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与分析 时装周报道

BoF男装周报道 | Dior Men:探索新天新地

Dior Men 2019春夏系列 | 图片来源:Indigital
Kim Jones的品牌首秀融合了个人色彩与时装屋历史。他很自信,似乎为了这个时刻的到来,他等待了一生。

法国巴黎——Kim Jones感到饥饿且不安。从最精美的人造奢侈产品,到荣光无限的自然恩赐,他的胃口大得囊括了各个领域。为满足他的胃口,他愿意前往任何地方。在以“旅行”为其存在根基的Louis Vuitton,Jones用个人经历创设了一整片新天地。而到了Dior Homme担任男装艺术总监(该品牌今后不再名为“Dior Homme”,名称本身就折射了未来新方向),就像是拿起一本新护照,闯荡一个新的现实,一个被Dior时装屋传奇创始人Christia早早划定的新现实。周六下午,他首次为Dior执掌的新男装系列发布,Jones面对这样的新局面简直是“浪子回头”。

面对概念重塑的新挑战,Jones回顾了Dior的高级定制服历史档案。包括创始人时期的Dior,还有非凡的Galliano时代。在这场规模宏伟的发布会上,甚为华丽的细节在观众面前稍纵即逝。设计工作室举办的预览则更适合欣赏到出众的效果,比如衬衫夹克上的花卉串珠,叠加了乙烯树脂的Lemarie羽毛刺绣,还有在发布会上披着透明欧根纱的绣花薄纱衬衫。Jones上任后,他将探索的全新世界自然包括了这些精致异常的技艺。

像任何理智的探险家一样,他基于Dior的发展历史自制了新地图。最早是1947年,Pierre Frey为Christian Dior首家精品店装潢采用了法国传统印花帆布Toile de jouy。Jones以新图案、新手法将其重现:以Tone-on-tone刺绣手法,做成了同款材质上装与长裤的提花。花卉图案,以及浅蓝、白色、粉红的色调,都来自Dior先生收藏的瓷器。品牌标识也进行了迭代(上一次迭代,要追溯至2004年Galliano的Rasta系列),出现在一件蕾丝工装背心上。还有1999年Galliano首次推出的一款畅销马鞍包,这回缩小了做在一件皮夹克的袖子上,一只双肩背包,或是女帽大师Stephen Jones设计的帽饰上。

但除开致敬品牌创意财富,Jones还做了很多别的。他同样满怀信心地融入了时装屋历史,让人感觉他为了这一刻等待了一生。Jones的母亲是丹麦人,所以出场的第一位模特也是尼古拉·威廉·亚历山大·弗雷德里克,丹麦王子。或许这层联系有点勉强,但还有下一位出场的模特——他的朋友Yoon,这位韩裔美籍设计师的个人品牌Ambush也极度受到小众推崇,也为本季系列珠宝作出了实实在在(且微妙得金光闪闪)的贡献。还有一位老朋友是Alyx的Matt Williams,他为系列创造了相互紧锁的CD标识皮带扣(虽然看似微小细节,但发布会期间你会总是看到)。美国艺术家Kaws则为发布会制作了高达10米的巨型花卉卡通公仔,手持以Dior先生的爱犬Bobby为蓝本的小雕塑。Kaws还重新设计了Dior的经典蜜蜂图案,将这个最初的拿破仑帝国象征,变成了适合发Instagram的Emoji表情。

其它新鲜元素,还包括本季标志性的Tailleur oblique西装外套,这件新品带有斜对角、双开襟、单排扣。尽管其灵感可能来自时装屋档案,但同时精妙地融合了Jones的过去与Dior的未来。同样地,夹克上的条纹强化了系列轻盈的运动风格。这来自创作了经典Dior时装插画的René Gruau。他曾一度被列入男装总监候选人之列,但Dior先生去世时合同没有签下来。等到了60年以后,Kim Jones花费了不少功夫将Gruau在Dior男装设计的想法挖掘出来。某种程度上,如此深入的亲切关系,Dior首席执行官Pietro Beccari应该会对他选择的设计师感到十分满意。

或者通俗点说吧,这是未来更多美好事物的开端。

翻译:Aijing Wang

校对:Tianwei Zh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