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以着装表达抗议,有影响力也有问题

《大小谎言》女演员Laura Dern、Nicole Kidman、Zöe Kravitz、Reese Witherspoon、Shailene Woodley在金球奖颁奖礼上 | 图片来源:Getty
从法国大革命革命军的三色帽章到本届金球奖的“黑衣抗议”,以服装表达抗议在社会变革史处处可见。国际各大时装周会参与其中吗?

英国伦敦——越来越多人开始用着装表达抗议。现在比过去可以抗议的事情多多了:性骚扰、种族歧视、性别不平等、职场不公、工作环境恶化,当然还少不了政治。所有一切都摊开放在桌面,每一个劝服的声音都比以往更响亮。所以,当金球奖(Gloden Globes)颁奖礼拉开2018年电影节颁奖季帷幕,好莱坞人士是否会扛起战斗大旗已经不是问题,问题是他们要采取什么样的形式。

10月初,一波新控诉将矛头直指电影制片人哈维·温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对温恩斯坦的控诉越来越多,过去横亘在表达权力不公、性骚扰苦楚遭遇的声音与公众之间的那堵实墙,砖块也开始松动了。不仅仅是好莱坞,而是扩散到各行各业。

近乎即刻发生的是,人们开始讨论好莱坞会用什么形式表达抗议,毕竟这个行业似乎永远逃脱不了性骚扰传闻。一个月后,梅丽尔·斯特里普(Meryl Streep)、瑞茜·威瑟斯彭(Reese Witherspoon)、娜塔莉·波特曼(Natalie Portman)等演员,以及好莱坞经纪人与电影工作室主管等300多位影响力巨大的女性发出倡议,鼓励金球奖颁奖礼出席者“身着黑色服饰”,声援性侵与性骚扰行为的受害者,唤醒人们为改变行业风气努力。

好莱坞造型师Arianne Phillips亦是Time’s Up行动的早期参与者,她告诉我:“得知所有这些令人震惊的可怕行为,我们一群女性从业者聚了起来,认为是时候要做点什么。要怎么做,好莱坞才能系统性地作出改变?光是在社交媒体贴标签远远不够。”

金球奖的“黑衣游行”还只是热闹门面,更有意义的项目包括好莱坞人士投入1300万美元资金创办的Time’s Up法律援助基金(Time’s Up Legal Defense Fund),后吸引超过16000人次捐款。该基金旨在为在工作场合遭遇性骚扰、性侵或滥权的人们提供资助。这就是真正“做了点什么”。

更易获取且象征统一的黑色,不仅成为了金球奖颁奖礼的着装规则,也适用于希望参加“快闪”团体或当晚私人派对的人们。在这里,黑色强调合作而非哀悼;颁奖礼旨在凝聚社群,而非挑起相争(也有观察人士表示不屑,认为反正身穿黑色礼服走红毯,比平时出现的闪亮浅粉红公主裙时髦太多,还有人表示着装这般简洁严肃,减少了关注当晚“谁谁谁穿了什么”的乐趣。)

https://www.instagram.com/p/Bdp-UZKgw_1

通过统一着装规则传递的这些信息,无疑是诚挚而可敬的。就像Phillips所说:“时装是我们所处文化的折射,还有什么比参与积极社会运动更好与公众建立关系呢?”但沿用传统明星作为高级时装摄影载体强调严肃的社会问题,这种如履薄冰的操作永远不会简单。象征勇气的礼服着装,或许只会沦为表面象征,或被指责麻木不仁。密密麻麻的钻石装饰(被黑色衬托甚至更加闪亮),也会被人指责这与玛丽·安托瓦内的浮夸没两样;而《大小谎言》(Big Little Lies)女演员们共同噘嘴亲吻多座奖杯的照片也相当不和谐。有多少男人会同意“群亲”来拍照?有人问过男演员们吗?

