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回顾 | 今年在VOICES,我们讨论了理想的世界是什么?

Alber Elbaz |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for The Business of Fashion
BoF VOICES这场汇聚了全球思想大家的年度盛会上,大型科技公司的崛起、合作的力量以及多层面理解世界和社会行为主义成为主要议题。

在这里我们为BoF Professional会员们独家提供了探索本周与QIC Global Real Estate合作举办的年度大型思想家聚会,点击此处了解本年度#BoFVOICES举办的所有活动。 

英国牛津郡——时尚界能改变全世界的命运。这一价值数万亿美元、在消费者文化和日常身份表达中占据重要地位的产业,其扮演的角色比大多数人认为的要大得多,例如解决人类面临的某些最重大问题,包括可持续发展、逐渐主导我们生活的“科技巨头”的崛起。

作为人类意味着什么?我们究竟想生活在怎样的世界中?这些是VOICES论坛上集体对话的关键问题。这场汇聚大思想家的年度盛会由BoF与QICGlobal Real Estate倾力打造,吸引了众多时尚界的领袖、企业家、科技人员、活动家以及其他专家、创意人士、变革家前往牛津郡的Soho Farmhouse。

论坛紧锣密鼓地安排了一系列会谈,演讲嘉宾包括披露Cambridge Analytica丑闻的Christopher Wylie、热衷环保的时装设计大师Stella McCartney。在舒适温馨的会客厅,嘉宾们的热烈交谈往往持续到夜晚;他们还不时在农庄各处进行非正式交流。

或许最具话题性的人非Wylie莫属。他揭露了备受争议的政治咨询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如何利用Facebook用户给Wrangler和LL Bean等时尚品牌的“点赞”,有针对性地投放竞选信息(这让Steve Bannon建立起了他的右翼大军),从而以时尚品牌作为武器,帮助特朗普(Donald Trump)赢得了2016年美国大选。

此外,论坛还热烈探讨了环境恶化和服装工人遭受剥削等问题。美国每月向垃圾填埋场倾倒超过10亿英镑的服装垃圾;五年前,拉纳广场(Rana Plaza)坍塌事故发生后,全球时尚产业理应吸取教训,采取补救措施,但如今孟加拉国的服装工人遭受剥削的程度却丝毫不减。

如果说时尚界的双手沾满罪恶,它同时也掌握着消除其负面影响,解决全球问题的大权。以下是VOICES 2018的主旨。

一、面对“科技巨头”,保持人性

尽管Cambridge Analytica利用人们对时尚品牌的社交媒体偏好来帮助特朗普赢得大选,但Wylie指出,这些品牌完全有可能引导,而非仅仅表明用户的政治倾向,因此,他们都有责任行动起来。

长久以来,很多品牌都在宣扬种族偏见、大男子主义、歧视肥胖以及其他社会弊病,这种文化的形成为特朗普的当选埋下了伏笔。Wylie表示:“我们需要文化防御来共同定义我们的文化语境。当我们谈到文化冲突时,正是你们创造的文化发生了冲突。我们不仅依赖你们创造我们的文化,更要保护我们的文化。特朗普到底会成为我们这个政治年代的Crocs洞洞鞋还是Chanel,全凭你们决定。”

然而他表示,潜在的危险在于科技公司可以不受限制地榨取我们的个人数据。他解释说:“硅谷把互联网看作一片新大陆,Facebook这样的科技巨头就是征服者。这些公司并不是我们的救世主,它们一心一意想要殖民我们。Facebook不过是打着互联网的幌子,干着东印度公司的勾当。”

《硅谷国家:科技巨头的实力和政治力量以及对未来的影响》(Silicon States: The Power and Politics of Big Tech and What It Means for Our Future)一书的作者Lucie Greene随后发言说:“科技巨头实际上远比特朗普之流威胁更大。”但也并非人人都视科技为社会弊病的元凶。作家、硅谷风投巨头Andreessen Horowitz的合伙人Benedict Evans指出,新科技为价值创造活动带来了无与伦比的机遇,这一观点被包括StockX创始人Josh Luber和来自Magic Leap的Rachna Bhasin和Rebecca Barkin等企业家低估了。问题的难点在于找到科技和基本人权以及价值观之间的平衡点。

