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

本周回顾 | Lucinda Chambers、《Vestoj》和康泰纳仕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Lucinda Chambers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前英国版《Vogue》时装总监Lucinda Chambers接受小众杂志《Vestoj》创始人访谈的背后,远不止八卦那么简单。

英国伦敦——到了现在,你肯定已读到了这则火遍全球各地的时尚故事:前英国版《Vogue》时装总监Lucinda Chambers,最近与小众时装文化杂志《Vestoj》创始人Anica Aronowsky Cronberg面对面畅谈最近离开康泰纳仕集团(Condé Nast)的缘由,以及一些毒害时装行业的系统性问题,包括广告商和出版商之间的共生关系以及基于“如何让人们购买他们本不需要的东西”的行业核心焦虑。这篇以“作家代笔式口述记录”的新闻风格写就,正当巴黎高级定制时装周拉开帷幕时全球各地的时装编辑就坐Dior高定秀场时,于互联网上掀起波澜。

在这篇文章中,Chambers描述了自己是如何在效力36年后被英国版《Vogue》无情解雇的;同时她还表示担心以后会被安排在时装秀的哪个位置就坐,甚至还会不会被邀请去看秀(本文标题即为《Will I Get a Ticket?》“我还能拿到秀场门票吗?”)在这个大型消费者导向的出版商要受到广告主影响的行业里,她指名道姓点出《Vogue》杂志主要广告合作伙伴Michael Kors设计的某件T恤“傻了吧唧”,英国版《Vogue》六月刊封面“烂成屎”,还承认自己好几年都没有看过自家的出版物了。

总而言之,她提出的观点引起了高度争议,同时也与董事会议室里、秀场头排以及奢华挥霍的媒体晚宴多杯葡萄酒过后,时装业内人士私下发表的言论高度一致。将其公开广而告之,她在社交媒体上得到了人们的点赞,而社交媒体亦希望打破时装界厚厚的闪亮糖衣,一锤定音地高声宣布:这个看似迷人的行业同样泛滥着虚情假意。但她同时还可能激怒了包括前雇主康泰纳仕国际集团(Condé Nast International)在内的好几家企业,其原本高度成功的职业生涯或因此以阴影作结。

但这篇报道不过是本周吸引全行业的辉煌史诗第一章。《我还能拿到秀场门票吗?》在Vestoj网站发布没多久就被网站撤下。但要阻挡这篇报道传播,已经为时已晚。这篇已经广泛流传的采访已被采用各种方式保存和截图继续传播。实际上,撤除报道不过是为了进一步推动其广泛流传。次日,这篇报道在网站上第二次发布,添加了Cronberg本人的编辑手记。她在手记中解释自己最初决定撤下报道,“直接原因是Lucinda在接受采访时讨论到的行业压力。我们创造《Vestoj》这本杂志是为了化解这些压力,但我们本身也无法完全对其免疫。”

昨日,由于Cronberg受到康泰纳仕与英国版《Vogue》即将上任的主编Edward Enninful两方面法律顾问的施压,这篇报道的命运再次扭转:文中一处争议段落被删去,文章最开头添加一段说明:在本文原始版本发表后,康泰纳仕有限以及Edward Enninful OBE的律师团队联系了我们,要求我们对这段采访报道进行修改。这个要求已经得到批准。”看来在Chambers这篇《Vestoj》报道发表前,Cronberg或许没有就其中的一些控诉进行事实核查。

BoF此后获悉,这次与Chambers的对谈最初是为了出版一本书籍的文章,而非用于在线发表的报道,但她在征询Cronberg意见时,Chambers同意将这篇访问按照在线报道写作发表(但最终用于发表的版本是否反映了Chambers的完整意见、还是对她的话进行编辑与精简就不得而知了。)

事后反思,很难理解为什么Chambers会对Cronberg说这些话。这看似她只是没有预计到自己的这番言论之严重性、传播之快、范围之广,也没有预计这将会被《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英国广播公司(BBC)、《伦敦时报》(The Times of London)以及数百家媒体在全球各地进行报道与转载。文章发表后,Chamber尚未作出任何公开评论。BoF向Enninful求证的请求亦被拒绝。康泰纳仕方面针对Chambers对自己如何被解雇表示质疑,并发表了一项声明称:“新主编上任之前对团队进行一些调整变动属正常现象。所有发生的变动都是在高级管理层全面了解的前提下完成的。”

当然了,英国版《Vogue》目前正在经历的重大革新要远不止Chambers的解雇,旧人离职与新人到任还将发生。在新领导层将要带领杂志新方向的前提下,这样的人事变动不应令人过于惊讶,尤其是考虑到康泰纳仕这样传统出版商所背负的压力——而Chambers在她的批评中也提到了。

该公司当然有能力将这样的过渡举措做得更顺利些,但是对于已经走过百年风雨的英国版《Vogue》来说,还想接下去走完下一个100年,发展演进是必须的。实际上,如果要说每朵乌云都有镶银边,那么毒害时装媒体的一些问题现在公之于众就是那条“银边”。出版商不仅一定要加强数字化战略,还要考虑要用什么方法,重新确立自身的真实性与相关性。

