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报

为什么时装界需要大力推行数字化教育?

图片来源:伦敦时装学院提供
从设计生产到营销销售,新科技已经重塑了时装产业,但时装课程跟上脚步了吗?

英国伦敦——过去十年,时装产业经历了快速转变,时装公司不断更新升级商业模式满足数字世界的快节奏,通过改变时装发布、零售周期、加强电商服务、建立社交媒体专门团队等方法,试图跟上不断变化的消费价值观。

技术进步在很大程度上促成了这种转变,并帮助实现了时装界中最显著的一些变化,重新定义品牌的公关传讯方式以及与消费者的互动方式,迫使时装公司重新思考自家时装发布会形式与目的,并重新打造时装系列销售方式。

的确,时装产业最大的变化之一就包括今年早些时候英国奢侈品牌Burberry宣布的宏大计划:今年九月推出的时装系列在发布会结束,马上登陆品牌网店与门店同时进行贩售。Burberry领头做出表率后,Tom Ford、Tommy Hilfiger亦表示有类似计划,这重要的一步对时装生产、供应链、传讯与营销部门对消费者需求做出更快反应有着重要影响,引领着时装产业书写新篇章,在更大程度上也表明:今后时装人才为应对变革所具有更多技能。

但是时装教育跟上了这些变化吗?

课程设计

在全球时装教育享有最高声誉的伦敦中央圣马丁设计学院(Central Saint Martins),采用现代的“可熔合交互方法”而非手缝(Hand Basting)等定制服装制作方式,确保学生掌握机器制造最可能对口的技术知识。学生在学习中将能了解全新与传统面料、纤维、装饰品,并应当精通计算机辅助设计(Computer Aided Design,简称CAD)。

但想要尽可能与技术变化同步,本科阶段也是基本难以实现,中央圣马丁本科男装专业负责人Christopher New说,“我们的课程专注于设计,而不是制造,而在服装建构中技术发展日新月异,我们在本科三年是不可能都全部涵盖的,”New告诉BoF,“我们确实要求学生精通大多数CAD时装绘图方面技术,这样他们能掌握基本‘技术包’ 知识,主要是采用从Adobe Illustrator到Photoshop等工具进行时装绘图。”

随着技术继续不断改变消费者购买产品与观赏时装的方式,时装院校需要重新思考:究竟如何教会学生在日常工作​​实践中与技术发生互动,从3D打印技术到采用通用设计软件直接绘制草图。时装与技术融合得天衣无缝的一个绝佳例子就是印花设计,学生需要在掌握传统丝网印刷技术的同时,学会利用数字印刷领域最新程序工作,比如高科技印染室与数字化还原染料(Dying Vats)。

“从生产到营销,学生需要了解数字化将如何影响时装行业,尤其是为了满足消费者需求,商业模式需要转型,生产时间需要加快。学生还必须需要对数字化技术与生产方法有更全面了解,”伦敦时装学院(London College of Fashion)数字化人类学实验室主任Lynne Murray表示。

然而,时装院校对变革的适应过程却十分迟缓,并倾向与建筑、平面设计等其它形式设计教育区分开来,而在这些设计教育领域,科技已经更灵活地融入学习计划之中。整个时装界缺乏通用工具与程序同样使这个问题加剧,时装专业的学生缺乏跨学科研究与合作能力。

“我认为,时装设计师们在技艺上惊人地训练有素,他们的绘画水平、对面料的了解、对人体的了解实在令人难以置信——但他们在数字化与技术工具上却没能达到其它领域的同等水平,”哥伦比亚大学兼职教授、麻省理工学院媒体实验室(MIT media lab)访问学者Amanda Parkes说,“他们所获得的渠道和期待也没有获得同样水平,人们对他们给予的期待低于时装行业应有的美好未来,”她说。

可穿戴技术

尽管进展缓慢,有些时装院校通过建立创新实验室努力弥补差距,也获得了一些进展。学生能在实验室中接触并探索技术领域中的不同选择。纽约帕森斯(Parsons)和伦敦时装学院已设立数字化实验室,帮助学生更熟悉各项数字化实践,在可穿戴技术、物联网、触感技术(Haptics Technology)等领域的具体项目中进行实验和工作。

