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观点 | 为何时尚界该开始正视“职场虐待”这件事?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行业新闻记者Anabel Maldonado认为:是时候停止时尚界对初级员工的情感虐待了。

“这份工作会有100万个女孩子拼命来抢,”我们常会为电影《穿普拉达的女魔头》(The Devil Wears Prada)这样的台词傻笑,或是在看到类似的搞笑梗时“艾特”我们的好朋友,表明我们对这些电影主角的自我代入,比如给冷血无情的杂志主编打工的小助理什么的。但就这是我们荣誉的徽章。我们中间有许许多多这样的人,在生活中扮演这些角色并且撑到了最后。

在时尚界工作是许多人梦寐以求的。你不愿意做的事,总有人排队抢着做。这就催生了见血封喉的的组织文化,初衷就是要把弱者扫地出门——尤其是新人刚加入组织承担的“苦力”工作。最终结果就是,雇主与雇员往往最后会将类似行为“正常化”,但实际上这就等同于情感虐待。

我曾和几位遭受过类似虐待的人们谈起他们的痛苦和焦虑。其中有一位在离职后接受医生治疗,被诊断为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两位住进了医院,还有几位饮食失调,或者用药物和酒精应对焦虑。

受害者认为工作场所的虐待真切影响了他们的生活,或导致心理创伤,包括焦虑、抑郁或PTSD。但这些虐待往往难以找到证据证明,很多人不把这个当回事。如今谈到“虐待”,我们往往首先想起男性对女性在性方面的虐待,但我们还要注意在时尚界,不少情感虐待的加害者也是女性。

工作场所的虐待真切影响了他们的生活,或导致心理创伤,包括焦虑、抑郁或PTSD。

以下几点,往往标志着你在工作场所受到了情绪虐待:

威胁。威胁是情感虐待的一种,指意图操纵其他员工或让他们产生恐惧。其中包括威胁他人或将遭受解雇、被羞辱或被审查。受害者最担心收到的威胁就是:“今后你也别想在时尚圈混了”。这与公平、坦诚的警告是有区别的,比如提及如果未能达成业绩目标而被解雇的可能。

贬低。用言语贬低矮化他人,与其进行基于现实的诚实对话是有区别的。作出贬低他人的评价也属于虐待的范畴。有受害者回忆道,有老板直接和他的员工说,“我根本不需要你,你没什么特别的”;实习期间同事从来不叫他们的名字只是叫“实习生”。这种虐待目的在于淡化他人的价值,企图创造出别人软弱无用的感觉——“我不需要你,但是你需要我”。

侮辱。加害者往往当众就外表、才能或性格贬低他人,这在其它商业环境中绝对不会被接受。他们还意图让受害者感到自己“很没用”。带有建设性的批评,就算言词比较激烈,目的往往是告知对方在未来作出更好的选择,但羞辱他人或带有明显意图的虐待,目的只是为了伤害。

不公平的工作待遇。尽管时尚行业看起来很浮夸,但很多时尚公司的运营很缺资源,受到虐待的受害者不乏要倒贴钱工作的经历。有些人表示公司用一些完全不需要的赠品,比如品牌赞助的水疗项目、食物或是服装样衣——取代了原本商定的报酬。有些人不得不自己掏钱预支拍摄费用,几个月之后才能收到回款。不言而喻,这些基本的生活需求长期得不到支持会加重身体健康的恶化。多数初级员工都意识到在时尚职业生涯早期,个人财务问题确实会面临挑战,但他们应该尽量与雇主谈好合约再开始工作。

但要注意的是——尤其是在当前环境下——要确保“虐待”(abuse)不与所有让员工感到“不愉快”的事情联系起来也很重要。每一起投诉都有两面。

与其它行业一样,有些员工往往不愿意接受任何形式的负面反馈,而他们也往往缺乏在时尚行业获得成功所需要的勇气、才干和毅力。拥有前述品质并凭借这些品质取得成就的高级职员,又对这样的员工几乎没什么耐心。二者之间最容易出现紧张冲突,或许会有人在失望的情绪之中作出某些评论,但他们的意图不在伤害或操纵他人。意图总是最根本、最明显的区别。

数字革命创造了一个更加透明的世界,没有什么是扫到地毯底下就能万事大吉的了。

但真正意义上的情感虐待不能再忍了。如果继续任由虐待横行,首先我们会继续流失优秀人才。遭受虐待的聪明人最终会离开,这将真正削弱时尚行业的发展力量,留下那些“苦苦作战到今天”的人们,同时更有可能开启源源不断的恶性循环;其次,虐待员工对企业没有益处。从雇主点评与薪酬分享网络社群Glassdoor到图片分享应用Instagram,人们用前所未有的即时方式对这个问题进行交流。数字革命创造了一个更加透明的世界,没有什么是扫到地毯底下就能万事大吉的了。讽刺的是,对于那些虐待他人只为维持自身权力、处于控制地位的人——损害他们的良好声誉正好能够剥夺他们喜欢滥用的权力。第三,成本高昂。旷工、高企的离职率、淡化的工作承诺——虐待的后果会最终影响盈利。充满焦虑和沮丧的员工没办法好好工作,他们不得不请病假,在洗手间哭泣,午餐时间彼此安慰。他们害怕到不敢去冒险,他们不愿意做那些能推动行业发展的特辑,设计不出那些能提升系列的优秀细节。

抗击情感虐待,意识觉醒不过是战斗的起点。资深员工们,诚实面对自己的动机吧。你是否在他人身上投射了你对业绩不达标的恐惧?是否通过公开羞辱他人安抚自尊?我们都是有缺陷的人,这些起因都很常见。我们受伤的时候更容易去攻击他人,越早意识到这点,或许能越早停止这么做。

这场战斗的另一端,在于以实际行动改进现状。企业高层需要认识到,用消极的强化措施控制每个员工是无效的手段。研究表明,积极的强化措施能提供员工的忠诚度和满意度,鼓励他们承担更多的风险。常常称赞你的员工,能够弥补过去说的尖刻评价。

John Baldoni出版了9本有关领导力的著作,他认为虐待他人可能只会“让员工听话,但不再付出。为加害者效力的人正在用时间换出路。”或者用今天的是时髦表达说,正在用时间换取能讲清楚他们故事的法子。是时候停止时尚界的情感虐待了。

本文作者Anabel Maldonado是常驻伦敦的时尚新闻记者,专攻行业评论、时装评论以及时尚心理学

本文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The Business of Fashion的立场。

如何向Op-Ed投稿:The Business of Fashion 接受针对各种话题的时论。投稿人应保证稿件独家性,不可同时投给The Business of Fashion之外的媒体,字数控制请尽可能控制在1500-2000字左右(当然文章字数原则上不受限制)。请将来稿发至china@businessoffashion.com,并在邮件主题写明“Op-Ed”。鉴于我们将收到的稿件数量众多,若您的文章未被采纳,很遗憾我们无法回复邮件进行通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