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传奇摄影师Paolo Roversi:慢下来,抓住情感爆发的奇妙瞬间

rov 012
这位传奇意大利摄影师和BoF谈作品的诗意、原始摄影技巧的力量,以及“慢下来”的重要性。

意大利米兰——Paolo Roversi好像从来都不着急。这位戴眼镜、话语轻柔的绅士有一双凌冽的蓝绿色眼睛,盛蛮了好奇与梦幻。就像他缓慢调整影像各个元素那样,这位传奇掌镜人在表达自我的时候也得慢慢来。“我对日常和平凡的事物没兴趣,它们唤醒不了我任何情感,” Roversi如是说。这位将梦境、幻象与空灵意象玩转自如的大师,冷静坐在一张红色天鹅绒小沙发上,身边环绕的是一片震动喧嚣。

我们在米兰王宫(Palazzo Reale)最高层的Appartamenti del Principe公寓,Roversi正在这里忙碌于搭建第二届Vogue摄影节(Vogue Photo Festival)的核心作品:他与意大利版《Vogue》杂志摄影编辑Alessia Glaviano联合策划的《Paolo Roversi,Stories》展览。该摄影节亦在意大利版《Vogue》杂志已故前任主编Franca Sozzani任职期间创立,成长为推动图像创造疆界的重要平台,如今在该杂志现任主编Emanuele Farneti领导下继续向前。

Stella, Paris 2011 | Photo: Paolo Roversi

Stella, Paris 2011 | 摄影:Paolo Roversi

Roversi接着说,“每张照片都是一个小故事。”暗示了为何展览主题与布景如此特别的原因。公寓共有9间房,彼此各不相同,但都装饰着精美的挂毯,涂刷着镀金粉饰,地面铺着大理石,每间房展示的摄影作品都不同,包括蕾哈娜(Rihanna)从专辑封面拍摄时未发表的系列肖像。全部这些,共同强调Roversi全部作品表达范围之广、连贯性之惊人,鲜明的画面敏感度蕴藏着经典之美。

“我对摄影的热爱来源于西班牙之旅,那时我也就十几岁吧。当时我对语词和诗歌的兴趣更多一些,” Roversi回忆道。兴趣转移后没多久,他在家里地下室里搭了一间暗房,后来在家乡开了一间肖像摄影工作室。他的家乡在拉文纳(Ravenna),意大利中部各省王冠上宝石,古代的海港小城,与东方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留下诸如拜占庭时期繁复华丽的马赛克,还有诸如现在的新圣亚坡理纳圣殿(Basilica di Sant’Apollinare Nuovo)等带有东方色彩的建筑。

之所以提到拉文纳,不只是突然抖了抖艺术史“书袋”。这座古城本地艺术的高度独特性,甚至是特有的光线,都给年轻的Roversi留下了深刻的美学印记。“我没有努力或者执意发展出我自己的标志性摄影风格,只是这样的风格有机地出现。我认为就最根本来看,这就是意大利,”他说,“我柔软的严苛以及苦行僧的生活方式都来自意大利,我的灵性来自意大利。光芒来自意大利。所有这些,都是脱离了理性阐述下发生。艺术家不过是用自己看到的东西来喂养自己。养料越无意识,进入就越深。”

令人惊讶的是,Roversi的职业生涯始于纪实摄影。他的第一项任务(包括报道庞德1972年逝于威尼斯并在当地举办的葬礼)是来自美联社(Ezra Pound)的派遣。但到了1970年代中期,《Elle》杂志的艺术总监Peter Knapp邀请他来到巴黎,Roversi开始进入时尚界,迅疾发展出他那种朦胧、超现实主义的风格,可以说与纪实摄影风格天壤之别。

多数时候,Roversi在拍摄时远离道具或者令人分神的物品,其图像流露出持久力量与带有磁性的柔软。拍摄对象总会位于图像的中心,沐浴在光线之中,泛出不可思议的光晕。这种神秘的效果甚至会给人毛骨悚然之感,就像是他镜头前的女人(他显然偏爱女性多于男性),正从某种平行的维度浮现出来或者像是快速被遗忘掉的梦境里的模糊回忆。他的作品中穿插着叙述,但图像也不会类似电影画面。常常出现的灵感参照是意大利古典绘画。

