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BoF特刊封面故事 | Yara Shahidi:“棕色面孔的号召力”

BoF特别版纸刊封面人物:Yara Shahidi
18岁的Yara Shahidi深受奥普拉和米歇尔·奥巴马的赞赏。Shahidi拥有多重身份:《黑人一家亲》童星、Tory Burch品牌形象大使,以及哈佛大学新生。现在,她正以实际行动,在种族问题、公益活动以及时尚行业未来趋势上,为时尚行业从业人员做出了表率。

美国洛杉矶——“如果她想,Shahidi未来有可能成为美国总统,”奥普拉(Oprah Winfrey)如此说道,她高度评价18岁的Shahidi,因为后者在两部突破性的美国电视剧中都有出色表演,即《黑人一家亲》(Black-ish)和《成长不容易》(Grown-ish)。

但有时候,Shahidi和其他孩子相比并无二致。但仅仅是有时候。

举例来说,Shahidi从四岁起就生活在洛杉矶。位于洛杉矶西好莱坞区(West Hollywood)的北费尔法克斯大街(North Fairfax Avenue),现在已经被人们冠之以不太优雅却可能是比较准确的称号——“街头服饰的罗迪欧大道(Rodeo Drive)”。Shahidi经常来这里逛街,而这条大街也汇集了许多潮牌,比如Diamond Supply Co.、Fourtwofour,当然还有Supreme。

今天,Shahidi是来这里的小鸡餐厅(Sweet Chick)就餐的,这家餐厅同时售卖鸡肉和松饼,而餐厅主人恰好是她二表哥、著名说唱歌手Nasir Jones(别名Nas)。在哈佛大学新生生活开始之前,她非常享受最后仅存的夏日时光。(前第一夫人米歇尔·奥巴马(Michelle Obama)曾为Shahidi写过录取推荐信,这件事广为人知。)但是,尽管她生活在运动品牌扎堆的地方,你也别指望Shahidi会在吃完松饼之后,去排队购买最新上市的款式。

Shahidi今天身穿印有Ignasi Monreal插图的粉色T恤,她说:“我不喜欢排队,你必须重视自己,深信自己的时间非常宝贵。”说这些话时,Shahidi显得自信满满,而这份自信一般只有早熟的人才会拥有,让她看起来魅力四射。

 

在无法为人们创造条件的情况下,你不能要求别人应该立志成为什么样的人。

不过,Shahidi明白为什么她的朋友和同龄人(包括Tyler the Creator,2017年底,他在洛杉矶北费尔法克斯大街,为自有品牌Golf开设了一家门店)喜欢排队。“你知道吗?这事关归属感。我知道人们都需要这个东西。他们去那儿排队的目的都一样,”她说道。“这个时刻把人们连接在一起。如果你身穿高定服装,你可不想让其他穿普通衣服的人和你站在同一个队伍里。如果你穿的是名牌鞋子,你也要试图找到你们之间的相似之处。”

如今,科技获得了长足发展,美国人口结构和社会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这一切都深刻影响了美国文化。在这样的背景下,让我们听听Shahidi对Z世代的看法,以及她如何看待未来时尚行业的发展动向。

Yara Shahidi | 摄影:Thomas Whiteside.

为了方便理解本文,请阅读以下为行业外人士准备的背景知识:Shahidi是纯正的美国人,同时有非裔和伊朗裔血统。她出生于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Minneapolis),母亲名为Keri Salter Shahidi,是一位商业演员,拥有MBA学位;父亲是摄影技术导演Afshin Shahidi。Shahidi 15岁的弟弟Sayeed也是演员。Shahidi六岁起就开始从事专业表演活动,她把表演称为“家族事业”。但对Shahidi而言,娱乐业仅仅只是她所涉行业之一。

Shahidi说道:“如果你仔细观察我父母,会发现他们身上都有双重特性。”这句话的意思是,她父亲先是在一所美国大学读物理,后来转学通信学,而她母亲在完成商科学业的同时,也未曾放弃表演梦,而且这两者从未发生过任何冲突。“对于我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从来没有任何限制。对我来说,没有B计划,或者所谓的稳定工作,这样或者那样的限制。换句话说,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然后用这件事赚钱,”Shahidi说道。

Shahidi的确也赚到了钱。当她还是全日制学校学生时,便开始作为童星拍摄商业广告和平面广告。四年前,在她年仅14岁时,她的演艺事业迎来了转折点:她开始在情景喜剧《黑人一家亲》中饰演Zoey Johnson一角。过去五年,这部喜剧一直都是美国广播公司(ABC)最受欢迎的情景喜剧。

《黑人一家亲》广受观众喜爱,这部喜剧对细节的把握入木三分(该剧主要表现了一个中上阶层黑人家庭避免被美国社会主流文化同化的故事),而且尝试化解种族矛盾这一棘手问题,这也让该剧获得影评人的一致好评。《黑人一家亲》上演了很多其它情景喜剧极少涉及的故事主题,比如特朗普(Donald Trump)的当选、种族歧视问题,以及警察的暴力执法。据媒体报道,2018年7月,《黑人一家亲》主创者Kenya Barris因“创作意见分歧”与美国广播公司决裂,分歧之一是在2018年2月,美国广播公司决定不在剧情中以“直截了当的手法”表现美国的种族问题。

