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

本周回顾 | 美国康泰纳仕动荡的一周

Anna Wintour现身第72届托尼奖颁奖典礼 | 图片来源: Walter McBride/Getty Images
据报道,康泰纳仕集团(Condé Nast)去年亏损超过1.2亿美元,而且打算出售旗下《Brides》、《Golf Digest》和《W》三本杂志。但变革或许远不止于此。

英国伦敦——本周,Anna Wintour即将出走《Vogue》杂志的流言传遍了时尚界。但在周二,康泰纳仕集团开始出面澄清,首席执行官Bob SauerbergTwitter上发文表示,Wintour“是公司未来转型不可或缺的一员,她已同意以《Vogue》杂志主编和集团创意总监的身份,与我无限期合作下去

显然,集团已经厌倦了外界对Wintour职位状态的频频猜测。但直到周三,本周的重头戏才拉开帷幕。《纽约时报》报道称,康泰纳仕集团计划出售《Brides》、《Gold Digest》和《W》三本杂志,并实施一系列精简方案,以应对去年的1.2亿美元亏损。

无论Wintour去留与否,媒体记者都会争相报道。这可能有助于转移公众视线,因为康泰纳仕集团的领导层正设法应对一场担忧已久的危机。尽管公司采取了各种补救措施,但都未能解决诸多核心问题,例如广告收入下降、管理结构分化。目前的管理体系下,同一本杂志的美国版本和国际版本可单独运营,让改造陷入困境的杂志或消除重复成本变得更加困难。

但本周的这两起事件还是值得合起来观察:随着康泰纳仕集团迈入更为严峻的数字化时代,Wintour的“无限期”主编职位意味着什么?近三年以来,公司一直在提重组事宜,而本周的新闻可能是未来更多重大变革的前兆。

早在今年4月,Wintour离职传闻首次出现后不久,针对康泰纳仕集团在数字化时代的长久生存之道,BoF提出了四点建议。数字化时代让肆意扩张的国际杂志巨头吃尽了苦头,康泰纳仕集团又该何去何从呢?

一、进一步优化品牌体系

如果《纽约时报》的报道属实,那便说明康泰纳仕集团已开始优化品牌体系。如此一来需要管理的杂志少了,康泰纳仕集团可以把重心放在那些历史悠久、规模较大、声誉良好、有发掘新用户潜力的品牌上,例如《The New Yorker》、《Vogue》、《GQ》和《Vanity Fair》。如今的问题在于还要舍弃哪些品牌,还是说最终整个公司将面临被出售的命运——在这种情况下,Wintour继续任职将成为推高潜在售价的关键因素。

二、整合运营与国际化思维

康泰纳仕集团的公司结构可以说相当混乱。家族企业这一昔日的特色如今逐渐成为一种负担。如果可以简化管理结构,将同一本杂志的国际版和美国版整合起来,康泰纳仕集团或许可以受益匪浅。杂志的内容必须迎合不同地区受众的口味,但要在国际市场保持竞争力,出版商必须充分利用现有资源,包括内容、市场影响力和资本,从而打通视频和其他成本高昂的新媒体垂直市场。迪士尼(Disney)最近收购福克斯(Fox),以及AT&T收购时代华纳(Time Warner),其背后的动机都是不断扩大规模。在这个并购不断涌现的时代,康泰纳仕集团必须打造全球媒体公司的形象,而不是拘泥于诸多联系松散的地方性特许经营业务。

三、培养下一代

Wintour可能会留任,但她手下的美国版《Vogue》编辑团队经历了大洗牌。时装总监Tonne Goodman和执行时装编辑Phyllis Posnick同时离职——据说可为公司节省100万美元。各方都在强调职位更替的连贯性,《Vogue》的元老级人物Virginia Smith将接任Goodman的职位。在《Vogue》颇有起色之际,Wintour手握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她可以趁机为杂志注入新鲜血液。至于《名利场》,Radhika Jones也开始大刀阔斧改革,削减预算。这些改变到底能否带来更多读者、增加广告收入,还有待观察。

四、数字即未来:更多投入,理智投入

线上广告销售额在二季度首次超过印刷广告,而且在BoF了解到的一份内部备忘录中,康泰纳仕集团宣称其网络收入同比增长110%。尽管如此,线上广告收入要弥补过去十年急剧下滑的杂志广告收入,还为时尚早。起初,由于康泰纳仕集团无意进军互联网,竞争对手和数字媒体得以抢先一步拿下年轻读者。但在Wintour担任集团编辑总监的五年内,康泰纳仕集团开始弥补过往的损失。那份备忘录表明,运用读者数据的新型广告合作关系已实现强劲增长。

尽管如此,在《Golf Digest》、《Brides》和《W》出售后,康泰纳仕集团也不会停下变革的步伐。在下一轮流言出现之前,我们至少可以大致看到它未来的样子:一家由Anna Wintour执掌编辑大权、高效运营的国际化公司。

本周新闻回顾

商业

Prada Spring/Summer 2018

Prada 2018年春夏系列 | 图片来源:InDigital

普拉达集团Prada回归增长,收入反弹。这家意大利公司迟迟未加入中国主导的奢侈品消费热潮,反观路威酩轩集团(LVMH)和开云集团(Kering)等竞争对手,它们去年从中获益匪浅。按固定汇率计算,零售额增长9.7%,收入因此增至15.4亿欧元(18亿美元),低于分析师预期的15.2亿欧元。利润率从前六个月的17%上升至18%。

欧洲市场复苏提振Hugo Boss销售额。由于本土市场转暖,且更新了部分产品系列以吸引年轻消费者,这家德国时装品牌的二季度销售额增长了6%。但在去除特殊项目后,三个月的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EBITDA)相比上年下滑一个百分点至1.06亿欧元(9406万英镑),略低于分析师预测的1.07亿欧元。

SMCP上调2018年销售预期。这家法国时装集团旗下拥有Sandro、Maje和Claudie Pierlot三大当代品牌,近日表示二季度收入增长了12.9%,达到2.413亿欧元(2.826亿美元)。SMCP还上调了2018年销售预期,预测销售增长率超过13%(按固定汇率计算),而此前的预测值为11-13%。

人物

Louise Trotter和Joseph运营总监Takehiro Shiraishi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Joseph创意总监离职。Louise Trotter在Joseph工作九年后,辞去了创意总监一职。2019年早秋系列将成为她为该品牌设计的最后一个作品。在加入Joseph之前,Trotter曾在英国高街品牌Jigsaw、Tommy Hilfiger的H Hilfiger和Gap任职。Joseph目前尚未任命继任者。

Salvatore Ferragamo任命首席执行官。菲拉格慕集团已任命Micaela Le Divelec Lemmi为首席执行官,立即生效。她于20184月加入菲拉格慕集团担任总经理,之前曾在Gucci担任执行副总裁和首席客户官。

媒体与科技

拼多多销售假冒伪劣商品,中国有关部门将对其展开调查。在媒体报道拼多多涉嫌销售假冒商品和侵犯知识产权后,上海监管机构开始对该购物平台展开调查。这家电子商务初创公司在上周募得16.3亿美元,成为今年美国规模第二大IPO,公司估值238亿美元。

Flipkart推出顾客忠诚计划,与亚马逊Prime展开竞争。印度线上零售商Flipkart将在本月晚些时候推出第二个顾客忠诚计划“Flipkart Plus”,旨在提高顾客留存率。该公司目前正在被美国零售巨头沃尔玛(Walmart)收购,曾尝试实施顾客忠诚计划,但收效甚微。

 

翻译:Galen Xiao

校对:Yifan W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