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 时装周报道

东京时装周紧闭的大门正在慢慢打开

从左至右:Mame Kurogouchi、Hyke和Ambush的2018秋冬时装发布会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外国人来到东京时装周,既是高度兴奋,又感到高度挫败。因为很多才华横溢的日本设计师对开拓海外市场兴趣不大。

日本东京 —— 日本时尚不是只有原宿。从波西米亚风格盛行的下北泽,到洋溢下町风情的浅草,日本消费者狂野而兼容并蓄的创意影响力巨大,远远超出了国界,催生了一大批街拍网站与社交媒体账号。照片上,从朋克宅男到Dolly系,东京人穿什么的都有。

东京的马路给他们铺出了时装天桥。时髦的日本年轻人脚蹬恨天高的松糕鞋,精心叠搭造型,身穿White Mountaineering、Neighborhood、Nanamica和Mastermind等各种小众品牌,因为他们要来参加2018秋冬季的东京时装周,在3月19日与早春赏樱季一同拉开序幕。

东京时装周吸引了越来越多街头风格潮人,但这些“潮流孔雀”来自东京本地的不多,更多是专程前来“一日游”的日本游客或外国友人。时装周在东京的青年文化聚集地涩谷举办,2017年,亚马逊(Amazon)取代梅赛德斯奔驰(Mercedes-Benz)成为时装周主赞助商,此后时装周开始冠名为亚马逊东京时装周。活动吸引了超过5万名参观者,59位设计师在此展示和发布时装系列作品,其中7人来自海外。

“东京拥有极其出色的创意人才,没有什么能阻挡它成为更大的平台,”亚马逊时尚的日本副总裁James Peters表示,指出时尚是亚马逊在日本增长最快的类别之一。“日本设计师传统上重点关注国内市场,但实际上他们的客户遍布世界各地。根据我们的观察,海外的客户一直对日本时尚特别感兴趣。我们能给东京带来更大曝光度,一切事情的发展都会得到推动。”

亚马逊在日本制定了雄心勃勃的计划,刚刚在品川区开设了占地8.07万平方英尺的摄影工作室(亚马逊在纽约、伦敦、德里开设的摄影工作室中,面积最大的为4.60万平方英尺)。Peters说,这座工作室将用以支持本土设计师、举办快闪等各类活动,并作为亚马逊电商网站产品拍摄的背景。

但要将东京时装周打造成真正的国际化平台,依旧任重道远,其中的问题与很多时装周参与者的思维方式有关:他们还没想好要不要走向国际。不仅是语言障碍这个突出问题,主要是东京时装周的最终成果,很难表明日本时尚市场的真正现状。

事实是,时装秀前排往往坐满了企业高层和投资人士,偶尔出现几位外国记者。造型最出格的观众主要是站在最后排的时装院校在读生。明星不常见,国内顶级时装编辑多数也不参加东京时装周,因为这里展示的品牌基本不可能出现在他们执掌的页面。此外,东京时装周与首尔时装周日程相撞,本季更是在同一周举办。日本有业内人士将两国时装周的竞争,比喻成“猫狗打架”,可谓是天敌之战。

(从左至右)Verbal、日本亚马逊时尚的James Peters与Ambush的Yoon,在2018秋冬时装周

但亚马逊希望改变这样的现状。去年10月,亚马逊推出了名为 At Tokyo 的特别策划,人气特别高,召集了通常不参加东京时装周的品牌进行集中展示。除了获得亚马逊的财务支持,At Tokyo还能借助亚马逊时尚在线销售这些品牌的时装系列。有了亚马逊日本全球范围内的物流支持,相对小型的日本品牌在理想状况下也能吸引更多海外受众。

东京时装周的组织者和参与者都同意,亚马逊的加入,能帮助东京时装周有更好的发挥。Kenzo、Yohji Yamamoto、Issey Miyake、Comme des Garçons等西方家喻户晓的日本设计师时装品牌长期缺席东京时装周,近年只有Sacai、Toga等少数本土品牌,是真正从东京时装周走向国际,受到海外关注的。日本时装周国际关系部的总裁筱田明子表示,“At Tokyo成为了东京时装周的亮点。”

入选其中的包括时装品牌Ambush,强烈的户外与垃圾摇滚风格的造型,与设计师Yoon Ahn早年在西雅图的成长经历有关。“我成长于90年代的西雅图,那时候亚马逊也刚刚创办。所以他们找到我谈合作,大家简直是一见如故,” Yoon告诉BoF。

至于为什么决定回东京展示,Yoon解释道,“我们过去三年都在巴黎展示,但是如果要走秀,我还是想回到我们的游乐场,我们的家。对我来说,东京是未来与过去的交汇,是年轻与年长的交集。回到东京吸收这样的能量,让我感到特别兴奋。”