但在他退出之前,Barris已经开始创作《成长不容易》,这是《黑人一家亲》的衍生剧,全剧分为13集,描述了Shahidi饰演的角色的大一生活。2018年1月,《成长不容易》在美国广播公司姊妹公司Freeform首映。作为《黑人一家亲》一剧的标志性主角,Shahidi受到观众极大喜爱。最近,《成长不容易》获得第二季、总计20集的预订,将在9月份——Shahidi大学第一个学期期中的时候正式开拍。

目前,即使是对Shahidi这样博学多才且努力奋斗的人来说,她的工作量也是很大的。但如同她父母一样,Shahidi一直以来都在涉足多个领域。差不多在她出演《黑人一家亲》的同时,她开始参加演讲活动。她登台参加的重要演讲活动之一是2015年举办的好莱坞专题讨论会(Hollywood Bureau Symposium)的小组讨论。好莱坞研讨专题讨论会是一项年度性活动,主办方为全国有色人种促进会(NAACP)和普利策新闻奖(Pulitzer Prize)获得者、Define American创始人Jose Antonio Vargas。

Yara Shahidi的Tory Burch广告 | 摄影:Jen Livingston

“那时候我意识到人们对我说的话很感兴趣,”Shahidi说道。“不过,我有机会采访Harry Belafonte,与Kamala Harris出现在同一个舞台上,让我感觉这是一个持续的自我实现过程。这感觉好比,‘现在这儿到底正在发生什么?我究竟是怎么来到这里的?’”

毫无疑问,Shahidi以十分睿智的方式,让人们听见了她的声音,这份睿智甚至连那些比她经验多得多的老牌演员都无法企及。如今,Shahidi已经成年,准备开始大学生活,她参演了两部情景喜剧,拥有众多好友,家庭幸福,偶尔还能前往巴黎参加时装秀。与此同时,她还与媒体公司NowThis News合作创立了Eighteen x ’18,这是一个无党派项目,旨在鼓励年轻人参与投票。(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的数据显示,在2016年的总统大选中,18岁到24岁的年轻人有43%参与了投票,与2012年总统大选相比,比例有所上升。但在投票活动中,年轻人仍旧未被充分代表。)

最近几年,Shahidi也与青年女性领导力学院(Young Women’s Leadership School)和DoSomething.Org建立了合作关系。在青年女性领导力学院,Shahidi负责主持Yara’s Club社团,这是一个线上聚会活动,每两个月举办一次。在活动上,年轻人可以讨论时事。接下来,她会跟Pod Save America背后的支持团队共同发起一个播客节目。今年秋天,Shahidi即将前往马萨诸塞州剑桥(Cambridge)。在那儿,她将主修社会学,重点研究非裔美国人问题。毫无疑问,哈佛大学是美国最有声望、最著名的大学。但是,她选择了哈佛大学,而没有选择其它接受了她申请的学校,如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Shahidi的第二志愿)、斯坦福大学、耶鲁大学、布朗大学,或是其它八所一线名校中的任何一所,这充分体现了Shahidi思维缜密的典型性格特征。

Shahidi说道:“没有任何一个地方会是完美的。但在去年的录取季,哈佛大学是首批欢迎非白种人成为学生主体的学校之一。此外,设立非裔美国人研究学科的那位学者目前正在哈佛大学授课。”

Shahidi面容姣好,热心公益活动,在Instagram上有270万粉丝,这些因素让她获得了著名时尚大牌和时尚设计师的注意,他们热切希望能跟Shahidi签约,聘用她担任官方代言人。截止到目前,Shahidi与American Eagle旗下品牌Aerie建立了合作关系,与母亲Keri共同参加了Aerie主办的“模范榜样”(Role Model)活动;同时,她也跟Chanel建立了合作关系,后者邀请了Shahidi担任美国地区品牌形象大使。

 

时尚行业天然地具有政治性。

时装品牌不仅仅希望聘用Shahidi参与商业宣传活动,还希望她成为这些品牌的代表。4月份,汤丽柏琦基金会(Tory Burch Foundation)举办了“拥抱事业心峰会”(Embrace Ambition Summit)。在峰会上,Shahidi魅力四射,Burch当即邀请她担任品牌形象大使,而Shahidi此前从未以名人身份做过类似事情。Burch也正在准备发起自己的无党派项目,以鼓励人们踊跃投票。她说道:“Shahidi非常优秀,她和她妈妈Keri我都认识,她们品行非常端正。她们会带来变革的。”

在形象设计师Jason Bolden的大力支持下,Shahidi选择了多种颜色搭配的衣服参加红毯走秀活动,这个选择反映了她的态度。但这些决定归根结底不仅仅只是审美观问题:在Shahidi涉足的领域还没有这么广泛之前,她就非常重视与那些认可她天赋和潜力的品牌的合作关系。谈及她和Bolden经常合作的内部团队时,Shahidi表示:“我热爱这个出色的团队。这个团队以人为本,我们是好朋友。”

