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

BoF独家 | Google要将3000年来的时尚放上其在线平台

谷歌艺术文化平台收录,京都时装学院馆藏紧身胸衣 | 图片来源: 谷歌
多年来,Google一直致力于数字化世界上的博物馆,使无数互联网用户能够非常细致地浏览文物及艺术品。现在,这间科技巨头转向了时尚。

英国伦敦—— 多年来,谷歌(Google Inc.)一直允许其工程师把20%的时间用于一些最终将有利于公司的个人项目。这家科技巨头已经收紧了这项政策,以更专注于创新的方式取而代之,但谷歌着名的“20%时间”还是带来了一些成功的产品,其中就包括Gmail和AdSense。

而早在2010年,一位出生于孟买的工程师Amit Sood就用他的“20%时间”启动了谷歌艺术项目,努力使全球博物馆数字化,让数百万互联网用户能够以非凡的细节访问文化艺术品。这般野心就如谷歌的体量一般庞大,也符合公司的使命,即“组织世界的信息,使其触手可及”。

该项目已经成长为谷歌文化研究所,一家非营利公司,目前在巴黎第九区拥有一个宏伟的“酒店”,它与1300多家博物馆和基金会合作,从死海古卷到巴黎歌剧院屋顶Marc Chagall制作的天花板,都是数字化归档的目标,从而使它们可以在一个名为谷歌艺术文化的平台上访问。

而现在,Google正在将注意力转向时尚。

在网上搜索与时尚相关的词条逐渐增多,时尚展览也日益普及,受这些现象的鼓舞,谷歌文化研究所与180多个文化机构合作,包括大都会艺术馆服装研究所,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和京都服装学院——旨在“将3,000年来的时尚放上谷歌艺术文化平台”。

这个项目被称为“所穿即文化”(We Wear Culture),在昨日正式推出。这一举措的前提正式基于时尚是文化而不仅仅是衣服。该项目由Kate Lauterbach领衔,这位Google项目经理在纽约康泰纳仕开始了自己的职业生涯,之后在J.Crew旗下Madewell工作,其工作的目的是数字化和展示来自世界各地数以千计的服装,设计策划线上展览,与博物馆和学校这样的非盈利性质合作伙伴编写和分享他们的时尚故事,并利用像谷歌街景这样的技术来提供身临其境的体验,如博物馆的虚拟藏品。

对于终端用户来说,这是一个文化兔子洞和研究工具。对于合作伙伴来说,这是一种在线接触更广泛的受众群体,从而进一步推动其教育任务和营销目标的方式。但对于谷歌的好处更为复杂。

在巴黎的谷歌文化研究所和相关实验室沉迷一天之后,BoF与Lauterbach在研究所于伦敦King’s Cross分部会谈,了解更多关于该计划背后的想法,以及如何将全球时尚档案数字化,为科技巨头带来价值。

BoF:谈谈文化研究所时尚项目的起源吧。

KL:从艺术开始,我们扩展到文化。我们做了一些关于表演艺术的事情,关于自然历史做了一些事。有很大的不同,但是是一样的想法:采用谷歌的技术,将它们应用于这种文化方面,会带来一些新东西,挑战界限,创造不同。

我的MBA预科就是关于时尚的,我觉得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主题。我们开始在不同的合作伙伴的收藏中看到时尚的出现。这是我个人热情所在;它也是相互关联和有趣的,并是能够在网上搜索的。这是一种可以带来价值的对话。近两年前,我们开始思考这个问题,并开始在大都会博物馆里尝试和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和京都服装研究所等地进行对话。

BoF:项目被命名为“所穿即文化”,这是什么意思?
KL:我们想表明,时尚比你穿的衣服要深刻得多,背后有一个故事,故事后有人,​​有来自艺术的影响,来自音乐的,来自文化的更广泛;反过来,我们穿什么也影响文化。我们真的想把时尚与艺术及艺术家放在一起。你看他们的影响,他们的灵感,看他们的过程,看他们的材料。而且我们认为,如果你可以在网上有这样一种集合型的资源,能够找到所有的这些材料和讨论——并且来自权威机构,这一点很重要——这会是很宝贵的。

 

轮廓和形状来来去去。我们称之为趋势。但它们本质上是什么?为什么它们不断回潮?

BoF:这给实际生活带去了什么样的帮助呢?

KL:嗯,我一直尝试把工作回归到让我们的合作伙伴收益。他们有大量的收藏,拥有这一切令人难以置信的知识,但通常关在储藏室里。所以首先,它应该去解锁所有这一切,让它摆脱存储的介质——无论是物理存储还是策展人的大脑——真正能把它带给人们的方式是容易理解的寓教于乐。目标不只是时尚爱好者,而是任何对文化抱有好奇心的人。有可能永远不会去大都会博物馆的人可能永远不会去参加川久保玲的展览,但现在可以网上查看。所以我认为这是真正的力量。

BoF:大概也有博物馆的营销价值?

