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欧洲有“安特卫普六君子”,中国有“上海誉八仙”

上排从左至右:陈安琪(Angel Chen)、Staffonly的周师墨和温雅、王逢陈(Feng Chen Wang)、周翔宇(Xander Zhou);下排从左至右:Shushu/Tong的雷留树和蒋雨桐、李筱(Xiao Li)、陈序之(Xu Zhi)、Pronounce的李雨山和周俊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又一季上海时装周落幕,这座城市如今已巩固其作为中国设计师跃升国际平台的重要跳板。BoF以全球化眼光挑选上海时装周最有前途的8个男女装设计师品牌,并将他们这样一群人,称为“上海誉八仙”。

中国上海——“现在全世界的目光都集中在上海,”巴黎时尚展会Tranoï首席执行官David Hadida坦言,自己正在“为创意与商业的奇妙结合陶醉不已”,并见证了上海时装周在过去短短几年间的进化演变。

上海,亦是不少优秀中国设计师的家园,比如“Boundless无边”的张达、王汁(Uma Wang)和吉承(Ji Cheng),他们在上海的安静小巷、高层楼房以及绿树成荫的前法租界地带,经营着自己的工作室和商店。

“这座城市聚集的能量,你身在其中,感到都是那么的有趣,眼界大开。就像被一股创意、科技与青年文化的旋风裹挟,” Hadida补充道,他提到上海时装周维持更丰富广泛的时装生态系统,在官方日程中添加的各类活动也越来越多。

在过去的五到十年间,上海见证了独立时装设计师的“大爆炸”,以及因此对时装景观的彻底改造。《Harper’s Bazaar时尚芭莎》高级时装编辑刘婉瑶解释说:“很长一段时间以来,中国市场上的国际奢侈品牌与本地时装制造商之间的差距很大,后者建立的基础是大批量制造重复别人设计的便宜衣服。”

不过,刘婉瑶接着表示:“如今,陈安琪、王逢陈等年轻设计师,还有Shushu/Tong等年轻品牌都在发展壮大,展示出他们对‘次时代’生活方式的独到观点。他们给市场带来了有关时装与造型新鲜原创的概念,质量好,价格也合理。”

而最近,上海同样成为了新一波采用以上海为制造基地、双城往返模式的独立设计师的天堂。伦敦多品牌买手店Machine-A买手总监Stavros Karelis解释道:“如果考虑到中国工厂与生产设备的庞大数量,还有中国国内销售的零售商数量,那么打造成功品牌的机会要比设计师在世界其它地方的可能性高得多。上海无疑是明智之选。”

据上海时装周组委会副秘书长吕晓磊女士表示,上海的实力就是吸引顶尖“新一代”设计人才的能力,尤其是曾在伦敦、纽约等地的知名海外时装学府深造归来的人才。

她表示,“上海拥有的这种集群效应,给城市的持续发展创造了健康环境,也得到良好消费环境的支持。上海时装周将时尚生态系统的各个元素对接,为设计师带来了最好的媒体、营销、销售与商业资源。”

本季上海时装周于日前正式落幕,期间既有Prada、3.1 Lim Lim、Ports等国际品牌在中国举办的发布会,亦不乏Alexander Wang与百事可乐、Birkenstock与Ms Min等品牌联乘合作,以及包括“论道” BoF时装商业评论首届中国峰会、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CFDA)、开云集团(Kering)主办的各类活动。本季活动与项目足够开出长串名单,无论是否隶属官方日程,都是过去15年上海时装周不断发展壮大的力证。

“我们能观察到,上海时装周日程正逐渐缓慢与其它时装周更好的配合协调,这更是不可避免地证明了上海迟早将成为全球第五大时装之都,” Hadida表示,“不管是看数字,还是看商业表现,上海时装周都能自成一派。”

随着设计师们在展厅(showroom)的参与度逐季增加,目前共有超过1200个品牌遍布全上海的7家展厅进行销售。上海提供的环境正像是这些设计师的“孵化器”,能让他们在商业实验的同时,以合理速度发展自身业务。尽管滚动在花名册上的设计师名字,有些无疑只在短短几年间昙花一现,而还有些设计师则以足够的创意力量与商业信誉,在职业道路上走得更稳更长久。

随着本地时尚行业领导者开始真正理解品牌寿命的价值,BoF以全球化眼光挑选上海时装周最有前途的8个男女装设计师品牌,并将他们这样一群人,称为“上海誉八仙”。

女装品牌:

