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

Mayhoola:沙漠中的神秘奢侈品投资集团

Mayhoola集团旗下品牌 | 插图制作:Ed Walker为BoF提供
不到10年,这家卡塔尔王室支持的投资集团就令人惊讶地打造了一个新的奢侈品集团,旗下如今拥有Valentino与Balmain。它会成为匹敌LVMH和开云的奢侈品时装巨头吗?卡塔尔动荡的地缘政局又是否阻挠这颗崛起的新星?

卡塔尔多哈——她确实有自己的一套时装观点。

但是,穆扎·宾特·纳赛尔·米斯奈德王妃(Sheikha Mozah bint Nasser al-Misned),现任卡塔尔埃米尔塔米姆·本·哈迈德·阿勒萨尼的母亲,并没有接受过时装教育,至少没接受过正式的时装教育。尽管如此,她敏锐的商业嗅觉和丰富的知识储备,则在与Mayhoola for Investments旗下各品牌高层对谈间表露无遗。不仅体现在她偏爱的收腰礼服和珠宝装饰,还有她对面料处理或剪裁技巧的评论。

“她对时尚满怀热情,”曾与卡塔尔王室做过生意但不愿透露姓名的一位企业高管谈到,“她很强势,别人总是追随她。”手握充裕资本,再加上这样的特质,她在Mayhoola的成形至关重要。穆扎王妃对Mayhoola的领导广为人知,但该投资集团的管理架构从不被外界所知,悄然成为全球奢侈品市场重要的品牌竞购者。

过去10年,数十家公司曾试图组建可以比肩路威酩轩(LVMH)、历峰(Richemont)、开云(Kering)的奢侈品集团,但很少有成功的。包括Jimmy Choo和Bally在内的Labelux集团,最终被德国的JAB Holdings在逐渐将重点转向食品领域后将其拆解。在意大利,Renzo Rosso拥有的OTB集团(OTB Group),旗下包括Diesel、Maison Margiela、Marni等品牌,但规模远不比法国和瑞士巨头。去年,美国的蔻驰集团(Coach Inc.)更名为Tapestry集团(Tapestry Inc.),旗下包括Coach、Stuart Weitzman、Kate Spade New York等美国公司,或将继续收购征程。而最近,Michael Kors又从JAB Holdings处收购了Jimmy Choo,旨在打造新的美国奢侈品集团。但这些企业都没有Mayhoola的权威和发展势头,Mayhoola并不回应电子邮件和电话置评要求。

成立于2000年代末期的Mayhoola,种子资金只有2500万美元,但如今旗下投资组合名头响亮:在2012年以8.5亿美元收购了Valentino集团(Valentino Fashion Group),2016年以估计约6.2亿美元收购了Balmain,在2012年收购少数股权、如今增持至60%的Anya Hindmarch,以及首次在2014年以1.45亿美元收购、如今100%控股的男装品牌Pal Zileri(收购价格未披露)。Mayhoola还是土耳其控股公司Boyner的第二大股东,Boyner旗下拥有奢华百货公司Beymen。另据2017年12月、2018年1月报道,Beymen正在寻求上市(Boyner在2015年以3.32亿美元换取该百货30.7%的股权,在2017年又以4620万美元增持股份至42.7%)。

至今,Mayhoola已在这些品牌投入约20亿美元资金。最近多家媒体报道显示,该卡塔尔投资巨头日前正与中国复星集团竞购濒临破产边缘的法国时装老牌Lanvin,而多年前Mayhoola就已表露收购意愿。从一位因还在持续的谈判而拒绝透露身份的知情人士那里,BoF证实了Mayhoola正与Lanvin进行商谈。(Valentino、Balmain、Anya Hindmarch与Pal Zileri四个品牌方面的代表,均拒绝了接受本文采访。)

