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

为什么时装企业的并购总是困难重重?

Abercrombie & Fitch位于多伦多的门店 |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Abercrombie & Fitch与潜在买家无法达成一致,成为了时装企业并购难的最新例证。

美国纽约——时尚零售商的并购就如同一件短上衣,是一种只有少数人能尝试的挑战,而且到了一定年龄之后就不要再碰了。

拥有125年历史的青少年品牌Abercrombie&Fitch Co.成为了最新的例证。周一,在无法与潜在买家达成一致后,品牌终止了与售出相关的谈判。

美国时尚业反复无常,成功的交易原本就不多,现在由于这一板块的销售形势走低,看上去成功就更加不可能了。除了开源还有节流,但是节约成本如果意味着从营销和设计预算中抽走资金,效果则适得其反,买手们都需要冒着风格走样的危险来进货。

因此,像Abercrombie这样的知名品牌在寻找救主方面遇到问题不足为奇。

“通常,为了购买这个品牌或业务,必须花更多的钱去做一些有助推动增长的战略。这意味着在获得回报之前要有两次付出,”Neil Saunders,市场研究公司GlobalData Retail这样说道。

过去十年间,最大的私募股权服务交易中涉及的20家公司里,有5家已经重组或破产。没有一家不是挣扎在杠杆收购的债务负担下。最大的一桩收购是Apollo Global Management以约31亿美元的杠杆收购Claire’s Stores,但公司也于2016年重组。

第二大收购,TPG Capital和Leonard Green&Partners以约30亿美元收购的J. Crew,现正重组中。Gymboree Corp七年前被贝恩资本以18亿美元购买后,上月申请破产。 

许多美国服装企业主发现,Zara和H&M等更低价的欧洲快时尚品牌,正在源源不断地制造压力,消费者纷纷放弃大型购物中心,转向亚马逊和其他在线零售商。

例如,根据路透社获悉:专注户外装的Eddie Bauer正在搜索潜在买家,同时也要求缓解债务负担。青少年时装品牌American Apparel去年试图寻求收购,最终申请破产。

正如Abercrombie的经验所示,以合适的价格找到一个合拍的买家是很困难的。

“上市公司的董事会成员对于大规模并购的放开都会保持沉默,因为很难找到一个获得过股票市场回报的正面案例,”瑞银投资银行零售业务专员Rohit Singh这样认为,他并不特指Abercrombie这个品牌。

对潜在收购者来说,并购身陷囫囵的零售商相当困难。两家公司的合并可能会是两倍的麻烦——更多品牌变得平庸无特色,更多店铺从而令消费者不满。

大多数零售商都被陷入铺租困局,当业主看着自己的购物中心人流量越来越少,他们也就越来越不会轻易给自己的租户一条出路。

“也许Abercrombie交易没能成功,是因为他们在太多商场有太多店铺,却没能赚钱。关店的成本又太高了,撤出所带来的效果也于事无补,”毕马威企业融资的零售专家Mark Belford表示。

在协商失败之后,Abercrombie现在别无选择只能继续单打独斗。周一,俄亥俄州的零售商New Albany表示,将专注于其不断增长的冲浪服品牌Hollister,并尝试重新定位其旗舰品牌,该公司自2014年以来每季度销售额均出现下滑。

成功的案例是年轻品牌的收购,这些品牌有增长空间,还没有开发出昂贵的供应链,也没有那么多造价高而效用低的门店基数。

例如,Gap Inc.在2008年以1.5亿美元买下运动和瑜伽服装品牌Athleta Inc.的,在潮流中逐渐立足。随着购物者转向紧身裤等运动服饰,此次收购有助于拯救Gap牛仔产品的销售颓势。

另一方面,试图通过并购竞品来寻求增长或消除竞争,几乎得不到回报。

Parthenon-EY零售顾问兼总经理Josh Chernoff认为:“通常情况下,这些公司本身并没有增长,所以并不能解决潜在的问题,如果你把两块岩石绑在一起,只会下沉得更快。”

Wolverine Worldwide在2012年花了12亿美元收购帆船鞋生产商Sperry及其他品牌,而今年,Wolverine打算转手抛出。

消费者对折扣的追求压垮了Men’s Wearhouse以18亿美元购入的对手品牌Jos A. A. Bank,其价值几乎被消耗殆尽。随着2014年合并之后,这家西装零售商放弃了其著名的“买一送三”促销手段,随之而来的是销售额迅速下跌。

Ascena零售集团公司是美国服装的少数连续收购商之一,但因为花了大约21亿美元用以收购工作服品牌Ann Taylor的母公司Ann Inc,Ascena估值已经变低。

这桩2015年的收购旨在使集团内女装品牌组合更为完整,并通过集中了不同产品网的基础设施,分销和制造,来达到三年内减少1.5亿美元成本的目标。

但是,收购后所有品牌的销售额都有所下降,在2017年第三季度总体下降达到8%。Ascena的市值现在为4亿美元,比交易前低约85%。

“时尚不是数学可以解决的问题,”Belford说, “时尚的状态是,要么卖出去,拿到手;要么留在原地,待价而沽。”

本文作者:Lauren Hirsch,Richa Naidu;编辑:Carmel Crimmins与Bill Rigb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