(Titian)放在了一起。事实上,Gucci本季的这一造型应该可算是对这位一直非法贩制Gucci品牌产品的男人发出的认可证书。

灵感来自Dapper Dan的造型与Gucci全部启用黑人模特的2017年早秋广告思路一致,而该广告灵感也要追溯至1970年代末纽约嘻哈界与英国北方灵魂运动(Northern Soul)。再一次地,Gucci这回传递的讯息似乎很清晰、很令人振奋了:黑人文化值得被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品牌推向前沿。

那么,为何会出现这样的回火炮击?以及这样的舆论压力到何种地步有可能将创意扼杀在摇篮中呢?

或许就是“挪用”本身出了错。近年来,“挪用”与任何对非西方文与和神圣象征的暴力盗用联系了起来,成为“觉醒的一代”(“Generation Woke”)的长鞭进行执法,但实际上他们真正要鞭挞的应该是“不当挪用”(mis-appropriation)——表面化的、带有剥削性质的挪用。

立意良好的挪用能变为积极的力量创造文化间交流、丰富设计师、艺术家与形象制造者,甚至包括厨师、电影工作者和建筑师们可用的表达语汇,能成为推动文化向前发展、推倒疆界、化解分裂的动力——而不是加剧这种分裂。

现在谁还看不顺眼融合菜呢?或者反对尝试来自其它文化的饮食甚至尝试自己在家里做出异国料理呢,我们会因此犯下文化挪用不当罪吗?想想看,没有了采样和混音,当代音乐,尤其是嘻哈音乐,会变成什么样?没有了文化挪用,这个世界无疑会变得更加无聊。事实上,不同文化如果限制在定义严格的历史传承,不同文化里的“异花授粉”以及不同文化本身的成长将会发育迟缓。

尤其是时尚,时尚依赖着挪用茁壮成长。中国设计师郭培为她同胞们引入西方帝国主义元素,呈现出夸张、浪漫、辉煌的效果,最终结果令人印象深刻。其它国家的设计师也应该有这个自由去做同样的事。

没有了拥抱幻想、好奇与不同解读的自由,疆界依旧封闭,僵化的观念依旧不变——还有什么比这更加倒退?语言不断包容外来词汇发展壮大,通过交换与挪用,不断得到丰富的图像、工艺与参照形成了越来越大的网络。这就是文明进化与创造力的根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