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

为什么大家都玩跨界,但还是巴黎潮店Colette玩的最溜?

从今月到年底,每个月Sarah Andelman会将Colette二楼的全部空间全权交给某个品牌。我们会看到Balenciaga、Sacai、Thom Brown……以及令人惊喜的“品牌”,来自巴黎公关高手Lucien Pagès。

法国巴黎——由于消费者越来越多地投向网络电商的怀抱,实体零售界越来越难以在世界留下印记。按常理来说,要是你能给人们提供海量的好东西,他们怎么会不来?但Sarah Andelman向来喜欢“逆风而行”,而她的巴黎精品店Colette正是因此获得了成功。为纪念该店创办20周年,今年,她开展了一项雄心勃勃的特色计划:从本月到年底,每个月她会将门店二楼的全部空间(原本用于该店独有的标志性多种类产品组合陈列)全权交由某个时尚品牌进行设计打理。我们会看到Balenciaga、Sacai、Thom Browne、Chanel、Saint Laurent,以及一个你绝对想不到的“品牌”。

“这是一场战斗,我们的对手是那些为了时装周而上货的时尚品牌,”在她称之为“饭堂”的巴黎餐馆国虎屋(Toraya)里,Andelman解释道,“我们选的货不多,没什么空间,所以需要与他们合作。看看如果我们把整个空间给了他们,会发生什么的改变。”

7月,掌控该空间的品牌是Balenciaga。这个挑战显然很大,因为同样位于圣奥诺雷街(Rue St Honoré)的Balenciaga的旗舰店就在Colette对过不远处,而刚才Andelman还在说:“我们考虑的是那些在巴黎没有开店的品牌,”她笑了起来,显然这句话是在讽刺:“是这样的,他们的男装还没有在巴黎其它地方能买得到,给到我们的女装也是独家产品。”还有一些印着Balenciaga品牌的小玩意儿,比如带流苏的钥匙圈。这些小配饰带有某种老式酒店、地下接头人的气息(完美匹配了Demna Gvasalia对罪恶的“坏品味”)。

Balenciaga掌管的Colette二层,体现了Andelman对参与计划的设计在介绍方案时的最直接标准:你做什么都可以。她同时也建议道,这个环境得是专门为Colette设计的,不要把你们的店铺照搬过来。“我不想让我们的老客户走上二楼,因为他们觉得这‘不是我的风格’,”Andelman说:“我希望他们来到这里还是感觉很舒服,找到他们以前在Colette能找到的东西,一件衬衫,一只包……”让Balenciaga的Colette即刻引起轰动的,是抓人眼球的时装和艺术装置组合。空间的正中央是一辆被劈成两半的汽车。Gvasalia的橱窗概念是水平街道电影场景,有伦敦、纽约、巴黎,太过逼真以致许多客户差点没看出来自己看到的了不可能是真实的街景。还有些工作人员刚开始也被骗到了。

Balenciaga也带来了自己的客户,但Andelman为8月准备的想法是纯粹的Colette。这家商店的本质始终是用策展的手法展示时装,将全部的系列整合进入最能代表Colette精神的几个关键部分。在Balenciaga之后,Andelman给她的好朋友、在自创公关公司始终秉持着类似的策展手法服务客户的Lucien Pagès打电话。“我觉得这点对他的业务来说极不寻常,”她说,“我们都有很开放的心态。”但当她在电话里问道,愿不愿意让他的客户为Colette二楼进行策划,他的第一反应是害怕:‘我们做公关的都是在幕后,给品牌和媒体牵线搭桥。我从来没做过这样的事。’”但Andelman持保留意见:“这既不是以Lucien为中心,也不是以他的客户为中心。我看到他,我能看到他与他们之间建立了那种真正的伙伴关系。”

阿部千登势(Chitose Abe)|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8月是度假月,所以Pagès的空间名为“Lulu的假期”——Lulu是他的昵称。他也明白自己算不上什么家喻户晓的人物。“我希望每个人都能有只狗狗或猫咪名字叫Lulu,谁又在乎Lulu呢?”它们可能看到过M&M巧克力豆这个月推出的特别包装,可能听得懂好几个Pagès代理的客户名字。为保他的“假期”成功,40位客户和朋友们加入进来了,要在品牌交接班的周日(Colette恢复正常运营)做的事情可就多了:J.W.Anderson和Vanessa Seward正在做T恤(她的T恤上写着“这些事找我的公关说吧”),Jacquemus和Lemaire设计了特别版包包,Olympia Le Tan这回出的“书”来自同性恋作家(普鲁斯特、三岛由纪夫、让·惹内),Astier de Villatte创造了Pagès的专属瓷器(图案叫做Cueilles des Bananes”),Courrèges会带来一个全白单品胶囊系列。Maison Darre带着度假的心情重新对一楼空间进行构思,用了灯芯草席子。Michel Gaubert提供背景音乐,Camille Bidault-Waddington为假人模特作造型,Dior的化妆大师Peter Philips为橱窗设计的新视频在问大家:“你觉得什么样的妆容适合去度假?”还请来他的缪斯和Pagès的朋友们出镜。

还有更多人参与,不过还少了一个名字:Sacai。因为阿部千登势(Chitose Abe)将紧随Pagès、在9月来执掌Colette二楼空间。她将之称为“我的精神家园”,并承诺其将带来的Sacai独家产品有着“意想不到的创意交融”:Converse、Globetrotter、Lacoste、Levi’s,以及Craig McDean的摄影和国虎屋的传统日式和菓子。

所以,Andelman的概念点实际上包括很多。“我们希望邀请人们,暂时走出他们的日常生活路线,”她说,“那些你不自觉就每天在做的事,你需要休息一下。”(虽然为其主导月份明显设计了500种新产品的Thom Browne,可能不会太同意暂停这种日常工作、“休息一下”的说法)。

这种创意实践的益处或许在于,最后最重要的是或许不是出现在这里的赫赫大名,而是正门上方的那个名字。正如Pagès所说:“人人都想成为Colette,因为Colette不仅仅是在做生意。我们来到这里,因为我们都热爱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