据多位消息人士透露,Mayhoola计划再拿下数个品牌,并与卡塔尔投资局(Catari Investment Authority)进行融资。成立于2005年的卡塔尔投资局,是该国335亿美元的主权财富基金,管理这个小而巨富的国家液化天然气的出口收入,而卡塔尔是全球最大的液化天然气出口国之一。有消息人士称,Mayhoola资金直接来自卡塔尔的个人,其中包括卡塔尔王室成员,但鉴于该国现行的君主政体,要将王室成员的私有资金与政府的公共资金进行明确区分比较困难。

 该卡塔尔投资巨头日前正与中国复星集团竞购濒临破产边缘的法国时装老牌Lanvin。

尽管没有回复BoF发出的评论请求,但在过去13年,卡塔尔投资局在各个领域大举投资,包括保时捷(Porsche)、巴克莱银行(Barclays Bank)到蒂芙尼(Tiffany & Co.但在2017年抛售该珠宝商价值4.17亿美元股份)。卡塔尔投资局还在2010年,从知名埃及裔富商穆罕默德法耶兹(Mohamed al-Fayed)手中,以约20亿美元收购了英国哈罗德百货公司(Harrods)。

尽管该主权财富基金的投资几乎遍布所有领域(有人认为它不过是打着官方旗号的卡塔尔王室私有资产),但其在时装,尤其是高端时装领域,却发挥了卓越的作用,只是王室家族从来不在公众面前提起这份野心。

Mayhoola帝国之崛起

Mayhoola的起源,可以追溯到2008年穆扎王妃与Lanvin业主王效兰(Shaw-Lan Wang)对收购后者的洽谈。但这笔交易始终未能最终敲定。穆扎王妃是前任卡塔尔埃米尔——哈迈德·本·哈利法·阿勒萨尼三位妻子中的第二位,在这段据说源自爱情的婚姻里,她为哈迈德生育了7个孩子。她决心要创办自己的时尚品牌,能与Prada、Gucci、Louis Vuitton展开竞争。首先,她从卡塔尔投资局筹集了2500万美元,聘请LVMH前高管、腕表与珠宝有精深造诣的法国人Gregory Couillard,管理这家命名为卡塔尔奢侈品集团(Qatar Luxury Group)的新公司。卡塔尔王室家族经常成立新公司,防止其投资受到政府活动的直接影响。

在Couillard的领导和穆扎王妃的大力支持下,卡塔尔奢侈品集团收购了法国高端皮具品牌Le Tanneur以及其它来自酒店领域的资产。一位高管表示,此举是希望利用Le Tanneur在制造与生产方面的专业技术创造新品牌,也就是后来在2012年创办的新奢侈品牌Qela,提供量身定制的服装、鞋履、珠宝与皮具。到2013年,Qela已经在多哈开出一家门店,计划在2014年在纽约开设占地面积6200平方英尺的门店。但到了2015年,Qela的计划看来要无限期拖延了,上东区拿好的铺面还是空空荡荡。2014年,Couillard离开卡塔尔奢侈品集团,并在2017年将其在Le Tanneur的多数股份售予法国私募基金Tolomei。

曾与卡塔尔王室共事的某消息人士称(由于工作的持续关系选择匿名表示),卡塔尔王室已经搁置了其它工作,打算重组Qela,希望能与Dior比肩。“长达7年的投资后,卡塔尔奢侈品集团里的法国员工,合同都被终止了,”另一位曾与穆扎王妃打过交道的消息人士称,“最终,Mayhoola诞生了。”

是什么导致了Qela的灭亡,和Mayhoola的崛起?卡塔尔在时装领域不甚稳定的策略,折射出该国的地缘政治动荡与宫廷政变。还是在同一年,2013年,前任卡塔尔埃米尔哈迈德宣布退位,将王位传给他与穆扎王妃的儿子、王储塔米姆。权力的交接虽然没见血光,不代表背后没有冲突。就像哈迈德在1995年推翻了父亲统治一样,不到20年,他的儿子也推翻了自己的统治。

“她和她的丈夫,眼光是很前卫的。但很多卡塔尔人并不这么认为,他们觉得时尚太肤浅了,”这位前王室商业伙伴形容穆扎王妃和前任埃米尔哈迈德时说道,“不是所有人对此都很满意。”

