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

巴黎高级定制时装周是成衣品牌的发展新机遇吗?

Rodarte 2018春夏系列在巴黎高定周期间的展示 | 图片来源:Indigital.tv
部分成衣品牌进入本季巴黎高级定制时装周日程进行展示,尽管名头上似乎不甚匹配,但另一方面则蕴含了商机。这会成功吗?

法国巴黎——周日,魔法般美妙的午后光线也站在她们这边:Rodarte的Kate Mulleavy和Laura Mulleavy站在巴黎庭园的中央,迎接怀抱美好祝福前来的人们。身穿Rodarte 2018年春夏系列的模特们,头发缀满了蝴蝶结与满天星,聚集在草坪上,沐浴在下午5点的日光里。宾客们都没有放过这个能在Instagram大放异彩的好时机。

“这次活动是为所有与我们合作的人们喝彩,也是对我们品牌的祝福。”Laura Mulleavy在展示后表示,这次展示代表着该洛杉矶品牌的多个“第一次”:首次在巴黎举办走秀展示、首次被法国高级时装公会(the Fédération de la Haute Couture et de la Mode)邀请参加官方时装周日程。“这里的环境给我们带来了如此神奇的画面,巴黎的感性真的与我们的风格很契合。”

Rodarte的浪漫主义时装确实在这般浪漫的环境里表现得出色,对这个在纽约有段时间停滞不前的品牌来说,在巴黎的展示无疑是该品牌发展历程上的​​关键节点。但还有其它的因素使得整个系列大受欢迎,这些因素迫使多个品牌在巴黎高定时装周期间展示自家的高级成衣产品——而法国高级时装公会也很欢迎他们前来。

尽管过去几年中,每年1月与7月上演的巴黎高级定制时装周日程已经越来越忙碌,但随着不在任何“时装周”日程的度假系列发布会形式愈演愈烈(Miu Miu就是开创先锋),该协会目前为高级成衣品牌安排出了一整天的时间。而在2018年1月,这个“高级成衣日”将从周日提前到周四。

Proenza Schouler 2018春夏系列 | 图片来源:InDigital.tv

新设立的高级成衣展示专属日反映出商业模式的转变,是时装屋对社交媒体和电子商务崛起与百货公司的衰落等多种因素做出的回应。

现在有设计师每年展示两个系列,而在1月和7月——即买手们预算最为宽裕之时——来展示这些系列意义就更大。买手们在此期间购买的服装也会以更长时间内停留在全价销售区。在本周,对很多仅是依靠越来越“不可靠”的批发合作伙伴的成衣设计品牌来说,这点至关重要,或许是一个业务上“要么成功要么死”的时刻。

在2016年初,品牌Vetements就采取了这种方式,代价则是完全放弃在该季举办任何时装发布。Tommy Hilfiger等其他设计师依旧致力于在季进行展示,并采用“即看即购”的方式。而时装界的另一支阵营则继续在传统模式下运作:每年设计春夏与秋冬两个主要系列、两个过渡系列,其中还有一些品牌再加上两季高级定制系列。

“目前也有趋势是走向个性化,”高级时装公会执行总裁Pascal Morand表示:“时装周面临的挑战是要给人感到一种全球凝聚力,但同时提供更多选择。”

至少现在看来,这种凝聚力或将来自高级定制时装发布会——及其周边活动的可见度,最终每年创造4大时装时刻,各家品牌能随时按照自己的意愿在不同城市与时间段进出。

为能在本季官方日程进行展示,高级成衣品牌的设计师们必须填写一份正式申请,其中包括文件与实际会面。提交申请的知名设计师就好比好莱坞一线明星,为了争取热门电影角色要进行试映。

而Mulleavy意识到这个过程“令人生畏”,她也认识到其必要性:“我想完全地尊重这里的传统。”而本季在17位客座成员设计师中再添5位:A.F. Vandevorst、Azzaro、Proenza Schouler、Rodarte与Ronald van der Kemp。

对Ronald van der Kemp这样的“半定制时装”品牌,在高级定制时装发布会展示其最新作品显得也十分自然(他的最新系列也得到了媒体的热烈欢迎)。但对像Rodarte、Proenza Schouler这样的高级成衣品牌,此举则是扎根于创意与商业动机。通过在高定周展示2018年春夏时装,这就比同辈时装设计师提早两个月,跻身买手最先下注的第一批品牌。

