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

为何“时尚”在今天成了一个贬义词?

插图:Jan-Nico Meyer
很多纽约设计师厌倦了美国时尚体制,希望能够打破这个现状。  

美国纽约——在美国时尚的中心纽约,时尚已经不再是什么“时髦”东西了。而时尚趋势的背后制造者——设计师们,自然也能感觉到这点。

“作为一名时装设计师,我无法理解今天的时尚,完全理解不了。我已经开始筋疲力尽,对时尚界的很多东西不再有兴趣,”几周前,Narciso Rodriguez在他的2019年春夏系列后台说道。同一天,他获得了美国时装设计师协会(CFDA)颁发的终身成就奖。“时装秀做得越大,效果越好,钱也花得越多。这当然很棒,人们都在为时尚喝彩,但这其实这个行业里,我很想摆脱的一部分。”

多年前曾担任路威酩轩集团(LVMH)旗下品牌Loewe创意总监的Rodriguez,并不需要每年九月时装周的声浪给自己的设计造势。他如今处于这样的一种职业生涯状态,只要用垂褶真丝衬衫、线条修长的裤装和弧形肩部设计夹克讨好他的客户,似乎就足够好了。

和不少同代设计师一样,Rodriguez似乎越来越厌恶时尚了,为什么呢?

人们并没有不愿意花钱买衣服和配饰。根据贝恩咨询,奢侈品市场去年实现了5%的增长。但占据了这一增长大部分的,是新兴的数字品牌、拥有高知名度设计师的欧洲时装屋以及采用直面消费者商业模式(DTC)的品牌。而相较之下,很多纽约品牌已经陷入困境,因为它们的分销渠道严重依赖如今处境不佳的美国百货,无法举办能掀起网络热潮、与欧洲时装屋大秀拥有同等影响力的发布会,在品牌更新迭代方面也一直缺乏创新。

传统知名设计师品牌对很多美国人来说,情感上的影响力不再像过去那么强烈了。消费可能更愿意把钱花在Everlane这样数字原生的、非设计师类的品牌,或者把花钱到任何能拍照发到Instagram的地方。

就拿洛杉矶品牌Doen来说,它的Instagram账号只有11.7万名关注者,担纲“设计”的是一群女性,不是名头响亮的设计师,但Doen标志性的简约波西米亚风格单品总能很快售罄。所以说,除了宣传衣服很“酷”的营销手段,整个时装产业都应该好好反省一下了。

这就是为什么,设计师与品牌不是在主动与“时尚”脱钩,就是在寻找脱钩的办法(所以说Vetements在取名的时候,没有用法语里表示“时尚”,而是“衣服”这个词,也是有原因的)。有人认为,顾客们应该采用街头潮牌的的模式,以小规模胶囊系列进行“上新”,而不是一次性发布整个季节性系列。

CFDA甚至也认可了对当前潮流的痴迷,比如在Rodriguez获奖当晚,以滑板T恤系列将品牌社群紧密结合的品牌Supreme,就收获了男装设计大奖,在台上,Supreme主理人James Jebbia欣然接过了奖项,但致辞时也说他从不认为自己是设计师,Supreme也不是一个“时尚品牌”。但Jebbia在Supreme推行的模式,能否在长期甚至短期内解决这个问题,谁又知道呢?

“如果时装界,或者说时装产业,能在某种程度上和‘趋势’分离开来,应该是件挺好的事,”还是几周前,纽约设计师Rachel Comey表示,“这能够让整个行业重新校准。”就在我们谈话的几天前,Comey选在一家迷人的洛杉矶老牌百货展示了最新系列,观众是品牌的客户和朋友,很多人还是第一次参加时装秀。Comey这种“非传统”的时装秀制作方式,对她自己和品牌都有好处(比如这一季选在博物馆举办晚宴,下一季可能就定在了纽约市的人行道)。她从事时尚行业已经超过了15年,她还是喜欢设计,喜欢做衣服。要保持自如的方法之一,就是将旧的规则抛在脑后。

来说一点振奋人心的吧:这些不确定感、受挫感和困惑,最终可能会导向更好的结果。毕竟,美国人还是一群终极的乐观主义者和积极份子。没错,一定会有更多美国品牌缩减或消亡,但或者这种对于越来越强烈的、对“时尚”的蔑视,会迫使美国时尚行业摆脱束缚,建立一些前所未有的东西。未来会发生什么,可能谁都猜不到,但最终……可能不会有人将这一切称之为“时尚”。

 

翻译:Aijing Wang

校对:Yifan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