KL:是的,我们希望如此。他们在我们的网站上做的一切会链接到他们的网站。他们还可以在自己的网站上嵌入我们网站上的任何内容。资源充足的博物馆有自己的数字部门做这类事情,但如果你在谈论罗马尼亚一个小型的地方博物馆,他们不会。所以这给大家,无论是大是小,同样的工具和技术。所以在这个意义上说真的很民主。

BoF:学校和学生呢?

KL:中央圣马丁就在旁边,所以我们也见过。Fabio(Piras,学校MA时尚课程主任)当时马上就问:学生能怎么样用上这种资源?最终我们决定为硕士毕业秀做一个目录。但问题是:我们如何把它运用到教学上?我们有Google Expeditions,它们基本上是教师主导的教学经过程。学生能够通过虚拟现实的Google Cardboard,参与到过程中。我认为这具有难以置信的潜力。

BoF:行业呢?你认为这是对设计师有帮助的工具吗?

KL:我希望如此。我认为我们已经开发出一些非常有趣的工具,就像能够首次在高分辨率上在线搜索超过15,000种全新内容。你可以通过时间,颜色搜索。所以想象一下,你想要针对这个特定的红色阴影做一个灵感墙,你可以看到所有的东西。或者只看十六世纪的帽子,你可以自己分类内容,我希望这是对设计工作有用的。然后我希望它产生一个对话并建立连接。我的理解是,策展人是专家,但他们往往与行业的其他部门剥离开来,却希望能起到历史学家,设计师和学生的作用。

BoF:为什么这对Google会有价值

KL:一方面,我们是一个工程公司,所以任何东西,只要能迫使我们的工程师在新的范围思考对我们来说非常有用。然后包括时尚内容,这些都使谷歌艺术文化平台更加丰富,为用户提供更好更全面的体验。

BoF:我能想象与博物馆馆藏服装有关的数据对Google来说也很有趣。

KL:是的。因为这是我们第一次以真正的方式做时尚,所以我们工程师面临的另一个挑战就是开发一个分类法,以便所有这些数据符合我们现有的架构,这个架构是专为艺术而不是时尚而设计的。所以我们实际上改变了这个项目的元数据模式,并添加了设计师,时装屋,制造商等。我们有一个非常结构化的方式来理解并将这些数据提供给终端用户。而且你知道你的数据输入是非常高品质的,因为它们直接来自博物馆。

BoF:这个数据有什么价值? 谷歌可以做什么?

KL:我们的网站是围栏模式。作为一个非盈利组织,我们必须独立与谷歌其他部门。在网站内,我们可以做很多有趣的实验,像不同类型的数据可视化。我们还将使用机器学习应用于这些丰富的新内容。但它必须保持在谷歌艺术文化平台这个安全空间内。

BoF:请详细介绍一下机器学习实验吧。

KL:有几个不同的实验,基于视觉相似性。比如你看到的“X度分离”,你可以选择任何两个对象,并且计算机找到一个通过一个相似对象连接它们的视觉路径。然后有一个调色板。它就像一个基于对平台上可用对象分析的调色板的搜索引擎。但这很有趣,因为没有使用实际的数据。这纯粹是使用基于图像的识别,并且您意识到机器获得的准确度。我们的平台上有数百万件产品,机器可以直观地识别相似之处,然后将其分组。我只是发现一台机器已经用零数据积累完成了这一点,纯粹是基于图像相似性。

对我来说非常有趣的一件事就是形状和轮廓。当我们第一次与机器学习团队交谈时,我想,轮廓和形状来来去,然后重现。我们称之为趋势。但他们的本质是什么?为什么会不断回潮?那么如果你看到并将其映射到政治事件或某些地理位置上呢。如果你能明白:为什么破洞牛仔裤不断回来?有触发条件吗?有更广泛的东西吗?

BoF:能够预测趋势具有巨大的商业价值

KL:我们没有商业价值。在这个平台上,我们所做的任何事情都没有直接的商业价值。对我们来说,这是一个资源。我们不会成为使这个商业化的那种人。更多的是,我们挖掘并使其可用,我们从这些专家的头脑中把它们从这些博物馆中抽出来,把它全部放到这个平台上,仅此而已。

BoF:你如何衡量这个项目的成功?

KL:我们很多的成功是无形的。我们会去衡量伙伴关系。超过180个合作伙伴,我忘记了确切的数字,但其中一半以上是新的搭档,从我的角度来看,这是一个很大的机会。当然,我们也在跟踪用户如何与项目进行互动。他们愿意花时间吗?他们分享出去吗?都是一些很普通的事情。对我而言它更多的在概念上真的是有用的吗?我觉得这是成功的衡量标准;对于合作伙伴来说,对用户来说是一个有用的资源。

BoF:你如何看待项目随时间将会发生的变化?