她的发布会吸引了不少日本时装大腕,比如阿部千登势、藤原浩、高桥盾等知名设计师,模特水原希子、Rola,以及日本流行男团Exile与J Soul Brothers等。At Tokyo的其它发布会也吸引了众多意见领袖,比如Mademoiselle Yulia和秋元梢,United Arrows的总监小木基史、街拍摄影师Rei Shito、铃木亚耶与铃木亚美孪生姐妹花。

“亚马逊作出的影响和贡献很大,”曾效力纽约巴尼斯(Barneys)、波道夫·古德曼(Bergdorf Goodman)的Nick Wooster,已经连续第6个时装季来到东京,本季亦是东京时尚大奖(Tokyo Fashion Award)的评委,“我认为,东京时装周与全球所有其它时装周主要的联系是,成为了新兴设计师一个特别棒的平台。”

坚守传统

新旧融合是不少日本设计师的强项,比如在东京拥有一批死忠粉丝的Maiko Kurogouchi。她凭借上月在巴黎展示的女装品牌Mame走秀系列,摘得了东京时尚大奖,运用传统和服面料与刺绣工艺,给比母亲和祖母更开放的当代女性设计置装。

本地的时装编辑和买手对此给出了积极反馈。Mame目前在日本开设了57家门店,海外3家。“2018年秋冬系列的销售还没结束,但我们在巴黎的展示收获了很积极的回应。那时来了不少国际买手,所以这一季,我们也希望增加国际零售商的数量,”品牌发言人表示。

“能在巴黎进行展示,对她来说迈出了一大步,”常驻伦敦与东京的日本时装作者益井祐(Yu Masui)评论道,他为LVMH青年设计大奖发掘新秀人才,“她设计的系列,即带有当代感,也很有那么一股偏锋。我认为她已经做得很强,准备好进军海外了。”他还指出,该品牌在巴黎进行展示也带来了优势。“销售的时间点一直都是个问题,东京时装周排在传统时装周期的末尾,那时候很多买手的预算已经用完了。”

 

Kuon的石桥真一郎也从传统日本工艺汲取养分。Kuon也是今年东京时尚大奖六位获奖设计师之一,品牌标志性的手法即是采用襤褸传统和式制衣工艺,不断叠加在衣物上添加补缀而带有特殊美感。“这背后其实是大量不同的面料,也有很厚重的传统。这是我们与岩手县大槌町进行的一个小项目,”模特与电视艺人Harry Sugiyama说,他是日本本土时装的爱好者,“日本设计师确实在积极展望未来,不只是二度解读他们在巴黎或伦敦看到的东西。”

设计夫妻档吉原秀明、大出由纪子执掌的品牌Hyke,继续在户外与军装风格上不断探索。这对设计师本季改造了二手美国军服,创造了结构严谨细致、本地研发的高品质面料制成的单品。Hyke目前在全球73家零售商有售,曾于阿迪达斯、Mackintosh等品牌展开合作,最近的合作对象则是户外服装巨头The North Face,旨在进一步提升知名度。“我们的重点是美国和欧洲业务,”这对二人组说。

但尽管Hyke、Mame、Ambush等女装品牌获得成功,人们依旧倾向于认为东京男装品牌提供了更具活力、更好卖的出口产品。问题是,很多设计师都没搞清楚,除了“卡哇伊”,日本的女性消费者还想穿什么。总体来说,许多东京设计师还在思考如何充分发挥这座城市的时尚潜力,扩大海外业务。

固有挑战

除此之外,东京时装周还有什么问题?

“时装周本身没什么问题,主要是文化的问题。不对外宣传,不自我吹嘘,这一直都是日本文化的特性,”常驻东京的时装作者与顾问Misha Janette评价道。确实如此,在礼节无穷无尽的日本社会,人们往往对自己很严苛,但对他人的赞美从不吝啬,尊重传统文化提倡的‘谦逊’品质。“日本人不认为年轻的时候就能真正成功了。这里就是这样,深入人心的观念是要努力工作,做好自己分内的事情。”

Yohei Ohno 2018秋冬系列

Shinoda则认为,这里的设计师们的观念,实在是酷到不介意没朋友。“日本的时装设计师也不想吸引大众市场的消费者。他们处在一个封闭的圈子,”过去十多年,她一直引导和支持本地品牌发展,“他们不擅长解释自己的想法。作为发布会的一部分,西方设计师通常会制作一份声明,阐述概念或是希望传递的观点。但在日本,设计师认为新闻记者和业内专家有这个理解能力,所以话不必多说。”

