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

本周回顾 | 与数字世界脱节,H&M敲响警钟

H&M品牌门店 |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瑞典快时尚巨头惨淡的财报背后,出了错的不只是与数字世界的脱节。

英国伦敦——对瑞典快时尚巨头、全球第二大时尚集团来说,刚刚过去的1月可谓“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还未完全走出官方网站配图(黑人小男孩身穿印着“丛林里最酷的猴子”绿色卫衣的照片)引发的社交媒体公关危机以及随之而来的品牌南非门店骚乱事件的阴影——周三,H&M录得了6年来最严重的利润下滑。

截至2017年11月的财年,H&M营业利润下降14%至206亿瑞典克朗(约合美元现价26亿)。财报发布后不久,该集团股价跌至10年来最低,部分小股东还要求集团创始人之孙、首席执行官Karl-Johan Persson辞职。Persson在投资者电话会时承认称其为“令人失望的”财报结果,并坦陈战略出错。

随着数字化浪潮继续横扫时尚界,市场参与者应当将H&M的当前困境作为警示。由于面临与数字时代脱节的深层次老问题,这家曾经“颠覆”了时尚界的公司如今正面临着“被颠覆”的危险。“时尚产业正在不断快速变化,” Persson表示,“转型的核心是数字化,而且数字化正在越来越快地推动变革、激发人们的新思考。”

随着电商业务蓬勃发展,Asos、Boohoo等纯电子售商崛起,H&M庞大的门店网络——4739家实体门店——的客流量已出现下滑。因此该公司今年将关店170间,但同时开设新门店390间——这就意味着,H&M基本上每开设100家门店就要关掉44家店,这个比例与2017年的19%、1999年至2017年间的平均值12%相比,可谓是明显飙升。

H&M目前正重新平衡零售策略,减少实体零售空间面积,并计划强化在线购物平台,用新体验、新服务改变商店模式。Persson表示,“在线销售不断增长,商店需要给顾客提供越来越多的优质体验,不仅提供服装,还可以有其它的东西,室内装潢也要做得更好,更方便人们购物、退货以及其它类型的服务。”

2017年各子品牌门店数量对比

但重新定位零售网络并将其合理化、投资电商业务或许只能解决H&M的部分难题。还有几个问题也是H&M亟待解决的。

当前的数字世界,潮流趋势形成的速度,越来越近似Instagram消息流刷新的速度,H&M在这一点上已经掉队,没能紧跟Inditex集团旗下的Zara或是Asos与Boohoo——这些品牌以超快高响应供应链几乎不间断地为客户提供符合热门趋势需求的服饰,就像是抛弃了传统时尚周期而趋向社交媒体消息流模式,大大提高了品牌的生产效率。

“我们在供应链上大量投资,目标是要让供应链更快、更灵活、反应更迅速,” Persson表示,“我们正在着手改进生产能力与生产设备,我们正在试着画出路线图,对整个物流网络进行投资,努力优化我们的服装生产流程。”

虽然早就姗姗来迟,但H&M同时也在解决库存过剩问题。就此诞生了新的折价处理连锁门店Afound,采用经过实践验证的模式并结合创新,品牌设想是“搜寻特定风格与特价处理的天堂”,将从H&M集团以及其它公司品牌的剩余库存备货,同时贩售二手古董物品。今年晚些时候,斯德哥尔摩将开出首批Afound商店,Afound也将开通上线销售。

开发新的创意概念当然值得鼓励。此前H&M集团也在令人瞩目的新品牌放飞想象力并加大资源投入,比如& Other Stories、Arket。但由于核心业务H&M品牌面临压力,集团要注意避免分心,重新聚焦为集团贡献绝大部分销售、但消费者如今开始对其失去激情的旗舰品牌H&M。

毋庸置疑地是,这就意味着要用更新的款式、更优惠的价格和性价比来提升该品牌的质量。因为,没有令人信服的产品,旨在推进转型的其它计划也难以实现成功。

本周新闻回顾

英国政府泄露文件分析,所有情况下的“脱欧”前景都会更糟

脱离欧盟将对英国几乎全部地区造成负面影响,这份泄露的分析文件更是加深了人们对英国政府准备不足的疑虑。2018年1月的《脱离分析——跨白厅简报》(EU Exit Analysis — Cross Whitehall Briefing)显示,英国国民经济的几乎所有部门都将受到负面影响,其中服装、制造、零售将遭重创。“脱欧”后,Mulberry是依旧坚持在本地制造的品牌之一,尽管该品牌在“脱欧”公投后面临着皮革进口成本增高难题。

亚马逊季度利润首次突破10亿美元

科技巨头亚马逊(Amazon)录得8年来最强劲圣诞假日季销售增长,主要得益于其在电商领域的主导地位、以及新推出的广告等业务。第四财季销售额增长了38%,达605亿美元。净收入为19亿美元,合每股3.75美元。预计亚马逊今年销售额将达2000亿美元。