Xu Zhi,设计师:陈序之

作为中国最具创意的设计师品牌之一的Xu Zhi,其设计师陈序之表示,“就算我们都来自同一个世代,搭乘同样的东风,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美学与身份认同,”陈序之以奢华纱线与刺绣为标识的时装设计,采用复杂精细的手工工艺,产品在全球范围内的50家零售商出售。

他在上海时装周的首场发布会与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联合举办,秀场选在上海W酒店,据BoF 500成员、《T风尚志》时装总监刘璐表示,这是陈序之迄今为止最优秀的时装系列:“他保留了自己的标志性风格,依旧结合精美的流苏设计,但表达的手法更具现代性。”

参与评审LVMH青年设计师大奖(LVMH Prize)的时尚顾问Julie Gilhart认为,该品牌是“中国传统手工技艺财富与西方影响结合的典范”:“就面料而言,你不可能在别的地方看到这样的设计,但是在中国就可以。我们需要认可这种高雅;他的设计真的很有趣,只是我们还不太习惯看到这样的设计。”

Angel Chen,设计师:陈安琪

在2015年,入围连卡佛(Lane Crawford)首届“创意集结”号的陈安琪,主要关注于色彩、印花与质感。她毕业于伦敦中央圣马丁,从青年文化中不断汲取灵感。她标志性的长款冲锋衣以及其它易于搭配的上装和下装,最终推动品牌实现盈利,同季销售增长了40%到60%。

刚刚在米兰和上海各举办了时装发布会的陈安琪,总结了品牌目前的运作:“我们的发布会和买手的时间表是这样的:我们先在欧洲办秀,再在上海办一次。我觉得,这样做本身就足够说明上海时装周的重要性。”

连卡佛(Lane Crawford)首席品牌官Joanna Gunn认为,陈安琪提供的新颖原创的个人观点,与该百货公司的客户群产生了共鸣。她对BoF表示:“看到陈安琪从圣马丁毕业,选择回到中国并专注中国消费者,我们是很欣慰的,如今她已经成为这个联系紧密、伦敦‘海归派’设计师社群的一份子,这个社群的设计师都曾在伦敦求学,一路上相互帮助扶持。”

ShuShu/Tong,设计师:雷留树 & 蒋雨桐

“我们这一代,是伴随着互联网的蓬勃发展长大的。而且,我们真正拿到的第一个订单,也是因为有朋友把我们的目录型册发到了朋友圈。现在我们有大概30多个店铺客户,增长稳定,还聘请了4名员工,”双双毕业自伦敦时装学院、时装品牌Shushu/Tong背后的设计师雷留树和蒋雨桐表示。

在上海时装周期间展示的Shushu/Tong 2018春夏系列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仔细审视刻板印象中的“少女气质”观念的两位设计师,都是中国的“九零后”,成长过程中不乏来自国外的文化参考点。“我们选择使用那些与我们感到与自身、与系列关系更紧密的文化参照点。某些方面来看,西方文化与东方文化结合得那么自然,你很难挑出什么是最具影响力的部分,”雷留树解释道。

现代传播集团时尚编辑总监叶晓薇认为,他们是最优秀的年轻中国设计师:“Shushu/Tong代表的女孩形象,个性十分鲜明,能与同龄人和客户发生共鸣,时髦又有趣,受过良好教育,好奇又淘气;是中国的‘洛丽塔’,”叶晓薇表示,“尽管形象不那么严肃,剪裁是相当严谨的。”

Xiao Li,设计师:李筱

时装品牌Xiao Li的设计师李筱,尽管工作室位于伦敦,时装发布会也在伦敦时装周期间举办,她也在上海“驻扎”,她团队里的5位成员也在双城之间来回飞。她在时装设计廓形、规模与概念上的探索赢得了买手们的青睐,在欧洲、美国、中东与亚洲地区拥有近30名存货商,包括Dover Street Market、棟梁与Leclaireur。

“我们设定的价格点,对我们的国际买家来说很有竞争力,就是因为我们在上海生产,”李筱总结道,“中国市场与上海对我们的业务十分重要。中国设计师也因为祖国的强大经济得到支持。”