现任埃米尔塔米姆,所持观点要比父亲更加保守。现任政权的批评者认为,塔米姆的独裁立场正在消解父亲与穆扎王妃为卡塔尔对外开放、在海湾地区建立可比肩迪拜与阿布扎比的第三个枢纽的雄心作出的一些努力(卡塔尔民众欣赏穆扎王妃对本地设计师与企业家的支持、并与他们亲自会面,并认为她依旧保持这样的开放态度)。尽管Mayhoola的成就与威望不断增长,卡塔尔在全球时装业的雄心壮志、建立本国的国际知名品牌却似乎越来越缥缈,因为现在的卡塔尔变得越来越孤立——更谈不上全球化。

 卡塔尔在时装领域不甚稳定的策略,背后折射的出地缘政治动荡与宫廷政变。

尽管在新任埃米尔治下,该国在吸引更多外国人也作出了公开努力,包括提供永久居留权,但从很多方面来看,他似乎并不那么欢迎占国家总人口88%、2017年数量高达260万的外籍人士。Whatsapp、Skype等社交媒体app时不时被封禁,部分出行受限。有居住在该国的外籍人士表示,前任埃米尔对外籍人士在本国生活方式偏向自由主义的管理。如今,外籍人士必须遵循与卡塔尔人相同或类似的严格规定,比如对没有持有当地驾照的部分外国人不可开车上路,并计划在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举办期间禁止体育场内饮酒(在卡塔尔,公共场所饮酒属于违法行为,但持相关执照的酒店、餐厅和酒吧能够提供酒水服务,外籍人士能够凭借许可证消费酒精饮料。)

“过去,在卡塔尔工作的外国人享受很高的工资,他们帮助建设了这个国家,”同是外籍人士的这位前卡塔尔王室商业伙伴表示,过去10年里他都以外籍身份居住在卡塔尔,“他们曾经帮助卡塔尔王室建设和发展这些公司,但现在他们不需要外国人了。”

这也与新任埃米尔塔米姆颇具争议的外交政策脱不开关系。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卡塔尔据传与包括塔利班在内的恐怖组织有联系,据传塔利班在卡塔尔运作着一个外交前哨,有人认为该前哨得到美国的支持,作为与该组织的反向谈判通道。但真正惹恼其它海湾国家的是,卡塔尔现任埃米尔据传对巴勒斯坦激进组织哈马斯(Hamas)和埃及穆斯林兄弟会(Muslim Brotherhood)等团体提供了财政支持。

2017年6月,沙特阿拉伯、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埃及、巴林四国要求与卡塔尔切断外交关系,关闭卡塔尔广受欢迎但争议不断的阿拉伯半岛电视台(Al Jazeera)和其境内的一个土耳其军事基地。卡塔尔表示拒绝后,四国封锁了对卡塔尔的空海渠道,任凭过去20年来卡塔尔投入的资金(估计约占其总财富的1/4)与立志积累的文化资本流失。

近期也有军事行动威胁。2017年1月,卡塔尔国防部长哈立德·本·穆罕默德·阿提亚到访美国华盛顿,宣布计划将扩大美国在其境内的乌代德空军基地(Al Udeid Air Base),为美国军官及其家属提供200个新住房单位。该非永久性的基地目前约有1万名美国军事人员驻守,是地区内空中作战中枢,辐射包括伊拉克、阿富汗和叙利亚。

中东邻国的制裁大大削减了贸易活动,迫使卡塔尔在其它领域寻求收入。“卡塔尔投资局过去几个月都在抛售资产,这是国内银行体系与国家经济的需求,”专对政治风险做研究的咨询公司GeoEconomica的董事总经理Sven Behrendt解释道。“多数情况下,主权财富基金都承担这样的缓冲功能,为政府的收入分担风险,并不一定会停止未来的收购,只是必须要重新调整其投资组合,适应新的地缘政治环境。”

