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与分析 时装周报道

BoF男装周报道 | Louis Vuitton:Virgil Abloh的灵光乍现

Louis Vuitton 2019 春夏男装系列 | 图片来源:Inditigal
“美国梦”无远弗届,Abloh又贡献了另一出非凡案例。

趋势要点:单色、色块、街头潮流

法国巴黎——曾几何时,Virgil Abloh只能勉强算是二流。但他稳健又急速地站上了舞台中央。本周四,他首次以Louis Vuitton男装艺术总监的身份亮相。“美国梦”无远弗届,Abloh又贡献了另一出非凡案例。迷失在绿野仙踪时,就顺着黄砖路走吧。Abloh也在系列中承认了这个叙事,这个属于美国的童话故事。“道路”成为了主题意象之一,蚀绣在牛仔裤上,嵌在细工镶嵌编织里。“巫师”的意象则变成Pay no attention to that man behind the curtain刺绣字样(“别在意站在幕后的人”)。但“no”这个绣得很小,并不那么容易看到,这就更使人将这段讯息理解为一位曾经居于幕后的人,也就是要你注意站在幕后的人:他现在走到了聚光灯下,真正迎来了属于他的时刻。

太阳就是这场发布会的聚光灯,照射在狭长的伸展台通道,行道树将巴黎至美的皇家宫殿(Palais Royale)一分为二。伸展台分成了不同区域,每个区域拾取彩虹中的一道色彩,身穿相衬颜色T恤的人站在道旁。全球最大的奢侈品集团路威酩轩集团(LVMH),以此致敬了人类社会多元性的和谐景观。“世界正在改变,”在系列预览前一天,Abloh和善地指出,“现在已经与六个星期之前不同,可以说整个前提都变了。”

他偏爱使用这样模糊不清的说辞。但联想到他的新职务,这个所谓的前提还真是事关重大:这个世界还需要更多衣服吗?“我是一个创造者,我总在创造,”他对我说,“音乐歌单也好,球鞋也好,宜家的椅子也好 [指他与该品牌的联名合作],我创造的东西都有其存在的理由。这个世界需要一件更新款的夹克吗?有合理的理由,我才会做一件出来。”

Abloh称,与Louis Vuitton商量签约的半年时间里,他最想搞清楚的是这个问题。“有没有人好好想过,为什么Louis Vuitton要做衣服?”他认为这个问题被忽视了,“这个品牌衣服的美学,与品牌的历史传承之间一定是要有联系的。Louis Vuitton是制箱而不是制衣商。Saint Laurent还有Cristobal Balenciaga创造了能够名垂青史的服装轮廓,但Louis Vuitton标志性形状是一只装衣服的箱子,没办法直接和成衣划等号。”

找到并建立一种联系,就是Abloh为品牌执掌首个系列面临的最直接挑战。还好他在“口袋”里找到了。服装的功能性层面,包括随身携带物品,而这在更广义上连接了Vuitton在配饰领域的悠久历史。那就是Abloh灵光乍现的时刻。他创造出了介乎口袋和服装之间、重新定义品牌的东西。与共同出谋划策的造型师Christine Centenera一起,他戏称道,这是Accessomorphosis(“配饰的变形”)。

本质来讲,这其实是一种带口袋的马具/安全带。周四发布会极为突出的是白色鳄鱼皮,伴随着开场的全白,在各个地方做变形,共计12种。我提到是Helmut Lang开创了这个概念,但Abloh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有人做过了是吧?”他耸耸肩,“你懂我风格的。我主要关注的是到底有没有理由这么做。”

在《Virgil Abloh的词汇表》(藏在秀场笔记里面),他用了Margielism(“Margiela主义”)这个词当挡箭牌。定义写的是,“一种适用于服装或配饰的术语,反映出Virgil Abloh所属的年轻一代设计师虔诚的时装宗教常规。”尊重高于独创。好的。

回到刚才所说的前提——世界需要更多的衣服吗?Abloh也同意,其中一个解决方案就是创造价值。“我创造价值的方式,是将新的创造与现存物进行对比,”他说,“我做的很多事情都是要与周围的语境发生对话。”意思就是,要做看起来与众不同的运动鞋。或是对庸常之物进行改造。周四,Abloh用了一点炼金术。首先搭配的是Hane的T恤,每个针脚都按照原来的棉质匹配复古皮革上搭配针脚为罗纹领口的针迹(“我相信随意休闲的、带有未完成质感的奢华,”Abloh说,“Hanes就是这样的。”)还有嬉皮风格扎染,本季系列的灵魂所在,也是Abloh最喜欢的部分。

他的秀场配乐来自由的酸性Syd Barrett的吉他,慢慢陷入Kanye的焦虑,最终转移到我希望听到的第五维前卫音乐Sun Ra。这呼应了整场发布会的演变:从最初纯净的全白色(整天强调逻辑的家伙听好了)经由一枚棱镜向外发射,最后爆炸出彩色。“白线代表Off-White,棱镜就是Louis Vuitton,”Abloh说。

它向绿野仙踪敞开了大门,多萝西睡在一片罂粟花地,这个图案最终在机车夹克背面串出了一串,是整个系列最奇怪最诱人的作品。“这其实讲述的是造型,”Abloh继续,“丰沛。就像当年我20多岁的时候,Marc Jacobs执掌Louis Vuitton。这就是我赖以为生的DNA:一位美国设计师,给巴黎带来了丰沛繁荣。”

……设计师?“我只是去‘设想’,从来不使用工具,”Abloh承认道,“我不是传统意义上的设计师,我也不觉得我能直接用白色鳄鱼皮推出一件战壕风衣,”他停顿了一下,“我正在学习。就像从最基础的开始学起。”他还谈到了。“3%的变形与扭曲”,这是他将所有事物带上个人色彩的方式,“拥有它,在它身上作出标记。”比如在耐克的Off-White球鞋,这个标记是一条拉链领带。在Louis Vuitton,Abloh还做了瓷链子,白色的当项链,橙色的是关键手袋单品的细节。他还在更多原本无价值之处,发挥了更多炼金术。“你可以在店里买到这个包,但有了这根链子,这个包依旧属于我,”他说,他认为一只很普通的LV Duffel行李箱,看起来很平常,很明显——但人们在某个时期也是这么看待披头士(Beatles)的。

也许那种熟悉的、原始的社会机制,是Abloh成功的关键。他与如此庞大的支持者能够进行如此迅速的联系。发布会时,巴黎的皇家宫殿与你近期记忆里的任何时尚活动都不相同,人们也期待着会感受到倾泻而出的善意。不管从哪个角度,这都更像是一个“家庭聚会”:Abloh呼唤自己的朋友出动:音乐人Kid Cudi、Theophilus London和Dev Haynes,艺术家Lucien Smith,还有新一代的表演艺人Playboi Cardi和Octavian等。终场时,他流下了眼泪:“我还年轻的时候,从来不会在时装秀看到我这样的人,尤其是身处这个级别的,”Abloh沉思,“我走到这里,不是为了我自己,是为了我所在的社群。”

点击此处,查看完整秀场图片集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