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回顾 | 个人丑闻打击Topshop品牌形象,作为老板的Philip Green是否要准备脱身?

Philip Green | 图片来源:Getty
公司丑闻一般不会对知名品牌造成太大影响,但公众对Topshop老板的丑闻关注度似乎比以往要高。

本周,英国时装品牌Topshop取消了与新兴设计师Michael Halpern的合作系列发布会。一条发给参会嘉宾的简短邮件写道:“定于11月1日(周四)举办的发布会宣布取消。”所以,大家只能猜测具体原因。

上周,零售业巨子、Topshop母公司Arcadia集团董事长Philip Green爵士,被指认为是伦敦《每日电讯报》(Daily Telegraph)一个长达数月调查的主角。在这个调查中,Green被控对员工实施性侵、霸凌以及种族歧视。

Green动用了不披露协议,向五位前员工支付了高达七位数的现金,要求他们对此保持沉默。同时,他也成功获得了强制令,禁止《每日电讯报》出版关于调查内容的文章。目前,这一强制令仍然有效,但上院议员Peter Hain男爵没有遵从法庭禁令,而是出人意料地援引议员特权,公开指认Green就是被调查的主角。

Green否认任何不当言行。在Hain公开指认之后,Green在一份声明中写道:“关于我实施性侵及种族歧视的指控,我坚决否认。”Green拒绝向BoF发表更多评论。

这不是Green第一次成为争议主角。Green生于伦敦南部,性格粗野。他生性热爱聚会,喜欢霸凌、恐吓他人,尤其是年轻女性,因而名声不佳。在《每日电讯报》周三组织的新闻发布会上,Topshop前品牌总监Jane Shepherdson说:“毫无疑问,Green喜欢仗势欺人,大家都知道这个事实。”

2016年,在一份议会对British Home Stores(BHS)的调查中,Green被说成是“令人无法容忍的资本家”。在Green以1英镑的价格把BHS出售给Dominic Chappell之后不久,BHS宣告破产,使得成千上万人的工作和养老金处于危险之中。

尽管有人要求Green辞职并剥夺他的爵士称号,但他还是挺过了那次丑闻。然而,此次Green丑闻的最新发展,会对Arcadia集团旗下品牌造成何种影响?

公司丑闻一般不会受到公众过多关注,也不会对知名品牌造成太大影响。今年早些时候,在一个针对职场渎职行为的大规模调查中,多名高管离开Nike,但公众对Nike的评价以及投资者信心并没有出现明显波动。同样地,2013年发生在孟加拉国达卡的工厂倒塌事故,造成1134名服装业工人遇难,震惊全世界。然而,这一事件并未对爱尔兰服装零售商Primark的销售造成太大影响,Primark承认它有供应商在倒塌的工厂生产衣物。

对于此次Green事件,大部分消费者都无法说清他们经常光顾的商店所有者的名字。这次的丑闻长期占据英国报纸头条,公众对此事件也比以往更加在意,有人已经提出抵制Topshop。

诸如“#BoycottTopshop”(#抵制Topshop)以及“#PinkNotGreen”(#Pink而非Green)的标签已经出现在社交媒体上。“#Pink而非Green”这一标签指的是在Topshop的Oxford Circus总店,由Scarlet Curtis编著的《女权主义者不穿粉色衣物》(Feminists Don’t Wear Pink),上架促销仅20分钟就突然被撤下一事。后来,Scarlet Curtis发推表示:“Green有性别歧视和种族歧视倾向,喜欢欺凌他人。”

最新的丑闻爆发之后,研究机构Preen.Me发表的社交媒体分析显示,对Topshop的负面评价数量上升了。根据对261156份Instagram评论的研究发现,过去一个月,Topshop的负面评价增长了37%,而正面评价则下降了12%。

Preen.Me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Tamar Yaniv表示:“在分析Instagram上关于Topshop的言论时可以发现,Philip Green爵士的丑闻产生了明显影响。丑闻爆发前一天,关于Topshop的讨论中69%的内容都是正面积极的。第二天,当Philip爵士被指认为是丑闻主角之后,正面评价大幅下滑到了49%。”

分析人士表示,Green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因为他拥有的品牌最近普遍业绩不佳。Topshop是Arcadia集团旗下的明星品牌。即便如此,由于Topshop的服装不再像以前那么时尚前沿,在与线上友商品牌(比如Boohoo和Asos)的新产品竞争过程中,Topshop也有些力不从心。

Arcardia集团拥有Wallis、Dorothy Perkins、Evans、Miss Selfridge和男装品牌Burton、Topman。该集团最新财报显示,截至2017年8月,销售额下滑至19亿英镑,同比下降5.6%;营业利润为1.24亿英镑,下降幅度高达40%。分析人士表示,由于遭遇线上品牌激烈竞争以及本地消费者对品牌丧失信心的影响,今年该集团销售额很可能进一步下滑。今年以来,许多英国高街品牌关闭了多家门店,本地百货连锁集团House of Fraser也已进入破产清算阶段。

近期,有迹象表明Green希望出手Arcadia集团的所有或部分业务。根据市场报道,中国纺织业巨头山东如意集团与Arcadia集团进行了接触,查看了后者的财务报表,这一说法得到了多位消息人士证实,但Green否认了上述说法。在此关头,无论规模如何,业务出售都将带来额外好处:将Arcadia集团旗下品牌与此次Green丑闻事件隔离开来。但同样地,这次丑闻也可能会降低Green达成交易的可能性。

然而,在Topshop位于伦敦牛津大街的专卖店外,许多消费者对此次丑闻事件一无所知;很少有人说,他们会重新考虑是否购买Topshop品牌服装。一位顾客说:“这件事影响他的员工,而不是这里的消费者,所以我不关心。”第二位顾客则说:“在我看来,Green已经跟这个品牌毫无关系。”