本周新闻回顾

历峰集团出售上海滩品牌
瑞士奢侈品巨头历峰集团(Richemont)将结束香港时尚品牌上海滩长达19年的所有权,并将其售予意大利企业家Alessandro Bastagli,交易数目未公开。这是该奢侈品集团自2007年抛售意大利钢笔品牌万特佳(Montegrappa)以来,在10年内首次将品牌对外出售。据Vontobel分析师Rene Weber,这次出售合乎逻辑:“该品牌在销售和利润两方面都无足轻重。”

True Religion目前申请破产
这家雇用1900名员工、开店140家的洛杉矶高端丹宁品牌,自2013年以来销售一直在下滑。过去一年申请破产的服装零售商数量创下历史新高,包括The Limited、Wet Seal和BCBG Max Azria。消费者转移电商购物是其原因,难以跟上Zara和H&M等快时尚玩家的低价快速生产模式。

电视购物网QVC母企自由媒体集团,正收购HSN剩余62%股权
这场QVC估值在21亿美元的交易完成后,其母公司自有媒体集团(Liberty Interactive Corp)将能整合HSN与QVC网络。这一收购HSN全部股份的要约中,HSN股价为40.36美元,比其周三收盘股价高出29%。这笔交易将有助自由媒体集团开发其电子商务与移动端购物平台,改进节目内容。

孟加拉制衣工厂爆炸事件有13人被列为被告
周一在该国首都达卡城外发生的锅炉爆炸事件,已造成13人死亡、数十人受伤。警察局长Aminul Islam表示:“他们因为忽视安全隐患,继续经营锅炉,被指控疏忽和谋杀罪名。”仅在爆炸几天之前,时尚产业领军品牌承诺继续采用协议计划确保孟加拉工厂安全生产。

成衣时装进入高级定制时装周展示
Proenza Schouler、Rodarte在本季加入在高级定制时装周期间进行展示的阵营,今后法国高级时装公会将专门在日程上留足一整日,用于高级成衣品牌展示。原因除了是在巴黎展示提高了品牌声望,还因为每年1月和7月是时装买手预算最为充足、在此期间采购的时装亦将能以全价在销售区停留时间更久,时尚活动日程开始朝着这一方向转变。

Buro 24/7与《System》杂志结为合作伙伴
数字媒体品牌Buro 24/7已收购时装杂志《System》多数股权。两家公司将共享团队、资源、品牌识别,Buro亦将其国际总部从莫斯科迁至伦敦。Buro 24/7创始人Miroslava Duma表示:“结合了Buro的数字专业技能以及在全球成熟市场与新兴市场的业务运作,以及《System》杂志的编辑团队,未来无疑能在打造灵活——并完全独立的——跨媒体业务中开辟空间。”

Bouchra Jarrar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Bouchra Jarrar离开Lanvin
入职16个月后,这位女装设计师不再担任她在Lanvin的艺术总监角色。Jarrar此前接替的是Alber Elbaz,他效力品牌14年,后因与品牌所有者王效兰(Shaw-Lan Wang)意见分歧而在2015年10月离职。Jarrar离职消息传出前,Lanvin品牌内部一系列问题也曾见报,其中包括2016年收入下降23%、达1.62亿欧元的消息。而在品牌发展巅峰期的2012年,该品牌收入录得2.35亿欧元。据传该公司已聘请咨询公司对如何降低公司成本提出建议,或将进行裁员的传言愈传愈烈。

Karl Lagerfeld获颁巴黎市政府金质奖章
周二上午Chanel的高级定制时装发布会结束时,巴黎市长Anne Hidalgo向这位时装设计师颁发了代表巴黎市最高荣誉的金质奖章。本季发布会上,秀场巴黎大皇宫内树立起“Chanel铁塔”,意在向巴黎致敬,强调了设计师与巴黎的关系以及巴黎对Chanel时装屋的意义。

Marco Gobbetti接替Christopher Bailey任Burberry首席执行官
去年7月被宣布将出任Burberry首席执行官的前Céline首席执行官Marco Gobbetti,已在今年1月加入该公司,担任亚太与中东地区执行董事长,并在本周正式担任首席执行官职位。Bailey将继续担任品牌首席创意官,以及新设立的总裁职务。

Azzedine Alaïa展示了暌违六年的最新高级定制时装系列
“有时候,他也希望做一场发布会,”该品牌发言人告诉BoF,并解释Alaïa先生重回巴黎高级定制周进行发布“是很罕见的”。此次发布会由超模Naomi Campbell担任开场与终场模特,并被BoF特邀编辑Tim Blanks描述为“与以往那样难以抗拒”。Alaïa即将在伦敦新邦德街开出一间占地面积达6000平方米的门店,这是该品牌在巴黎以外首次开出旗舰店。

阿里巴巴发布搭载AI技术的智能音箱“天猫精灵”
这款类似亚马逊(Amazon)的Amazon Echo的低价版智能音箱于周三发布,标志着阿里巴巴集团在人工智能家居设备的首次进军。该产品名为“天猫精灵”(Tmall Genie),售价仅为499元人民币,远低于亚马逊以及谷歌(Google)售价在120美元到180美元不等的西方同类产品。而仅在该产品发布前几个星期,苹果(Apple)宣布计划开发HomePod扬声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