陆逊梯卡增长强劲,霞飞路面临难题

继第四财季增长强劲助其达成全年销售预期后,全球最大的眼镜制造商陆逊梯卡(Luxottica)2017年调整后净收入实现强劲增长。陆逊梯卡去年销售额91.6亿欧元,同比增长2.2%。与此同时,全球第二大眼镜集团霞飞路(Safilo)表示,2017年调整后核心利润将较上年同期减少一半,此前第三财季流失Gucci授权制造业务后销售下降幅度高于预期(Gucci母公司、法国奢侈品巨头开云集团在2017年3月成立眼镜业务部门收紧分销)。霞飞诺第四财季净销售额2.49亿欧元,同比下降16.9%。Gucci业务给其带来损失4400万美元。

Ralph Lauren假日季销售疲软

尽管利润超出分析师预期,该公司上财季同店销售额下滑了6%,这一财季包括关键的假日季,或暗示新任CEO Patrice Louvet重回公司后面临的挑战要比预期的更为艰难。

Ferragamo全年销量下降3.1%

该佛罗伦萨奢侈品集团表示,2017年第四财季销售额按当前汇率下降8.4%,原因包括汇率不利波动以及正在计划清空产品库存,其核心利润率已出现逐年下降。

Fyodor Golan获得投资

伦敦女装品牌Fyodor Golan将“较多的少数股权”出售给Eksha Bharti Pasricha,这位Ennismore Capital资本创始人Sharan Pasricha之妻、印度电信大亨Sunil Mittal的掌上明珠亦是Roksanda、Zanzan、Flowerbx等品牌的早期投资者。此项投资助力该品牌重新推出电商平台,并在早春早秋季节销售主线系列。具体交易条款没有透露。

康泰纳仕国际发布《行为准则》

有鉴于好莱坞电影界与时尚界近期不断爆发的性骚扰指控,康泰纳仕国际(Condé Nast International)面向为康泰纳仕工作的拍摄合作方发布了相关行为准则,并召集公司高层成立康泰纳仕专门委员会,旨在预防相关事件发生并调查接到的所有相关投诉。

Kate Upton出镜Guess广告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Kate Upton控诉Guess品牌联合创始人对其进行性骚扰

模特、女演员Kate Upton指责Guess联合创始人Paul Marciano对其进行性骚扰,将#MeToo运动烈火烧向该时尚品牌,此后Guess股价出现了两个多月来最严重下跌,幅度高达12%。Marciano在2015年辞去Guess首席执行官职位,但作为公司总裁兼首席创意官依旧对内有重要影响力。Marciano否认有过任何不当行为。

Marc Jacobs聘新设计师,旨在推出低价产品

据多位消息人士透露,Baja East联合创始人兼创意总监John Targon将于2月2日起加入路威酩轩集团(LVMH)旗下时装公司,担任“当代价位创意总监”。LVMH证实了Targon的任命,但拒绝透露该职务具体细节。此举表明低价品类正在成为该纽约品牌的优先事项。

露华浓CEO离职

Fabian Garcia在掌舵该化妆品牌两年后离职。董事会成员Paul Meister将接替其担任执行副主席,临时监督公司日常运作。Garcia离职后,露华浓(Revlon)该任命了公司董事长、最大股东Ron Perelman之女Debra Perelman担任首席运营官。

Pierre Godé逝世,享年73岁

这位LVMH集团董事长、首席执行官Bernard Arnault的长期顾问在长期病痛中离世。Godé自1980年代中期开始与Arnault共事,建立起这个全球最大的奢侈品集团。LVMH旗下如今包括Louis Vuitton、Christian Dior等70多家时装公司。

“网红”与社交媒体“黑市”

《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刊出涉及广泛的调查报道,调查一家名为Devumi的美国公司。该公司贩售Twitter“僵尸粉”和机器人程序,可自动转发并关注明星、企业高管与社交媒体意见领袖等所有付费客户。社交媒体账号虚假关注者现象也出现在Facebook。去年11月,Facebook向投资者披露其多达6000万个帐户为自动生成的机器人帐户,是此前披露数量的两倍。这令人们对时尚界“网红”的影响力程度引发质疑,“假粉”数量对通过发布社交媒体内容赚钱的意见领袖“身价”有着直接影响。

Farfetch敲定中东交易

时装界独角兽Farfetch日前与中东大型时尚和奢侈品分销商Chalhoub集团签署协议建立合资企业,目前中东地区市场发展潜力巨大但开发不足。Farfetch此前筹得资金超过7亿美元,正在寻求扩张并为首次公开募股作准备。公司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José Neves将这笔交易称为“公司的下一座财务里程碑”。了解此次交易的消息人士称,该公司将计划于2018年9月在纽约上市,估值超过50亿美元。

沃尔玛正谈判收购印度电商Flipkart少数股权

据报该美国零售商或将收购这家印度的亚马逊主要劲敌15%到20%的股份,最早或在3月完成,或将涉及面对Flipkart长期股东的一级和二级销售。

腾讯将对海澜之家投资16亿美元

腾讯正牵头投资本土男装品牌海澜之家,目标投资规模100亿元人民币。2月2日晚间,上市公司海澜之家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的一致行动人荣基国际(香港)有限公司与腾讯普和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此举标示着该中国科技巨头近期为进一步对阿里巴巴展开竞争、瞄准实体零售业迈出的又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