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与分析 时装周报道

BoF时装秀报道 | Chanel:清醒与原罪

Chanel Pre-Fall 2018 | Source: InDigital
Karl Lagerfeld回到了出生地汉堡,展示了近年来最好的发布会之一。

趋势要点:厚重针织、色块、海军元素

德国汉堡——不用莎士比亚的文学式的推理来解读这场秀的几乎不可能。时尚大帝Karl Lagerfeld在暮年回归他的出生地汉堡办秀。恢弘的场面,宛如他与自己的过去释怀。

好吧,这点可能我搞错了。真实情况是什么?当年,Herzog & De Meuron背后的两位明星建筑师为汉堡设计了新音乐厅,最终超支好几百万欧元,让当局大发雷霆。但落成后,这座建筑最终成为了一个影响力深远的文化支点,推动汉堡登上德国全国性刊物《明镜周刊》(Der Spiegel)封面,并被誉为“德国的新首都”。Lagerfeld看到了那期杂志的封面,他站了起来,并想:“我们回去吧。”

所以我们来了。汉堡的易北爱乐音乐厅(Great Concert Hall of the Elbphilharmonie)是今年Chanel高级手工坊系列发布会的举办地。由一群英国神童们组成的“乐队”,包括Radiohead最受欢迎的词曲作者,也来到了这里。全场观众约1400人,分布在近乎只有山羊们才能完美驾驭的陡峭山地状观众席间。场内开始安静下来。西班牙民歌《鸽子》(La Paloma)就像是这座城市的《马赛曲》(the Marseillaise)。与其它德国大都市不同,这座城市从未向国王象征的王权低头。旋律填满了整座音乐厅,模特们开始走动。Chanel挣脱,得到解放。

汉堡是座海港城市,在欧洲仅有和荷兰鹿特丹能与之比肩,“但是比鹿特丹有趣多了”,Lagerfeld在发布会结束后说道。他的发布会,开场充满了许多水手服饰元素:厚重的圆领缆绳纹路毛衣、海军外套、海军长裤、达菲尓粗呢手袋。他的男模特吸着长柄烟斗出场,所有模特都戴着同样款式的水手帽,披头士乐队(Beatles)粉丝们想必十分眼熟。毕竟这4位小伙子在德国度过了3年艰难的演出生活,真正塑造出了他们各自个人气质,最终成为了多年来长盛不衰的流行音乐制造机。别忘了,John Lennon说过:“我长大的地方不是利物浦,而是汉堡。”

最终,清爽新鲜却严谨得突出,极简但力量强大。折射出Lagerfeld对家乡的感受。“汉堡总会给人谨慎的感觉,”他观察道:“从来不是什么会让人来走红毯的城市。汉堡人很谦逊,从来不炫耀自己多有钱。”这点没错,而且就这点来看,汉堡与北欧邻国的相似程度要比与德国南部城市相比,高出更多。

这种克制感,帮助Lagerfeld创造了近年来最好的时装发布会之一。他坚持表示,要说这场发布会像是落叶归根,讲述了一位绝不多愁善感的母亲对儿子喜爱事物的有着直觉般的反应——未免太过煽情。“你生来就不是成生意的料,还是去别的地方吧。”他当时真正也是唯一的选择,是巴黎。

Lagerfeld依旧也对一小群记者们说,“如果不是汉堡人,确实很难做出这样的一个系列。”或许“这样”指的是衣服中带有的清醒的奢华感:银行家条纹套装带有水手领,冥河水般深色的晚装谨慎地藏起了银色串珠,海军蓝、深灰与砖红的暗哑色调,荡漾出一种蕴藏在大海、天空与汉堡城结实的建筑里的哀伤,最终亦与两位明星建筑师以及易北爱乐音乐厅的建筑外观融合。(系列中还有结合了这三种色块的图案,明显是指码头边堆叠的集装箱,再度印证了汉堡作为海港的重要地位。设计师似乎对这点展露出近乎盲目天真的喜爱。)

但论及能与Chanel过往高级手工坊系列区别开来的一些东西,还得是性感。那些开司米羊绒揽绳花纹针织做成的是简洁的毛衣长裙,搭配同样质地的高筒长袜。还有薄透的衬衫与黑色皮革,插满漆黑公鸡羽毛的无肩带短款连身裙,晃荡在黑色绉绸燕尾服西裤侧边的条纹中的挑逗感。这里也有汉堡的影子,该城闻名全球的红灯区Reeperbahn早就是行为不检的代名词。清醒与原罪迸发出火花,向来都是最强大的组合。

秀后派对在鱼类拍卖行(Fischauktionshalle)举办,就像是维京海盗昔日聚集的大厅。“水手们”对层层人群唱起了抒情小夜曲。此时此刻之景象已与往日不同,但依旧不难看出过往的模样。这座城市的摔角手与夜游者以前在一夜的花天酒地后,会来到这里享用以各种新鲜鱼类为原料的早餐。说不定里面还有某位披头士成员的身影。

点击此处,查看完整秀场图片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