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

Phillip Lim:反转31

在建立个人品牌13年后,Phillip Lim对于自己作为设计师的定位更加清晰,也更加明白身为华裔,其潜在商业价值在于何处。

中国上海——凭借一种感觉开始,保持对场内场外同等的好奇心。相对解构和重组,Phillip Lim(林能平)更懂得兼收并蓄和成长进化。

八天,Phillip Lim在上海的行程匆忙,他奔波于不同目的地之间。意大利运动品牌Fila向BoF透露,与设计师个人品牌3.1 Phillip Lim达成了两年的合作协议,第一个联名系列“Off Court, At Leisure”的Lookbook刚刚由Lim本人全程跟进,完成拍摄,将于今年12月推出。

Fila 与 Phillip Lim合作系列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Fila是通过Instagram联系上我的,很有趣。年轻时我也玩网球,网球明星Björn Borg是我的Fila启蒙,这份回忆十分浪漫。”Lim讲到了合作的开始。“之前我没意识到Fila的经营规模如此之广,在各地区的解读和风格不尽相同。他们想要我为中国区设计,这一想法超棒。作为华裔,我对中国市场很感兴趣,也对我们的特质相对了解,于是我们就开动了。”

Fila是一个偶像式的运动品牌,充满文化传承;3.1 Phillip Lim则富于感官机能的优雅,强调精美。“我要怎样将Fila穿入场外生活?今天的我会怎样穿着它?” Lim在审视Fila的过程中,也在审视自己能否为这次合作带来新鲜的洞察。“这关系着如何精致复杂化运动装。我想推开运动装的固有模板,将它们变得更自我、更迷人、更折衷主义并富有活力,同时不失对Fila的敬意。”他概括道。

“当下的生活方式如此叠化,我们总是在路上,你需要考量服装的功能性和美学性,以及如何融合这两者。”他拿起一张图片,“比如这件风衣,印有小的联名logo,用工艺斜纹棉布,更随性,质感比尼龙布好,对通勤和旅行友善。” 他停顿了一下,说道:“但Fila以前不做这个。你知道,有时人们会恐惧他们的真实渴望。他们选择了我,看中了我的一些特质,但他们偶尔也会害怕我所提供的。好在我说服他们,顾客会想要的。”

不同于部分品牌的联名先例,这个系列单品类目覆盖广,不只专注于带货期望度高的卫衣或球鞋。“这与我看待事物的方式有关——永远关乎一个衣橱。你总是准备在衣橱间完成从头到脚的一身造型。你不会只看半幅画,你看全幅。我需要从实用主义思索:场外人生,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简单来说,我需要把自己放在这样一个人的角度:他/她有自己的生活方式,要怎样穿着令自己感觉好的服装,并在日常生活中享有不费力的美?他/她又想怎样导演这份美感?”

他想了想,补充道:“如同你刚刚提到的电影《天才一族》的基调,深思起来,它们确有共通之处。这个系列有布尔乔亚的一面,也有艺术的一面。既高贵又叛逆,既复古又前卫,既经典又浪游。一切像谬误,又如此正确地结合在了一起。”

联名合作是时装界的新番利器,众多品牌凭借此举重获新生。Lim青睐的,是其中建立良性沟通共同体的过程。“孤岛不是未来。未来在于打开对话,拥抱合作,用彼此的平台将自己展示给更多的受众。”他解释道,“如果你回溯我曾选择的合作伙伴(UGG、优衣库、Woolmark等),他们都是更大规模的企业,受众维度更广,不像设计师品牌。如果我想要沟通,我希望可以和任何人沟通,而不是只面向特定人群。我希望联名设计可以为大众所向往:你理解,很好;你不理解,也没关系——但你可以试试看,任何人都可以,它非常民主。”

距离他的品牌3.1 Phillip  Lim在北京开店已有五年,算上上海和香港,中国区不过三家旗舰店。频繁接触国内市场,是为进一步的扩张试水吗?“我能感受到中国市场越来越向设计师品牌敞开,这里有如此多的初创品牌,还有许多新的顾客开始涉足时装文化。”他回答道,“但你不能一来到这,就说我也要做大。你甚至不需要做大,你需要先交待好你现有的客户群体。” 更大的市场没有膨胀他不必要的野心,下一层级城市是否纳入开店计划,最终取决于供应链和市场考察。“所以这次合作也能帮助我们进行更广袤的沟通,获得更深邃的认知度。经济下行之时,你的举措要更灵活化。”

经济下行这个短语引述于我,事实上,Lim对战略和贸易的问题不太感冒,他信仰“Romancing Reality 浪漫化现实”和“31 Global Citizens 31世界公民”。