这也未必会阻碍Mayhoola的发展。穆扎王妃对儿子的影响力不容小觑,尽管作为“前朝”的王室成员,近期她在卡塔尔不太抛头露面,比如将她在创意产业领域的职责交由女儿玛雅莎公主(AL-Mayassa,全称是Sheikha Al Mayassa bint Hamad bin Khalifa Al Thani)。

剖析新兴奢侈品集团Mayhoola

尽管卡塔尔奢侈品集团没能撑到最后,穆扎王妃始终致力于面向全球市场推出Mayhoola投资集团,并在2012年以约8.5亿美元从私募基金Permira手中收购Valentino集团。但她本人对这笔交易讳莫如深。知情人士透露,卡塔尔王室很乐意谈论其在教育、慈善、体育方面的活动,但奢侈品投资不适合拿来公开谈论。

 该公司的投资策略与LVMH等奢侈品企业集团采用的经典手法类似。

Mayhoola的谨慎态度,似乎也与希望尽可能减少来自外界的调查意图,因为其“饥渴买家”的形象在各个领域都很出名。完成第一笔收购交易以来,Mayhoola收购了意大利男装品牌Pal Zileri、英国配件品牌Anya Hindmarch和Balmain;在2016年,对Balmain的收购价格高达6.2亿美元,约为交易时税息折旧摊前利润(EBITDA)的14倍。收购Balmain 100%股权的同时,Mayhoola还在2014年收购了Pal Zileri的65%的多数股权,并在2016年从埃及的Arafa Holding集团处收购其余35%股权。对Anya Hindmarch的收购相对循序渐进:在2012年,首次以3600万美元收购其39.9%股份,到2017年将其持股比例提高到60%。

目前,Mayhoola皇冠上的宝石Valentino已经开始对股东分红。2012年,Valentino年销售额已近4.6亿美元,到2016年则超过了10亿美元,销售额同比增长12%,未来12个月增长率估计可达两位数。EBITDA前收益按当前汇率算约为2.56亿美元,与2016年的2.25亿美元相比增长14%。去年3月,Valentino首席执行官Stefan Stassi宣布,预计2017年销售增长率将再达两位数。

一位曾与Mayhoola代表沟通过消息人士透露,该公司的投资策略与LVMH等奢侈品企业集团采用的经典手法类似。Mayhoola感兴趣的是具有长期价值的品牌,正寻找来自不同地区、品类(包括珠宝首饰和美妆)等新奇的收购。和Mayhoola打过交道的多位消息人士表示,他们的策略就是收购新的类别中的中型公司,这样还有余地试错。尽管穆扎王妃和她的团队据悉在幕后的参与程度不浅,但​他们“会意识到自己还有哪里不太了解”,一名因与Mayhoola持续有业务往来而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表示。

每当发现看好的目标,Mayhoola往往行动迅速,出手价格也高,确实也是颇为吸引人的合作伙伴,尤其是与Permira等主要谋求高投资回报的私募基金来说(消息人士表示,Valentino的交易花费了整整六周时间)。但敲板前也少不了自我教育与考察。“我认为,Mayhoola现在的重点不是寻找新的收购目标,而是继续重点关注Valentino发展,并利用近期收购的品牌挖掘Balmain的潜力,”桑福德·伯恩斯坦(Sanford C. Bernstein)高级研究分析师Mario Ortelli表示:“但当市场出现了有趣的机会,我想他们也会认真研究的。”

但对Mayhoola旗下公司来说,坚持保证集团运营的低调作风,又要对外宣传成功故事,也是不小的挑战(毕竟卡塔尔人所说的海湾地区阿拉伯语方言里,“Mayhoola”一词的含义据说就是“未知的”)。尽管这些品牌通常不太提集团内关系,但Sassi过去曾谈到Valentino是如何从Permira旗下过渡到Mayhoola的。

