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与分析

“论道”BoF时装商业评论中国峰会全程记录

复星艺术中心 | 图片来源:Flickr
欢迎来到“论道”BoF时装商业评论中国峰会文字直播。我们将在此与你时刻更新峰会现场。

中国上海——欢迎来到“论道”BoF时装商业评论中国峰会文字直播。我们将在此与你时刻更新峰会现场。

首届“论道”BoF时装商业评论中国峰会(BoF China Summit)是一个BoF集结中国时装产业企业高层、创业者和意见领袖的独一无二的平台。美美App(MyMM)为本次活动的首席合作伙伴。该峰会于2017年10月11日举办,地点位于外滩核心区域的复星艺术中心,旨在探讨当下时装行业在中国及世界范围内最受热议的议题和未来最具吸引力的机遇。本活动亦将拉开本季上海时装周的序幕。

BoF创始人、首席执行官Imran Amed举行致辞,宣布拉开“论道”BoF时装商业评论中国峰会的帷幕。 ​​​​

欢迎致辞后是由Imran Amed、京东商场时尚事业部丁霞与Farfetch首席运营官Andrew Robb开始的第一场讨论《东西交汇,解构Farfetch与京东的战略合作》。

第一场讨论《东西交汇,解构Farfetch与京东的战略合作》,主持人与嘉宾从左至右为:Imran Amed、丁霞(京东)、Andrew Robb(Farfetch)

丁霞表示,通过时装品牌合作,让京东拥有更大的时装话语权。不仅与Farfetch合作,还开始与各大品牌和机构合作。而且由于京东在打假方面很坚持,品牌也很喜欢与京东合作。​​​​她还表示:昨日推出的Toplife App是邀请制的平台,加入的品牌经过精挑细选。而“白手套服务”则为高端消费者提供了奢侈品级别的服务,让消费者即便是在线购物的情况下亦有极佳的体验。 ​​​​Andrew Robb则表示,电商为先的思维模式绝对是零售业的未来。而中国市场十分独特,而且竞争十分激烈。 ​​​​

主持与嘉宾从左至右为:陈凛、郑伟雄(首席合作伙伴MyMM美美)、梁超(Yoho!)

在第二场讨论《中国的行业规则颠覆者,登上舞台》中,主持人陈凛向两位嘉宾——MyMM美美副主席郑伟雄,以及Yoho!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梁超相互讨论。

梁超表示,Yoho!通过媒体聚集读者,帮他们更好的认识和了解自己的潮流时尚风格。郑伟雄则表示,MyMM则是先打造电商平台,然后强化社交方面的功能。在与投资人的接洽中,梁超表示“金主”也需要理解公司的想法和规划,应当能对未来的发展提供帮助。就像如今,除了媒体、电商,如今Yoho!在南京还开出了实体店。而郑伟雄则表示,作为九龙仓、连卡佛和嘉宏投资的公司,他们看重的是MyMM这一概念的发展潜力,是否有scalability。中国有代购,是因为中国太大,有太多人有太多不同的需求,因此零售细分市场其实大有可为,足够给一个平台生存。​​​

梁超也表示赞同并表示“代购”仅是渠道的名称,是阶段性的现象,未来会逐渐缩小,成为购物的补充而非主流渠道。未来将不会再有“纯电商”这个说法。

第三场讨论主题《太平鸟想飞向何方?》,主持人赵嘉为《第一财经周刊》执行总编辑,嘉宾为太平鸟首席品牌官邹茜。

主持与嘉宾从左至右为:赵嘉、邹茜(太平鸟)

太平鸟首席品牌官邹茜表示,20年来,太平鸟经历了4次转型。在年轻化的转型过程中,从男装做到女装,再做梯度,从商务变轻休。5年就会“革一次命”。每次转型的震荡对公司的业绩是有影响,因此需要通过大量的工作,让市场接受品牌新的形象。目前太平鸟有超过3000位设计师,近3万员工,在全国开设超过4000家专卖店。目前,太平鸟开始采取柔性的开发方式,让设计和产品更加贴合潮流与市场。

第四场讨论《探寻中国之缘》。

主持与嘉宾从左至右为:Imran Amed、Phillip Lim(3.1 Phillip Lim)

设计师林能平(Phillip Lim)表示,在时装商业中,美是很重要的元素。他这几天在上海,他感受到了中国文化不可言的那种美感。而中国也是他的品牌3.1 Phillip Lim很大的市场。中国制造如今其实代表着高质量,而非西方世界脑海中廉价的同义词。而中国顾客也是世界公民,无论身在何方。他们选择成为最好的自己。

《中国的意见领袖究竟为谁服务?》讨论环节,主持人是BoF时装商业评论执行编辑主管杨忆非,时装博主&意见领袖、多派文化传播创始人叶嗣/gogoboi、《GRAZIA红秀》董事总经理兼编辑总监孙哲,以及时装博主&意见领袖梁韬/包先生Mr.Bag。

主持与嘉宾从左至右:杨忆非(BoF)、叶嗣/gogoboi 、孙哲(《红秀》)、梁韬/包先生Mr. Bag

叶嗣/gogoboi、孙哲、梁韬/包先生一同探讨意见领袖的价值在未来将有何变化。孙哲表示,KOL的营销,无论有转换与否,其实都是皆大欢喜的营销。叶嗣则表示,很多品牌老板太有想象力,提的要求不切实际。梁韬则表示,合作双方需要建立有效的沟通。 ​​​​

孙哲表示,如今中国KoL已经是高度明星经济团队化的模式。以“意见领袖”、以内容为主打的KoL,与以“明星”为身份的KoL,是两种不同的路线,是多样化的体现。而叶嗣也表示自己虽然“露脸”,但其实有全程参与了品牌的深度策划。因此也并非全部明星化。 ​​​​

主持与嘉宾从左至右为:Imran Amed、Ralph Lauren集团前CEO Stefan Larsson

与Imran Amed就《新商业时代的领导力和经验谈》主题进行讨论时,前Ralph Lauren集团的首席执行官Stefan Larsson表示,年轻人并不喜欢大品牌。更加针对特定人群的小众品牌将有更好的发展前景。 ​​​​

主持与嘉宾从左至右为:杨忆非、刘璐(theBallroom)、周翔宇(《T风尚志》)、方涛(迅驰时尚)

在BoF时装商业评论执行编辑主管杨忆非主持的另一讨论环节《创意资本提升品牌基准》中,时装设计师、《T风尚志》男装总监周翔宇表示,中国品牌如今在完成资本积累后,才开始真正考虑品牌的价值,尤其是如何被年轻一代接受。品牌在此要找到自己的定位,并找到相应的视觉输出。《T风尚志》执行副主编兼时装总监、theBallroom创始人刘璐则补充道,品牌产品与产品之间是脱节的,并无法构建完整的品牌形象。而迅驰时尚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方涛则表示,如今对创意的需求其实更多在人上。合作的目标是求同存异与共赢,而经常出现在东西方合作伙伴之间的最大差异在于运作系统的巨大差异样。多数在中国做得成功的公司可谓“企业型”,纯粹走的是商业逻辑,而非创意先导。

主持与嘉宾从左至右:Imran Amed、Michael Beutler(开云集团)

BoF主编Imran Amed与Michael Beutler进行对话,探讨可持续发展为何会是时装产业在未来不得不面对并拥抱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