但还有一件事是肯定的,目前有着诸多挑战,绝不乏国际买手探索并努力将日本设计师时装带向全球。“这是我第一次来到东京时装周。这个市场非常重要,所以我来到这里也是为了能发掘一些新东西,”公关公司Tractenberg & Co前任高级总监Megan Maguire说,她在纽约创办自己的公关公司前,曾与Hellessy等客户合作。她关注的设计师包括成立四年内成为东京时装周最具话题度品牌的Akikooaki,以及本季进行静态展示的Yohei Ohno。

就目前来看,确实依旧还有不少提升空间。Steele表示,“最大的区别就是,欧美的时装发布通常会邀请很多明星和名人,公关团队可以借此发挥,锁定不少媒体版面,这样也能把品牌介绍给新的受众群体。”

尽管本季时装周也有不少明星捧场,但比如日本身价最高的意见领袖渡边直美等超级KOL的身影是看不到的。“在这一块,东京时装周还有很大空间提升。对在这里展示的部分品牌来说,Instagram还算是比较新的曝光渠道。下一季在运作时,可以考虑与Instagram结成官方合作伙伴等举措。”

多元化,亦是东京时装周未来推进的关键。本季迎来了印度尼西亚设计师Anandia Putri Harahap主理的品牌IKYK、NY by Novita Yunus的系列发布,但“和任何事情一样,关键是要好好策划,” Wooster说,“帮助打造来自世界其它地区的品牌,这一步可以说更加重要,因为东京是这么重要的一座国际大都市,而东京时装周作为平台来说,国际化程度还是不够。”

走出原宿

街拍时尚始终是今季东京时装周广泛热议的主题。毕竟过去一年里,不管是CNN、《i-D》还是Quartz等媒体,都宣称“日本街拍已死”。确实如此,东京过去孕育了地球上一些风格最为鲜明与极端的亚文化群体,东京也是Undercover、A Bathing Ape等品牌的摇篮。九零年代名噪一时的原宿时尚,已经成为了日本时尚青年文化的最巅峰象征——只是一切都变了。今时今日,日本消费者逛街最爱购买的,也不过是优衣库、Forever 21、H&M这些全球大众市场品牌。

2017年曾一度停刊的日本街拍杂志鼻祖《FRUiTS》,用创刊总编与街头摄影师青木正一的话来说:东京已经越来越难见到酷小孩了。街拍摄影师Matthew Sperzel过去三年都在东京,“互联网和社交媒体诞生之前,近乎封闭的日本文化孕育出对时尚极为独特的感知,营造了一个适合各类亚文化成长的环境。我觉得,你还是能在东京发现最会打扮的那群人,只是得深入到小巷子里去,试着走走弯路才行,”他说。

而对资深的东京时尚从业者、编辑Tiffany Godoy来说,这在很大程度上与2011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以及东北地方的地震与福岛核事故等重大灾难有关。消费者信心因此受挫,全球第三大经济体的日本开始陷入增长迟缓与通缩的泥沼。这自然会影响人们的穿着打扮,以及日本的青年文化。“整体上讲,日本年轻人开始觉得什么都很无聊,而且你能看到有这么多外国游客来到东京,身上也穿这些很红的日本品牌,然后过度发挥。现在流行的是另一种审美了。”

“东京的街头时尚没有死,死的只是依旧不变的原宿,” Janette认为,“很简单,转移到别的地方去了。现在最潮的应该是下北泽、高円寺这些地方。原宿为什么死了,因为太多外国游客聚集在那里。原宿一带的租金也太昂贵了。”

原宿一度是聚集了东京最时髦人群的街区,他们在这里自由自在地进行时装实验,大多数人觉得在这里,他们怎么打扮,不会被指指点点或是泼冷水,还能从同龄人和路人的反应中得到即时反馈。“过去你要想‘被街拍’,就必须去原宿。但现在有了Instagram,谁还去呢,家门都不出也可以的,”Janette表示。但如今日本激烈的网络暴力,也挫伤了不少未来可能的时装之星。

“说到底,互联网在世界任何角落,都释放出了扁平化效应,不只是在东京。不管在什么地方,你手指轻轻一滑就能下单购物,没有什么在哪里买不到,”Wooster说,“真正不同的是,我认为真的很有看头的一点,就是东京的实体空间。日本店铺的陈列和选货,和任何其它的时装之都都不一样,真正是世界上最细致美观的零售空间。”

利益相关:Kati Chitrakorn接受亚马逊东京时装周的邀请前往日本。

翻译:Aijing Wang

推荐阅读:

年轻设计师们,日本想欢迎你们前来就业

谁塑造了世界上独一无二的“日系风格”?

跌跌撞撞五年后,日本奢侈品市场进入新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