KL:很多变化这是由技术驱动的。随着技术的发展,它给了我们新的机会。也许机器学习遵循虚拟现实的轨迹,四年前,360度的体验令人难以置信,又很昂贵,现在有了像Google Cardboard这样的任何人都可以访问它的技术。我们关注技术创新和适应周期并且遵循这一规律。

对我来说,这也是关键。我的希望是,这成为教师和学生更好地了解到,时尚不仅仅是您在高街上购买或在Instagram上看到的东西——还有更多的东西。如果我们可以让这个观念成为教学的一部分,那么这就是我想看到的方向,因为我们很少有技术,专家和权威内容来源这样一个组合。当你有三个,我认为这种三角组合可以创造一个真正有力的教育上的东西。

BoF:很有趣。这么多的合作伙伴——比如博物馆 ——主要是与过去打交道的,而时尚从根本上讲是现在。项目如何理解现在?

KL:我们有博物馆,这些博物馆大部分都是现在的历史遗产。但是,很重要的一点是这个项目捕捉过去,现在和未来。对于现在,这就是为什么我们与学校做出这样的努力。所以你看到有帕森斯,萨凡纳艺术设计学院,中央圣马丁、伦敦时装学院和日本的文化服装学院。我想知道他们在教什么,现在在时装学校正在发生什么。至于未来,丹麦时装学院为可持续发展提供了一个非常可爱的范例,以及技术如何促进面料创新。

BoF:这次亮相有什么值得期待的吗?

KL:你会看到关于谷歌艺术文化平台一个新的侧面。它实际上就是“所穿即文化”,你会看到不同的故事,高分辨率的图像,街景,虚拟现实体验。因此,希望从用户角度来看会是非常丰富。你可能会看到京都服装研究所的故事,旁边是巴西足球博物馆的运动服装部分。

当然,我们将在6月8日晚上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的服装研究所推出这个项目。将有一些沉浸式体验,一些线上故事和虚拟体验我们会在博物馆的物理空间中实现。同时,我们进行了一个360度的工作室之旅,当然,没有人能参观。它会在物理空间中实现,也会在活动当晚以虚拟现实的方式呈现。

BoF观点

期望

当Amit Sood率先在2010年开始尝试数字化艺术体验平台时,只不过是一个辅助项目。但谷歌艺术文化平台现在每年吸引了超过4000万的独特用户,并与许多世界顶尖的机构合作,从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到圣彼得堡的Hermitage博物馆到巴黎以外的凡尔赛宫。当BoF了解到平台将注意力转向时尚时,可以肯定的是,我的期望值很高。然而,谷歌是一家技术公司,对时尚界如何运作理解有限,其以前的一些计划,如电子商务网站Boutiques.com,失败得相当壮观。 谷歌的平台真的会在功能让位于感觉的领域中产生共鸣吗?

第一印象

在巴黎的谷歌文化研究所的实验室,BoF在一个巨大的壁挂式屏幕上体验了一下。平台的外观清晰干净。网站上的一些服装已被谷歌定制的“艺术相机”采用的“千兆像素图像”(图像包含超过十亿像素)进行拍摄,这些图像完全不逊色,甚至找出了很多肉眼都看不到的细节。乍看之下,很容易想象时尚爱好者会如何在平台上花费数小时的时间。

项目的潜力?

谷歌正确地意识到,“组织世界信息,使其触手可及”的使命不可避免地使公司与博物馆,档案馆和基金会对话,世界上许多文化知识被锁住。解锁这些知识,让数百万人在线访问是一个了不起的目标。贝恩咨询(Bain&Company)表示,如果机器能理解Sex Pistols,曲别针,和Vivienne Westwood连衣裙之间的联系,那把知识传送给它们,在这个2016年的奢侈品价值为2490亿欧元的市场上,可能更有价值。虽然谷歌艺术文化平台是非营利性的,但有一天,更多公司可以使用这种革命性的应用,真正了解时尚,从趋势预测到自动化设计。

还有什么遗憾?

时尚从本质上讲是现在。然而,谷歌这个平台更像是一个时间胶囊,从像流行平台(如Instagram)上发生的实时时尚对话中脱颖而出。而更重要的是,时尚是一个无可比拟的商业企业,品牌是文化意义和内容的关键创作者,在生态系统中具有重要的意义。 如果找不到一个将品牌融合进去的方式,谷歌会很难建立一个真正有意义的平台。

本采访经精简及编辑。

信息披露:Vikram Alexei Kansara受谷歌之邀前往巴黎与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