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Op-Ed | ​每季都有设计师被贴上“文化挪用”的标签,这里是两点小建议

Gucci 2018秋冬系列 | 图片来源:Indigital
时尚预测员Anu Lingala认为:本季Gucci对锡克教传统包头巾之后,业界对于“文化挪用”的辩论应该有这样一些新看点。

英国伦敦——每一季,时装界似乎逃不开几次“文化挪用”(cultural appropriation)的指责。今季则是Gucci的2018秋冬系列被指责麻木地运用了传统锡克教徒包头巾。这并非该意大利时装屋首次站在有关文化挪用辩论的风口浪尖。去年,Gucci在设计中引用了纽约哈林区女装设计师Dapper Dan,也被认为处理不当(印有Gucci经典“双G”品牌标识的气球袖飞行员夹克,被认为与Dapper Dan在1980年代设计的夹克高度相似)。

尽管在社交媒体上激起抗议,设计师们通常并不认真看待这些指责,甚至也没有弄清楚如何采取行动作出改变。几乎可以肯定,今年9月的下一季时装周,还会有设计师因为进行挪用而被指名道姓。是时候真正改变我们讨论、应对文化挪用的方式了,更重要的是,改变整个行业在这个问题上的操作方式。

某项文化挪用的指责,通常能划分出态度对比鲜明的两大阵营。一方面,学者与社会活动家在论述中倾向批评与指责,认为品牌的行为草率、无知、缺乏尊重和能力不足。另一方面,设计师与创意人士则认为从其它文化汲取灵感,是创作过程甚至是文化进步的必需。那么,谁说的对呢?

两方观点都有其价值,但这种二元论的观点对于问题的解决是无用的。这样的循环重复了十多年,我们的所有收获,都源自灵感和挪用之间的概念性冲突,以及学术批评与艺术创作的殊死抵抗。文化挪用是一个复杂的问题,无法一夜之间解决。而时装也不可避免地还会继续从其它文化汲取灵感。时装是一种自我实现的预言,一个终年不断的僵局。想要前进,我们必须要接受这个问题已经是既定的现实,重新思考步骤,开启建设性对话,在这两大彼此难以理解的阵营之间促进谈判。

有观察人士将问题归咎于社交媒体,但社交媒体毕竟不是所谓“挪用”事件的起因,不过是给那些不被主流媒体报道而丧失发声空间的“沉默”的公民,提供了一种发声的工具。现实就是,我们生活在一个全球化的时代,社会间的文化交流无可避免,而这样的交流充满各类复杂情况。如果坐拥权力的人,从被边缘化的文化里借鉴特定概念但又不给予相应认可,会对特定概念与其母文化的之间的关联造成威胁。

要纠正这个过程,第一步是要承认存在这样的问题。每一季都有时装品牌与设计师频繁被指文化挪用,再这样下去明显不妥。虽然每个人多少也会反思这对自身工作造成的影响,但此现象层出不穷可能存在各种各样的解释。以下试举两例。

1.换个角度看你的情绪板

许多创意人士会采用情绪板(Mood board)帮助设计。情绪板能方便美观地整理研究与新想法,往往是所有项目的起点。但情绪板本身是有问题的,因为这个概念本身就是要将图像从其原本的背景中抽离。创造情绪板的时候,我们会从任何地方抽取图像,删去图像的源信息和所有相关含义,才能开发与其来源无关的、新的视觉语言。如果使用的图像来自我们所在以外的文化、我们对其实际上一无所知,那就会隐含问题了。

将图像从其所在的背景移除,我们就不难理解为什么会发生不当挪用了。如果创造情绪板和设计服装或进行拍摄的不是同一个人,那就更容易出现这个问题。我们可以假设:Alessandro Michele或Gucci创意团队成员前往南亚大陆,对所见的锡克教包头巾很感兴趣,然后将照片转发给其他同事——这个过程中,“包头巾”就失去了原始参照点和宗教意义。这又引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创意人才都这么依赖情绪板?为什么时装或设计院校这样教导学生做设计或用这样的方式采用图像?情绪板是否应当包含出处或是参照来确保意义不会丢失?这样做可能吗?我们还有什么别的方法来收集灵感和留存意义?

2. 承认创意天才也会出错

Michele最新时装系列的灵感从哪来的,这很明显了;那么,为什么没有人联系锡克教团体、社会运动人士、信仰锡克教的模特和设计师进行了解探讨、参与设计过程?秀场笔记中为何没有写明锡克教对新系列的影响?跨文化的合作伙伴关系与合作,能够促进更深入的理解、形成宝贵的意见,引发前所未有的创新。

在去年社交媒体强烈的反对声浪中,Gucci承认了Dapper Dan本人的影响力,并以此作为契机开启了对这位设计师历史性合作。这样的合作应该是设计过程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而不是因为出现了公关危机来救场救。我们总有这样的倾向,认为设计师、造型师或编辑都是“创意天才”。当然他们确实很有天赋,但几乎所有的创意人士都是从各种“他处”获得灵感。认为一切全是自身才华的功劳,这样的欲望会阻止设计师认可灵感来源的重要性。而下一步,我们应当鼓励创意人士拥有更充分的时间研究他们的灵感来源,将其纳入设计方法论的重要组成。

这只是时尚创意过程众多接触点的少数,而二者都助长了对时尚界猖狂的文化挪用。虽然我们需要加大努力,但依旧无法划清时尚界文化交流里所谓的明显积极或消极的现象。创意人士与学者无需相互排斥,而是要共同努力彼此理解,促进不同文化之间的对话。另外,不仅是设计师需要重新思考自己创作的流程,时装编辑、营销人员与制造人员也应如此。时尚产业说到底需要资金引导与支持,也有固有的局限性。但时尚行业也有潜力聚集心智,创造出令人兴奋、有所回报和互存共生的思想交流。发掘这样的潜力是值得的。

本文作者Anu Lingala是一名时尚预测人员与文化顾问。
本文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The Business of Fashion的立场。
如何向Op-Ed投稿:The Business of Fashion 接受针对各种话题的时论。投稿人应保证稿件独家性,不可同时投给The Business of Fashion之外的媒体,字数控制请尽可能控制在1500-2000字左右(当然文章字数原则上不受限制)。请将来稿发至china@businessoffashion.com,并在邮件主题写明“Op-Ed”。鉴于我们将收到的稿件数量众多,若您的文章未被采纳,很遗憾我们无法回复邮件进行通知。

推荐阅读:

为什么说时装产业离不开“文化挪用”?

Op-Ed | 时装产业才不需要文化挪用

为什么Chanel推出的回旋镖会惹来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