通过在巴黎进行展示,这些成衣品牌也能接触全新构成的国际买手——他们不参加纽约时装周,新闻记者还没有被接踵而至的会议压得那么累。“效果简直太棒了,”Peter Dundas在朋友的一间华丽的洛可可装饰公寓里展示了他的新品牌的首个胶囊系列,不到100位客人坐在不同类型的巴洛克风格座位上,伴有银茶具、水晶吊灯和古董钟,“好像没人急着要赶场。”

Dundas 2018春夏系列 | 图片来源:InDigital.tv

Rabih Kayrouz则是从2017年1月开始,在高级定制时装周期间展示其成衣系列,并表示由于注意到其品牌的过渡系列销售收入高于其主要系列才决定做出改变。“去年7月,我卖掉了我的过渡系列,然后在12月交付,在全部的零售商里都能卖到90%,”周日上午,他在巴黎工作室进行战术之前表示,发布会上还请来了法国歌手Christophe进行表演,“然后下一场是10月的发布会,我就意识到过渡系列的表现更好。所以我说‘为什么要错过这段时间?’我想我要慢慢来。对我来说,重要的是时间和质量。”

但尽管全面评价“高级成衣周日”的影响还为时过早,Mulleavy表示其品牌得到了零售商们“压倒性的积极回应”:“我认为,他们真的能与系列蕴藏的情感下发生共鸣,”她还解释,将秀场从纽约的现代主义艺术画廊移师巴黎皇家港口修道院(Cloître Port Royal),更强化了时装的浪漫气质而非与之构成鲜明对比。“你进行展示的环境也会感染你的观众。”

总部位于洛杉矶的Monique Lhuillier以正装礼服与婚纱闻名,本周一在巴黎旺多姆广场(Place Vendôme)展示了2018年春夏系列,目的不仅是要登上更大、更国际化的舞台,还希望展示该品牌的新广度(日装与配饰已经成为其业务越来越大的一部分)。更重要的是——“因为与我合作的商店想要更早得到产品,等到9月再展示春夏系列给人的感觉就晚了,”她说,“时装已经没什么规则了。你要做的就是为你的品牌做对的决定。巴黎高定周是盛大的活动,我发现这里也充满了活力。”

Dundas则表示自己决定参加高定周的原因是出于对实用性的追求:在对的地方、对的时间进行展示。“这个时间正好落在巴黎高定周,但在巴黎进行展示并非我的考虑重点,”这位设计师在过去10年为Pucci和Roberto Cavalli设计并在米兰进行展示。“总之我不是首先考虑这一点。”

但对许多人而言,巴黎就是一项重要因素。尽管巴黎始终拥有时装界首屈一指的地位,但其它三大主要时尚之都——纽约、米兰、伦敦——相对给人感觉冷却了下来,使得巴黎要比过去几季更成为了热门之地。

巴黎因其对创意奉以最高敬意而闻名,Proenza Schouler的Jack McCollough和Lazaro Hernandez6月下旬接受BoF采访时,强调了能进入巴黎城内手工坊创造最新系列的重要性:“到巴黎去并得到高级公会的认可,促使我们对巴黎全部的小型手工坊进行了彻底的研究;比如那些大型手工织机,还有专精于制造羽毛或丝带的人们,”McCollough说,“那里聚集着技艺精湛得令人难以置信的匠人们,在这个层面上真的给我们带来了很多启发。”(他们本季发布会为对这些匠人致敬,给邀请函缀上了漂亮的羽毛。)

而作为回报,巴黎正借此机会进一步强调自己在时装生态系统中的地位。2017年6月下旬,高级时装公会简化了原来的名字(Fédération de la Couture, du Prêt-a-Porter des Couturiers et des Créateurs de Mode)变为Fédération de la Haute Couture et de la Mode,更加强调在巴黎创造的设计作品之罕见性。

毕竟,高级定制时装周等类似活动将全行业的目光集中在这个旅游业在多次恐怖袭击后饱受折磨的城市。2016年,巴黎游客人数与上年相比减少超过100万。(2017年5月,巴黎市议会批准在埃菲尔铁塔周围建造造价2000万美元的防弹玻璃墙)。不过,在5月当选的法国中间派候选人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当选,给该国注入了新的乐观态度与稳定。巴黎,或将再次成为生长于此的奢侈品牌的增长与机遇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