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回顾 | 攻下潮流市场后,Farfetch下一步会瞄准二手平台吗?

Stadium Goods 位于纽约的实体店 | 图片来源:Stadium Goods
本周,Farfetch成功收购Stadium Goods,以扩大规模并实现商业模式多样化。“二手商务”平台是否会成为Farfetch的下一个目标?

周三,Farfetch动用2.5亿美元买下运动鞋及街头服饰交易平台Stadium Goods,这是该公司自9月份上市以来的首个大动作。作为时尚商品交易平台,Farfetch正在寻求扩大规模,通过此次收购,Farfetch获得了价值巨大的全新商品品类和顾客群体,而这两者本需要花大力气才能获得。

更确切地说,此次收购让Farfetch获得了对Stadium Goods信任有加的年轻男性消费群体,这是一群不太容易获得的消费者,他们在同样不太容易获得的奢侈运动鞋上花销巨大,而奢侈运动鞋正在迅速成为千禧一代男性展示身份地位的手段,如同包包对女性的意义一样。

Stadium Goods将作为Farfetch的全资子公司继续独立运营,但Farfetch的电商平台将上架其全部商品。Farfetch创始人、首席执行官José Neves在本周早些时候告诉BoF,“我们过去接触不到稀有的运动鞋,以及在二手市场上交易的优质限量版运动鞋。”

Farfetch致力于在消费者与世界各地的时尚精品店和品牌之间架起桥梁,入驻这家电商平台的品牌正越来越多。Farfetch毫不掩饰其向奢侈时尚市场各个角落进军的野心,在此次布局运动鞋市场之后,腕表和珠宝等其他奢侈品市场很可能成为Farfetch接下来的目标。

此次收购意味着个人卖家将入驻Farfetch的平台,或许这才是最有意思的。一批P2P(个人对个人)电商平台正在兴起,包括StockX、Grailed和Goat,Stadium Goods正是其中之一。大量千禧一代男性聚集在这里,互相买卖运动鞋。Farfetch致力于促进买卖双方之间的联系,因此让个人卖家入驻其平台未尝不可。

如今,电商平台正在互相争夺线上市场,在BoF与麦肯锡公司联合发布的《2019全球时尚业态报告》(The State of Fashion 2019)中,这一现象被称为“数字圈地运动”(digital land grab)。在这样的背景下,吸纳个人卖家显然会让Farfetch接触到全新的机会。

Farfetch开始追上奢侈品电商巨头Yoox Net-a-Porter,后者完成了传统批发模式的数字化转型。但在试图保持领先的过程中,Farfetch这类平台下一步应关注商业模式多样化。《2019全球时尚业态报告》写道,“不管是通过收购、投资还是内部研发,实现生态系统多样化有助于强化对以零售利润为生的平台的领先优势。”

Farfetch向P2P销售领域扩张是完全正确的做法。P2P是奢侈品市场价值链的重要一环,除了运动鞋之外,其他商品品类的P2P销售无疑吸引了Farfetch更多目光。现在,消费者可以通过Farfetch在Stadium Goods上买到一双Virgil Abloh设计的Nike鞋,那么他们为什么不可以在Farfetch上买到Phoebe Philo时代的Céline商品呢?

很多证据表明消费者对此持支持态度,你可以从奢侈品“二手商务”平台的成功中看到这一点,比如The RealReal和Vestiaire Collective。向二手市场扩张的另一个好处是,消费者可以自行或通过专人服务在Farfetch上出售他们之前买到的商品,这样一来他们可以获得更多资金用于在Farfetch上消费。

至于供给端,许多世界上最优质的精品店早已入驻Farfetch。百货商店领域仍存在巨大机遇,而且还有一大批品牌尚未入驻Farfetch。但直接向品牌采购商品比较困难,而从二手市场获取商品要容易得多。此外,奢侈品二手市场仍处于高度分裂的状态。

奢侈品二手交易网站是否会成为Farfetch的下一个收购目标?这么做显然是合理的,因为Farfetch正在努力保持领先地位,迎接下一代电商机遇,丰富上架商品品类,从而吸引更多消费者,扩大业务规模。

本周新闻回顾

商业与经济

Glossier ‘Skin Tint’产品广告 | 图片来源:Glossier

Glossier实现一亿销售额。这家快速成长的化妆品公司以千禧一代为目标顾客,该公司首席执行官Emily Weiss表示,今年的销售收入将突破一亿。几乎仅在线上开展业务的美妆企业寥寥无几,Glossier正是其中之一,该公司在2010年以博客起步,如今已成为美妆电商行业的一支劲旅,至今已获得8600多万美元风险融资。该公司不在百货商店或专卖店销售其产品,比如丝芙兰(Sephora)和Ulta。