在米兰举办的此次展览中,还有占据了整面墙的超模Gemma Ward的系列肖像,这是对文艺复兴时期大师安东尼奥·波拉约洛(Antonio del Pollaiolo)的致敬。“我不喜欢肤浅的东西,但我会尝试去看看拍摄对象背后有没有内容,” Roversi表示,“对我来说,摄影不是‘代表’,是揭露了另一个维度的启示。通过相机,我轻轻触摸到另外的生命,打开了一扇通往不同世界的大门。”

事实上,Roversi的作品朝着世界各地、各种各样的大门打开。坚持自己的美学观点的同时,他也在各家刊物上发表了很多故事,从早期得到Sozzani的支持的意大利版《Vogue》,到最前卫的伦敦风格圣经《i-D》杂志。Roversi说,“我喜欢根据我为之工作的刊物进行自我风格调整,而且我喜欢那种与强势、有见地的时装编辑进行对话的挑战。”

Studio, Paris 2002 | Photo: Paolo Roversi

Studio, Paris 2002 | 摄影:Paolo Roversi

但无论挂在哪里,Roversi的摄影作品都能捕捉刹那与永恒,保留老派的银版照相法(daguerreotype)的那种魔力。Roversi意识到,他与时间的关系就好比双刃剑,并认为这亦摄影本身的特点:“照片里的时间被暂停了:那个时刻被你捕捉下来后便不再复返,同时也被困在这张照片的表面。”

1980年,Roversi开始使用后来成为其标志性风格的8寸 x 10寸宝丽来照片进行创作。部分原因是Roversi喜欢使用大画幅相机,也向来偏爱在摄影棚内创作。缓慢,对他来说很重要,或许他正是因此与一切稍纵即逝的时装界翩然而立。他的摄影工作室位于巴黎左岸,名为Studio Luce,这座1940年代的建筑看起来就像是一位老艺术家的工坊。

“我工作的方式就与画家们一个样:打理从窗户射进来的光线。相比‘做加法’,我更喜欢‘做减法’。如果要将我的拍摄对象放大,我就不希望在这个人身边出现什么别的,”他说,“对我来说,摄影是一种极为亲密的行为,必须要在我的工作室里,按照我自己的步调来发生。”

“拍摄时尚题材是非常棒的体验,因为时尚的影像制造能够绝对地、完全地被人为创造出,脱离现实,”他继续说,“时尚关乎幻想、面料与创新发明。时尚摄影要成功,就必须要走两条路:要么是一幅身穿连衣裙的女性的肖像,要么是一幅穿在女性身上的连衣裙的肖像。”

这或许能够解释,为何在“朦胧”的低分辨率下,Roversi的作品从来不会围着最新的时尚潮流打转转——但也从来不会出现任何不必要的东西。这是想象力的持久力量,在其商业作品中尤为引人注目。

Natalia, Studio 9 rue Paul Fort | Photo: Paolo Roversi

Natalia, Studio 9 rue Paul Fort | 摄影:Paolo Roversi

如果不是Roversi,柔化90年代Nino Cerruti的阳刚气魄、80年代末的Romeo Gigli多元文化诗意,就不会那么令人信服。“我有幸和世界上最优秀的设计师一起工作。川久保玲(Rei Kawakubo)、山本耀司(Yohji Yamamoto)这样的创作者,是我永恒的灵感来源。我喜欢去看他们的发布会,沉浸在他们的世界里,”他兴奋地说起来。Roversi下一个商业项目与Dior时装屋的历史档案有关,将把镜头对准身穿Dior先生40年代、50年代的原创作品的年轻新模特。

近年来,Roversi也开始使用数码相机。“技术上讲,保持开放很重要,”他说,“就这层意义,我的老师是世界上最好的,英国摄影师劳伦斯·萨克曼(Lawrence Sackmann),我在1974年担任他的助理。他这人很难搞,多数助理只做了一个星期就走了,但是后来,是他教会了我如何成为专业的摄影师以及所需知道的一切,萨克曼教会了我创造,他给拍摄做准备的时候,就好像要上战场。不过,他也说过:“你的三脚架和相机是固定的,但是你的眼睛和头脑应该是自由的。”

话是这么说,但Roversi对大部分数码摄影依旧持批评意见。“说实话,我不在乎什么几百万像素的数字图像,我只对原始的摄影过程感兴趣。图像从黑暗浮现出来,就像魂魄一样出现。曝光的整个过程已经牢牢的刻在了我的意识里。”

推荐阅读:

Juergen Teller:“我对受欢迎什么的,毫无兴趣”

Bruce Weber:伟大摄影师镜头下的奇幻仙境

时尚界大咖们眼中的Irving Penn:属于一个时代的摄影大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