“Valentino已经展现出成为下一个成功故事的可能,也展现出 [Mayhoola] 决定前来加入并收购Valentino能加速这样的趋势,”Sassi曾在2014年对BoF表示,“对时装企业来说,拥有真正期望长期合作的股东至关重要,时装不是大众化的市场产品,是关乎创造一个品牌、一个梦想、一种观点,但私募基金通常关注的不是这个,从本质来看只是关注短期收益。但是在时装界,短期就能实现收益并非易事。”

2017年9月,Hindmarch对英国《每日电讯报》(Daily Telegraph)表示,Mayhoola再度追加1000万美元投资,增持股权至60%,使该配饰品牌得以“完全专注增长和规模,而不是被利润推着走。”

坚持保证集团运营的低调作风又宣传成功故事,其实也是不小挑战。

复杂的未来

2017年底,有报道显示Mayhoola预计将推动Valentino的25%股权上市流通。企业往往通过公开发行股票迅速筹集大量资金,帮助推动新领域的增长、扩大新类别、开发新技术或对内部系统(如供应链)进行结构性改变。但Valentino已经拥有了一个似乎能源源不断提供资金的投资者。但上市也将帮助该集团在金融领域更加“名正言顺”。“2016年对Valentino来说很有趣,因为销售额实现了10亿美元的突破,”德国银行MainFirst Bank AG分析师John Guy表示,“公开上市能有效地突出或是验证这笔投资的进展,也是能不能受到尊敬、能不能得到重视的问题。”

有分析师猜测,Mayhoola可能会通过公开上市,将Valentino集团(如今旗下包括Valentino与Valentino Red)分拆成同时包含其它品牌的母公司。“Valentino集团”这个名称甚至可能会像此前蔻驰集团(Coach Inc.)更名为Tapestry集团这样与主要品牌完全不相干的名称,使得Mayhoola继续保持相对鲜为人知的地位,并继续孵化品牌,直至最终加入该面向公众的集团。

鉴于海湾地区动乱延续,卡塔尔投资局不断从主要投资项目中撤出,未来Mayhoola也可能会收紧钱包。过去,Mayhoola往往通过高于市场价值出价赢得品牌,用令人难以拒绝的报价缓解品牌方对卡塔尔政局的任何担忧(但就算有复星作为竞争对手,Lanvin的收购价格应该相对比较便宜。)

Valentino准备2018年可能的IPO之际,Sassi始终默默管理整个集团,如今又有了曾担任Marc Jacobs首席执行官的Sebastian Suhl,他在2017年11月加入Valentino,担任全球市场总经理。

过去,Mayhoola往往通过高于市场价值出价赢得品牌,用令人难以拒绝的报价,缓解品牌方对卡塔尔政局的任何担忧。

但随着Mayhoola在全球奢侈品市场发挥的作用越来越大,未来或将不得不被迫公开处理由国家局势动荡带来的影响——即使最终顺利创设了另一家面向公众的新实体,由Sassi领导,并在卡塔尔王室权力范围之外运营。据埃及英文月刊《今日埃及》(Egypt Today)报道,2017年7月,卡塔尔反对派联盟称她将数百万卡塔尔里亚尔从个人银行账户转账沙特阿拉伯与科威特的反对派成员后,穆扎王妃此前一项阿拉伯世界杰出女性奖项提名已被取消。但穆扎王妃的支持者们坚持认为,这些无关紧要的说辞不过是将她排挤在本地区活动之外,就像其它海湾国家去年与卡塔尔断交一样。

“理论上讲,Mayhoola当然不是卡塔尔政府的基金,而是王室成员运作的基金,因此该投资集团的功能不是支持公共财政,不具备卡塔尔投资局那样的缓冲功能,” GeoEconomica的Behrendt表示,“但另一方面来讲,Mayhoola的投资决策无疑能够反映出卡塔尔当前的地缘政治环境。”

这样一来,Mayhoola对外界保持沉默或许对其投资是有利的。如果这家新的公开上市集团将被视作独立实体,那么旗下品牌在某些方面——就算不是经济上,也至少是理念上——将能逐渐脱离王室,外部投资者或许会更乐于入伙,尤其是未来Valentino的利润继续高涨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