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与分析

修缮六年,Prada为何要赋予上海荣宅新生?

Prada荣宅 | 图片来源:品牌提供
经过历时六年修缮的上海Prada荣宅从今天起正式面对公众开放。项目的主导人Roberto Baciocchi与BoF分享这样一个耗时漫长、投入精力众多的项目意义为何。

中国上海——处在上海市中心地带的荣氏老宅,被无数人视为传奇般的存在。这幢气派的三层楼房起初主人是上世纪初著名的中国企业家荣宗敬。他与兄弟荣德生曾先后创办过二十一家纺织和面粉企业。鉴于这两个类别都是民生所需必备品,事业鼎盛时期的荣氏兄弟,也曾被民间戏称为“拥有着半个中国”。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荣宗敬买下了这幢位于西摩路(今陕西北路)的花园洋房,作为自己和家人生活起居的公馆,并聘请建筑师陈椿江以折衷主义风格重新进行设计。东华大学出版的《荣宗敬传》中便曾这样描述过荣公馆在当年的风貌:“主楼六角形角楼顶部倒扣着墨绿色球形穹顶,成为公馆的显著标志。天花板四周点缀着一簇簇石膏做成的莲叶,一挂镀金的莲花状水晶大吊灯从天花板中央悬荡而下。”

如今,已是上海优秀历史建筑和文化遗产的荣宅重获得了新生。意大利时尚品牌Prada自2011年启动了对荣宅进行修缮的项目。六年时间过去,经无数修缮专家、建筑师、学者等精心还原的荣氏老宅如同穿越时空般,以全新的姿态展示在世人面前。“Prada荣宅代表着一个将Prada品牌一直以来对建筑和艺术的探寻延伸到中国的机会,并通过在东西方之间建立起沟通对话,来体现我们对于中国文化的认同。”Prada集团市场传讯及商业发展总监Stefano Cantino这样向BoF解释为何这次品牌会选择上海荣宅来作为最新的修缮对象。

在过往的十余年里,Prada曾多次参与建筑文化遗产保护修复项目,例如修缮米兰伊曼纽尔二世长廊(Galleria Vittorio Emanuele II),以及改造威尼斯大运河上的威尼斯王后宫(Palazzo Ca’Corner della Regina)为新的艺术空间等等。此次修缮过的Prada荣宅不仅仅是日后品牌举行市场活动的场地,也将作为一个文化场所向公众开放。首场展览便是由传奇设计事务所2×4的创始人Michael Rock策划,专注展示Prada此前在建筑美学方面的不断探索。

精心的前期筹划和巨大的耗资耗力没有浪费。如获新生的荣宅再度获得了它作为一幢写满传奇故事建筑应有的体面尊严:进门处客厅的棕色六边形地砖嵌有黄色星星图案,与一旁深褐色的木质楼梯和淡绿色瓷砖贴壁相映;走进会议室,映入眼帘的充满雕花细节的木质壁炉,以及墙上略显湿润透气感的暗橘色和水绿色刷色。阳光透过天顶上的彩色玻璃打进室内留下种种斑斓,而各类植被、风土、宗教元素图腾画案也都散落在楼体中的各个角落,造型精致不俗,反映着荣家当年的生活轨迹。就如同同一句句用词考究的暗语,让人们能从中读出当年大户人家的家风和见闻。

Prada荣宅内部 | 图片来源:品牌提供

荣宅百年的历史,也为修缮工程带来的挑战。曾为Prada从事过零售店铺设计,以及领导伊曼纽尔二世长廊修缮项目的建筑师Roberto Baciocchi这次再度被赋予了重任。“荣宅是一幢历史悠久,却依旧优雅独特的建筑。尽管这里曾多次被选为他用,但所幸楼体本身的基础结构并没有受到损伤,一直保存完整。”Baciocchi在邮件中如是回复BoF。

“修缮最重要的部分是让一切尽可能地复原,而非让人们察觉到太多设计师的人为干预。”Baciocchi补充着。为了尽可能完满地还原荣宅当年的模样,Baciocchi的团队与众多全球学者、史学家和匠人们展开了详尽的研究,在尊重传统的基础上努力寻得与荣宅当年设计相同的材料与工艺。

“很多陶瓷制品的修复尤为困难,前期调研时间更是漫长。因为很多当年用来烧制瓷器的材质原料,如今已经因为种种原因被禁止使用了,”建筑师解释道:“宅子内部装饰的彩色玻璃也是一样。最终我们是在欧洲找到了最近似的标本,并耗时耗力地运至上海再来安装。”Prada荣宅的官方导览里也对修缮的复杂过程有所介绍:“为了烧制釉面砖,他们(意大利工匠)先按原先的百年古砖做成模型,重新配制用来调色的瓷泥,然后手工浇注成镶嵌的图案,最后再将瓷砖一块块回填、一层层压紧,最终煅烧融 合。”

在Cantino看来,另外的挑战则是来自怎样在修缮的过程中,去尊重建筑本身携带的文化和美学内涵:“Patrizio Bertelli和Miuccia Prada(Prada集团CEO和设计师)很有远见地预见到了这个项目背后具备的文化内涵和人性情怀。修缮的前提是尊重,这体现了Bertelli和Prada本身对于中国文化遗产的尊重,以及对上海这座城市本身的某种深刻承诺。”

在官方新闻稿中,Prada集团CEO Patrizio Bertelli和设计师Miuccia Prada提到:中国,不管是单纯的国度,还是欧洲世界对它的一种解读,始终都在Prada的想象中占据着特殊的位置。在Prada过往的时装系列中,中国传统服饰的元素就曾以梦呓一般的手法有所显现。品牌也曾与中国艺术家、文化机构合作,如委任多媒体艺术家杨福东拍摄概念短片,或在历史同样悠久的和平饭店举办“Waist Down”展览。尽管这些项目也有着对于品牌市场的考量,但是是背后的人文情怀和对文化交流的迷恋,以及肯慷慨拿出漫长时间和精力对一个项目繁复雕琢,让这些企划不再只是结束后易被忘在脑后的商业活动,而能有可持续性流传的精神在其中。

“这是一幢有着自己品性,能够传达情感的建筑,”Baciocchi在采访的最后这样评价修缮一新的荣宅,“这也是为何一些原属过往的作品能够永远现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