路威酩轩集团(LVMH26亿美元收购Belmond酒店集团(Belmond Hotel Group)。这是LVMH自去年以70多亿美元全资收购Christian Dior以来最大的一笔收购交易。中国市场的强劲需求正在驱动时尚行业增长,但人们对这一需求是否可持续表示担忧。在此背景下,该集团通过此次收购进一步向服务领域进军。实际上,随着消费者不断提高在旅行、健身、餐饮和娱乐方面的支出,对购物商场的兴趣正在下滑。

Inditex集团利润不及预期。受汇率波动影响,Zara母公司Inditex集团的第三季度利润不及预期,股价在初始交易阶段下跌4.5%。不过,这家西班牙企业对第四季度的销售额和利润预测保持不变,该季度销售额取得开门红,同比增长3%。

Under Armour长期增长目标令人失望。这家运动服装企业的长期增长展望令投资者失望,股价因此下跌9.9%,这是自7月27日以来最大的日内跌幅。股价在四天内下跌15%,但在今年仍上涨42%。

暖和的天气Superdry再受打击。该公司表示,正在经历一段“困难的交易时期”,如果交易条件得不到改善,12月的利润可能再受打击。作为英国时尚连锁品牌最重要的两个交易月份,11月和12月迎来了不寻常的温暖天气,导致该公司在上个月发布盈利预警称,异常天气会给利润造成1100万英镑的负面影响。

奢侈品牌步入“衰退的第三阶段”,股价再度集体下滑。分析师表示,欧洲、中东、中国和日本的高消费人群身上再度出现“负面信号”,可能导致销售额和利润下滑。受此影响,Moncler、Tod’s和其他欧洲奢侈品牌的股价纷纷下跌。Moncler股价下跌2.7%,是跌幅最大的服装品牌,Tod’s股价下跌4.1%,开云集团(Kering)、LVMH、爱马仕集团(Hermès)和博柏利集团(Burberry)股价均下跌至少1%。

人物

Pierre-Yves Roussel | 摄影:Michael Hemy for BoF

Tory Burch任命Pierre-Yves Roussel为首席执行官。前LVMH高管、Burch的第三任丈夫已被任命为Burch同名品牌的首席执行官,该任命将在2019年初生效。在2018年初离开LVMH之前,Roussel曾长期担任LVMH时尚集团(LVMH Fashion Group)董事长和首席执行官。直到上个月,他还一直在担任LVMH董事长、首席执行官Bernard Arnault的特别顾问。

Maison Kitsuné聘用前Celine创意总监。巴黎品牌Maison Kitsuné已任命Yuni Ahn为创意总监,后者将在巴黎时装周(Paris Fashion Week)期间推出上任以来的首个系列,对该品牌具有里程碑意义。Maison Kitsuné目前年销售收入高达4000多万欧元。在加入该品牌之前,Ahn在Celine前掌门人手下担任设计总监。

Vanity Fair》杂志任命美容总监。康泰纳仕集团(Condé Nast)旗下杂志《Vanity Fair》已任命前《Vogue》杂志资深美容编辑Laura Regensdorf为美容总监,立即生效。作为SunHee Grinnell的接替者,Regensdorf直接向《Vanity Fair》主编Radhika Jones报告,但还将继续为《Vogue》撰稿。

Pierpaolo PiccioliClare Waight Keller斩获时尚大奖。苏塞克斯公爵夫人Meghan Markle惊喜现身2018年英国时尚大奖颁奖典礼,为Givenchy设计师Clare Waight Keller颁发“英国年度女装设计师”大奖。与此同时,Gucci首席执行官Marco Bizzarri击败Farfetch的José Neves,成功斩获“商业领袖”大奖。Gucci创意总监Alessandro Michele还代表品牌领走了“年度品牌”大奖。Valentino的Pierpaolo Piccioli则荣获“年度设计师”大奖。

媒体与科技

杂志封面的多元化程度在2018年以创纪录的两位数增长。对美国九家主要时尚杂志的分析显示,在2018年的128个封面中,62个(48.4%)的封面人物是有色人种,比2017年增长17%,创下近五年的最高纪录。在所有九月刊中,超过一半(54.5%)以有色人种为封面人物,比2017年增长32.3%。

AnOther Man》杂志创意总监Alister Mackie推出全新年刊。常驻伦敦的时装设计师、创意总监Alister Mackie启动了一个全新的出版项目:《The Leopard》,这是一本限量版年刊,旨在介绍新兴人才、酷儿文化和青年文化,以及他从复古风杂志中搜集到的图片。该年刊以Jamie Andrew Reid为艺术指导,首次发行1500份,不含广告页,由Mackie个人出资创办,与《Dazed》无任何关联。

 

翻译:Galen Xi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