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与分析 时装周报道

谣传伦敦男装周要退出历史舞台?本季尚存一丝希望

A-Cold-Wall* 2019春夏系列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没了Burberry、JW Anderson、Craig Green和Grace Wales Bonner,新兴品牌继续抢夺这个新舞台。

英国伦敦——伦敦正处于陷落之中。

任何一位密切关注男装产业的观察人士,有这样的想法都算合情合理。毕竟,原本日程已经大幅缩水的伦敦男装周,本季又有一波品牌出走。

伦敦男装周原本压轴的重磅品牌Burberry、JW Anderson,早在三季之前就离开,移师伦敦时装周举办结合了男女装的发布会。但是到了本季,年轻的明星设计师品牌也选择了要走——Craig Green也移师Pitti Uomo意大利佛罗伦萨男装展进行发布(尽管或许依旧心向巴黎),Grace Wales Bonner则完全避开了公开发布会,选择以私人邀请制进行展示。

男装周的举办时间也从原来的4天缩短到3天,似乎一切走到了关键的十字路口,以致参加活动的不少业内人士早就窃窃私语:如今走入第6个年头的伦敦男装周,或许很难再撑过一季。

但无论如何,这里还能看到一丝希望:新兴设计人才有了更多发光的空间。“Craig Green、Wales Bonner离开后留下的空白,可以让这样A-Cold-Wall*、Cottweiler、Martine Rose的品牌来弥补,”MatchesFashion的男装负责人Damien Paul表示。

还有别的品牌值得一看。

周六,Matthew Miller奉出了一场名为Paradise Lost(“失乐园”)的发布会,举办地在唐人街仓库似的地下停车场,这也与本季“保命至上”的风格相得益彰。“这就像是全新的地下场景,”一件多口袋实用主义马甲(还是霓虹色调)、安全眼镜还有明黄色的Peli工具箱(战地记者使用的那种)好像在这么说。系列中引用了不少Helmut Lang的设计(比如加了衬垫的防弹背心、夹克、双肩背包还有银箔长裤),这种活动主义、反建制的态度将所有事物引到了新方向。

“这一代年轻人很看好回收再利用,也很着迷于科技。我们正在看到这两大特点正逐渐融合,最终呈现出了特别好的答案。也就是更为积极的方法,”Miller解释道,他谈到自己与美国运动服品牌K-Swiss联名合作了一个采用回收材质的街头风格男装系列。

Craig Green、Wales Bonner离开后留下的空白,可以让A-Cold-Wall*、Cottweiler、Martine Rose这样的品牌来弥补。

而在周日早晨,Xander Zhou设计师周翔宇造出的梦境,是一个科技化、超人类的解放时代,与其它男装周表现最为上乘的发布会一起,拨动了未来主义的心弦。周翔宇的模特大军以随机循环的方式走台,秀场音轨重复说着“I am digitised / I am virtualised”(“我已完成数字化/我已实现虚拟化”),队伍中包括变态护士、六臂大神与怀孕男子。“这就是我要为未来创造的新世界,”这位常居北京的设计师笑着说道,“我想绘制出一幅人物地图,各种各样的不同人物共生并存。”

周翔宇将最新系列命名为“Xander Zhou有限公司”(Xander Zhou & Co.),但抛开舞台效果不谈,他展示了不可思议的搭配——保龄球印花衬衫搭配自行车长袖、带有品牌标识的正装衬衫、毛巾布短裤还有穿在紧身长裤之外的带衬垫超迷你裤,这些都令人惊讶地结合了起来。值得一提的是,周翔宇与Gentle Monster合作设计了眼镜,还与本周出现好几次的耐克(Nike)合作设计了鞋履产品。