Yara Shahidi | 由Thomas Whiteside为BoF拍摄

Bolden说道:“Yara现在想穿什么就可以穿什么,我们想和牢牢把握住时尚潮流的人合作,而不是和那些固守一种美好形象的人合作。我们总是会让最好看的衣服脱颖而出。”

从另一个方面来说,Shahidi又不需要时尚行业支持。她可以直接跟粉丝交流自己正在从事的事业。通过与粉丝的交流和演讲活动,Shahidi可以发布完全受自己控制的信息。但是,她也发现了跟时尚品牌合作的价值,因为这种合作不仅可以创造物质价值,还可以创造文化价值。

她说道:“这些合作关系让我可以投身公益事业。我10岁的时候,便已存够大学学费。现在,我要跟其他人探讨我们需要支持哪些公益事业。此外,时尚行业天然地具有政治性。”

Keri Shahidi温婉柔和,Yara现在还是叫她“妈咪”。在我们长长的谈话过程中,Keri Shahidi坐在我们身边,但保持一定距离,避免让我们产生受到打扰的感觉。在我们交流时,Keri Shahidi只插过一次话,那感觉让人如沐春风。“你把有色人种女性带入了传统上不对她们开放的行业,”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扫了一眼桌子,桌子上是Yara“魅力团队”的照片:化妆师、发型师和宣传师都不是白种人,他们刚刚结束本期杂志的封面拍摄工作,这时正在吃午饭。

为了更好地理解为什么时尚行业需要Shahidi这样的代言人,看一看钱的流向你就会明白。数字营销机构Barkley的数据显示,与Shahidi同时代的年轻人拥有巨大的购买力,仅仅在美国,这些年轻人用于直接购买商品的金额高达1430亿美元,预计到2020年,他们将成为全美最大的消费群体。

然而,Z世代的消费习惯与其他消费群体大不相同:他们热衷于观看YouTube视频节目,用Instagram购物,以及令人颇为意外的节约(2016年,Lincoln Financial Group对400名年龄介于15岁到19岁的后千禧一代开展了调研活动。调查数据显示,有64%的受访者已开始自行制定金融规划,或者与他人讨论如何做好类似规划)。上述这一切,都让时尚公司很难理解Z世代年轻人的消费行为。

但是,我们需要思考其它现实情况。请看一看今年秋季报摊上出现的那些非白种人面孔,包括《黑人一家亲》演员Tracee Ellis Ross,她出现在美国版《Elle》杂志封面上,让整本杂志看起来更加精美。这不仅让我们产生疑问:这会成为巨大变革的开端吗?亦或只是时尚潮流而已?

我们都知道,进步往往伴随着退步。看看美国广播公司的行为吧:2014年,美国广播公司播放了《黑人一家亲》、《初来乍到》(Fresh Off the Boat,演员为亚洲人)以及《笑对人生》(Cristela,演员为拉丁裔人),这让该公司成为启用非白人演员的先锋。但自从那时起,美国广播公司一直饱受批评,因为很多人认为它未能在节目安排上更多地体现种族多元化(《黑人一家亲》和《初来乍到》受到观众喜爱,但《笑对人生》在2015年宣布不再上映)。

最近,1980年代的情景喜剧《罗斯安家庭生活》(Roseanne)得以复活;该剧演员Roseanne Barr在电视节目上,针对《黑人一家亲》和《初来乍到》,开了一个所谓“小小的”、“轻视意味”的玩笑,这一切都使得冲突趋于白热化。(后来,Barr因对奥巴马政府高级顾问Valerie Jarrett发表种族歧视性评论,被美国广播公司解雇)

在Shahidi看来,时尚行业必须从本质上做出改变。她说道:“这和电视节目以及政府在幕后必须要做的一样。我们读一读摆在面前的杂志,看一看放在面前的广告,看看广告和杂志里的人。对这些人来说,他们的确得到了展示自我的场合跟机会。但在我看来,如果你走到幕后,看看那些编辑、实习生和那些得到机会的人,你才能看到幕后发生的真实故事。碧昂丝(Beyoncé)能登上《Vogue》杂志封面非常了不起,但我认为,如果大家知道是Tyler Mitchell给她拍的照片,那这件事的影响力会大得多。”

Shahidi继续说道:“我们必须证明,棕色面孔具有号召力,他们值得关注,因为最终所有事情都受到金钱驱动。对品牌和杂志来说,它们一直以来的目标非常崇高:宣传美国梦,破除白人构建的无形的隔离栅栏。但是,在无法为人们创造条件的情况下,你不能要求别人应该立志成为什么样的人。现在,我们应当鼓励大家,鼓励他们发现真实的自我。”

本文刊登于BoF2018年度BoF 500纸质特刊,以先行者、颠覆家、创新人士和社会活动家为题。

相关文章:

主编来信 | 先行者、颠覆家、创新人士和社会活动家,2018年度#BoF 500纸质特刊封面人物揭晓

BoF特刊封面故事| François-Henri Pinault:“慷慨的资本主义”先行者

BoF特刊封面故事 | Virgil Abloh:“我不是设计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