“业界日益认识到,作为教育机构,我们必须帮助学生们为时装生态系统未来做好准备,”伦敦时装学院时装创新机构负责人Matthew Drinkwater说。

Drinkwater与时装产业品牌合作,了解时装院校如何帮助新晋设计师与新兴技术业务与商业模式良好协作,他还表示时装与科技拥有巨大机遇,但还需要进行更多研究。“科技带来的影响很巨大,并且无所不包。科技显然正在改变时尚界的每一个元素。这就是现在发生的事,”他说。

“时装与科技的交叉点实际上有着巨大的辐射面,这其中蕴藏着很多机会,”他继续说,“但这对准备好接受变革的行业来说是个挑战。我们意识到,我们现在为他们今后5年、10年后工作做的准备,可能与他们现在想象的完全不同。”

数字化公关与营销

学生必须明白,时装企业的宣传推广已不再以是时装发布会、杂志内容与新闻通稿等传统营销手段为中心。目前,围绕品牌或公司的公关传讯,需要在多个社交媒体平台开展,品牌应当与消费者建立融洽关系,并为其提供不同互动渠道。业内工作者应当明白要如何利用数字指标衡量客户互动程度、如何利用社交媒体网络、如何维持整个网络社群的关系。

“社交媒体已经改变了时尚媒体景观,我们的时尚公关学生已经在其研究的各个方面整合社交媒体,”伦敦时装学院媒体与公关学院院长Calum Mackenzie说,“我们鼓励学生结合科技与社交媒体最前沿进行研究,极大强调目标受众并与其在内容上进行互动。”

“对于伦敦时装学院时尚公关学生来说,在实时简报(Live Briefs)为公司制定并执行社交媒体战略、进行危机管理、推广作品、建设网络只是社交媒体焦​​点中的几个部分,”他补充说。

下一步举措

但应该如何将科技整合进入时装教育课程,在业内也引起了巨大争议。“我们需要的人才应当有全新的技能包,”集成人体数据平台Supa的创始人、首席执行官Sabine Seymour表示。

“从长远来看,课程设置需要进行彻底改变,要比今天的时装教育增添更多的动手实践培养,”Seymour表示,这位咨询公司Moondial的连续创业者、研究者曾在近20年内参与可穿戴发展,还是帕森斯时尚科技实验室主任。

她继续表示,时尚教育机构需要帮助学生培养更多样化的技能。许多学生并不具备时装与科技的交叉领域工作所需的技术知识。“我们需要了解数据、行为分析、材料科学、构建方法论的学生,这都是我们实际需要运用的、非常实用的技能,”Seymour说,“但接受了垂直细分教育的学生,不具备这样的混合学科背景。”

Drinkwater认为,看到时装与科技未来更紧密整合不过是时间问题。“要实现时尚与科技融合,需要非常多样化的技能组合——比如设计、编程与工程学,但你很难看到一个人具备全部这些技能。所以在这个新兴行业构建的同时,我们需要看到未来毕业的数字化设计师对这些领域有更深入的了解。”

但未来的时装技术课程究竟什么样仍然有待观察。“时尚教育目前处在什么样的位置?——人们才刚刚开始定义科技在时装界的作用,”Murray补充说,并表示伦敦时装学院正在观察可能采用的课程形式,但希望最终确保学生能够对数字化将实现的种种可能进行了解,而非开发“速战速决”、对学生长期发展作用不大的课程。

“时装界当前的景观变化得非常迅速,很难保证跟进时装营销与媒体领域的最新动态,更别说时装生产制造了。我们现在观察到的很多还是在玩噱头,仅是针对特定品牌实施,不具有长远意义,在公关领域以外也做不出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她说。

Murray继续说:“这不会成为未来课程形态的可能核心。我认为,能有机会实验室研究环境里对此进行真正严格探索,真的很棒、真的让人兴奋不已。实际上仅仅是这样去做,我们就能清楚描绘出课程未来的可能目标,因为如果失败了,我们最后只能做‘随大流’的数字化教育了。”

点击此处,查看完整BoF教育报告以及BoF全球时装教育院校排行榜,了解更多我们的排名方法。

2016年度BoF全球时装教育院校排行榜

2016年度BoF全球时装教育院校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