在Cottweiler,品牌创始设计师与Ben Cotrell和Matthew Dainty也在梦想着超越。他们的最新设计从澳大利亚蓝山景区的卢拉小镇(Leura)汲取灵感。在那里,他们说,有几个“私人的、改头换面的”时刻。这也直接给本季增添了大量参照,比如模特身体上拔火罐的印记,莲花,还有不断重复的背景音轨——“这个世界给予你的不是恐惧,而是爱、力量与阳光。”还有一位模特抱着一只灯箱出场,灯箱上哗啦啦地倾倒着瀑布,就像直接从治疗室墙上撕下的风景画。

这强化了本季洋溢着健康与运动气息的系列——有时他们的设计也很幽默。“我们想讲述的是逃离与放松,不被限制,对待事情的时候不那么紧张兮兮,”Dainty说,“这关乎内心,无关外物。”

尽管本季无疑带有某种讽刺意味,衣服本身却很值得认真思考。比如Cottweiler能不断给其经典运动服带来新面貌的能力:本季,他们采用了定制皮革与色彩明快的透明塑料,与日本运动品牌亚瑟士(Asics)进行了鞋履联名合作也成为了标志性单品。

Samuel Ross,Virgil Abloh的门生之一,高端街头奢华品牌A-Cold-Wall*的创始人——也对未来进行了展望,举办了本季伦敦男装周最强大、最紧扣当前时代的发布会之一。“我想给未来做衣服,不想把重心放在我所经历的过去,”Ross斯解释说,强调自己展示智慧的、奢华品等级的街头服饰,扎根于他长期探索英国的社会阶级系统。“我能以更加宏大的方式展示何为艰辛,因而感到更多自由。”

他在本季推出的最新系列,包括一系列色彩奢华的单品,比如泥土般质地的牛血红,剧毒物品的黄,还有泛着银光的蓝,探索的是人类与社会住房保障项目风格狂野的建筑之间的关系。这个主题在紧固部件中得到了最鲜明的体现,比如重量感强的拉链,尼龙搭扣补丁,电线制成的衣架,塑料夹扣,以及至少三种不同的钮扣样式。

发布会名为Human, Form, Structure(“人类,形式,结构”),Ross解释说这样旨在“打破不同社会人群之间的隔阂”。他没在说笑。终场时,脚踏耐克鞋的一整个方阵的模特,全身覆盖着灰烬,拆散了一只巨箱四壁,走出来一个男人,浑身沾满血一样的东西。就像一只人形蝌蚪获得新生。

来自保加利亚的Kiko Kostadinov也是另一位颇具潜力的设计师。这位中央圣马丁毕业生因其极简主义科技感制服闻名。本季,Kostadinov的灵感来自马丁·基彭伯尔格(Martin Kippenberg)的作品《弗兰茨·卡夫卡的〈美国〉的欢喜结局》(The Happy End of Franz Kafka’s “Amerika”),布景里是一座虚构的、恒河边的小镇,激发印度城市社会流动的能量。

最终呈现的结果,是一些剪裁精良的双面工装夹克,与亚瑟士联名合作的蜡笔色多功能滑雪衫,还有看似随意的保加利亚Meshka军用包。所有这些混搭起来展现的,是处于不同人生阶段的男性形象。“本季要给我们的品牌增添更多叙事,”Kostadinov说。

而在Martine Rose,设计师则在肯蒂什镇(Kentish Town)举办了欢迎街道居民的街头派对。这是对她深爱的伦敦一次动人致敬,时装编辑与买手和老人孩子一起消磨时光。衣服本身即是伦敦风格的真实写照,无论是刻奇气质的豹纹印花上衣搭配金链,还是复古的粗短棒针自行车短裤。

最终给伦敦男装周画上句点的,是Charles Jeffrey的Loverboy。在这场备受瞩目的发布会上,设计师也与周翔宇一样,探索了超人类社会与身体畸变的主题。但这些年轻的设计天才们,足以拯救摇摇欲坠的伦敦男装周吗?

问及本季是否会成为历史上的最后一季,英国时装协会(BFC)首席执行官Caroline Rush对外界猜测作出了迅速回击:

“不,肯定不会——这也太可笑了吧。”

翻译:Aijing Wang

校对:Tianwei Z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