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Op-Ed | 时装周已经过时了吗?

Dries Van Noten Spring/Summer 2018 | Source: InDigital
Misha Nonoo认为:在这个一切以“超前”为基础的行业里,一年两度、多座城市轮番上演的“时装周”制度正迅速过时。

美国纽约——在这个一切以“超前”为基础的行业里,一年两度、多座城市轮番上演的“时装周”制度正迅速过时。时装周最初目的在于服务传统的百货公司、精品店等采用批发模式经营的零售商,保证提前观看时装系列后到商品最终进入商店前,预留足够的前导时间让买手下订单、设计师全部履行。但随着零售实践出现的转变,越来越多的设计师选择不采取传统批发模式,转而支持直面消费者的策略:时装周过时了吗?

事实上,我们看到的中间商“脱媒(disintermediation)”不过是冰山一角。新的制造方法正将生产的前导时间从4到6个月缩短仅仅几天。按时或“刚好赶上”时间的制造流程尽管刚刚起步,但未来几年无疑将成为规范,因此无需设计人员在商品可购之前提早6个月进行展示。相反地,只要消费者想得到或是想在某个时刻得到某件商品,商品就会被制造出来,从而促进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减少环境浪费。

作为相对较早采用直面消费者模式的精品设计师品牌时装公司,我本人也正在寻找方法减少季节性浪费,而这种浪费通常也因零售日程导致,也就是说店里贩售的服装通常与现实季节不同步。在酷暑8月贩售冬季大衣但11月中旬开始转冷开始打折、夏日裙装在寒冬2月交付给商店但5月开始变热的时候开始打折——这种概念真的很荒谬。加上天气模式的变化、消费者倾向马上使用买到的物品的习惯,传统的零售日程变得过度依赖折扣模式与惩罚性的降价来转移商品。

在对的时间提供全价产品,往往比打折更吸引客户。

根据我的个人经验,在对的时间提供全价产品往往比打折更吸引客户。为了绕开这些问题,我选择的做法是在我的公司按照“按需制造”布局实践,尽管目前仍处初期阶段,前景却是相当看好,我相信整个行业也将采用这样的做法。

谈到时装周,Proenza Schouler、Rodarte和Thom Browne等带有指向性的品牌都将原本在纽约时装周举办的发布会转移到巴黎,依旧认为传统的时装周平台有价值。当然了,在巴黎办秀却是相比在纽约这样年轻的时装之都更有分量,也比纽约更可能多接触国际买手。但其它更多品牌,也包括我,选择的是在社交媒体展示应季系列。

随着媒体消费正从月刊杂志以及更多长篇传统新闻报导转移开,年轻创意人才的起点越来越能转移到任何地方——而非一定要在时装周。事实上,曾经把控时装行业的掌门人的权力不再像往常那样强大,如今占据秀场头排的嘉宾常常是拥有数百万关注者的社交媒体意见领袖,与传统的编辑相比,他们能够触及并开启更多有意义对客户之间的对话。

事实就是:被吊在历时长达一个月、但到产品可购时基本被遗忘的时装马拉松已经不再有效。尽管大型时装公司还愿意将大笔预算砸在铺张奢华的发布会,旨在打造品牌营销的奇景大观产生数字内容,最终推动品牌口红和手袋的销量,但这笔预算能否更好地使用也真的值得考虑。想像一下,如果基本用来举办顶级时装大秀的数百万美元,花在与未来而非过去更加同步的制造创新呢?总之谈到时装周,如今是时候改变了。

本文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The Business of Fashion的立场。
如何向Op-Ed投稿:The Business of Fashion 接受针对各种话题的时论。投稿人应保证稿件独家性,不可同时投给The Business of Fashion之外的媒体,字数控制请尽可能控制在1500-2000字左右(当然文章字数原则上不受限制)。请将来稿发至china@businessoffashion.com,并在邮件主题写明“Op-Ed”。鉴于我们将收到的稿件数量众多,若您的文章未被采纳,很遗憾我们无法回复邮件进行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