Alber Elbaz则深刻地提醒在座嘉宾人性有多美好。他奉上了一首诗意的颂歌,阐释了生命中真正重要的东西,他每念完一张手稿,就夸张地挥舞着它们,任其撒落在地上,直到一百来张读完为止。最后,他突然大声唱起了Aretha Franklin的《R-E-S-P-E-C-T》。

二、合作带来改变

Stella McCartney今年在VOICES上宣布了她的个人品牌和联合国合作达成的一项应对气候变化的时尚产业宪章。其中规定了签署人应当履行的16项承诺,从而减轻该行业对地球造成的破坏。此外,她还表示正在筹备一个名为“Stella McCartney Cares Green”的慈善组织,致力于教育时尚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性。

上述两个举措之所以能顺利实施,关键在于合作。McCartney说宪章和新成立的慈善组织都是为了将其品牌一以贯之的环保理念推广到整个行业,即采取“开源”的策略实现可持续发展。

开发新材料不仅成本高昂,还非常耗时。McCartney表示,他们耗时两年才从获得可持续认证的森林木材中研发出一种粘胶纤维。她说采取“开源”的态度能让公司快速采用可行的点子,即便它们是出自竞争对手之手。“我想分享我们的环保技术,我不想一个人单干。走这条路我们投入巨大,要是能一起做就再好不过了。”

技术也是促成合作的另一种方式。Blockchain是世界上最大的数字货币和分布式账本技术软件供应商,其联合创始人兼总裁Peter Smith表示,区块链技术提供了一种金钱和信息交换的安全方式,能让品牌和粉丝之间进行更直接的互动。他说:“这不仅将改变卖家和买家以及中间的金融从业者之间的权力结构,还将改变支付方式,例如时尚产品可以直接而非间接购买。”

相反,如果行业不能达成合作,想要改变就会极其困难。孟加拉国制衣工人的支持者Kalpona Akter表示,西方品牌未能就人性化的工作标准达成一致,是造成许多工厂肆意剥削劳动者而不受惩罚的一个重要原因。在拉纳广场事故中,厂房坍塌导致1100人丧生后,一份具有法律约束力的预防火灾和厂房安全协议的签署方一跃增至200多个。然而,包括沃尔玛(Walmart)和Gap在内的一些大型服装厂商尚未加入,Abercrombie & Fitch等品牌此后还退出了该协议。她说:“他们只是不想承担责任罢了。”

三、同一个世界,不同的个体

全球化和互联网让世界变得前所未有地互通有无。如今,几乎每个时尚品牌都一门心思抢占即将成为全球最大奢侈品市场的中国。而拥有13亿人口、经济快速增长的印度在优先级上也并不落后。但一些嘉宾警告称,笼统对待其中任何一个都是个错误。

在中国,那些居住在低线城市的消费者才刚刚有机会在线购物;而在富庶的沿海大都市和科技中心,居民的收入和购物习惯早已和最富裕的欧美时尚之都别无二致。麦肯锡(McKinsey & Co.)全球管理董事合伙人Kevin Sneader表示:“在中国也得看是在哪。”

印度也是高度多样化、不断快速变化的国家。一方面,印度妇女健康和文化网站The Swaddle的创始人、编辑Karla Bookman表示,印度女性正变得更加自信,敢于挑战父权制度传统,逐渐打破性的禁忌,并要求在社会中扮演妻子或母亲之外的角色。她说:“长期以来,女权主义在印度一直很活跃。正是因为她们敢于反对现状,所以这些领域才逐渐发生改变。她们现在也能更多地在社交媒体平台上发声。”所以,世界充满了多样性,品牌需要审时度势。

