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

本周回顾 | Gucci宣布支持控枪,时装企业“政治中立”时代结束

高中生Emma González在佛罗里达州一次集会上发表控枪演讲 | 图片来源:Getty
严守“政治中立”曾是时装企业奉行的标准,但考虑到当今千禧一代消费能力与政治两极化现象,保持中立比明确立场承担的风险更大。

英国伦敦——美国发生又一起大规模校园枪击事件,Gucci随即在本周宣布加入控枪运动,承诺向“生命游行”(March For Our Lives)捐款50万美元。此次游行将于下月在华盛顿举行。

Gucci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与‘生命游行’以及全国各地勇敢无畏的学生站在一起,我们支持他们要求政府优先解决学生的生命和安全问题。我们所有人都直接或间接地受到了这些无意义悲剧事件的影响,Gucci在此骄傲地宣布加入‘生命游行’运动,为该运动捐款50万美元。”

有人对此嗤之以鼻,认为这不过是一场公关秀。在南佛罗里达州玛乔丽·斯通曼·道格拉斯高中一起导致17人死亡的致命枪击事件之后,反枪支抗议浪潮席卷全美。而Gucci此举并不仅仅是为了顺应这一浪潮,其中另有深意。

首先,Gucci是大规模枪击事件的直接受害者:2016年6月,一名枪手袭击了佛罗里达州的一家夜总会,造成49人死亡,而Gucci的一名员工也在遇难者名单之列。但更重要的是,Gucci此举反映了时装界的新动向:时装品牌正在改变对是否严守政治中立这一问题的回答。尽管严守中立曾是时装企业的行事标准,可如今保持中立比明确立场需要承担更大的风险。

这一改变是新一代首席执行官和首席营销官共同推动的结果。与前任相比,他们拥有更强烈的自由主义价值观,而且在运用职权为社会谋福利方面,他们面临的压力日益加大。

但最根本的原因,与千禧一代不断提高的消费能力有关,千禧一代们希望自己最喜爱的品牌与自己有着一致的价值观,在重大社会政治问题上表明立场。《经济学人》(The Economist)最近的一项研究显示,消费者尤其是千禧一代消费者,更青睐社会议题立场明确的企业;79%的千禧一代更愿意购买这些企业的产品,75%则为自己是这类企业的顾客而感到骄傲。

这项研究还发现,60%的高管认为,“消费者行动主义”(Consumer activism)的崛起,正迫使企业如实展现其运营和社会互动方式;73%的高管认为,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开始评判企业是否具有人情味。

Gucci的控枪立场固然反映了其内部价值观,但也与其客户(千禧一代占了很大比重)的价值观保持一致。Gucci创意总监Alessandro Michele在声明发布时表示:“学生们的勇气打动了我。我的爱与他们同在,3月24日那天也不例外。我支持‘生命游行’运动,以及那些在美国各地为他们和我们的下一代争取权益的年轻人。”他还提到了Emma González等年轻社会运动人士,上周校园枪击事件发生后,他们开始更加积极地关注控枪问题。

现如今的政治两极化现象也助推了这一改变。当全世界都在表明立场,时装品牌无法再像瑞士一样严守中立。实际上,对于许多消费者而言,企业在他们关注的问题上保持中立,就算不会让他们愤怒,至少是不可接受的,尤其是在他们对政府感到失望的时候。

Cone Communications公司2017年的一项企业社会责任研究显示,63%的美国人希望企业能在政府监管缺失的社会与环境变革起到领导与推动作用,78%希望企业参与解决重大的社会公平问题,87%会购买在其关心议题上表示支持的公司所生产的产品,76%不会购买与他们立场相左的公司生产的产品。

如今市场上选择几乎是无穷无尽,互联网让人们与实体店之间的距离接近于零,消费者只需简单地在手机上点触,便能选择更符合自身价值观的品牌。因此,时装品牌表明立场越来越重要了。

最后,推动这一改变的还有企业员工,以及越来越重要的企业文化。我们生活在一个变化无常的世界,企业很难制定明确的多年发展计划,企业文化的地位高于战略,吸引并留住人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重要。如此背景下,对社会政治问题表明立场,十分有助于打造强大的企业文化和雇主品牌。在过去,发发声明可能就够了,但是现在,品牌还需要通过实际行动体现价值观。

正如Cone Communications公司在其研究报告中写道,“现在,企业必须回答两个问题:我代表了什么样的理念?我支持的又是什么样的理念?”