关键问题是,传递这些社会话题的对话接力棒可能面临陷阱,不仅是在今年的电影颁奖季,而是放眼未来。颁奖礼不仅关乎认可与奖励人才,本身就是娱乐消遣与名声所在,关乎收视率和独特观点,关乎出席者选择的礼服、珠宝、发型和另一半。吉列尔莫·德尔·托罗(Guillermo del Toro)凭借《水形物语》(The Shape of Water)荣获金球奖最佳导演奖,但所获报道与“黑衣抗议”相比只是小巫见大巫;主演《三块广告牌》(Three Billboards Outside Ebbing, Missouri)捧回“最佳女演员”的麦克道曼(Frances McDormand)确实名至实归,但与Time’s Up相比也基本没得到什么版面。高利润、高影响力的产品赞助商早已成为颁奖季支柱,但在今年的金球奖颁奖礼基本得不到露出——未来继续这样也是不太可能。正如前述,业内人士达成了共识:今后的颁奖礼上,任何倡议都将由个人发起,而非群体。

各大时装屋与造型师花费近5周的时间满足这些“黑衣”需求,不少人加班加点好几个小时。但Phillips强调,尽管品牌因身穿自家品牌的明星无法提及,流失不少曝光机会,毕竟明星与社运人士携手红毯亮相时——比如较早致信声援好莱坞的美国农业女工联合会(Alianza Nacional de Campesinas)的联合创始人Monica Ramirez,或是#MeToo行动的发起者、Just Be Inc.的创始人Tarana Burke——这样做确实不大合适。但她毫无怨言:“我认为,我没有与负面的一方扯上什么关系。这回的活动,关乎‘彼此联结’,不看重‘排名高低’。我们很明白,时装产业也存在滥权现象,他们还能采取什么更好方式展现团结与联合呢?人们很乐意能最终采取行动。”

演员西尔莎·罗南(Saoirse Ronan),当晚造型出自Elizabeth Saltzman |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这个观点得到了明星艺人造型师Elizabeth Saltzman的赞同,她为《伯德小姐》(Lady Bird)主演西尔莎·罗南出席金球奖颁奖礼选择了黑色的Versace紧身长礼服。Saltzman说:“我想,每位设计师都很自豪能够成为这回活动的一份子”,并表示已有拍卖会计划拍出明星们当晚身着礼服筹集资金,这也是设计师时装品牌获得的另一个瞩目时刻。她认为,时尚界有着充分理由加入社会进步运动:“对比那些禁止民众身穿时装的国家,我想到的是,身在自由国家的我们,为何不用时装表达心声?”

用服装控制极为高效的“公关逆反效应”,其成功主要归结于处理方式。要代表社群表达身份认同,还有什么能比你的衣服及其着装规则更一目了然的呢?无论是法国大革命革命军的三色帽章,牙买加黑人宗教运动拉斯塔法里派标志性的红黄绿三色,妇女政权论者(Suffragists,19世纪末20世纪初妇女参政论者的非暴力姐妹团体)勇敢地裁短裙摆露出脚踝,又或是去年3月美国“女性大游行”中游行者、志愿者头顶粉色猫耳帽,表达女性的力量与共同的愤怒——服装在社会变革史处处可见。

Phillips认为,金球奖取得的进步成果,将从颁奖季红毯蔓延到各大国际时装周,并指出Time’s Up法律救援基金也是时尚界为反性侵运动做贡献的手段之一,比如Calvin Klein就对其作出了“影响力非凡的捐赠”。

毋庸置疑,发挥时装和电影产业的魅力、志向以及擅长形象制造的人才优势,促进公众支持与关注公平运动,确实值得坚持。但要获得成功,也应注意防止信息超载、同情心疲劳、以及对肤浅的行动主义引发指责。在这个众人沉迷社交媒体、注意力稍纵即逝的世界,应注意避免让衣服成为主角,削弱传递信息的声量。再者,谈论某议题并为促进变革统一着装是一回事,在红毯与天桥等瞩目时刻之外采取长期行动又是另外一回事。接下来的几个月,我们会看到这样的潮流将如何巧妙地发挥作用。

Alexandra Shulman系英国版《Vogue》杂志前主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