四、行动主义不能光说不做

Katherine Hamnett在小组讨论发言之前将一件印有“Fashion Hates Brexit”(时尚圈痛恨脱欧)字样的T恤扔向观众。但是这位直言反对英国脱欧的女士想表达的不止于此。她说:“我觉得这些T恤都很棒,游行也很有意义,但是除非你用政治行动践行这些想法,让你选举出的代表负起责任……这是我们实际上需要做的。”

时尚品牌的各色姿态大多只摆一次:时装秀上不断更换的模特,亦或是随大流捐一次款。在VOICES的发言人都认为,这应该是行动主义的起点,而非终点。因支持“Black Lives Matter”运动而名声大噪的活动家、作家DeRay Mckesson表示:“如今,人们往往更喜欢提出反抗,而不是把它转化为实际行动。”

今年出现了一些变化的迹象,越来越多的品牌在争议问题上采取更为大胆的立场,其中最著名的当属是Nike与Colin Kaepernick的代言协议。但Pyer Moss设计师Kerby Jean-Raymond在最近的一场关于多元化会议上表达了对某些参与者的厌恶之情,这些高管们称包容性是一种“对商业有利”的“趋势”。

本周新闻回顾

商业与经济

摄影:Paul Price for BoF

开云集团(Kering)结束与YNAP的合作伙伴关系,收回电商自主运营。这家法国奢侈品集团正计划自主运营电商业务,此举将对Yoox Net-a-Porter造成不小打击。YNAP目前管理该集团大部分品牌的在线销售,包括Saint Laurent和Balenciaga。这一过渡预计将在2020年上半年完成。开云集团还宣布与Apple合作开发一套应用程序,为其品牌商店的销售人员提供支持。

市场对Calvin Klein反应不佳,致PVH营收未达预期。由于市场对Calvin Klein Jeans最近的重塑举措响应惨淡,PVH增长低于华尔街预期,这在至少两年以来尚属首次。为了与年轻消费者建立联系,该时尚品牌向来多与时尚潮人合作,并开设快闪店,消费者可以在店内试穿牛仔裤并在网上零售商的应用程序上购买。该公司今年的股票价值缩水了五分之一,此次股价又下挫8%。

Gucci恐因逃税面临调查。据一位司法消息人士透露,这家意大利时装品牌正面临一项逃税调查,检方指控称该品牌2010至2016年的收入应在意大利征税,而非瑞士。该品牌涉嫌拖欠意大利税务机关约10亿欧元。与此同时,本周开云集团首席执行官Francois-Henri Pinault表示,该品牌将进军高端珠宝领域,首个系列将于6月或7月发布。据贝恩咨询公司(Bain)称,2018年珠宝是奢侈品行业中表现最好的品类之一。

Tory Burch回购股份。这家美国时装品牌目前正在回购大约20%的少数股权,这部分股权于2009年出售给总部位于墨西哥的家族投资公司Tresalia Capital。投资者General Atlantic和BDT Capital Partners仍持有该品牌的股份。据报道,这部分股份于2013年购自Burch的前夫——连续创业家Christopher Burch。

销售额超出预期,AbercrombieFitch股价飙升。由于该公司同名品牌以及Hollister Co.的销售均超过华尔街对关键假日季的预期,该公司股价飙升21%。可比门店销售总额增长3%,超过预期的1.7%,连续第五个季度实现增长。由于公司希望吸引更年轻的消费者,加大了线上投入,故上个季度数字销售额增长了16%。

HM近期涨幅弥补数年的严重亏损,市场情绪好转。H&M股价在过去三年里下跌约50%,而近三个月大涨36%,这要归功于第三季度销售好于预期,且据猜测其最大股东可能寻求将公司私有化。H&M还宣布将关闭旗下表现不佳的Cheap Monday品牌,此举受到欢迎,表明该零售商尚且愿意做出艰难的决定。