本周新闻回顾

Inditex集团旗下的Zara门店 |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Inditex股价下跌至近三年最低

摩根大通下调业绩预期和目标股价之后,Zara品牌所有者、零售商Inditex的股价下跌7.1%,创造了2016年6月以来最大的盘中跌幅纪录,市场恐慌情绪在下月年报发布之前进一步加强。与此同时,Inditex正在西班牙政治和金融危机之中帮助家乡渡过难关。

Nordstrom利润下滑给重振计划蒙上阴影

Nordstrom上一季度利润下滑,再次引发人们对能否完成收购计划的担忧,导致这家总部位于西雅图的零售商的股价在盘后交易阶段下跌4.9%。Nordstrom预计2018年每股收益将达到3.30至3.55美元,同店销售额将增长0.5至1.5%。

梅西百货实现近三年首次销售增长

这家总部位于辛辛那提的连锁百货公司在第四季度可比销售额增长1.4%(分析师此前预测减少0.6%)。梅西百货(Macy’s)可比销售额此前连续11个月保持负增长,因此这一业绩数据具有里程碑意义。

Sapinda收购La Perla

投资公司Sapinda日前完成对意大利奢侈内衣制造商La Perla的收购,但未披露任何财务信息。近期收购了Lanvin的复星国际曾在去年12月进入收购La Perla的闭门谈判阶段,但因无法在将生产转移到欧洲以外地区达成一致而搁浅。

复星收购Wolford多数股权

复星国际将出资3300万欧元用于收购处于亏损状态的奢侈织物制造商Wolford的多数股权,并向其他股东发出强制收购要约。此外,复星同意增资2200万欧元,Wolford的股价因此上涨7%。

在Old Navy销售佳绩的推动下,Gap集团有望更快重振

Gap集团(Gap Inc.)旗下的折扣服装连锁品牌Old Navy的可比店内销售额增长9%,导致公司股价在盘后交易阶段大幅上涨。尽管Banana Republic和Gap销售额表现一般,但也超过了预期。

Moncler的2017年销售额增长15%

意大利奢侈外套制造商Moncler在2017年营收增至11.94亿欧元,略超分析师预测的11.83亿欧元。按恒定汇率计算,销售额增长17%。在启动旨在更快推出时装系列的全新产品战略之后,Moncler预计2018年将实现进一步增长。

中国、北美和电商市场推动Adidas销售额增长

德国运动服装制造商Adidas的2017年销售额增至超过200亿欧元,同比增长15%至20%。Adidas表示,不会更改2017年17%至19%的外汇调整后销售额增长预期。Adidas将在3月14日披露年报。

Riccardo Tisci

Riccardo Tisci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Riccardo Tisci加入Burberry

英国知名品牌Burberry已任命时装设计师Tisci担任首席创意官,3月12日起生效。他将接替于去年10月宣布离职的Christopher Bailey。加入Burberry之前,他曾在Givenchy担任创意总监超过10年。入职后,他将常驻伦敦,负责Burberry所有时装系列的设计工作,并将于今年9月推出入职以来的首个时装秀。

上任不到两年,Ferragamo首席执行官宣布离职

Eraldo Poletto宣布将在3月8日卸任意大利奢侈品制造商Ferragamo首席执行官一职,公司股价受此影响上涨4.6%。Ferragamo并未披露Poletto的离职原因,但在一份声明中表示离职是双方一致同意的。离职消息发布之际,Ferragamo仍在努力提高营收。

Jacquemus将推男装系列

这位法国设计师宣布将在现有品牌下推出男装系列,前几周开始便为他神秘的“新工作”造势。他的首个男装系列将在今年6月的巴黎男装周亮相。

康泰纳仕在捷克与斯洛伐克发行《Vogue》杂志

捷克版《Vogue》纸质杂志将在今年创刊,创刊号为九月刊,由与康泰纳仕集团(Condé Nast)签订许可协议的V24 Media负责出版。杂志的数字化平台也将同时推出。杂志将在捷克出版,印刷费预计将构成杂志的大部分收入。

《Vogue》暂停与Vice合作

双方于去年10月宣布的合作目前已无限期推迟。该合作内容为运营一家新网站,合作期为100天。但《纽约时报》(The New York Times)去年12月底的一则报道令Vice深陷性骚扰丑闻。因与被控性骚扰模特的时装摄影师存在交集,《Vogue》杂志也受到了负面影响,

Epiris收购Time Inc UK

英国最大的杂志出版商之一Time Inc UK旗下拥有57个杂志品牌,包括《Marie Claire》《Woman’s Weekly》《NME》和《Wallpaper*》。私募股权公司Epiris已完成对Time Inc UK的收购,交易金额约为1.3亿英镑。Epiris预计将出售业绩不佳的杂志品牌,裁减Time Inc UK的员工总数至1700人,同时通过收购更多企业,进一步提高在英国印刷行业的份额。

Dolce & Gabbana用无人机展示手袋

Dolce & Gabbana的2018年秋冬系列时装秀在米兰如期而至。在模特们身穿最新款成衣开始走秀之前,大约7台无人机各自悬挂一只皮革珠宝手袋率先登台。

京东加速器项目关注高科技初创企业

中国最大电商企业之一的京东启动了以北京为总部的全新加速器项目,项目旨在服务人工智能和区块链初创企业。京东表示,京东物流等京东运营团队将与这些企业开展合作。京东物流最近募集了25亿美元,宣布将建立中国最大的“最后一公里”物流网络。

翻译:Galen X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