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缅怀时尚置景“魔术手”Michael Howells

Michael Howells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Tim Blanks回忆起这位伟大的布景设计师,即便他曾为John Galliano时期的Dior创造出天马行空的壮观场面,但Howells制造的幻梦始终深深扎根人的本性。

英国伦敦——Michael Howells于本周四早晨离世,即便我们总是将他唤作“时尚界的幻象大师”,也难以描绘出他那种令人惊异的深厚功力:他能把一块纸板变成最精美的法国蕾丝装饰,或是将一张报纸做出丝绸般的机理。与其将其称为大师,不如说他其实是个魔术师。过去几十年,他的魔法塑造了John Galliano时代奢华的Dior,Mark Baldwin在兰伯特当代舞蹈剧团(Rambert Company)担任艺术总监时的芭蕾舞剧,再到塞尔福里奇百货(Selfridges)的圣诞节装饰、Versace的平面广告,甚至还有格温·斯蒂凡尼(Gwen Stefani)的专辑封面。

“人们花钱雇我,就是让我创造幻梦,” Howells曾经这么说。尽管他的创意新奇如天外来物,依旧能够深深扎根于人性。“我毕竟个子高,到哪儿都很难不被注意,”他给自己找到了理由。他的确是个大个子,6英尺7英寸的身高(约2米04),牙尖嘴利,带有典型的萨维尔街绅士优雅。(我有次记错了,把他在Ladbroke Grove的公寓形容成“小复式”。天哪,他拿来开我玩笑可久了……真的很久!)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1990年代时一场Galliano发布会后台的杂物堆里,要发现他也是毫不费力。当时他正帮助Dior掀起高级定制幻想曲的狂潮。Howells在巴黎歌剧院精心策划的那场Dior以19世纪女艺术家Marchesa Casati为缪斯的“舞会”,是我这辈子最喜欢的时装秀之一,是你能想到最具沉浸式的时装体验,每一只新艺术风格的壁龛里都带有一幅性感到弹眼落睛的小插图。

Michael Howells for Christian Dior

Michael Howells为Christian Dior设计的秀场装置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但上天最终把他带走,也是因为“他很高”。身患常染色体显性遗传疾病马凡氏症,让他的身材超乎常人地又高又瘦。但与此同时(Michael可能也会暗暗感激),异常的身高让他对世间各个物件的摆放,有着同样异常的敏感。凭借着这份敏感,他能毫不费力地在同一个空间错落安置数件摆设。

直到2017年,Howells还同时担任着Cathy与Perry St Germans在康沃尔郡举办的艾略奥港音乐节(Port Eliot Festival)创意总监,而随着那年Cathy追随先生Perry而离世后,他便卸下了这一职务。他对超凡独特的细节独具慧眼,这在音乐节的官方网站处处可见。比如2015年的版本,灰姑娘庞大的舞裙填满了庄园府邸的蓝色画室,水晶拖鞋在相邻房间的暗影里闪着光。尽管舞裙最初是由戏服设计师Sandy Powell创造的,但是Howells的妙手使其更加充满戏剧张力。

他能在任何角落发现美,或许这是他强调“活在当下”的生活哲学的精髓所在。他有太多太多的创造,仅仅为了短暂瞬间而存在,比如一场时装发布会,一场表演,或是一次派对时间。有次他很有说服力地谈起某场很精心策划的奇观:“有人说,这些东西到了第二天早上都消失了,真的很可惜。我就说,‘你看,它们持续了8个小时,有1000个人看到,所以它们创造的是8000个小时的美好回忆啊。”

不管这听起来是不是在狡辩,但Michael Howells为我们带来的美好时刻,绝非一串数字就能概括。

相关阅读:

Alaïa走了之后的Alaïa

 

翻译:Aijing Wang

校对:Yifan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