但其他人则持保留意见。例如,另一位顾客说:“这只是指控而已,并没有得到证实。如果他真的有罪,那可能会影响我在这里购物的决定。”

本周新闻回顾

商业与经济

图片来源: Kate Spade

CoachKate Spade助力Tapestry实现销售额增长。Tapestry在截至9月29日的三季度实现净收入1.223亿美元,每股收益为42美分。去年同一时期,该集团净亏损1800万美元,每股收益为6美分。本季度净收入13.8亿美元,同比增长7%,去年同一时期则为12.9亿美元。这一数字也超过了分析师预计的13.5亿美元的销售额。

Under Armour三季度收入超预期。Under Armour净收入增长2.4%至14.2亿美元,超过了分析家预计的14.2亿美元的营业收入。在截至9月30的三季度,净利润增长至7530万美元,每股收益17美分;去年同一时期,净利润为5420万美元,每股收益12美分。上述结果得益于该公司不再聚焦北美市场,而是花重金经营国际市场,也得益于更高的海外市场销售额和更低的营销费用。

北美市场驱动SMCP销售额增长。Sandro、Maje和Claudie Pierlot母公司SMCP发布报告称,三季度销售额增长14%,美国已超越亚洲,成为最主要的增长驱动力量。该集团不断拓展海外市场,新开专卖店,销售额增长至2.477亿欧元(2.82亿美元)。美洲市场销售额增长近42%,而亚洲销售额则增长31%。

雅诗兰黛集团(Estée Lauder)和欧莱雅集团(L’Oreal)销售额受亚洲市场提振。在截至9月30日的一季度,雅诗兰黛集团销售额增长8%至35.2亿美元。归属该集团的净利润从4.27亿美元增长至5亿美元。早盘交易中,股价上涨约3%至每股135美元。与此同时,欧莱雅集团销售额为64.7亿欧元(73亿美元),同比增长6.2%;剔除汇率波动和收购活动产生的影响后,同比增长7.5%。早盘交易中,股价上涨5.9%。

Versace整合旗下产品线。在最近被迈克尔高司集团(Michael Kors)收购之后,Versace正在将Versus并入Versace Jeans,并逐步淘汰Versace Collection。Versace Jeans被授权给了Swinger International集团,后者总部设在维罗纳,旗下拥有Genny、Cavalli Class等品牌。Donatella Versace将统一负责该品牌工作,全新设计的Versace Jeans预计将于11月首次亮相。

Balmain重启高定业务。法国时装品牌Balmain计划在2019年1月举办的巴黎高定时装周(Paris Couture Week)上推出时装秀。这将是16年来Balmain首次推出高定时装。Balmain最后一次推出高定时装是在2002年,当时Oscar de la Renta担任品牌创意总监。

人物

Maureen Chiquet | 图片来源: 对方提供

Maureen Chiquet加入MatchesFashion董事会。奢侈品电商网站MatchesFashion任命香奈儿(Chanel)前首席执行官为董事会成员,担任非执行董事。汽车交易网站Autotrader首席执行官Trevor Mather也将加入该网站董事会。Chiquet于2003年加入香奈儿,担任首席运营官及美国公司董事长,2007年成为香奈儿全球首席执行官。2016年1月,由于众所周知的“关于战略方向的意见分歧”,Chiquet从香奈儿离职。此后,她的下一步去向备受关注,特别是因为她是奢侈品牌负责人中为数不多的女性之一。

乌克兰版《Vogue》杂志总编因剽窃被停职。乌克兰版《Vogue》杂志所有者康泰纳仕集团(Condé Nast)及出版商Media Group Ukraine对Olga Sushko受到的指控开展调查,Sushko在此期间被停职。Olga Sushko在一条Facebook状态中承认,“有时候”会从“自由职业作家”获取文章素材。

Manolo Blahnik重返巴黎。2019年,鞋履设计师Manolo Blahnik将在巴黎开设他的首家独立门店。同时,Manolo Blahnik把目光投向亚洲,将在东京和中国台北开设精品店,寻求未来增长。该品牌近期不断扩张,包括最近发布的男士鞋履,以及在意大利佛罗伦萨和威尼斯开办了三家新工厂。这一系列扩张行为得益于该品牌销售额从2015年到2017年增长了142%,同时营业利润增长了36%。

Vogue》杂志推出香港版。通过推出本地版杂志,康泰纳仕集团正进入香港市场。香港版《Vogue》杂志定于2019年春季首发。该版本杂志使用中文,将是著名杂志《Vogue》的第26个国际版本,在与Rubicon Media达成的授权协议下发行。最近才离开香港《Time Out》的出版人Desiree Au,已被任命为香港版《Vogue》杂志发行人。

Goop向英国政府机关呈交报告。女艺人Gwyneth Paltrow所有的时尚生活品牌Goop,已向英国贸易标准及广告行业监管机构提交关于该品牌产品虚假宣传的报告。反对伪科学的非营利性慈善机构Good Thinking Society,向政府机构提交了控诉,指控Goop的“健康”产品涉嫌虚假宣传,并且指责Goop使用了“具有潜在危害的”宣传语言。该慈善机构列举了113个Goop产品的广告,声称这些广告违反了法律法规。

Coty与阿里巴巴集团达成协议,以吸引中国美妆消费者。Coty与阿里巴巴集团达成协议,在中国主要城市商场的自动售货机上开展销售活动。同时,双方还将在美容院及理发店开展合作,Coty将被允许利用阿里巴巴的中国消费者数据。Coty也将与阿里巴巴的产品设计部门(天猫创新中心)合作,共同研发专为中国消费者打造的产品。

 

翻译:Galen X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