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新闻与分析

本季在巴黎,敢于突破自我的设计师少之又少

(从左至右)Undercover、Balenciaga、Y/Project的2018秋冬系列发布会 | 图片来源:InDigital
就连川久保玲和Rick Owens也停留在自己的舒适区,Undercover与Y-Project而在本季脱颖而出。

法国巴黎——昨日巴黎时装周闭幕,令人疲累的旅程终于结束,但并没有什么算得上是推动了时装向前进步。但是,政治言论的公开发表,质疑女性用服装代表自我(就只是“代表”她们自己)的方式,给本季增添了更多时事政治以及更深层意义的扑闪火花。时装关乎自我表达,穿衣打扮亦属政治行为——因为这涉及个体与社群的关系:对于共同的“代码”,你是认同并添加、拒绝还是进行变形?

这三件事,Undercover的高桥盾(Jun Takahashi)都做了,对那些象征青春与青春期的老套视觉效果,熟悉品牌的人会觉得有些不适。设计师对视觉效果的疯狂方式依旧是无与伦比——因为那是全然的自由——但又能变出实用可穿的衣服。从这个意义上讲,他是独一无二的,是本季的冠军。

别的系列,这种浓厚的政治感更像是某种营销手段,或者更糟糕的是——时尚又再次对重要问题作了次愚蠢的解读。今年是法国1968年“五月风暴”五十周年。重现那个年代的时尚风格、重复彼时的精神理想,这似乎也像是设计师自然而然采取的行动,比如Dior的Maria Grazia Chiuri,还有Sonia Rykiel的Julie de Libran,二者都对这个问题进行浅薄了探讨。

Miu Miu发布会或许是对这种“革命怀旧情绪”的最大胆表达,巴黎处处都能看到M/M负责设计的、以女性卡通形象态度为主题的Miu Miu英文字母表。这又很难不让人联想到1968年5月,“美术人民工作室”(Atelier Populaire)设计制作的著名海报《美人在街头》(La beauté est dans la rue)。

幸运的是,Miu Miu在时装T台上对这个主题的渲染,用的是颇具争议的“直冲你脸”的态度,直接从Karlheinz Weinberger拍摄的照片里摘取出来。但聪明是聪明,养眼是养眼,说到底不过是另一种造型练习,和我们长期能在Miu Miu看到的一样,对精选的八零年代形状与廓形进行扭曲变形,那十年基本也几乎成为了整个2018秋冬时装季的参考。这样,Miuccia Prada依然稳坐舒适区,无知觉地捕捉到了这一季的精神。

确实,长达九天的艰苦工作里,有太多太多系列要看,但要减少到只看6到7个根本不难。似乎没有太多设计师带有任何一丝自我挑战的企图。本季在巴黎,所有设计师都坚持稳坐舒适区,最多是稍稍调整下菜谱,很少有人给你那种他们作出突破、前行的放心感受。某种意义上可以理解:不确定的时代,不断的重复才令人放心。如果创意的冲动变成了“好卖”,那么只要坚持品牌DNA的熟悉单品确实是个合理战略。看看全世界最受关注的时装品牌——Gucci和Balenciaga的两位创意总监持续交付的是什么就好了,不过是各自成功配方的不同变体。

本季,Balenciaga的Demna Gvasalia基本开启了自动驾驶模式,状态达到巅峰。他对“极度保护”这个主题进行了探索,紧身服饰开始渐强发展到多层次、超大尺寸的造型效果。这般精简剪裁得益于3D身体扫描技术的运用,以真正经典的Gaultier手法将其粉碎。总而言之,这是一场令人放心的发布会,但也让你渴望Gvasalia能真正端出充满原创性的“好菜”,而不是翻找目录做设计。

即便是卓有远见的大师,确切来说是纯粹的创意推动力,比如川久保玲(Rei Kawakubo)和Rick Owens,本季也留在了自己的舒适区。川久保玲对“刻奇”的思考让她最终进行了一番闪闪发光的实验,但结果不如她近期系列那般令人信服。当然了,日本大师们往时装天桥送出的,再强调一次,并不是真正的服装。川久保玲是真正能改变我们日常穿衣方式的设计师,能看到她回归自己最擅长的“造时装”才比较有趣。同时还有Rick Owens,他设计的球形的、残酷而诗意形状都没有明显不在线。系列简洁紧凑,发布会的规模、造型的数量等都让人好奇是不是设计师想在本季暂停一下。每位真正的创造者都需要这样一段时间实现飞跃。

但对新兴设计师来说,停在舒适区会更糟糕。Marine Serre当然值得关注的天才。在她的第一场正式发布会上,她混合了运动装备与软薄绸长裙,效果很好。但所有这些也都像她在Balenciaga设计工作室设计的延续。开发出标志性的风格对她来说至关重要。

本季的另一位赢家,是Y/Project背后的天才Glenn Martens。首先,在这个造型师张扬的世界,他是一位真正的设计师,创造了带有挑战性的、杂交了街头潮服与定制服的穿搭,没有谁还能做得与他一样。Martens对形状、体积、装饰的处理方式是渐进式的,实际上也为这个强调视觉陈列营销的世界创造了未来新希望。当然了,他也有自己的舒适区,但这个舒适区是一个不断重塑的弹性空间。

在其它秀场,Paco Rabanne的Julien Dossena脱离了他为自己构建的安全屋,最终面对了自己的“黑暗面”——传承自创始设计师Paco的金属风格。Valentino的Pierpaolo Piccioli通过强调浪漫主义的力量,在柔和中找到了现代性。Louis Vuitton的Nicolas Ghesquière又传递了另一种法式优雅的痛楚冷感。

Jonathan Anderson这位设计师,主要按照抽象的议程设计时装,而这些议程主要基于多种迥异元素的拼贴。如果说表面来看很难,他在Loewe设计的配方确是带有温度,因为融合了不难辨认的地中海风情。他这回的抽象议程致敬的是行动中的身体,这确实还蛮特别,本季也是很明显。

但处处弥漫着的怀旧与再版氛围中(巴黎时尚博物馆加列拉宫开幕的Margiela回顾展就像发出一阵警告)—— 还有人在放眼未来吗?

 

在Maison Margiela,“宏大与怀旧之王”John Galliano以强烈手法表达了科技末日启示观感,继续强调匆忙穿衣打扮这一面对混乱的高效方式。还有一位奇特的未来主义者,是Balmain的Olivier Rousteing,他对八零年代永远的热爱在本季对全息图塑料与PVC面料作出了一点讨喜的变形,发布会因此添上了轻松有趣的刻奇质感。

最后还是要说,还有谁真正专注于制作真正的衣服吗?只有少数了,比如Sacai的阿部千登势(Chitose Abe),对于“混合变种”永远有着无穷无尽的追求。Simon Porte Jacquemus也是。他最近的设计的方式是制作漂亮又简单的衣服,让女人们以最轻松的方式变美,这也令人耳目一新,就像是漫天充斥了无谓的概念化鬼话里回到小学课堂。 毕竟,做衣服才是时装游戏的精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