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

6月全球奢侈品市场扫描 | 奢侈品业风向怎么走?看看贸易战在哪里打

Louis Vuitton 实体店 | 图片来源:Shutterstock
G7峰会后,特朗普与欧洲各国交恶,萨维尼奢侈品指数下跌4%,与此同时,行业领军企业再度强调控股家族的稳定表现。

英国伦敦——在奢侈品领域,家族企业的影响至深。构成我们萨维尼奢侈品指数(Savigny Luxury Index,简称“SLI”)样本的企业,背后多由特定家族主导或控制,长久以来早已内化成为了奢侈品产业的特性。路威酩轩集团(LVMH Group)、普拉达集团(Prada Group)本月发布有关继任计划的公告,都体现了这点。

大新闻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Chanel在六月发布了该公司历史上首份全套财务报告,2017年营收近100亿美元着实令人印象深刻,营业利润亦高达28%。

开云集团(Kering)召开的投资者日则普遍收获了较高评价,重申了Gucci的100亿欧元销售目标。但略微讽刺的是就在同一天,整个奢侈品行业就好像没有什么好消息了:开云集团,以及其它构成萨维尼奢侈品指数的几乎所有样本企业,由于外汇波动影响,出现股价下跌。

Prada首席执行官Patrizio Bertelli,利用工厂开业的机会宣布长子Lorenzo Bertelli正式加入集团,担任要职,也就是说他未来接管普拉达集团的可能性更大了。在路威酩轩集团,现任Berluti首席执行官兼Loro Piana董事长Antoine Arnault被任命为集团公关传讯负责人。截至目前,他与他的三位兄弟姐妹都已在该集团担任战略性要职。

构成萨维尼奢侈品指数的各样本企业,尽管都属上市公司,至少部分股份掌握在外部股东之手,但它们多数依旧保持家族企业的性质,特定家族掌控着公司所有权,或是亲自担当管理层(又或是两者兼而有之)。普拉达集团有80%股权为家族持有;LVMH有47%的所有权为家族持有;爱马仕集团(Hermès)有66%为家族持有,第六代家庭成员也在经营公司;开云集团有41%股份掌握在家族成员手中,第二代企业家族担任管理层。雅诗兰黛集团(Estée Lauder)、历峰集团(Richemont)、陆逊梯卡集团(Luxottica)、斯沃琪集团(Swatch)、拉夫劳伦集团(Ralph Lauren)、菲拉格慕集团(Salvatore Ferragamo)等核心都是家族企业。主要企业中,少有的例外是Tapestry集团、博柏利集团(Burberry)、蒂芙尼集团(Tiffany)等,但缺乏家族控制亦使后两者被收购疑云笼罩。

这个六月,还见证了又一轮的分道扬镳。路威酩轩宣布与生态友好品牌Edun合作告终;开云集团宣布正就英国设计师Christopher Kane收回同名品牌控制权的可能性进行讨论,不禁令人想到此前Stella McCartney的类似举动,越来越关注旗下大体量的时装品牌, 似乎变成了开云特有的“模式”。这对Alexander McQueen、Altuzarra的未来,又意味着什么?

当然,六月也敲定了不少投资交易。同属家族企业的Missoni,将其41.5%的所有权交予意大利政府支持的投资基金Fondo Strategico Italiano(FSI),以此换取7000万欧元的现金注入;设计师Dries Van Noten将其同名时装品牌多数股权售予西班牙化妆品集团普伊格(Puig);历峰收购了总部位于英国的二手腕表零售商Watchfinder.co.uk。陆逊梯卡与依视路(Essilor)的合并尽管延迟,但不妨碍陆逊梯卡收购胃口大开,比如六月收购了光学太阳眼镜制造商Barberini。

导致萨维尼奢侈品指数六月总体走低的,也包括投资者因特朗普在G7峰会上对欧洲与加拿大国家领导人的冷淡而受到惊吓。萨维尼奢侈品指数六月下跌4.2%,摩根士丹利奢侈品指数(MSCI)则下跌0.8%。

萨维尼指数 VS. 摩根士丹利全球指数

2018年6月的SLI走势 | 图片来源:Savigny Partners

向上走

• 迈克尔高司六月股价上涨16%。该公司此前于五月公布了年报业绩,其中对2019年的展望最初收获了负面反馈,但此后,市场对其越来越看好,公司举办的投资者介绍会也开始收获成效。

• 五月发布第一财季结果后,布鲁奈罗·库奇内利继续一路高歌,股价六月收盘涨12%。

向下滑

• 在其控股家族以高折扣出售了3.5%股份后,菲拉格慕股价大跌。吓坏投资者的是出售的时机,而非规模,目前该公司正处于缺少CEO领导的周转过渡阶段。该公司六月收盘跌超过15%。

• 因市值持续增长,推动爱马仕集团成为巴黎股市指数CAC-40成分股(该股价自今年二月开始恢复,五月收盘涨40%),但这似乎对股市帮助不大,六月股价下跌了13%。

• 普拉达因在亚洲上市且总部位于欧洲,股价受到特朗普在欧洲与亚洲掀起的“风波”影响,六月下跌12%。

新看点

贸易谈判,无论是发生在特朗普与其它国家,还是英国与欧盟之间,始终都像在绕圈子,很难说有什么实质进展,但其产生的后果却对奢侈品行业影响深远。奢侈品供应链遍布全球,国际分销网络薄弱但分布广泛,意味着货物流动过程中遭遇的任何障碍都将对该行业造成严重影响。不管各国领导人之间的交往是否出现了令人遗憾的重大转变,还是出现了大规模的保护主义,未来几个月(甚至是好几年)都将决定着萨维尼指数的走向。

行业估值

翻译:Aijing Wang

校对:Yifan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