J.Crew在首席执行官离任前的最后一季度销售额加速增长。在连续多年销售额下降后,该零售商如今已实现可比同店销售连续三次增长(此次为8%,为五年来之最)。这场由即将离职的首席执行官精心策划的恢复增长计划似乎颇具持久力。James Brett本月早些时候突然辞去了首席执行官一职,而前不久他才重新推出J.Crew的同名品牌,为消费者提供更多的尺寸选择和入门级价格。

随着中国游客的消费减少,Tiffany销售不及预期。由于在香港和美国的销售低于预期,该珠宝制造商的股价应声下跌近8%。净收入从去年同期的1.002亿美元降至9490万美元,而总收入增长3.7%至10.1亿美元。由于公司未能在假日季到来前提高全年盈利预期,投资者对此感到失望。

人物

Bob Sauerberg | 图片来源:对方提供

Bob Sauerberg离开康泰纳仕(Condé Nast)。此举是因为该出版商欲将康泰纳仕集团与康泰纳仕国际集团(Condé Nast International)合并,以组建一家全球性公司。康泰纳仕集团首席执行官Sauerberg将在全球首席执行官人选确定后离职。康泰纳仕国际集团现任首席执行官Jonathan Newhouse将出任董事会主席。包括康泰纳仕国际集团总裁Wolfgang Blau在内的其他高级管理人员将继续担任现职。该出版商目前不打算合并旗下其他杂志的员工。

联合利华(Unilever)任命首席执行官。自1月1日起,Alan Jope将接替Paul Polman担任首席执行官。Jope之前负责美妆和个人护理部门,这是该公司去年规模最大的部门,销售额达到207亿欧元(236亿美元)。Polman即将离职,但会继续留任六个月来负责交接事宜。周四公司早盘股价上涨0.6%,今年上涨约5%。

阿迪达斯(Adidas)任命首席信息官及法国区总经理。阿迪达斯(Adidas)任命Fumbi Chima为集团新任首席信息官,2019年1月1日生效,未来她将向首席财务官Harm Ohlmeyer报告。Chima曾在福克斯网络集团(Fox Network Group)担任首席信息官一职。该公司还任命原阿迪达斯欧洲高级副总裁Guillaume de Montplanet担任法国区总经理,此前他在2012年至2017年担任过该职位。

Columbia任命中国区总经理。户外体育用品集团Columbia任命John Soh为集团副总裁和中国区总经理。Soh曾在乐高(Lego)公司担任亚太区高级商业总监。未来他将向新兴品牌及亚太区高级副总裁Doug Morse汇报。

Gap任命北美区专业零售副总裁。11月26日,Pam Wallack被任命为北美地区专业零售执行副总裁兼总经理,及Gap品牌全球专业产品负责人。未来Wallack将向Gap品牌总裁兼首席执行官Neil Fiske汇报。她曾在The Children’s Place担任全球产品总裁一职。

Christopher Raeburn任命其兄为绩效总监。设计师Christopher Raeburn已任命了其哥哥Graeme Raeburn担任品牌全新职位——绩效总监。Graeme Raeburn曾在自行车品牌Rapha担任首席设计师。

媒体与科技

“网购星期一”(Cyber Monday)的销售额在假日购物高潮中创下纪录。为期五天的感恩节购物期间,美国最大的网络零售商的综合销售额增长了23%,达到242亿美元。“网购星期一”的营收总额为79亿美元,成为美国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网上购物日。在此期间,亚马逊(Amazon)也见证了史上最大的购物狂欢日。然而,电商零售额的激增会给那些需要在高企的运输成本之外花费更多运费的零售商带来不少压力。分析人士担心可能导致“二月宿醉”。

新加坡商场重新定位,以应对电子商务发展。由于租金下降和空置率上升,商场不得不重新定位,腾出空间布置瑜伽工作室、拳击健身房和攀岩墙,希望留住消费者。作为发达经济体,新加坡的电子商务相对较弱,且新加坡与香港均为亚洲人均零售空间最多的城市。