Phillip Lim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我们存在于当下,可能在做音乐,可能想要成为记者或是其他什么。我们使之变得浪漫,然后尽全力去做好。我们可以探讨周遭一切事物的有趣的一面,这就是浪漫化现实。现实中,你可以用浪漫的方式看待每一天,你用时尚装点自我,拥有幻想。”他说。

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些他温和表象下的强烈信念:“当然,我们先回到经济不再那么强劲的事实,不是每件事都像坐在会客厅聊天一样轻松。你得对商业计划慎之以行。天气变化、潮流来去、局势变迁,我们需要与当下接轨。但长远来讲,我们更要放眼未来。我不认为你需要过于担忧,因为时尚自身会伴随市场经济调整衍化。时尚不会出局,因为人类总需要衣裳。”他微微偏了下头,笑道:“不过汽车会改变,没准会换成其他交通工具。对时尚,你不需要困惑,你需要强烈的信心。时尚和爱、欲望、希冀、梦想、创意有关。”

“你知道,是创意缔造了时尚商业,然后商业允许你继续创造。时尚永远是门生意,但我们的使命是从创意的角度完成它。”他说。

Lim和他的商业搭档,Phillip Lim 3.1首席执行官Wen Zhou在设计与经营上分工明确,这令他可以更多从自我哲学发心创作。他的内在探索路径与当代推崇分离解构、打破再生的浪潮反背——中国元素和血统不是他的卖点,中式的圆融并蓄和美学上的折衷主义却在他身上体现尽致:“许多设计师会被一个目标驱动,但我凭借感觉开始。我并不想要站在这里去证明什么,我只是想让事物更加美好。进化,而不是彻底推翻重建。”

“比如我一直从街头获取灵感,你仔细看,街头元素贯穿我所有的系列。但设计并非因为街头而有趣,而是你从街头提取想法,令它化有为无,再无中生有,变成美丽而诗意的成品,这才是它的有趣之处。时尚的美妙在于揉捏你的想法,加以转变,将它放入一个更为优雅的命题中。”他说。

拿来主义也不存在于他的设计基因,“基因没法改变,我做不到在网球鞋或运动衫上放只logo就好——这太过陈词滥调,缺乏尊重感又懒惰,我想给出更为挑战性的选择。” 他指向我的衣角,说“比如你穿着这件男装的方式,我绝对想不到。这非常棒。你不想做人形公告牌和活广告,你想做你自己。”

在他的想法里,全世界正处于一个奇异的、过渡性质的空间,这也反映在时尚领域。“现在,这里充斥着非常多的‘丑时尚’,叛逆古怪在引导主流。时尚是文化棱镜的一面,当代文化在讲求平等的同时追求离经叛道。’你看向我,我的穿着让你觉得不舒服吗?’这也是时尚态度。”他形容道。

“我曾和一些年轻的设计师聊过,他们根植本土,同时想变得国际化。我倒觉得,可你并不真的关心外面在发生什么?不是说你刷刷Ins和名人自拍,摆出叛逆的姿态就可以。点赞国际化的照片并不能帮你学到东西,你在追踪,但你没有在前行。亦步亦趋不会让你脱颖而出。走出去,向外看,去感受一切,做真正的探索。”他说。

这又回到了他关于“31 Global Citizens 31世界公民”的主张。“有人问我,那你一定经常去海滨度假吧?当然不,谁总有那个时间?我的灵感来自于我真实地面对生活和风格,保持对时尚内外世界的好奇心——艺术、电影、文学、园艺、美食…… 我尽力去做一个活在当下的世界公民。于是,甚至在我还未觉察之时,我的火花就来了。”他说。

31岁时,Lim建立个人品牌并将其注入名称之中,反转31,13便是他成立同名品牌至今的年数,对于经营独立品牌的设计师来说,这份成就可能等同于打完一届世界巡回网球赛。Lim依着问题回顾了这场时尚旅程:“当你刚刚建立一个品牌,你可能一无所知,你只是有一种感觉。渐渐地,你开始觉察到,你全部的目标并不在于革新任何事物,你只是想要一切更加完美。你忠于自己的风格,允许自己在这之上成长、进化,保有好奇心但坚持自我。之后,你的人生体验会完成这幅画作。”的确,我们的作品能够比话语更加直白的表露我们。

“另外重要的一课便是时机,时机就是一切。你早了,一切尚未开启;你晚了,大幕业已落下。”接着,Lim抓住了他的时机:“我一直梦想开设香氛线。所以如果有任何香氛公司读到这篇文章,我想说我愿意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