刘婉瑶表示,李筱因面料与织造出众的创意成为业内最知名的时装新秀之一。“中国设计师如果要从意大利或日本采购面料,价格昂贵、定价偏高等因素就会产生;另一方面,中国的供应商在种类与质量上也比较差。所以她最终不得不生产自己要用的纺织面料,同时在价格与实穿性上达成平衡。目前真正发生的“创意”来自纺织技术。所以我觉得李筱、陈序之这些设计师,都能真正成为中国纺织制造业的灵感人物。”

男装品牌:

Xander Zhou,设计师:周翔宇

“中国设计师在海外,你要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获得同样的尊重,”作为BoF 500成员之一的中国男装设计师周翔宇,拥有个人同名品牌Xander Zhou,并担任《T风尚志》男装总监。周翔宇开始职业生涯之时,中国时尚界依旧是片未知的领域,也成就了他的许多“第一”,其中包括在2012年作为《智族GQ》发起的“GQ China Present”项目在伦敦男装周期间进行展示的第一位中国设计师。

尽管常年往返于北京和阿姆斯特丹,周翔宇很快补充道,“上海对我来说一直很重要。我在2009年第一次正式参加上海时装周。”尽管近10年后他才再度回归,他的成功始终为许多其他独立设计师提供了灵感。周翔宇正在创造他称之为的“技术东方主义”(techno-orientalism),挖掘并强调自己的中国身份认同,设计出聪明又激进的廓形,最终为他的这家自筹资金的时装公司带来了30家零售商的青睐。

Machine-A亦属第一批购入周翔宇设计的买手店,Karelis对BoF表示:“像Xander Zhou这样从创办之初就与我们合作的品牌,销售率很强劲。季节性增长约在20%左右,我们能以此满足了国际客户,尤其是想购买中国本土品牌的中国消费者。”

Feng Chen Wang,设计师:王逢陈

王逢陈毕业自英国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工作室总部设在伦敦,并在上海开设了第二家工作室和生产基地。她在男装设计中融入文字与logo等元素,比如本季在纽约时装周举办的发布会,模特身穿的卫衣胸前就带有Made in China(“中国制造”)的刺绣字样。

“中国经济发展迅速,人们有了更多的自由进行自我表达,我认为这就是人们对我的品牌感兴趣的原因,因为人们对新的风格与生产技术也越来越开放、越来越兴致勃勃,”她说:“上海能接受一切事物,他们开怀接纳所有新生事物。这就是未来!”

Gilhart回忆起当时看到王逢陈的第一场发布会,彼时在纽约时装周Vfiles专场:“她做外套的那种方式真的很酷,正好那时我们都在关注‘无性别时尚’,”她热情地说道,“你可以把它视作一种对街头文化的有趣阐释。她的审美风格很酷,充满活力,她的个性也像是能在西方文化落地的中国精神。”

Pronounce,设计师:李雨山 & 周俊

在2016年获得《智族GQ》支持后,Pronouce的首场发布会在2017年6月的伦敦男装周期间举行。品牌联合创始人李雨山和周俊以中国和意大利为基地,李雨山表示,“上海给了我们很多灵感。这是一座梦想、灵感与动力之城。但就现在而言,我们不只是满足于国内业务,开始关注拓展国际视野。”

《智族GQ》时装总监、《GQ Style》中国版执行主编崔丹是该杂志男装大奖评选小组评委,他表示,“选择设计师,我不仅仅从设计的单一层面做判断,同样也会看待他们对于品牌长期运营的设想规划,对于市场的判断,商业的潜能,”他解释道,“同样在社交媒体的合理表达,人脉资源,当然也要有国际舞台作秀的能力,这些Pronounce在彼时是准备最好的。”

在上海时装周期间展示的Staff Only 2018春夏系列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Staffonly,设计师:周师墨 & 温雅

在英国接受教育的这对时装设计双人组,设计的男装系列新颖也极为擅长故事叙述,目前在全球超过15家零售商出售产品。“我觉得我们这一代设计师,与前几辈设计师相比,似乎没感到自己身负重要的文化遗产传承责。不是说我们不珍惜这些文化财富, 只是我们自己有各种各样的灵感来源。”

《智族GQ》的崔丹表示,“她们如此有能量,还有运筹帷幄的能力,她们是当前中国新生设计师表达面的集大成者。”

“不过呢,”他继续表示,“户外面料在这代年轻设计师中用得过度了,可能是因为看起来容易完成度高……她们需要思考其他语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