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

中印冲突或冲击尚在襁褓的印度时尚产业

亚马逊印度时装周 | 图片来源:Amazon Indian Fashion Week
不断加强的冲突而产生的印度本土敏感的政治嗅觉,或许会给其尚在襁褓的时尚产业带来冲击。

印度孟买——继6月份印度非法越境中国洞朗地区以来,8月,多次爆发的全国性罢工和骚乱活动再一次将印度当前的政治环境摆上了新闻头条。一时间从历史发展到政策解读,各行各业都开始密切关注印度当前政治动向。百度搜索指数显示:从6月底开始,关键词“印度”的搜索指数开始激增,到8月份最高指数已达113011,几乎增长了10倍。暂且先不讨论国内此番大肆报道的其他缘由,从行业发展的形式上看,不断加强的冲突而产生的印度本土敏感的政治嗅觉,或许会给其尚在襁褓的时尚产业带来冲击。

一直以来,纺织和服装产业都是印度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亦是印度政府政策调控和支持的关键产业。根据印度品牌资产基金会(India Brand Equity Foundation,IBEF)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印度纺织业产值约为1370亿美元,占行业总产量的14%,创造4千5百万就业岗位;此外,印度每年生产的纺织纤维和纱线约占全世界14%,也是世界第二大丝绸和棉花生产国。

背靠庞大的纺织业功底,印度的时尚产业也在近年来被投资者看好,特别是在快时尚领域,得益于印度政府对外来投资政策放松限制,H&M、Zara、Gap等品牌逐步在印度开设门店,此等举措一度被认为是时尚品牌在经济形势乐观且零售市场庞大的印度寻找“下一个中国”的市场目标。

不可否认,瞄准低端消费能力的快时尚品牌一举夺得了印度消费者的喜爱,长期以来,一方面不断接受西方文化熏陶、一方面又受限于本土发展环境的印度消费群体或许早已对设计新潮的外来品牌期待已久,加上其购买欲望强烈而购买能力脆弱的特点,便宜而好看的快时尚品牌正中消费者下怀。H&M 2016年度报告显示其在印度销售额超过6亿瑞典克朗,而这一数字在2015年只有7700万。

相比之下,印度的奢侈品市场就缩水许多,德勤发布的《2017全球奢侈品力量报告》显示,入选全球top100的印度奢侈品公司只有三家珠宝企业,约占Top 100市场份额的2%。其中原因在于“为了遏制市场中的‘黑钱’,政府采用了废钞令,并且征收黄金钻石消费税以及奢侈品税,这极大程度影响了奢侈品市场……虽然中层消费者在崛起,但是在成为奢侈品主要市场之前依旧任重道远。”报告中这样写道。

这里所涉及的税收方案,依旧源于政治因素,印度总理莫迪上台后,为了打压现存严重的逃税漏税的市场交易,大刀阔斧地实施经济改革政策,而这些政策也正是近期罢工活动导火线。实际上,这些措施也对印度本土的纺织业造成冲击,尽管印度纺织业基数庞大,但实则上高度分散,IBEF发布数据显示纺织散户超过总产业的50%,同时大量印度本土的消费实际就发生在这些散户之中,得以逃避政府税收。包括已经实施的“废钞令”,实际上也是为了遏制印度市场中私下不明的交易。因此新颁发的政策不免削弱了大批纺织户来历不明的“黑钱”收入。

除此之外,在当前中印关系紧张之时,印度对中国采取的贸易政策也再次收紧了二者的贸易伙伴关系。8月9日起印度开始向中国进口包括纺织品、电子产品在内的多类商品征收反倾销税,尽管直接将此举上升到政治层面有些民粹主义,但其的确间接影响了印度时尚行业的另一面——时尚电商。

今年,Facebook和波士顿咨询对印度时尚电商的调查报告显示,印度时尚电商产业约为40亿,占总产业5%,预计到2020年将增长到120到140亿美元,届时近300亿美元的时尚产业将受到数字化影响。不难发现,正因为糟糕的基础设施限制了多数品牌进驻印度线下市场,时尚电商开始在受到品牌关注。

然而,因为地理条件,基础设施建设等限制因素,印度的电商产业却在发展上极具依赖于智能手机市场。“互联网历史上没有一个国家能像印度这样每个月新增500万至600万用户,这都是通过智能手机实现的”,印度分类广告网站Quikr创办人普拉尼·舒莱特(Pranay Chulet)接受采访时说道,而这一庞大市场如今的主导者却是中国国产手机品牌。根据IDC统计数据,2017年第一季度小米、Vivo、Oppo等国产手机品牌已经抢滩到51.4%市场份额,而印度本土手机品牌市场份额降至13.5%。

另一方面,蚂蚁金服投资印度在线支付平台“Paytm”企图占领移动支付市场。由此可见,频繁对华采取的贸易措施虽然意在保护本土制造业,但在本土与电商产业直接相关的设施服务跟不上的前提下,印度时尚电商的发展依旧离不开中印两国之间政治经贸的稳定。

翻开过去印度爆发冲突事件,可以发现贸易纠纷常年不断,以往并未过多解读,在于资本方通常为了双方利益而选择冷处理,这一次上升到媒体领域的大肆曝光,实则更易引发行业的动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